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淫寶鑒之淫滿人間


  悶熱的天氣,雖然太陽已經落了下去,可空氣中還是浮動著蒸人的熱浪,聽

天氣預報說今天的氣溫達到這幾天的最高:38度。

  馬路上,胡同裡,樓群間,公園下,到處都是吃過晚飯出來乘涼的人們,雖

然天氣悶熱,但人們的心情仿佛挺好,大一點的孩子帶著小孩子做著游戲,顧不

得滿身的汗,也只有坐在旁邊的家長們笑著看著孩子們,為他們操心。

  路燈准時亮了起來,大街上頓時車水馬龍。

  今天我多喝了點,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覺得興奮的緣故吧,畢竟到了我

的晚餐,而且吃到久違了的龍蝦、螃蟹,甚至還能分到一小塊鮑魚!這對我來說

簡直就像在做夢。

  坐在我身邊的男人姓陳,叫什麼我還不知道。不過是個有錢的主兒,自己有

車,一身的名牌,雖然天氣這麼熱,但還是穿得很筆挺。他的個頭和我差不多,

油亮的分頭,小眼睛帶著眼鏡,怎麼看都像個白領。

  餐飲間,雖然我身邊的陳先生不時的把手伸進我的褲襠裡摳摸一下,但我早

已經習慣了,根本不會防礙我抓緊機會奔好菜下手。

  在坐的當然不止我和陳先生,我是作為陳先生臨時的陪襯來這裡吃飯的。除

我以外,還有三個衣著體面的男人,雖然陳給我介紹過,但我根本就沒聽見。這

三個男人也分別有一個小姐相陪,不過這三個小姐可都不是一般的‘遛街女’,

都是干這個的,我一看就知道。

  這三個小姐都是高一個檔次的貨色,最少也是二奶級別的,所謂要模樣有模

樣,要身條有身條,要素質有素質,就是指的這些小姐,看人家吃飯的樣子就不

一樣,輕易不動筷子,即便是夾菜也是先給自己的男人夾,自己吃的不過是一小

口,吃完了還要用手絹沾沾嘴唇,哎呀,那個酸勁兒!我看著就反胃。

  說起話來也不一樣,什麼‘老公,這個滋補身體,多吃點……’‘哎呀,人

家不會喝酒啦,討厭啦……’‘你好壞,就知道讓我擋駕……’聲音又軟又膩,

叫得人骨酥肉麻的,我聽著直起疙瘩。

  我一邊吃一邊心裡暗罵:呸!有什麼了不起!老娘我要是倒退十年保證比你

們還酸,說白了不就是賣個屁股嗎?何必把自己弄得跟個淑女似的,我操!真要

是上了床,老娘我稍微教你一點功夫就夠你們這幾個小婊子學幾年的!充什麼大

瓣兒蒜!操!

  飯桌上的氣氛十分熱烈,幾個男人有說有笑,聽他們的意思好像是老同學聚

會,淨說些回憶過去校園生活的話。不過陳仿佛並沒多少可回憶的,只是應和著

說笑,這也難怪,他的注意力可能都在我身上呢,不時的用手摸著我的大腿,雖

然大腿上穿了黑色的絲襪子,可陳仿佛更有興趣似的。

  “陳棟,你還是那個老樣子,總是半死不活的,也不給我們介紹一下,你身

邊這位漂亮的……”坐在對面的一個胖男人說著,好像不知道該稱呼我‘小姐’

還是‘大姐’所以停頓了下來。

  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他叫陳棟。

  陳棟眨眨眼睛,說:“漂亮的什麼?她比我大呢,叫……”好像陳棟也不知

道。

  我急忙自己介紹說:“我叫李黃鶴,是陳先生的同事,我比他大,你們可以

叫我大姐。”雖然我是過氣的老小姐,可這點風月場上的事情可還是知道的。果

然,我說完,其他幾個男人也點點頭,總算讓場面圓過去了,陳棟也看看我,眼

睛裡帶著笑意,不禁又用手在我的大腿上使勁摸了摸。

  ……

  ……

  我看看眼前滿桌子的菜,都吃得差不多了,酒也喝了不少,似醉非醉的,挺

美,我放下筷子,給自己斟了一大杯飲料,有一句沒一句的和他們搭話。

  其實在我看來,陳棟好像是一個傻子,吃飯嘛,何必找個小姐來呢?就算找

自己的同事也會有所回報,找個小姐除了白白讓我好好的吃上一大頓以外,他還

要出錢,真是得不償失啊。不過也可能我是多慮了,人家有錢人根本就不在乎這

些小錢,或許在飯桌底下摳摳摸摸的會別有一番滋味兒也說不定,所以我就更加

心安理得的吃喝了。

  另外幾個小姐可能看出我的來路,雖然我自己說是陳棟的同事,恐怕這話除

了醉鬼以外沒人會相信,幾個小姐互相之間說著話,可沒一個人和我說話,我覺

得這樣更好,反到讓我清淨。

  時間指向8點,陳棟首先說:“今天就到這裡吧,明天還要各自忙各自的,

我也要早點送李小姐回家,我看就散了吧。”

  其他幾個男人此時已經喝得有點醉了,都紛紛點頭,大家不約而同的站了起

來,胖男人說:“這次我請客,誰跟我爭都不行。”說完,他搖晃著先去結帳。

陳棟也走了出去,我最後一個出去,臨走的時候沒忘記捏起最後一塊海參塞進了

嘴裡,畢竟像我們這樣的人不是每天都這麼走運能吃到海鮮的哦。

  酒樓裡的冷氣給得很足,可外面就不一樣了,剛從裡面出來,仿佛覺得進入

了一個大蒸籠一般,頓時覺得身上粘粘的,天氣真熱,討厭!

  陳棟去開車了,我站在階梯下有風的地方,盡量讓自己涼快點,打了兩個嗝

後,酒也醒了。

  這時,一個剛才坐在胖男人身邊的小姐衝我走了過來,站在我旁邊上上下下

看了看我,說:“我好像在哪兒見過你,剛才沒好意思說。”

  我瞥了她一眼,沒說什麼。

  這個小婊子見我沒理她,好像覺得沒面子了,湊近了說:“我跟你說話呢?

咱們都是出來做的,裝什麼裝!我問你,你在哪裡‘站崗’?是不是夢娜思?”

  我本來懶得搭理她,可她老站在我旁邊窮嘟嘟,我沒好氣的說:“你是警察

啊!管得著嗎?”

  這個小婊子聽完好像並沒生氣,只是笑了笑,慢慢的從我旁邊轉到了我的正

面,上下看了我一眼,說:“呦!都這麼大歲數了,還給自己弄身緊身的穿呢!

黑背心兒,黑皮裙兒,黑襪子,黑高根兒,挺翹啊?嘖嘖,臉上還塗粉兒呢!又

描眉又做臉的,真以為自己今年剛20吶?”說著,她突然把手從我的超短裙底

下翻了進去,在我的褲襠上使勁摸了兩把!

  我當時就急了,揚起手裡的手包就往她臉上拍去,嘴裡罵道:“操你媽的浪

婊子!你也不打聽打聽我是誰!想死!操你媽!”

  小婊子靈活的一閃,躲過了我的手包,笑著說:“呦,連個褲衩都沒穿,把

尼龍襪子都弄濕了,大姐,真夠浪啊?剛才在飯桌上我就覺得你臉色老變,是不

是讓人摳的爽了?哈哈。”

  沒打著她,我反而冷靜下來,冷冷的一笑,說:“行,行,小浪貨!你行,

我可是沒招你沒惹你的,你就找到我頭上來了,行,你給我記住了,早晚我找著

你,嘿嘿。”

  這時候,我才真正仔細的看了看她,這個小婊子個頭不高,比我矮,胖乎乎

的,臉蛋也是圓圓的,長長的頭發披在肩膀,上身是磨紗的深藍色上衣,隱約可

以看見裡面的黑色乳罩,下面是同樣面料的裙褲,光著腳丫穿踢踏,大眼兒,小

鼻子,小嘴兒,看著也就20剛出頭兒的樣子,不過長相到是挺可人兒的,眉眼

之間透露出刻骨的風騷,雖然不如我,但可以看出也是騷貨一個。

  我這麼仔細一盯她,她倒有點毛了,急忙走近我說:“哎呦,姐,妹子想和

你好都不成嗎?我和你逗著玩兒呢,咱們都是出來做的,都不容易,你可不許生

氣,我可是看著你好才和你逗的。”

  聽她這麼一說,我心裡的氣消了大半,可嘴上卻不能饒她,說:“放你媽的

屁!有這麼和別人逗的嗎?我操!哄誰呢你!”

  她聽完笑著說:“姐,不就是摸了你一下嗎?都是娘們兒,摸了就摸了,要

不這樣,現在咱倆找個背人的地方,我拖了褲子讓你隨便摳,只要你能消氣兒,

怎麼弄都行。”

  說完,她過來拉著我就走。

  我簡直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一甩手,我也笑出來了,說:“小婊子!瞧你那

樣兒,我懶得理你。”

  她見我笑了,知道沒事兒了,也放開手,笑著說:“姐,我叫張盈,花名叫

翠翠,以前在東四路那邊遛街,這不,現在被人包月了,我怎麼看你怎麼眼熟,

你以前是不是在夢娜思?”

  我點頭說:“那是前兩年了,以前夢娜思的客兒比較多,後來大家一哄哄就

讓警察給查了,現在東四那邊有好多都是夢娜思的老人兒,現在在華盛廣場有個

戴夢得娛樂總彙,我在那兒上班。”

  翠翠點點頭說:“姐,你叫什麼?”

  我說:“李黃鶴,我做不更名的,以前有個花名叫麗娜,現在人老了,早就

不用了,妹子,咱們認識也算緣分,以後你要是有什麼事情,可以到戴夢得去找

我,你只要隨便找個服務員問他三姐在不在,他就會告訴你我在幾樓。”

  翠翠聽完,點點頭,說:“行,以後我沒事兒了,到戴夢得找你玩去。”

  我們正說著,陳棟的捷達車開過來了,我對翠翠說:“我走了,以後有時間

找我去。”

  翠翠說:“行,姐,你慢走。”

  我走近陳棟的車,陳棟從裡面打開車門,我坐了進去,汽車轉眼消失在繁華

的馬路上。

  ……

  ……

  一上車,陳棟就問:“你有地方嗎?我現在想找個地方好好砸一泡!”

  我浪浪的一笑說:“我可看出來了,剛才您就挺心火的。對了,我知道有個

地方,就是遠點,不過很安全,沒人查,怎麼折騰都行。”

  陳棟說:“在哪?”

  我說:“在東四那邊,沈陽北路上。”

  陳棟想了想說:“行,不遠。”

  陳棟一邊開車,我也沒閑著,把他的褲子拉鏈拉開,裡面的褲衩早就頂起一

個包兒來了。我笑著翻開褲衩,陳棟的大雞巴一下子就竄了出來,雞巴頭兒漲得

好似個小雞蛋,一股股透明的淫水兒從雞巴縫中湧出來,弄得我滿手都是。陳棟

見我擺弄著他的雞巴,連忙對我說:“來,好好的叼叼,叼爽了有獎勵。”

  我浪笑著調整好姿勢,問他:“要帶套子不?”

  陳棟說:“帶什麼套子,別跟我提套子的事兒,我從來不帶那玩意兒,跟穿

著雨衣洗澡似的,一點都不爽!”

  我浪笑著說:“我也不喜歡套子呢,多別扭。”

  說完,我趴在他大腿上,先是伸出舌頭用舌尖快速的逗弄著他的雞巴頭兒,

把上面的淫水兒先吃了,然後小嘴兒猛張,一口將整個大雞巴頭兒叼進小嘴兒裡

細細的品著味兒。其實男人的雞巴能有什麼好味兒,除了騷就是臭,不過為了能

讓陳棟爽一下,我還是叼得津津有味兒的‘嘖嘖嘖嘖’聲不斷,舌頭緊緊的往雞

巴縫兒裡直鑽,陳棟馬上渾身興奮起來。

  我正叼得興頭兒上,陳棟忽然說:“大姐!停!停!這樣不行。”

  我吐出雞巴頭兒看著他,陳棟說:“不行,我這樣開車太危險,等到了地方

咱們再好好玩兒,這樣太危險了。”

  我‘哦’的應了一聲,慢慢的把他的雞巴放進褲子裡,直起了腰。看了看外

面的路,已經接近東四了。

  東四在整個城市的東邊,早以前的時候聽說這裡是整個城市的‘心髒’,那

時這裡聚集了許多大的國企,聽說光是超過三萬人的大廠就有七個!可現在呢?

現在東四是整個城市的‘累贅’許多廢棄的大廠房還是矗立在那裡,只不過已經

沒有了絲毫生氣。

  不過東四的歌舞廳和夜總會卻是最多的,小姐那就更多了,站在馬路邊的,

坐台的,半掩門的,地下的,明目張膽的,反正政府不管,大家願意,自然興隆

無比,圈子裡的人喊出的口號就是:要想嫖,東四搖,要想爽,東四逛。

  東四只是泛指這片地區,東四的面積可大了。沈陽北路不過是東四這片大地

方中一條很不起眼的小道,不過在這裡卻有三個旅店,說是旅店,其實是原來工

廠的宿舍樓經過的簡單改裝。既然工廠倒閉了,宿舍樓也就空了下來,後來承包

給個人,自然又可以發揮余熱。在東四,像這樣的旅店多如牛毛,其實大家都知

道,什麼旅店,不過是為了能讓小姐和嫖客兒們有個能盡情發揮的地方罷了。

  陳棟的車一直開進了新民旅店的院子裡,下車後,我挎著陳棟有說有笑的進

了樓。新民旅店一共四層,原來是宿舍,現在裝修改動了一下成了旅店,一樓的

門口有個小屋,裡面坐著個胖女人,40多歲,滿臉橫肉,讓人看上去挺凶的,

其實她的人非常的好,認識她的小姐們都叫她‘三姑’,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

排行第三,不過跟著大家亂叫罷了。

  我們進去的時候,一樓的大廳裡冷冷清清的,三姑正一邊磕著瓜子兒一邊看

著那台破舊的黑白電視,電視裡亂糟糟的,不知道正上演著什麼。

  我趴在窗口上,衝著裡面喊:“三姑。”

  三姑一見是我,胖臉上馬上展現出笑容:“呦,大姐兒來了?”三姑又看了

看我背後的陳棟,衝我擠了擠眼睛,我笑著點點頭,三姑馬上大聲的說:“一晚

上50。”

  還沒等我說話,陳棟已經把嶄新的50元新票放在三姑面前,三姑馬上說:

“2樓203。”我衝三姑笑了笑,領著陳棟走上了樓。

  房間不大,左右兩張床,中間有個破舊的沙發,沙發前面是個茶幾,一進門

在右手有一個用簡易材料壘成了一個小屋,那是廁所,唯一讓人覺得滿意的就是

能在廁所裡好好洗個澡,不過肥皂和毛巾自備。

  進了房間,我把燈點上,對陳棟說:“洗澡不?我給你拿毛巾和肥皂,絕對

干淨。”

  陳棟說:“先玩,然後再洗。”

  我浪笑著說:“那我先到樓下把毛巾和肥皂拿上來?”

  陳棟點點頭說:“你快點。”

  我笑了笑,走到樓下找三姑要毛巾。

  三姑見了我,小聲的問:“我看這個挺有錢的,所以剛才宰了他一下。”

  我笑著說:“有錢人不在乎這個,使勁宰才好呢。”

  三姑‘嘿嘿’的笑了兩聲,從小屋裡拿出一條毛巾和一塊肥皂,都是一次性

的用品,所以還沒打包。我拿起東西走上二樓。

  進了房間,陳棟已經脫光了衣服坐在沙發上,不時用手擺弄著自己的雞巴,

一見我回來了,急忙說:“快點吧,快點。”

  我一邊答應著,一邊把毛巾和肥皂放在茶幾上,然後迅速的脫掉衣服。在陳

棟的要求下我只穿著連褲的黑色尼龍絲襪和高跟鞋。

  陳棟看著我的樣子,一邊用手快速擼弄著已經半硬的雞巴,一邊說:“來,

先叼叼,剛才叼得挺爽。”

  我浪笑著走到他面前,跪在地上,一邊從他手裡接過雞巴擼弄著,一邊笑著

說:“放心,保證讓您爽,一會兒我多給您上幾個花活,您看怎麼樣?”

  陳棟急忙點頭說:“好!好!我跟你說,只要讓我好好爽,你把你所有的花

活都用上,你放心,錢我有的是,就讓我爽就行!”

  我要的就是陳棟這句話。

  我浪笑一聲,小嘴兒一張,快速的叼弄起他的雞巴來。

  ‘嘖嘖嘖嘖……唔……’我一邊哼哼著,一邊快速的上下伸縮著脖子用小嘴

兒套弄著大雞巴。陳棟的大雞巴已經完全堅硬了,火熱油亮的大雞巴頭兒不時的

亂挺著,一股股,又一股股的透明淫水兒噴灑出來,盡數喂進了我的小嘴兒裡。

  陳棟一邊讓我叼著他的雞巴,一邊伸出兩只手摸著我的奶子,雖然奶子有點

松弛,卻更加柔軟飽滿,盡顯成熟女人的魅力。陳棟又伸手摸著我的屁股,肥大

而白皙的屁股被緊緊的黑色尼龍襪子包裹著,顯得更加誘人,陳棟不禁用力拍打

起來。

  ‘啪!……唔……’‘啪!……唔……’‘啪!……唔……’每拍打一下,

我就不禁哼一聲,只覺得很淫蕩,小嘴兒更加賣力氣的吸吮起大雞巴來。

  玩了一會,陳棟覺得雞巴硬得差不多了,他站起來對我說:“來!砸泡!”

  我急忙從地上站起來,走到床邊屁股往外高高的撅起,然後用手把絲襪子褪

了下來。陳棟走到我背後,調整好姿勢,大雞巴一挺,‘滋溜’一聲連根鑽入了

屄裡,我們同時哼出了聲:“啊!……”

  陳棟先是慢慢抽了兩下,覺得還不錯,便開始用力操了起來。‘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陳棟的大腿拍打在我肥厚的屁股上,發出了響聲,粗大的雞巴經

過唾液的充分潤滑在屄裡橫衝直撞來去自如,尤其是那個火熱的大雞巴頭兒,每

每刮弄著多汁兒的嫩肉,竟也讓我來了點感覺。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親老公……啊!啊!啊!快

啊!……使勁!……啊,啊,啊,啊,啊,啊……來!加力!加力!加力!……

啊!……”

  我的兩個大奶子隨著激烈的搖擺前後晃動著,陳棟渾身是汗,但力量卻是越

來越大。陳棟干脆兩腳蹬著床沿,屁股高高的翹起,然後大雞巴像打樁一樣一下

下的揍進屄裡,插入之深,操入之狠都是難以言表的,只聽到干脆的‘啪啪啪’

撞擊聲和我的淫叫聲,陳棟則是悶頭猛操。

  ‘噗!’,陳棟把大雞巴從屄裡抽了出來,一翻身躺在了床上,對我說:

“叼!”

  我急忙湊過去,用小嘴兒叼起了他的雞巴頭兒猛吮,將雞巴頭兒上的淫水兒

清理干淨。陳棟一邊喘著粗氣,一邊閉上眼睛舒服地享受著,突然,他按住我的

裡噴射了!

  這是第一次泄泡兒,濃濃稠稠的精子一股股的噴進小嘴兒裡,陳棟一邊哆嗦

著射精,一邊說:“咽了!咽了加錢!咽了!”

  聽他說加錢,我這才把小嘴兒裡的精子一口口的咽下去。

(二)

  射精以後,我和陳棟的體力消耗都比較大,所以都躺在床上休息,總感覺外

面的天氣好像要下雨似的,偶爾有一絲涼風吹進來。

  我躺在陳棟的胳膊上,和他纏繞在一起,我的手不停的擺弄著他的雞巴,用

麼爽了!啊!”

  他看了看我,又說道:“還是老點的屄好操,又成熟又結實,尤其是經驗豐

富,也會體貼人。”

  我浪笑說:“哎呦!我可碰上識貨的人了,您可不知道,現在像我這個年齡

的老小姐差點就要去要飯了。”

  陳棟‘哼’了一聲說:“他們懂什麼,哪能像我這麼慧眼。”

  我浪笑著說:“那是,那是。”

  嘴上迎合著陳棟,我心裡卻盤算著怎麼才能掙到更多的錢,陳棟是個有錢的

人,出手從不猶豫,不過出手再大方的人也不可能拿著錢白給你,不上幾個髒活

兒,不讓他覺得‘值’他怎麼會多給錢呢。

  想到這裡,我浪浪的衝他一笑,膩膩的說:“好老公,見面總是緣分,更何

況同吃同睡呢,要是不讓老公你爽歪歪,我都覺得對不起自己了,這麼著,我給

自願給老公你添個樂兒,咱們耍個花活兒怎麼樣?”

  陳棟眼睛一亮,急忙問:“怎麼耍?”

  我一邊浪笑著,一邊在他耳朵邊上說了幾句,陳棟的情緒一下子高了起來,

馬上把我壓在身下。我推了他一下笑著說:“不過還有個事兒,咱們也得說。”

  陳棟色急的問:“什麼事兒,你快說。”

  我笑著說道:“你看這個活兒又髒又累的,人家可不是經常干的,這也就是

你,換個人,連門兒都沒有。可我啊,還要吃飯的,房租……”還沒等我說完,

陳棟早就不耐煩了,說:“我不是跟你說了嗎?只要我爽,錢少不了你的,怎麼

這麼羅嗦。”

  我見陳棟有點著急了,生怕他沒了興趣,急忙說:“哎呦,好老公,快把雞

巴挺起來,讓我好好伺候您。”

  陳棟趴在我的身上,摸屄撩乳咬奶頭,底下的雞巴蹭著屄門兒,隨著陳棟的

動作,我也哼哼唧唧的淫叫起來。

  漸漸的,漸漸的,陳棟的雞巴越來越硬,火熱的雞巴頭兒就頂在屄門兒的外

面,弄得我渾身刺癢不說,屄裡竟然也冒泡了,粘粘的淫水兒一股股一股股的湧

現出來,我真恨不得陳棟能用大雞巴先操兩下解解渴。

  不過陳棟卻讓我給他耍起了花活兒。陳棟從我的身上下來,一屁股坐在了床

邊,我也急忙從床上下來,先是把自己的黑色尼龍絲襪子穿好,然後浪浪的走到

他跟前跪了下去。

  陳棟一邊使勁的擼弄著自己硬硬的大雞巴,一邊把兩條腿拳了起來,將他的

屁股送到我面前,我一邊浪浪的笑著,一邊用兩只手分開了他的屁股露出了陳棟

的屁眼兒。

  陳棟的屁眼兒周圍長著彎彎的絨毛,顏色也是黑黑的,散發著一股淫蕩的體

味兒,我先是舔了舔陳棟的兩個大蛋子,然後慢慢的往屁眼兒滑過去。

  快到屁眼兒的時候,我停下來,改用河南口音浪笑著對陳棟說:“好老公,

閨女先給你耍個‘優美旋轉’”

  說完,我低下頭,用舌尖在他的屁眼兒周圍畫起了圓圈,另一邊,我用小手

使勁的擼弄著他的雞巴,陳棟馬上舒服得哼出了聲:“爽!啊!啊!好!爽!”

  玩了一會兒,我浪笑著用河南話說:“閨女再給你耍個‘啵迪’”說完,我

干脆把小嘴兒完全貼在他的屁眼兒上,然後使勁一唑‘啵!’的一聲輕響,再來

一個,‘啵!’的又一下,我一口氣給他做了十個‘啵迪’陳棟差點沒舒服得暈

過去,再加上我小手努力的運動,陳棟的大雞巴連續的抖了幾下,從雞巴頭兒的

縫隙中冒出了一股白色的精子。

  我看著差不多了,浪浪的對陳棟說:“好老公,咱們再來個‘深入淺出’爽

歪歪!”說完,我繃緊舌尖用力一擠,直接擠進了陳棟的屁眼兒裡,然後再抽出

來,如此‘抽插’。

  剛剛還沒弄幾下,陳棟就無法忍受了,他把手從兩腿間伸出來,一把抓住我

的頭發,死命的來回搖晃著,一邊搖晃一邊嚷著說:“快!擼我的雞巴!快點!

快!用你的嘴操我的屁眼兒!快點!浪婊子!騷貨!大臭屄!快!”

  我可是知道男人要射精時候的威力的,絲毫不敢有別的想法,我只能任憑陳

棟擺弄自己,一邊隨著他的動作快速的用小嘴兒操著他的屁眼兒,一邊使勁的擼

弄著他的大雞巴。

噴射出來,與此同時,我的臉也被陳棟緊緊的按在他的屁股上,直到他射完所有

的精子。

  ……

  …………

  我陪著陳棟好好的洗了個澡,頓時覺得清爽涼快多了。

  陳棟坐在沙發上摟著我,笑著說:“大姐,這次可是真爽歪了!簡直就是奇

爽無比啊!呵呵。”

  我浪笑著看著他說:“您看我這麼辛苦,可不能辜負了我的這片情意啊?”

  陳棟點點頭說:“咱們是第一次,你可能還不了解我,以後你就知道了。”

  說完,他拿過褲子,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一個鼓鼓囊囊的大錢包,我心情頓時

激動起來,只見陳棟打開錢包,老天!那麼厚厚的一疊嶄新的票子,整整齊齊的

放在裡面,我用眼睛一掃,怕沒有30張!!

  此時我的心情是復雜的,覺得自己很幸運,碰到了這麼好的一個客人,又帶

著我白吃了一頓高級大餐,又這麼有錢。同時我也覺得納悶,這個陳棟是做什麼

的?年紀輕輕,可這麼有錢!平常出門竟然帶著這麼多錢!那是錢啊!!他就不

怕被人搶?

  最後我突然又有了一種悲傷的感覺,這個世界是多麼多麼不平等啊!同樣是

人,可有的人整天吃海鮮、找小姐,可有的人呢?吃了這頓,下一頓還不知道在

哪裡,有的人每天錦衣玉食,有的人每天在生死線上打滾,這個世界啊……

  陳棟當然不知道我腦子裡想的是什麼,只是一張張的數著錢,然後,直到抽

出第五張,他才停了下來,陳棟把錢塞進我的手裡,笑著說:“怎麼樣?有意見

嗎?”

  原本我根本沒想到能得到這麼多錢!現在拿到了,自然高興無比,我高興得

什麼也說不出來了,只是摟著他的脖子在他的臉上亂親,陳棟‘哈哈’的笑了起

來。

  要知道,這個城市的生活水平可不能跟北京、上海比的,在這個總人口10

0萬而有50萬人‘下崗’的城市裡,這些錢,足足可以養活一個三口之家一個

月!如果我節省一點,即便兩個月接不到客人也能活著,這能不讓我高興嗎?或

許陳棟也需要這樣的一種恩賜式的心情吧,他更開心了。

  像陳棟這樣的客戶我自然不會放過,臨別的時候我要了他的電話,並將自己

的呼機號碼寫下來塞進他的口袋裡。

  陳棟和我整理好以後,我仍舊挎著他,從樓上走下來,出門的時候,我看了

一眼三姑,只見她正用手支撐著胖臉打瞌睡呢,我也沒驚醒她。

  出了門,陳棟說:“你去哪裡?”

  我笑說:“您去哪裡?”

  陳棟說:“我?我回家,我住吉安那邊。”

  我想了想說:“那應該路過建國道吧?”

  陳棟點了點頭,說:“怎麼?你住那兒?”

  我說:“是啊,建國道那邊有片舊樓,我就住那裡。”

  陳棟說:“上車。”

  我高興的上了車。

  搭著順路車,我和陳棟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陳棟說:“你真的叫李黃鶴?”

  我點點頭說:“是啊。”

  陳棟笑了一下,說:“你的名字挺怪。”

  我笑了一下說:“是有點怪,不過名字就是個代號。”

  陳棟點點頭,又說:“你做這個多長時間了?”

  我想了想,說:“98年下崗以後就做這個了。唉,那個時候錢還好掙,現

在不行了。”

  陳棟說:“競爭太厲害是不?”

  我急忙說:“是啊,現在出來做的小姐,年紀是越來越小,大家都喜歡年輕

漂亮的,誰能看得上我們呢?”

  陳棟說:“也不能這麼說,我有好幾個哥們都喜歡老屄,出去玩也是專門找

有年紀有經驗的。”

  我急忙笑著說:“那您可要多照顧我哦!多給我介紹幾個您的朋友,也讓我

能多掙點錢。”

  陳棟笑著點點頭。

  過了一會兒,陳棟又問:“你剛才弄的那個,是不是和所有的人都做?”

  我沒聽明白,看著他問:“什麼?哪個?”

  陳棟好像有點興奮,說:“就是你剛才玩的那個花活兒,是不是和所有的人

都做。”

  這次我聽明白了,急忙浪笑著說:“您說舔屁眼兒啊,哎呀,當然不是啦!

只有碰見了像您這樣又懂情調,出手又大方的人才做呢!人家可不是那種隨隨便

便的人呢。”

  陳棟好像松了口氣似的,樂呵呵的說:“你真是不錯,等我這陣忙完了,我

再找你。”

  我急忙笑著說:“您可不能失言哦?”

  陳棟說:“那當然!”

  說著,說著,車子已經到了建國路,我看看差不多到家了,對陳棟說:“就

在這個路口停吧。”

  陳棟點點頭,停了下來。臨別的時候,我親了他一下,對他說:“別忘了,

給我介紹您的朋友,還有,沒事兒的時候一定給我打傳呼?”

  陳棟點點頭說:“沒問題。”

  看著他的車消失在路口,我才向家走去。

  建國道是老城區,這裡的大部分樓房都是四十年代建造的,因為比較老,所

以許多設施都不完善,廁所要好幾戶人家共用一個,水籠頭也是如此,最麻煩的

是沒有煤氣管道,許多家還生爐子或者用煤氣罐,這麼熱的天氣,如果再點上爐

子,那簡直難以想像了,不過又有什麼辦法呢?有錢的人早就搬出去了,能住在

這裡的人除了孤老戶以外大部分都是沒有生活來源的下崗工人,雖然也是活著,

不過是苟延殘喘罷了。

  這裡的租房價格出奇的便宜,十來平米的房間一個月只要三十塊錢,所以許

多外來的人,或者是失業的人都在這裡租房子住。

  這裡好像和外面是兩個世界,窮與富,文明與‘愚昧’這些都被建國道整齊

的劃分開來,甚至就連派出所,在上個月都從這裡搬家到了對面的廣東路上,因

為那裡的環境更好一點,警察也更有面子。

  建國路這一帶從來都是領導們年年規劃的重點,好像去年進行了一次拆遷動

員,對所有的拆遷戶實行了‘一刀齊’的政策,每家補償兩萬元,可這麼一點點

錢,不要說另買房子,就是在郊區買房都是不可能的,後來領導動用了大批警察

想要強制拆遷……

  最後,好像是有一家三口喝了敵敵畏自殺,並且被新聞暴光以後,領導們才

暫時打消了拆遷的念頭,不過這件事情對這裡的人們刺激非常大,從此,建國路

一帶的治安簡直到了難以控制的地步,暴力襲警的事情時有發生,或許和這件事

情有關系吧。

  我住的地方在一片黑壓壓的老樓群裡,路是坑窪不平的土路,沒有路燈,路

邊到處都是垃圾和臭水,到了夏天散發著衝天的臭味兒,也只有在樓群的間隙中

能看到一些老人三三兩兩的坐在外面乘涼。

  我的家住在幸福裡三號三樓,是一個有十多平米的伙單,這是我和丈夫離婚

後唯一留給我的財產,以前還有些家具和舊電器,可離婚以後,這些東西都被他

像洗劫一樣全部搬走了,包括我唯一的女兒。

  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裡住,甚至在不在這個城市我都不知道。

  離婚以後,我又經歷了下崗的打擊,那個時候啊,我曾經想到過死,但說實

話,我沒這個膽量,或許女人對死有一種天生的恐懼吧。既然沒死成,那麼我就

要吃飯,就要穿衣,還有煤水電,還有房錢,還有………再後來,我就坐起了這

個,來錢挺快,只要你能豁得出去。

  我的家裡幾乎沒什麼家具,也沒有必要,一個櫃子,櫃子上面放著一台二手

的電視,我從來不看,也沒興趣看,放在那裡不過是個擺設,唯一的新東西就是

剛剛買的床,以前的木板床實在太硬了,我狠心花了七十元錢在黑市上買了個軟

床,很舒服。在房間的一個角落裡堆放著一些雜物,鍋、碗、盆還有一些我都忘

記了是什麼的破爛,反正我也懶得收拾,隨它去吧。

  我換了身寬松的舊衣服,拿起盆到外面打了一盆水,然後坐在屋裡把身上擦

擦,弄好後,我躺在軟床上數著自己今天的收獲,整整數了三遍,我真高興啊!

好像今天是我這些年最高興的一天了,我仔細盤算著這些錢該怎麼花,畢竟這是

養命的錢……

  第二天,早晨一起來就覺得天陰沉沉的,本來屋子裡就只有一扇小窗戶,今

天外面又陰天,顯得房間裡更黑了,起來後,我先上廁所,因為廁所是公用的,

所以要抓緊一點。

  剛一出門就見到旁邊屋的劉老太太,她手裡拿著個破籃子,好像是剛買了早

點回來,劉老太太個子不高,一頭的白發,今年60多歲了,她是個老寡居,丈

夫早早的死了,本來她有兒子,兒子也娶了媳婦,應該是個美滿的大家庭。

  可惜,早兩年的時候,兒子和媳婦在一場車禍中都死了,更慘的是,至今還

沒抓到肇事人,劉老太太和孫子一起過,靠著她的那點微薄的退休金勉強活著,

她的孫子叫小齊,挺聽話的孩子,今年也上2年級了吧。

  也許是劉老太太受兒子車禍的事情刺激太激烈,平日裡即便沒人和她說話,

她也總是嘟囔著什麼,不過認識她的人都很同情她的。

  “奶奶,出去打早點了?”我問。

  劉老太太一見我,笑著說:“是啊,是啊,我小孫子吃了還要去上學,大姐

兒,上班去啊?”

  我點點頭說:“是啊。奶奶,外面下雨了?”

  “沒有,不過今天陰得挺厲害的,可能一會兒就下雨,我讓小孫子吃完早點

就去學校。”劉老太太一邊說著,一邊走進了屋子。

  我也回到自己的房間,把頭發攏了攏,然後用廉價的化妝品描眉和嘴唇。昨

天的衣服都是汗味兒,我用盆把衣服泡泡,准備以後再洗。

  可今天穿什麼呢?我打開櫃子,翻來翻去,找到一件白色的麻紗上衣,又翻

出一條淺棕色的麻紗緊身褲,好歹就是這身了,也沒什麼能穿得出去的衣服了,

戴好乳罩以後,我穿上上衣,用鏡子照了照,湊合吧,還不至於老土,然後光著

屁股穿褲子,可穿上後總覺得別扭,扎扎的,麻紗的衣服就是這樣,扎人!

  沒辦法,只好再找條絲襪子穿了,好不容易找到一條,我一聞,臭的,原來

是沒洗過的,順手扔進了盆裡,又找到一條灰色的連褲絲襪子,沒什麼味兒,可

一穿上才看見,褲襠上黃色的污漬,仔細一看,才想起來,上次穿著這雙襪子,

碰見一個老客人,玩了一次,最後他把精子都射在襪子上了,我還讓他射進嘴裡

來著,可他就這個毛病,最後就是這樣了。

  我看了看,實在不像話,只好把這條襪子也扔進了盆裡,最後,在櫃子的最

底下終於找出一雙肉色的連褲絲襪子,我看了看,沒什麼毛病,穿好了襪子再套

上褲子,哇!感覺不別扭了,挺好。

  臨出門的時候,我帶了一百塊錢,把剩下的錢用紙包好藏在了房間的一個角

落裡。

  外面的天果然陰得厲害,隱約還能聽見悶悶的雷聲,不過很涼快,冷風颼颼

的,空氣中彌漫著爐子的煙氣味兒,窮人的一天又開始了……

  在建國道與改革路的交口處,有一個常年的早點攤,是兩個有殘疾的夫妻開

的,每天早晨都准時出現在那裡。

  帆布搭蓋成的一個棚子,裡面放上幾個桌子,幾把椅子,我經常在這裡吃冷

面,味道不錯,最重要的是經濟,5毛錢一碗的冷面既實惠更解飽。

  “大姐兒,來了,冷面上。”瘸腿的男人笑著說。

  我拿出5毛錢扔進他的小箱子裡,對他說:“大哥,讓嫂子多放點辣子。”

  “沒問題!”瘸腿男人故意把聲音拉得很長,好讓做冷面的媳婦聽見,他的

媳婦弱聽。

  一碗冷面下去,我頓時覺得來了精神,離開了早點攤,我坐上公車直奔戴夢

得。

  夢娜絲和戴夢得都是夜總會,24小時服務的那種,以前夢娜絲比戴夢得牛

氣的多,小姐的人氣最旺!可後來夢娜絲的老板好像得罪了公安的領導,一夜之

間煙消雲散,場面也被封了,裡面的幾個大哥級的人物跑的跑,抓的抓,一下子

就完蛋了,其實也是,再牛也不能和領導作對啊?夢娜絲的老板簡直是豬腦子!

  夢娜絲完蛋以後,我從那裡轉投戴夢得,這裡的生意好得不得了!整天人滿

滿的,最主要的是安全,聽內部的幾個大哥說,每個月僅僅是進貢就四位數!領

導們不高興才怪!

  戴夢得有專門管理小姐的大哥,從這裡拉走一個客人要交納50元的出台費

用,如果在這裡砸泡則要100元,不過這裡安全的很,而且錢也是客人出,不

過相比之下,夢娜絲要便宜一些,可惜現在完蛋了。

  剛一進門,從裡面正好走出一個男人,瘦瘦的,染著黃發,帶著耳環,一身

二手名牌(洋垃圾服裝),小眼睛,癟鼻子,下巴上有道疤,他一見我,扭頭就

往裡面跑,我立馬嚷了一嗓子:“蝦米!你跑?!今天除非你別出這個門!”

  蝦米見躲不過了,只好衝我走過來,滿臉假笑的說道:“呦!三姐!老沒見

了!是不是抱大款了?”

  我一把拽住蝦米的衣服罵到:“操你媽的!上次的錢呢?!你個小王八!我

問過那個男的了!他說錢早就給你了!操你媽的!我賣屁股你得錢!老娘今天就

讓你當太監!”

  說完,我和蝦米撕扯起來。

  蝦米見我真著急了,急忙說道:“三姐!三姐!我給你錢!我給!別打!我

給!”

  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裡掏出二百元。我一把搶了過來塞進自己的口袋裡,

然後指著他的鼻子說:“蝦米你給我聽著,以後你要是再敢黑錢,當心我找幾個

姐妹兒廢了你!操!”

  蝦米嬉皮笑臉的湊近我說:“三姐,何必發這麼大脾氣呢?我不也是手頭兒

緊嗎,這不,今天我這是專門給你送錢來的。”

  “去!去你媽的!騙鬼啊你!你給我送錢?見了我就跑,你還給我送錢?”

我沒好氣的說。

  蝦米笑眯眯的說:“哎呀!三姐!小弟不就這麼一次嗎?再說錢又給你了,

干嗎這麼沒完沒散的,以後我不還給你介紹客人了嗎?”

  我看了看他,沒說話。

  蝦米見我氣消了,急忙湊過來說:“三姐,今天你還真來著了,我手裡正有

個線兒,一個朋友,有錢,這兩天正上火,怎麼樣?”

  我看了看他,還是沒說話。

  蝦米見我沒什麼反應,但也沒走,他又說:“這樣行不?算我蝦米對不起三

姐,這次中介費我不要了,算是給三姐賠禮。”

  我哼了一聲,說:“別,別弄這個,該是你的,你拿走,該是我的,你也別

想,規矩別壞了。”

  蝦米馬上說:“那也行,不過三姐你去不去?”

  我說:“去啊!有錢誰不掙,你聯系吧。”

  蝦米掏出電話在一旁打了起來。

  趁這個空擋,我上了二樓,和黑子打了個招呼。

  黑子是戴夢得的監管,凡是在這裡的小姐都聽他的,只要你想在這裡吃口飯

就必須聽他的,他既是小姐的保護者,也是管理者,他更主要的工作就是收取小

姐的費用,只要是從戴夢得夜總會找到的客人都由小姐上交給黑子一定的費用,

當然,這些錢也是客人出的。

  黑子的個頭不高,但很壯實,渾身的肌肉也不知道是怎麼練出來的,一年到

頭都是個大光頭,好像他有病,一根頭發都不長,小眼睛,筆直的鼻梁,濃重的

眉毛,私下裡聽其他的姐妹說過,黑子以前坐過大牢,但他對小姐都很好,而且

從來不和小姐鬼混。

  在我的印像當中,黑子是個不愛說話的人,但他很有頭腦,做事情也很有原

則,同樣,手段更毒辣。

  有一個小姐因為在戴夢得偷客人的錢包,被黑子打斷三根肋骨,但事後,黑

子竟然自己掏腰包幫那個小姐看病。

  有個客人在包間裡頭喝醉了,把電視都砸了,最後讓黑子打得鼻青臉腫還要

規矩的賠償所有的損失。不過,黑子最好的地方還是對小姐比較照顧,在戴夢得

裡,玩小姐不給錢的事情從來沒發生過。

  我到二樓的時候,大廳裡冷冷清清的,黑子正坐在吧台後面喝啤酒。一見我

上來了,黑子也笑了,說:“三姐,昨天怎麼沒來?”

  我笑著說:“昨兒下午,找了個人,晚上太晚了,沒過來。”

  黑子笑著說:“三姐,剛才蝦米那小子可來了,你碰上了吧?”

  我生氣的說:“碰上了!看著他我就來氣。”

  黑子說:“給你錢了嗎?”

  我點點頭。

  黑子說:“給了就算了。”

  我說:“可不是!要生氣,我早讓他氣死了。”

  和黑子打了一會兒屁後,我下樓,蝦米正站在那裡等著我,我問道:“怎麼

樣?”

  蝦米笑眯眯的說:“現在咱們就過去,他要兩個,我已經告訴麗麗了,咱們

去接她。”

  我和蝦米出了門,在外面找了輛出租車。

  在永安大道,我們接著了麗麗,麗麗也是遛街的小姐,都是圈子裡的人,和

我算是個姐妹。麗麗高高的個子,大奶子,大屁股,唯一的是腰稍微粗了點,麗

麗的模樣挺俏麗的,大眼,小嘴兒,說起話來也騷,麗麗比我小兩歲。

  “三姐,最近戴夢得怎麼樣?”我和麗麗坐在後排,麗麗一邊用小鏡子照著

臉,一邊問。

  “不成,現在人好像少了,都沒錢了。”我感覺有點困,打了個哈氣說。

  坐在前面的蝦米回頭說道:“兩位大姐,我現在有個好地方,不如到我那裡

去?”

  麗麗看了看蝦米,冷笑了一下,說:“行了,行了,我還不知道你的那個地

方。”

  蝦米正了正色說:“我說真的呢,現在都往郊區發展呢,你們知道吧?北郊

新開張的,大龍門海鮮城!”

  我看了一眼蝦米,說道:“地球人,都知道了。那個破地方,還什麼新開張

的,都一年了,警察沒事兒就去,現在都快成警察俱樂部了。”

  麗麗聽完,差點沒笑岔了氣。

  蝦米卻是臉上白一陣,紅一陣的說:“以前不是經理不開竅嘛!現在你再去

看看……”

  還沒等蝦米說完,麗麗打斷他說道:“對,現在大殼帽是沒有了,全改便衣

了,哈哈哈哈……”

  蝦米沒好氣的白了麗麗一眼,扭過頭去不說話了。

  車子一直開到北京路的民安花園才停了下來,我們都下車。

  走進民安花園,蝦米停了下來,拿出電話撥通了號碼。

  “喂?趙老板嗎?啊對,我是,人我都帶來了,現在上去嗎?”蝦米諂媚的

問。

  “啊好,好好……”蝦米關掉了電話,對我和麗麗說:“走,咱們現在就上

去。”

  一邊走,蝦米一邊和我們說道:“這個趙老板有的是錢,能不能掙到,就看

你們姐妹兒的了,不過我的中介費就200元,這個我可說清楚了,你們走的時

候,趙老板給你們結帳。”

  我和麗麗都懶得搭理他,都沒說話。

  我們走進了民安花園的3號樓,這是一棟有20層的高層,上了電梯,蝦米

按下了10號。

  看樣子,民安花園住的都是有錢人,從裝修就能看出來。我和麗麗雖然嘴上

沒說什麼,但心裡都想著能好好掙點錢。

  蝦米停在了1010門,輕輕的敲了敲,好一會兒,裡面才有人問道:“誰

啊?”我們一聽,典型的普通話。

  蝦米忙說:“趙老板,是我。”

  “噢,來了。”說著,門打開了。

  站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有40來歲的中年男人,身材挺魁梧的,個頭中等,

不過啤酒肚已經起來了,圓臉,大鼻頭,大眼雙眼皮,滿面紅光的,皮膚也很白

皙,一看就知道養尊處優慣了,一身的睡衣打扮,頭上還頂著一頂白色的睡帽,

看上去好像是兒童書裡的聖誕老人。

  蝦米一看趙老板,急忙諂媚的笑著說道:“老板,您要的人我帶來了,您看

看。”

  說完,蝦米把我和麗麗推了上去,我們也急忙笑著叫了一聲‘趙老板’聲音

膩膩的。

  趙老板瞪大眼睛仔細的看了看我和麗麗,滿意的笑著點點頭,左右把我們摟

到懷裡對蝦米說:“行,不錯,不錯,這樣,你在這等會兒。”

  蝦米趕忙點頭哈腰的說:“沒問題,沒問題。”

  趙老板摟著我們進了他的房間,我們一看,老天!裝修得太豪華了!吊燈、

地毯、古色古香的家具、真皮的大沙發、像電影院似的大屏幕背投彩電、高檔組

合音響、大理石的茶幾……僅僅這個客廳怕沒有十來萬!!

  趙老板笑著說:“兩位小姐先坐,坐。”

  說完,他從沙發上拿起一個真皮的錢包走了出去。

  我和麗麗看得眼花繚亂的,坐在沙發上,麗麗小聲對我說:“三姐,這可是

條大魚,該著咱們姐妹兒發財了!”

  我點點頭,說:“咱賣點力氣,多給他上花活兒,不怕掙不到錢。”

  一會兒,趙老板興衝衝的回來了,他已經打發走蝦米。

  趙老板剛一回來,我和麗麗馬上站起來迎了過去,嘴裡膩膩的喊著:“趙老

板,親老公!親老公!”

  趙老板笑呵呵的左擁右抱,說:“兩位小姐,怎麼稱呼啊?”

  我笑著說:“我叫麗娜。”

  麗麗膩聲說:“我叫麗麗。”

  趙老板急忙說:“人如其名!人如其名!”

  說完,我們三個滾到沙發上。

  ‘嘖嘖嘖嘖……唔唔……’‘嘖嘖嘖嘖……唔唔……’‘嘖嘖嘖嘖……唔唔

……’

  豪華的客廳裡,麗麗和我早就脫得光溜溜的,趙老板坐在沙發上專心的玩弄

著麗麗的奶子,一只手在麗麗的屄裡不停的摳著。

自己的奶頭送進他的嘴裡,而我則跪在地毯上把頭鑽進趙老板的睡衣裡用小嘴兒

快速的吸吮著他的大雞巴頭兒,不時的用手隔著睡衣使勁的把我的頭按下去,讓

自己的大雞巴能插得更深一點。

  趙老板的雞巴真夠大!不但有兩個大號的大蛋子兒,而且雞巴又粗又長,特

別特別的硬,不知道是不是和他保養得好有關系,還是他吃過什麼壯陽的藥,反

正雞巴夠大就是了,尤其是挺起來的大雞巴頭兒,真跟個小雞蛋差不多,稍微一

叼就能叼出淫水兒來。

  我仔細的用舌頭圍著他的雞巴頭兒畫圈圈,然後拼命張開小嘴兒把雞巴吞進

去,直到雞巴頭兒頂到嗓子眼兒,兩片嘴唇緊緊的箍著堅硬的雞巴莖一下下的擼

著。

  趙老板的兩個雞巴蛋子兒不時的一縮,一縮,把一口口的淫水兒擠了出來。

  上面,趙老板的兩只手抓住麗麗的兩個奶子又捏又揉,麗麗的兩個奶頭都被

趙老板唑得又紅又挺,麗麗不停的淫叫著:“親老公!親爹!親祖宗!……啊!

啊!啊!……”麗麗一邊叫著,一邊用手摸著趙老板渾身的胖肉。

  玩了一會,趙老板放開麗麗站了起來,他先是在房間裡來回走了兩圈,然後

把身上的睡衣脫了下去,下面的大雞巴高高的挺著,肥大的啤酒肚一顫一顫的,

趙老板走到我們面前,說:“來,你們都下來,跪在地上,快點!快點!”

  麗麗急忙從沙發上下來,和我並排跪在地毯上,趙老板先是走到麗麗面前,

摸了摸麗麗的臉蛋,然後又走到我面前,摸了摸我的臉蛋,我們都不知道他要干

什麼,只是浪笑著看著他,麗麗哼哼著說:“親老公,來,插進來!插進來!”

說完,她張開小嘴兒把舌頭伸出來。

  趙老板走到麗麗的面前,先把雞巴在麗麗的小嘴兒裡插了兩下,可馬上又抽

了出來,他自己嘟囔著說:“不爽,不爽。”

  然後他仿佛有點猶豫,只是傻傻的站在那裡。

  麗麗看出了他的心思,浪浪的笑著說:“親老公,有什麼好點子你就說嘛!

我們姐妹兒都這樣了,你還不好意思?

  快說,是不是想出了什麼玩兒我們的好點子了?“

  麗麗一提醒,我也急忙說:“是啊,親老公,我們姐妹兒到這兒來是干什麼

的?不就是給你爽的嗎?只要給錢,你有什麼好點子就說嘛?”

  趙老板聽完,急忙說:“錢,沒問題!絕對沒問題,我有的是錢,少不了你

們的……就是,就是以前我看過一個黃色錄像……有個大老板,找了兩個小姐,

輪流給他舔屁股……我想……嘿嘿。”

  麗麗和我一聽就明白了,麗麗急忙浪笑著說道:“老公!您真是高!高!哎

呀,我說就是嘛,有了好點子千萬別憋在心裡,自己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