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甲銷魂 [第四卷 再續魔緣]:007.第07章◆慾望征服(5)


第07章◆慾望征服(5)

  「老大,看我的!」

  小不點也不甘寂寞,肚子一鼓,一股紫色的液體疾噴而出,液體在半空突然變成紫黑二色,只聽一聲慘叫,大主教的胳膊竟然被蝕出一個大洞,連骨頭也暴露在空氣中。

  「耶!」

  小不點與老大是擊掌相慶,誰能想到,威名赫赫的大主教也會被他倆弄得這般灰頭土臉。

  「熬!」

  黑暗大主教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怒吼聲,瘦骨嶙峋的身板兒怪異地扭動起來,就向神棍跳舞一般,很是好笑。

  天羽在笑,小不點卻感到了恐懼,「老大,他發瘋了,在用同歸於盡的黑暗禁咒!」

  「啊,禁咒?」

  天羽對這個詞有著特別敏感的反應,只怪卡佩羅給他的印象太深刻。

  「是呀,禁咒會將一個人的魔力增強一千倍,老大,一千倍呀,比得上一顆小行星爆炸的能量!施展禁咒之時,還會形成自然的魔法護罩,任何魔法與鬥氣都傷害不了他,老大,咱們還是走吧,不陪這瘋子玩啦,讓他自己去死。」

  小不點的講述讓天羽下意識伸了伸舌頭,但他可一點也不害怕,一拍胸膛,懶懶地自語道:「他奶奶的,總是用這一招,真沒有職業道德!小不點,看我的!」

  天羽不會傻得用魔法去試驗,但從新宇宙回來的他已經大大的不同,身形一晃,百變金剛回復了機甲戰鬥形態。

  手一抬,熱能槍滑入了手中,一發熱能彈射了出去,不行!

  腳一提,激光炮發射而出,還是不成功!

  機甲少年毫不停頓,肩一抖,微型魚雷拖著長長的尾巴直撲獵物,轟得一聲巨響,大主教的護罩終於出現了幾絲裂痕。

  「哇!老大,你身上到底有多少武器,王小二這傢伙不會把一艘戰艦都移植到你身上來了吧?」

  小不點看得眼花繚亂,很是妒忌,可惜他身子太小,連一把激光槍也放不下。

  「嘿、嘿……」

  天羽得意一笑,又用上了最強的武器粒子光。

  「轟——」

  無堅不摧的粒子光束從天羽胸口迸射而出,雖然不像堡壘戰艦那樣充斥空間,但也無比燦爛。

  一聲悶響,魔法護罩的裂痕果然加大,但黑暗禁咒也算名不虛傳,天羽這連串的火力後,護罩竟然沒有被打碎。

  「老大,糟啦,禁咒快完成了,咱們還是逃吧!」

  禁咒護罩的厲害讓天羽也很是佩服,而黑暗大主教的瘋狂更讓人心驚,難怪小不點已經有了有多遠逃多遠的打算。

  「別怕,看老大我的!」

  天羽還不認輸,手腕再一抖,那把似乎已經派不上用場的合金匕首滑入手中,五指一緊,機甲少年竟然邁開大步,手持匕首衝向了黑暗大主教。

  他想幹什麼?難道想用一把破匕首去破禁咒?這也太瘋狂了吧!

  天羽就是天羽,再不可思議的事也可能在他身上發生,探測了一番自己的新火力後,基本滿意的他又開始探測起最後的原始武器了。

  走到護罩之前,他對準先前打出的裂痕,匕首飛快地一刺而入——啊,真的刺進去了,雖然有點慢,但還是一寸一寸地剖開了禁咒護罩。

  小不點的下巴已差點掉地,四手一動把自己的嘴巴合攏,小螞蟻下意識飛到近前,仔細觀看起來。

  匕首閃爍的古武之光說明了一切,天羽把天魔氣融入了匕首中,而且還用上了古武念力,念力這玩意兒竟然是魔法的剋星,再加上先前一連串火力的幫助,傳說中牢不可破的禁咒護罩就這樣被破了!

  冷兵器就像割鐵板一樣,緩緩切割出了一個小洞,小不點一下就看到內裡的黑暗大主教。

  瘋狂的大主教正在極速念動咒語,五官流血的傢伙眼中閃動著恐怖的幽光,那無聲的語言好似在說一句話:來不及了,本座馬上就要送你們下地獄,嘎、嘎……

  小不點見狀,腦海轟的一聲一片空白,連逃跑的力氣也生不出。

  費盡千辛萬苦,天羽只是在護罩上弄出一個小孔,但卻再沒有時間給他繼續切割,一切就將在三秒後化為烏有。

  小不點眼神一跳,只見老大突然變成一股青煙小孔內鑽了進去,再一眨眼,活生生的老大已經身在護罩之內,最後一秒,老大的鐵手已經鎖住了大主教的咽喉,讓大主教的禁咒在最後剎那功虧一簣。

  「嗚……」

  大主教拼盡全力,但也念不出咒語,整個身體迅速膨脹起來,禁咒的反噬剎那間就讓他變成了——氣球!

  「住手!」

  就在這時,一大群黑暗大主教氣勢洶洶衝了過來,後面還跟著成千上萬的不死大軍。

  「哈、哈……」

  天羽手一揚,就將人體氣球扔了過去,壞心眼兒的傢伙同時偷偷在主教身上戳了一下。片刻之後,就在教士們七手八腳接住主教之時,突然,轟的一聲巨響,幾十個黑暗教士就被人體炸彈炸成了冤魂。

  血霧還在空中飄蕩,爆炸的餘波依然餘音未盡,但現場卻陷入了突然而生的死寂之中。

  萬千不死戰士呆呆地看著傲然而立的一人一蟻,大腦的反應拒絕看到的事實,一個黑暗大主教竟然以這樣的方式被殺了,這……怎麼可能?幻覺,一定是幻覺!

  狂風一吹,血腥四處瀰漫,不死族最喜歡的味道鑽入了他們鼻中,把他們自欺欺人的念頭一下子打散。

  天啦!不是幻覺,一切都是真的,大主教再不是無敵的代名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