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性福生活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本來說好我和老婆一起回國過年,但聖誕節一過,國外

的公司就都忙起來了,原定3月份開工的一個項目因爲客戶催得急,不得不提前

開始總體設計,沒辦法,我只好取消了定好的機票,讓老婆一個人回去了。平時

我們在做床上運動的時候,也總玩一些意淫,性幻想的遊戲,所以,在機場分手

的時候我就說:回家和老相好的重溫舊夢吧,回來的時候把屄灌的飽飽的!老婆

撒嬌地親了我一下就跑了。

  從老婆走后,我幾乎天天給老婆打電話,似乎是年三十那天,我又給她打電

話,老婆接起電話就嗲聲嗲氣地說:老公,人家都想你了。我一聽就樂了,問她

:哪兒想我了?

  妻:哪兒都想。

  我:哪兒最想?

  妻:楂楂(乳頭)

  我:想我干什麽?

  妻:想你把他們放在嘴里轉來轉去地。

  我:還想什麽?

  妻:還想你用手把他們揪得高高地。

  我:你怎麽不找別人弄哪?

  妻:他們沒有你弄得好!

  看官哪,你聽聽,什麽叫:他們沒有你弄得好!就是說,不僅被別人弄了,

還不是一個人!于是我就問:誰沒有我弄得好?妻子撒嬌地說:沒有啦,你真壞。

這要是不緊追下去就聽不到好故事了,我馬上換了口氣,央求老婆到:好老婆,

快給老公講講,我都急死了。老婆歎了一口氣說:這回真沒有,那都是熟悉你以

前的事兒了。我問:那是誰呀?

  妻:人家以前的男朋友呗。

  我:他怎麽玩你的楂楂?

  妻:沒怎麽玩兒,他總是色色地看人家的楂楂,象看藝術品似地。

  我:那我倆差不多,我不也把它們當寶貝似的嘛。

  妻:才不呢,你把它們當口香糖,總是放在嘴里又嚼又咬地。

  我:哪個好?

  妻:口香糖!

  我:他怎麽欣賞藝術品?

  妻:他只是用手輕輕地摸摸。

  我:沒親它們麽?

  妻:親了,就是用舌頭尖兒輕輕地蹭幾下。

  我:蹭硬了沒?

  妻:才沒呢。

  我:真的?

  妻:真的,還沒等人家楂楂硬呢,他的牛牛就硬了。

  我:啊?你咋知道?

  妻:他拉著人家的手去摸那兒。

  我:哪兒?

  妻:就那兒呗,你壞,不跟你說了。

  我:別別,好老婆,快接著說。── 我嬉皮笑臉地央求她。

  妻:說啥呀?

  我:說你摸到什麽了。

  妻:就是那東西呗。

  我:什麽東西?

  妻:你說什麽東西?

  我:牛牛?

  妻:嗯!

  我:硬麽?

  妻:嗯。

  我:大不大?

  妻:不知道啦。

  我:怎麽會呢?

  妻:還在褲子里呢,我怎麽知道?

  我:那他沒拿出來麽?

  妻:開始沒有。

  我:那他什麽時候拿出來的?

  妻:……

  我:是不是把你給脫了以后?

  妻:沒有!

  我:真沒有?

  妻:真沒有。

  我:怎麽會呢?我知道要是我我可不會半途而廢。

  妻:他沒你那麽壞。

  我:他多壞?

  妻:他,他,他把我的裙子撩起來了……

  裙子都被撩起來了,還說不壞,女人要是動了情,真的是可愛。

  我:然后呢?

  妻:然后他就把手伸到短褲里了。

  完了,我老婆的屄已經攥在別人手里了,聽到這我的牛牛已經直挺挺地站起

來了,真希望當時我在場親眼看看那家夥是怎麽料理我老婆的,但時間不能倒轉,

我只好猴急地催老婆講下去。

  妻:他的大手就在那摸我的屄屄。

  我:爽麽?

  妻:他把人家摸的癢癢的。

  我:是不是流了好多淫水?

  妻:嗯。

  我:你的手是不是還摸著他的牛牛呢?

  妻:沒有啦。

  我:那你干什麽呢。

  妻:人家鑽到他懷里了呗。

  我:他呢?

  妻:他一只手摟著人家的腰,一只手把人家的短褲拉下來了。

  我:這不還是讓人家給脫了?!

  妻:沒啦,就拉到膝蓋哪。

  我:他呢?

  妻:他把牛牛拿出來往人家屄屄上頂。

  我的手已經急得在自己的牛牛上快速地上下動了好幾回,明明自己的老婆就

要被別人肏了,我非但沒生氣,反倒感到很刺激,刺激的程度比我自己肏她還厲

害。

  有的時候我也問自己:你是不是有毛病,自己的老婆偏偏喜歡讓別人肏,還

肏得越狠越深入才過瘾。有的時候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承認自己確實是不正常,

有點變態,不是有點兒,是很變態;可有的時候我的答案又是否定的,我會對自

己說:你自己不是也喜歡上形形色色的女人麽,每上一個都興奮得不得了,並且

你也看到了那些背地里和你偷情的女人有多爽,平時她老公要玩的花樣她總是找

各種理由回絕,但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她不但不回絕,還總是玩得很投入。

  我的一個同事,她夫妻倆都在我們公司,記得剛和她有點兒什麽不久,我給

她買了一個遙控陰莖,早晨一上班就偷偷地給她了,她看了一眼臉就紅了,紅得

像新娘子,然后以你想不到的速度把它放到了小包里,還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

眼色似惱,似羞,更似喜,我壞壞地笑了一下就回到我座位了,並馬上給她發了

一個工作郵件:couldyoupleasepluginthecompo

nentIgaveyouinyoursystem?I‘llbevery

pleasedtoknowhowitworks。(你可以把我給你的組件

插到你的系統里麽?我很興奮知道它工作的如何。)

  敲完發送鍵,我就遠遠地向她那兒看,我看到她的臉又紅了,然后又笑了,

擡起頭向我這邊看了一下,發現我正在看她,就急急地把眼光躲開了,象情窦初

開的少女,又過了一會兒,她就拿著那個小包向衛生間走去了,我的心中一陣竊

喜,恨不得馬上看到她回來,那短短的幾分鍾,我似乎過了幾個小時,終于衛生

間的門又開了,她拿著那個小包若無其事地回來了,眼睛有意無意地向我這邊看

了一下,我連忙把手放到兜里,就在他經過她老公的辦公桌的時候,我在遙控器

上狠狠按了一下,只見她忽然踉跄了一下,這一踉跄顯然被她老公看見了,我雖

然聽不到他說什麽,但肯定是一些關心的話,她向她老公擺擺手就回到座位去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們幾個華人總是在一起,我就在她說話的時候偷偷地按

遙控器,聽她原本流利的談話忽然變得一頓一頓的,你真不知我心里都樂成什麽

樣了。最有趣兒的是一直到下班她都沒把那東西拿出來。后來她告訴我那天把她

爽死了,她覺得自己整整偷了一天情,而且是當著她老公的面!直到他們倆口兒

去了加拿大,我倆兒的關系才告一段落,前幾天我給她發電郵,問她想不想我了,

她說真得很想我們那段純純的友誼,我們真的很純,我們的家庭從來沒有受到任

何威脅,我們在一起只是造出了更多的愛,更多的快樂。你說假如我自己的妻子

也像她一樣有了更多的一份幸福我真的就應該很痛苦麽?究竟我是真心愛我妻子

的!這就是爲什麽我的答案又會是否定的。

  現在管不了那麽多了,一個牛牛已經頂到我老婆洞口了。我急急地問老婆,

進去了麽。

  妻:沒有,他頂了好幾下也沒把屄屄頂開。

  我:怎麽回事?你那時還是處女麽?

  妻:那倒不是,使他頂的不是地方。

  聽見了吧,那時我老婆就不是處女了,是誰給她開的苞我還得再調查一下,

但現在要急的是看門口的牛牛怎麽攻進去的。

  我:你沒幫他麽?

  妻:沒怎麽幫。

  我:什麽叫沒怎麽幫?

  妻:我就是用手幫他扶了一下肉棒。

  真騷呀,肉棒這話都從我老婆嘴里說出來了。

  我:你摸到他肉棒啦?

  妻:嗯。

  我:大麽?

  妻:挺大的。

  我:有我的大麽?

  妻:沒有你的長,但比你的粗。

  我:有沒有我的硬?

  妻:差不多吧。

  我:什麽叫差不多,到底誰的硬?

  妻:我不知道啦,你倆當時又不在一起讓我比一比。

  跟老婆總是有算不清的賬,說難得糊塗的人可能就是這麽悟道的。

  我:然后呢?

  妻:然后,然后他就進去了呗!

  老婆說到這,喘氣已經有點兒粗了,我的牛牛也急得一跳一跳的,我的眼前

子高高地纏在腰間,膝蓋那兒沒被完全脫掉的短褲已經被拉成了一條線,屄屄正

插著一條又粗又大的肉棒,泛濫的淫水正隨著肉棒的每一次進出肆意地流淌著,

經過大腿,經過膝蓋,向下,向下……

  我的意識似乎有點兒空白,想要想點兒什麽,又怎麽也想不清,初戀的女孩

若隱若現地在我眼前晃動,耳邊仿佛又聽到她說:現在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一個

又粗又重的聲音振得我耳膜欲裂:你要敢和別人這樣,我會把你們都殺了!

  那是我的聲音!那真的是我的聲音嗎?

  話筒里聽妻子問:你怎麽不說話了?我愣了一下,思緒又回到了眼前:老婆

的屄里插著硬硬的肉棒,別人的肉棒!我的牛牛又跳動了一下,聽說有人是下半

身指揮上半身,看來似乎是說我,這想法把我逗樂了,咯咯地樂。

  妻:你笑什麽?

  我:沒笑什麽。

  妻:那怎麽不說話?

  我:看你肏屄呢。

  妻:肏完了。

  我:這麽快?

  妻:嗯。

  我:怎麽回事?

  妻:有人來了。

  我:有人來了?你們在哪兒肏屄呢?

  妻:在公園的亭子里。

  我:亭子里?!被人看到了嗎?

  妻:我也不知道,我看他們看我倆的眼神有點怪。

  我:不是做賊心虛?

  妻:去你的!

  我:肏爽了嗎?

  妻:挺爽的,但還沒過瘾呢。

  我:你是說還沒高潮?

  妻:嗯。

  我:那怎麽辦哪?

  妻:等人走了再肏!

  我:騷老婆,我愛死你了。

  妻:我也愛你,綠老公。

  我:真的?

  妻:當然是真的了。

  我:他不是肏得你很爽嗎?

  妻:你比他肏的更爽。

  這就是我的老婆,又騷又聰明,他知道男人的虛榮在那兒,在那輕輕地拍一

下就把你弄得屁顛屁顛地。明知道是這個理兒,我還是忍不住問:我真的比他肏

的好?回答當然是再一次確認,我說你得說出個理由,要不然我不能相信。這會

是她笑起來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最后邊笑邊問我:你真地想聽?我確認。

  妻:你倆肏屄,一個象鐵匠,一個象廚子。

  我:誰是鐵匠,誰是廚子?

  妻:他是鐵匠,你是廚子。

  看來他還是比我硬,傷自尊呀!

  我:怎麽講?

  妻:你老婆我就是一鍋水,鐵匠把燒得紅紅的鐵塊往里一放,刺啦一聲就是

一股白煙,白煙過后摸一摸水還是涼的。

  我:噢。

  妻:廚子就不一樣了,廚子是用慢火烘,一點點把水燒開,水滾起來,就是

把火撤了,也不是一下就涼得了的。這道理你懂嗎?

  我:剛聽到,還不敢說懂。

  妻:還有什麽不懂?

  我:既然是廚子,就不能只是燒水呀,總得有幾個拿手好菜吧?

  妻:幾個你是沒有,但你有一個。

  我:那是什麽?

  妻:小雞炖蘑菇!小雞就是你的肉棒,蘑菇就是我的乳頭,乳頭在你得嘴里

炖,小雞在我的屄里炖,懂了嗎,笨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