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甲銷魂 [第四卷 再續魔緣]:003.第03章◆慾望征服(1)


第03章◆慾望征服(1)

  「呃!」

  天羽用力一挺,深深的進入了黑公主體內,對待性格野蠻的珍妮,他沒有像對待其她少女那般輕憐蜜愛,一上場就是長沖猛打,毫不留情。

  「啊!」

  痛叫只有半聲,狠咬朱唇的珍妮已痛得眉目緊皺,可她就是不慘叫,只是喉間連連滾動,發出了特別銷魂的呻吟。

  「珍妮,疼不疼?受不了就求饒,嘿嘿……我會放過你的。」

  少年說話的同時,手已經開始在黑公主美乳上活動,少女的嬌嫩與彈挺,好似磁石般吸住了男人的激情,腰身的來回也由魯莽變得技巧起來。

  「嗯……」

  天羽的攻擊這麼一變,雖然不再有連續撕裂的痛楚,但反而讓破身的珍妮很不適應,難以抵擋,猝不及防下,一縷快感的歡鳴終於衝出了唇舌。

  女人有了美妙的反應,可天羽還嫌不夠銷魂,用力擠壓著黑盟公主嬌小黑亮的身子,撫摸著她好似絲緞般膩滑的肌膚,慾望的來回變得更加有力,「珍妮,認輸吧……」

  「啊……大壞蛋,不准把人家抱起……來,啊……不准四處走……」

  一番低低的驚叫後,珍妮一口咬在了天羽肩上,恨恨的話語伴隨著莫明的淚水一起在室內飄動,「唔……臭小子,我……啊……決不投……降!」

  嘿、嘿……果然是一對不一樣的男女,第一次歡愛就變成了別樣的遊戲,也許,這本就是他倆相愛相處之道。

  「珍妮,你什麼時候……愛上我的……呼……」

  天羽也開始喘氣,抱著珍妮在室內遊走了好幾圈,不停的抖動,還真是考驗男人的力氣,問話的同時,他又猛然向上重重頂了一下。

  「喔……人家什麼……時候……喔……說過愛你了?」

  身體已經被男人的權杖佔據,可珍妮還有狡辯的念頭,斷斷續續的反擊後,她末了忍不住暱語羞聲道:「人家第一次……被你打敗就……就……喔……恨死你了!你是第一個……嗯,敢打我的……壞蛋……啊!」

  天羽一聽,原來竟然是這原因,不由大為汗顏,他還以為是因為自己長得帥呢!

  男人的悶吼、女人的尖叫越來越大聲,天羽已經變換了好幾個姿勢,雖然沒有完全放開猛攻,但也很是強力,黑公主頑強的個性讓她堅持到了超乎想像的程度,以至於外面看表的眾女不由暗自咂舌,珍妮的第一次可比她們強多了!

  慾望在急劇的進出,一縷酥麻爬上了天羽的脊背,鑽心的快感讓他開始不顧一切。

  「呀——」

  男人的快感還在攀升,女人的尖叫卻已搶先穿雲裂空,春水一湧,帶動幾縷桃紅在珍妮大腿上遊走,處子貞節就此留在了潔白的床單上,少女最寶貴的東西被男人蠻橫霸佔了。

  「噢……壞蛋……人家投降啦,不要……再動啦……癢!」

  黑公主也有害怕的時候,當快感消失後,高潮的餘韻再也擋不住下身撕裂的劇痛,珍妮終於發出了動人的哀求之聲。

  「噢!」

  天羽頭一仰,滿足的快感衝口而出,身體一沉,狠狠抵在了少女身上,把男人的慾望、印記統統衝入了少女體內,在那美麗的花田插上了代表主權的旗幟,播下了愛的種子!

  魔幻星域沒有用於飛船跳躍的時空點,所以直到第二天天羽走出臥房時,鬼盜船還在魔幻星的高空中「緩緩」飛行。

  眾女嘻笑著迎了上來,機甲少年剛想張開雙臂迎接美女,不料她們卻一錯身,從他身邊擦身而過,進房去看不能起床的黑公主。

  「咯、咯……」

  片刻後,房中就傳來了眾女半取笑、半關懷的笑聲,她們可都是過來人,自然明白珍妮的「重傷」難行。

  鬼船主艙內,小不點在空中歡喜地轉了好幾個大圈,「太好啦,老大,你終於搞定黑妞了!」

  「小不點,老大搞定黑妞,你這麼高興幹嘛?」

  王小二以不良的眼光斜看著小螞蟻,自從小不點回歸後,他倆的友情也飛速上升,小不點與王小二在一起的時間,竟然比與天羽在一起的時間還多。

  飛蟻爵士四手兩足同時揮舞,尖尖的腦袋上,兩根觸鬚一彈,重重地打了瘦小的王小二一下,然後依然歡喜道:「這你就不懂了,因為老大冷落她,那可怕的黑妞就把氣全出在了我頭上,我堂堂飛蟻國王可被她整慘啦!嘿、嘿……這下好了,解放咯!」

  天羽這時走進了主艙,正巧聽到了小不點的解放宣言,一伸手輕易捏住了小不點亂飛的翅膀,大眼湊到小不點小眼前,好奇追問道:「你不是爵士嗎?什麼時候又變成國王了?小不點,你不學好呀,開始講大話了,愛慕虛榮!」

  「哼!那是你們人類的缺點,偉大的螞蟻怎麼會與人類一樣呢?」

  小不點昂首挺胸,狠狠地貶低了人類一番,末了又急忙賊笑著補充道:「呵、呵……老大你當然除外了,你可是整個宇宙最英俊、帥氣、勇敢、張狂、自大、高尚、下流……的人類!」

  「哈、哈……」

  小不點的讚美弄得天羽是飄飄然不知東南西北,一陣大笑後突然用力一搖,搖得小不點頭暈眼花,「小不點,別打岔,老實交代,怎麼回事,還敢裝死騙老大的眼淚?」

  「嗚……老大,冤枉呀,我當時真是灰飛煙滅了,只不過黑魔法又讓我的靈魂復活了……」

  六肢同時連比帶劃,小不點終於將自己「死」後的經歷說得生動無比,入木三分,聽得王小二與天羽是津津有味,差一點鼓掌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