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甲銷魂 [第四卷 再續魔緣]:012.第12章◆金之骨(1)


第12章◆金之骨(1)

  「老大、老大……」

  小不點不打招呼就衝了進來,對於床上三條肉蟲,它倒沒有感覺,視如不見急聲道:「老大,我感應到了,快,教皇要回來啦!」

  久等的消息終於出現,一男二女同時赤身跳了起來,雖然有第四者在場,但女吸血鬼卻不在意,自然而然地迅速穿好了透明的性感戰衣。

  「全面啟動,快——」

  教皇的厲害讓空氣壓力倍增,吸血女王用盡全力,也止不住聲音的緊張。

  「女王,不要太急,咱們的計劃萬無一失!」

  天羽是現場最冷靜的人物,手一揮,代替吸血女王下達了命令。

  幾百黑盟高手嗖得一聲隱入了暗處,只剩下天羽化身的大主教站在了蜂巢空地上。

  小不點又一次鑽入了老大手臂,它的聲音直接在天羽腦海迴響,「老大,越來越近了,我已經聽到鬼船引擎的聲音。」

  小螞蟻話音未落,虛無的空間已然好似波浪翻滾,剎那之間,天地萬物都發生了扭曲,直到一艘鬼船從虛無中憑空出現,空間才回復了正常。

  一身黑暗氣息的假主教天羽乖乖下跪,「恭迎教皇陛下!」

  「咦,多納,你怎麼知道本座從這兒回來?多尼他們呢?」

  鬼船落地,教皇帶著十餘個黑暗大主教出現在艙門口,不過他卻沒有立刻走下來,而是疑惑地左右環視了一圈。

  「啟稟教皇,我只是湊巧在這兒巡視!」

  假多納沙啞著嗓子,把黑暗大主教的陰森演繹的惟妙惟肖,然後繼續道:「前幾天出現了奇怪的敵人偷襲,所以現在蜂巢四周都有咱們的人分散防守。」

  「奇怪的敵人?」

  教皇陰沉的眼珠子轉了幾圈,下意識喃喃自語道:「這些傢伙果然跑到這兒來了,哼,自投羅網。」

  這時,一個大主教悄聲對教皇道:「陛下,我剛才已經探測過了,四周沒有魔法殺氣。」

  「嗯,一半人跟本座下船,其餘的就呆在船裡,隨時小心監視。」

  小心的教皇終於走下了鬼船,雙腳剛剛落地,他滿意地問道:「多納,吸血女王這陣子有什麼異常情況沒有?」

  「有,她想——殺你!」

  彎腰駝背的多納大主教突然站直了身形,語出驚人,一下就讓教皇大驚失色。

  天羽如此「老實」教皇等人豈有不明白的道理,但也有疑惑的地方,憑教皇的力量,再加上十餘個大主教,還有上千高級教士,幾艘鬼船,這股力量雖然說不上橫掃魔幻星,但說不可抵擋也不在話下,天羽憑什麼這麼自信?

  「轟——」

  幾乎就在天羽暴露真相的同一剎那,大地突然爆炸了!

  大地爆炸了?大地真得爆炸了,而且還是不一般的爆炸!

  「啊——第一聲慘叫後,不到三秒鐘,無數的生命已在火光中化為了灰燼,以黑暗主教們的力量,竟然也擋不住爆炸的波浪!

  「哈、哈……」

  教皇飛得最高,逃得最快,可是不可思議的爆炸巨浪一湧,還是把他捲了進去,看得天羽是無比得意又暗自咂舌。

  「轟……」

  就在教皇被煙火吞沒的剎那,正想升空的鬼盜船竟然也在爆炸中散架,四飛的船體還未落地,又被連綿的震波化為了碎粉!

  「哇,主人,這魔晶炸彈好可怕,你是怎麼造出來得?」

  尼卡用力吞了吞口水,這才讓自己的神志清醒了一點點,她雖然是伏擊者之一,但卻也感到陣陣恐懼從心中升起。

  天羽其實也沒有料到,自己仿製的「王小二版魔晶炸彈」竟這麼強大,機甲少年一邊對王小二的天才大為佩服,一邊又忍不住暗自歎息,可惜以後再也造不出這樣的炸彈了,因為他已把蜂巢所有的庫存魔晶都埋在了地下,這才形成了這完完全全超乎想像的一幕!

  教廷的核心人物幾乎在一瞬間毀滅,比禁咒還強大數倍的力量驚呆了整個魔幻星,直到鬼船爆炸,吸血女王等人才轟然回魂,勝利的吸血鬼卻緊接著大驚失色。

  「啊,不好!快退!」

  一座魔晶山製成的炸彈威力有多大,已經不能用具體數字來形容,天羽只知道當爆炸的餘波湧過來時,就連他與吸血女王也站立不穩。

  一連串悶響的蜂巢內炸開,一些反應不夠迅速的骷髏戰士身形一拋,瞬間就炸成了一堆爛骨頭。

  「轟——」

  爆炸的餘波四方洶湧而去,大地片刻間就佈滿了蛛網般的裂痕,一座座精心打造的蜂巢前赴後繼的轟然倒塌。

  「天羽,你到底幹了什麼,要毀了這兒嗎?」

  亂了,整個混沌星瞬間全亂了,血腥與慘叫已不是一片片,而是充斥天地,迴盪不休,人潮拚命逃跑,不時又被倒塌的蜂巢壓死。

  「我……我也不知道會是這樣!」

  天羽不負責任的攤了攤雙手,同時一個飛身躲開了一塊巨大的山石。

  「唉……逃命吧!」

  如果不是關係特殊,吸血女王一定會把天羽的血吸光,此刻卻只能歎息著凌空而起,吸血鬼的雙翅一振,迅速逃跑起來。

  尼卡一臉灰塵衝到了天羽身旁,忠心不二的她下意識小聲問道:「主人,是不是有什麼新計劃,要尼卡做什麼?」

  「嗚……」

  天羽真有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感覺,哭笑不得的他抱起尼卡,利用機甲功能飛身追上了女王,同時以兩女都能聽到的聲調,無比認真地說:「一切都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