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甲銷魂 [第四卷 再續魔緣]:018.第18章◆浴池慾火(3)


第18章◆浴池慾火(3)

  按摩與冰浴又開始了,孝順的女兒更加「認真、全面」的為母后服務。

  「咦,儀兒,你的手怎麼有點粗糙?年輕女孩子也要注意保養,不然會失去男人的歡心,你看你父王,就被母后治得服服帖帖!」

  做為母親,當然要教導女兒,特別的環境,特別的心緒讓王后忘記了無聊的政治,就像天下所有母親一樣教導女兒馴夫之道。

  天羽手一抖,些微的破綻立刻消失不見,隨即奴隸回憶著美儀說話的語氣神態,惟妙惟肖地回應著王后的話語,「母后,要怎樣才能收服天羽呢,女兒在床上都不是他對手,通常要大半夜才能讓他勉強滿意。」

  「啊,那麼長時間,怎麼可能?」

  驚叫脫口而出後,王后才覺得臉兒發燒,但話題已經打開,再加上今天的「美儀」特別主動,王后的思緒也奇怪地被帶動了。

  「母后,他真要那麼長時間,而且那玩意兒足足有……」

  美儀越說越興奮,越說越放肆,說得王后渾身發紅,急忙開口打斷女兒,斥責道:「儀兒,你別胡說八道,太放肆了!讓人聽到了,咱們亞平公國的臉面怎麼放?」

  挨了罵的美儀果然不敢再放肆,不過嘴裡卻不滿地嘀咕道:「人家又沒有說謊,真有這麼長,這麼粗嘛!」

  說話的同時,美儀還用兩手比劃了一下。

  「嗯!」

  王后心火一冒,不知是氣還是熱,重重地哼了一聲,然後怒聲罵道:「儀兒,你太不像話了,母后以前教你的王室禮儀到哪裡去了,我真後悔讓你跟天羽咱一起,他完全把你帶壞了!」

  王后是越說越氣,尤其是忍不住看了一眼美儀比出的大小長短後,她更是氣得渾身發抖,一把推開了美儀討好的手腕,以母親與王后的雙重威嚴道:「你出去仔細冷靜一下,母后想一個人待會兒!」

  「是!」

  天羽心中那個後悔呀,怪就怪自己心太急,一時急進觸動了王后的心理底限!

  唉……果然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自己連王后身體最誘人的地方也沒看清楚!

  美儀出去反思己過去了,怒氣沖沖次的王后緊繃的身子這才一軟,帶著莫明的燥熱,她滑入了池水,整個人都沉入水中,久久也沒有起來,只見水面的波紋一直在翻滾,忽大忽小的水花將慾望詮釋得無比準確。

  「哎呀!」

  這時,浴池房門一開,手捧鮮花的美儀樂滋滋地走了進了。

  「母后,你看這些花瓣好漂亮,來,我給你灑上。」

  一瓣瓣鮮花從少女手中飛出,忽悠忽悠飄落水面,頓時滿室花香,好不怡人。

  王后仔細看了美儀的眼眸一下,沒有從女兒臉上看到半點委屈與不滿,她不由對女兒的大度大為歡喜,自己的一點尷尬也消失不見。

  「儀兒,先前那種話,以後不要再說了,知道嗎?」

  王后以母親的身份原諒了女兒的無禮,而美儀卻一頭霧水,傻傻地眨了眨眼,腦海浮現的是她出門採花前的曖昧語氣。

  想到這兒,美儀自我認定了原因,順著母親語氣道:「好,女兒記得了!」

  母女倆不會有隔夜仇,一會兒的沉默過後,柔順乖巧的美儀主動打破了沉默,母女二人很快就親密談笑起來。

  美儀果然無比聽話,言談舉止又變得與以往一般,溫柔有禮,輕言淺笑,十足地母親眼中的好女兒。

  王后一邊滿意地看著自己教育出的完美公主,一邊又忍不住道:「儀兒,再給母后掐一下腳,就用先前的力度。」

  「嗯!」

  美儀又發愣了,一邊本能地為母親按摩雙腿,一邊在心中連連思忖,母親怎麼這麼奇怪,自己先前並沒有給她按摩腳呀?

  「儀兒,力度部隊,唉……你的技術怎麼一下子丟了這麼多?」

  王后連連的疑問讓美儀整個人一抖,聰明的少女想到了唯一的可能,小巧的鼻翼一皺,她竟然好似小狗一樣在空氣裡嗅了一圈,果然嗅出了第三者的味道!

  「哇,9173同學回來啦——」

  魔法學院一片歡呼,傳說中的最強學子代號9173竟然又回到了母校,從第一個學員發現了天羽,到整個學院群情激昂,前後也不到十分鐘。

  「9173同學,聽說你與聖魔導師語氣修煉去了……」

  「9173同學,你打敗黑盟,誅除邪惡,教皇黑暗怪物的事都是真的嗎?」

  「9173同學,你與閃電騎士是什麼關係……」

  若干同學對天羽半彎身形,英雄——尤其是打敗黑盟的英雄總是值得劍士、魔法師們無限崇拜。

  「哇,9173同學果然與傳說中一樣帥……」

  「不,比傳說中還帥,又英偉不凡,簡直就是我的白馬王子……」

  「咯、咯……他看了我一眼耶,好像今晚與他約會呀!」

  能說出這等花癡語言,當然是一群整天做白日夢的女學員,相比男生時英雄崇拜,女生對白馬王子的浪漫情懷更加狂熱,發亮的眼光似乎要把天羽當場融化,分而食之!

  如此大的「騷亂」自然要引起魔導師們的注意,正當天羽被吹捧得神乎其神,好似已成魔幻星第一高手時,資格最老的弗格森終於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