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甲銷魂 [第四卷 再續魔緣]:005.第05章◆慾望征服(3)


第05章◆慾望征服(3)

  「虎頭,站住,你不是很急嗎,本將軍給你帶路,走呀,愣著幹什麼?咯、咯……」

  笑聲末了,吸血女王的第一愛將竟然對虎頭人拋了一記曖昧的秋波,拋得虎頭人是一陣頭暈目眩,而眾不死族的怪笑更加嫉妒,更有聰明者第一時間想到,難怪將軍認識一個虎頭人,原來兩人還有深層關係,這虎頭人不愧長著虎鞭!嘎、嘎……

  汗……天羽也有相同的想法,他不由大流冷汗,想不到自己變成怪物,還是逃不過吸血鬼的魔掌,唉……命真苦呀,難道又要與吸血鬼大戰三百回合?

  不吃白不吃,吃了也吃白吃!男人天生的「白吃」意念一起,腳步也輕盈了幾分,管他奶奶的,先吃了再說。

  「虎頭,快點呀!上次你可比現在走得快!」

  尼卡又挑逗著虎頭的慾望,然後一揮手,把隨從們留在了原地,她則帶著點虎頭一人走進了禁區。

  天羽一聽,立刻加快了虎步,走得虎虎生風,充分表現了老虎的雄風,看得尼卡又是一陣歡笑,豐滿的身子抖出了性感的波浪,鮮艷的紅唇閃耀著勾魂的艷光。

  「虎頭,來,抱我進去!」

  天羽當然是無比聽話,抱起吸血鬼,在她的指示下,一腳踢開了一道大門,然後閃身衝了進去。

  尼卡埋首在虎頭人寬大的肩上,先深深吸了一口虎頭人的氣息,然後突然一口咬在了天羽肩上,在咬得天羽心間發麻時,她又大笑著鬆開了獠牙,然後一挺身滑下了地。

  「啊!」

  一聲驚叫衝出了口,天羽環目一掃,視野之內竟然全是魔晶石,他不由大喜望外,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天羽眼底的驚喜只是一閃而過,但卻沒有逃脫有心人注視,尼卡神秘一笑,向後一躺,扭動著豐滿高挑的玉體暱語道:「來呀,寶貝兒,我想死你啦,快來……」

  興奮的假獸人大步衝了上來,天羽已暗自拿定了主意,等會兒一掌打昏尼卡,就可以發信號搶魔晶石了。

  「慢著!」

  突然,就在天羽要衝到尼卡身邊時,女吸血鬼卻搶先往旁一翻,語出驚人道:「寶貝兒,你這模樣太難看了,還是變回原來帥氣的模樣吧!」

  「什……什麼……模樣?」

  天羽感到心臟怦怦狂跳,不妙的預感飛速滋生,他知道,自己一定又被眼前的狡猾女人騙了!

  「咯、咯……寶貝兒,你還要裝呀!」

  尼卡在地上扭動著赤裸的身子,口中噴出陣陣情慾的熱氣,得意地嘻笑道:「我可從不認識虎頭怪,更不會與半獸人做愛,寶貝兒,你還在記仇呀,變回來吧,天羽!」

  「啊,你……怎麼知道?」

  天羽這下真是服了,他一向自詡聰明,但卻有太多的女人在打擊他的信心。

  「嗯,寶貝兒,只有你的味道最特別,來吧,征服尼卡吧!」

  天羽一抖身變回了人樣,他這才明白過來,自己原來是敗在了這兒,他不得不服氣地一聲歎息,同時悄然殺心一起。

  「咯、咯……天羽,相信嗎?只要我一出事,外面的守衛立刻就會感應到,別忘了,我可是吸血族!」

  尼卡的力量比不過天羽,但智慧卻是招招料敵於先,讓本想蠻幹的天羽僵在了原地,進也進不得,退也退不了!

  一男一女的目光就像磁石般互相凝視,突然的靜寂籠罩了空間,片刻過後,處處落於下風的天羽緊繃的身形一鬆,整個人變得悠然自在,強者本色光芒萬丈,「尼卡,你信不信,我就是殺了你,他們也奈何不了我?」

  說話的同時,男人緩緩向前踏出一步,一股無形的壓力好似巨浪般向前一湧,壓得尼卡呼吸頓緊,壓力驟生。

  「信,寶貝兒,你的手段我早就領教過了,我不是你的對手!」

  一半是壓力,一半是情慾,女吸血鬼的橢圓玉臉艷紅得好似三月桃花,更加性感地挑逗道:「人家可沒有壞心眼兒,來吧,征服我吧,讓尼卡成為你忠心的女奴!」

  情勢變化讓天羽變得意外,但直覺卻讓他生不出懷疑,剎那間,理性與感性在腦海天人交戰,機甲少年不知應該相信哪一邊。

  好在天羽還有特別的本事,又一步踏到了吸血鬼面前,一字一頓,沉重的話語似若魔音勾魂,直接鑽進了尼卡心海,「女人,把心靈打開,不准防守,給我顯示你的忠心!」

  天羽的「探測」功能已經全面啟動,只要尼卡不抵抗,心中所想將一覽無遺。

  「啊……看吧,我未來的主人,盡情的深入吧!」

  吸血鬼的紅唇閃閃發亮,精神能量刺入腦海,微微疼痛的穿透感讓尼卡特別的興奮,主動張開了心門。

  探測之光一湧而入,隨即光速般一收而回,天羽笑了,笑得特別開心,狠狠壓在尼卡身上,以吸血族最愛的狂野霸道口吻道:「尼卡寶貝兒,你想男人了,嘿、嘿……我這就滿足你,告訴你,我就是整個宇宙最強的男人!」

  「嘩——」

  吸血鬼的衣服被狠狠撕成了碎片,豐腴肉體讓男人女人的慾火轟得一下就燎原而起。

  「?……」

  狠狠的一入,天羽又一次深深進入了尼卡的身體,雖然已看穿了尼卡的內心,但他還是用動作逼問道:「說,我走後你又與多少男人勾搭上了?」

  質問充滿了邪火,而胯間兇猛無情的衝刺則充斥了力量,一連幾十記重刺,每一下都刺得尼卡好似痙攣一般,玉體歡呼無限。

  「啊……主人,沒有哪個男人能比你厲害,嗯……自從你走後,尼卡已經很久沒有……喔……做愛了,呀……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