吃了春藥的女星們


星期二,我和耿健沒有上課,而是來到京郊的一座別墅,耿健管它叫“性欲

之谷”

  我隨耿健走進“性欲之谷”別墅,見到了他的老師紀子平,據耿健說就是這

位紀子平教他如何把自己的母親李維康搞到手並使之成爲自己的性隸“黃色月經

帶”的。

  紀子平見我一臉狐疑之色,知道我不相信他的性能力,使笑著說:“黃正,

今天我讓你見見幾位大明星。

  我和耿健在紀子平的帶領下,來到別墅的地下室,有幾個男人站在門口,紀

子平對我們說:“他們都是我的手下,這是阿镖、這是大田、這是阿倉、這是石

頭、還有阿成。”

  我們幾個人隨紀子平一起來進到地下室。只見屋里木然的站著男男女女的七

八個人,我仔細一看,原來是傅笛生、任靜夫婦和屠洪剛、方舒夫婦還有李雙江、

夢鴿夫婦和張國立、鄧婕夫婦。

  這八個大明星都神情木然的站在那兒,同前日吃了‘迷心合歡散’的李維康

一樣的神情。

  “他們已經吃了我的淫藥‘迷心合歡散’,現在方舒叫奶子舒子、任靜叫陰

道靜子、夢鴿叫乳房鴿子、鄧婕叫陰毛婕子。”紀子平得意的大笑。

  我想起前日李維康和我的那場性交,李維康那淫蕩的樣子不是正吃了耿健的

‘迷心合歡散’嗎?原來是紀子平給耿健的。

  紀子平道:“耿健,你先和乳頭舒子小姐表演吧。”

  耿健聞言會心一笑,走上前去紳士地褪去方舒的衣物。燈光在方舒赤裸的胴

體上,美麗無雙的姿色,堅挺柔嫩的雙峰,晶瑩剔透的皮膚,渾圓雪白的臀部,

神秘的性器正滴出晶瑩淫水,在燈光之下一覽無遺。

  耿健等不及前戲了,直接將方舒撲倒,舌頭亂舔、雙手不斷遊移,方舒歡愉

的配合呻吟。

  耿健道:“乳頭舒子,你自慰給我看吧!”

  方舒很聽話的張開自己雪白修長的大腿,用纖細的手指按摩自己的陰蒂,淫

水不斷的泛濫,另一只手的中指在片刻后插入自己的陰道內。

  “啊!OH!OH!好爽!快插我!”

  耿健用力捏方舒的雙乳。

  “要說肏我!”

  “是!快肏我!我要被干!求求你。”

  “好,如你所願!”

  耿健毫不憐香惜玉的將肉棒整之插入方舒的陰道,直抵子宮,不斷抽插進行

活塞運動。

  方舒禁不住的浪叫:“好哥哥,好爽,好爽,再來,再來,不要停,我要瘋

了!

  啊!啊!……“

  耿健的一只手摸向方舒渾圓雪白的屁股,將中指整只沒入公如菊花瓣般的后

庭,美麗的電影明星方舒小姐,沈浸在兩面夾攻的歡愉之中。

  耿健的肉棒好像舍不得離開方舒美麗的肉體,方舒覺得自己的下體美妙的快

要融化。

  “真的好爽啊!!”

  平日聖潔的方舒,在淫藥的驅使下,顯露突出喜歡性交的本能,動人的胴體

張開腿躺著,接受耿健一次次的插入。不久之后,大田將方舒移到上位,方舒主

動的上下擺動,好似永不滿足。耿健的雙手,也不斷的揉捏方舒那一對令人屏息

然覺只能幻想的乳房。

  “乳頭舒子!你真是有一個令人百干不的好肉體,嫁給屠洪剛這麽久了,陰

戶還這麽緊,真想干個幾天幾夜。”

  “好好!那就盡量肏我,我的身體隨便你怎麽玩弄。啊!受不了!對,就是

這樣!”

  活塞運動進行了一段時間,耿健突然得龜頭一陣刺激,肉棒一陣顫動,就把

狂射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全擠入方舒的體內……

  這時耿健的另外一邊,鄧婕和傅笛生正在激烈的交合,男下女上的姿勢。鄧

婕激動的上下擺動她的小蠻腰,高聳豐滿的乳房也跟著激烈的晃動,下一滴滴的

香汗,讓傅笛生的肉棒不斷地抽插她平日最秘聖潔的森林地帶。雪白柔嫩的肌膚,

每一寸都有傅笛生蹂躏的痕迹,也被傅笛生貪婪地享受鄧婕迷人的成熟韻味,清

麗嬌的面容,只有無盡的媚態,慧黠清秀的大眼,不同于往日的清澈,正燃燒著

熊熊的欲火。

  在鄧婕與傅笛生尚未完成他們第一次肉體盛宴的時候,另一邊,張國立正一

步步走向任靜。

  紀子平歡欣地觀賞自己的安排,並指揮已被淫藥迷懾心神的男人,文雅的笑

著說道:“張國立,你先享受一下乳房鴿子吧!陰道靜子小姐就留給我啦!另外,

看到乳頭舒子小姐那副淫蕩的模樣,想必還是相當饑渴的,一個男人怎們夠她享

用呢?也罷,好人做到底,那屠洪剛和李雙江也一起上乳頭舒子小姐吧!”

  “不,不能,我不能。”

  紀子平稍微吃驚地望向開口發話的人,微微一笑說道:“我道是誰,李雙江

老師。我倒忘了你在演藝界德高望重的地位,不過,看您辛苦得很嘛!”

  李雙江全身繃緊,將自己的氣息緩和的運行,赤紅的雙眼、握緊的雙收,正

顯示他正努力頑抗淫毒的入侵,保留他僅存不多的清醒神智。

  突然傳來一聲“啊!……”的浪叫,並夾雜持續不斷淫蕩的嬌吟,是張國立

正初次將肉棒插入夢鴿的陰道深處,聲聲浪叫如同一只大重重地一下一下敲擊李

雙江僅存不多的神智,忍不住回頭想阻止夢鴿。卻看見自己的妻子夢鴿,飄散著

飛瀑般的緞發,扭動她標致成熟的軀體,赤裸裸地接受張國立肉棒的抽插。

  突然警覺心神一蕩,趕緊怒吼一聲,吐一口長氣,轉回頭不欲再看下去。

  但當武三通猛然回頭,卻見到赤身美麗的方舒站在面前,吐氣如蘭,陣陣少

婦的體香傳來,使得李雙江越來越難以自己。

  李雙江一動也不敢動,緊守自己最后的一關。但方舒開始動了,她除去了李

雙江的衣物,將自己雪白雙乳壓在李雙江的胸膛,再輕輕一跳將充滿彈性的玉腿

夾在李雙江的腰際,濕滑舌頭深入李雙江口中不斷翻轉。接著輕舔著李雙江的脖

子、厚實的胸膛,雙乳的紅暈也劃過李雙江的身軀。

  突然李雙江覺得一陣快感直沖腦際。低頭一看,方舒正用她的櫻桃小嘴含住

自己的肉棒,並且努力地吸吮著。而李雙江耳旁又傳來夢鴿更歡愉的浪叫,往另

一邊一看,鄧姨也是全身赤裸的,柔弱而標致地身軀四肢著地的趴著。

  屠洪剛、傅笛生一前一后分別在的鄧婕小嘴和陰道,努力的進行活塞運動。

李雙江至此,心智終于完全崩潰,接受淫神的擺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