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甲銷魂 [第四卷 再續魔緣]:019.第19章◆浴池慾火(4)


第19章◆浴池慾火(4)

  老得五官差點被呼吸淹沒的弗格森手中的長魔杖輕輕一點地,一團光華猛然杖塵炸開,所有圍觀學員不得不灰頭土臉,急急溜走。

  成功趕走不聽話的學員們後,不待天羽喘一口氣,年長恭敬的弗格森又差點讓他當場昏倒。

  「呵、呵……9173,聖魔導師沒有與你一起來嗎?你現在的魔法力不弱了吧,咱們較量一下,讓老頭子我看看聖魔導師教出來的弟子到底有多強,真想不到,短短幾個月,你竟然連教皇也能打敗……」

  汗……看著滔滔不絕的老頭子,天羽不僅冷汗狂流,眼珠一轉,正好看到匆匆而來的美儀老婆,他不由喜出望外,老遠就揮手求救,揚聲道:「美儀,想死我啦!」

  有了美儀出現,弗格森也不得不暫時壓下老而彌堅的求勝之心,任憑美儀公主笑盈盈地把光盟第一英雄帶走了。

  「老婆,這才一會兒,我打敗教皇的事兒怎麼就傳到這兒了?」

  直到這時,天羽才想起了奇怪的地方,這又不是機械文明的世界,消息傳播得也太快了點吧。

  對於天羽大言不慚的自豪語調,美儀柔柔一笑,無比柔順地輕聲道:「老公,我可聽珍妮說,是他父王把教皇打敗的,某人差點被教皇殺了呢!」

  話語微微一頓,美儀繼續用她最認真的調侃天羽道:「另外,三天不能叫一會兒吧?老公,你是不是被教皇打中腦袋了吧,要不讓本系魔法師來給你看一看?」

  「不用,不用!」

  天羽強自鎮定,臉不紅,氣不喘,盡顯自己厚臉皮的本事,心中則暗自驚歎,自己只是在神廟待了「一會兒」竟然就過了三天,看來神的地盤兒還真是夠誇張!

  情人小別勝新婚,一向溫柔有禮的美儀竟然直接把天羽帶回了自己的臥室,看得好色少年忘乎所以,張開的雙臂就向情人抱去。

  「哎喲!」

  美女是抱住了,但天羽的耳朵也落入了美儀發狠的玉手。

  變臉的少女扯著少年的耳根,以前所未有的凶相道:「你竟然對我母親做壞事,還敢偽裝成我的模樣,偷偷摸摸佔便宜!」

  「啊,老婆,我……」

  男人的第一本能就是狡辯,只要沒抓現行,就一定要打死不承認。

  「哼,別想狡辯,我在門外看得一清二楚,你這大壞蛋!」

  天羽是狡猾,可惜美儀在較量上棋高一籌,又有先天的優勢。

  「我……」

  天羽怎知美儀會是在詐自己的口風,不由苦著臉訕訕笑道:「老婆,是我不對,誰叫岳母大人與你長的那麼像,一開始我以為她是你,所以才……嘿、嘿……我保證,真的是一場誤會,後來我不是離開了嗎?」

  片刻之間,天羽的腦海已經想出無數的借口,偷腥的傢伙從中選了一條最合理的解釋道:「至於變成你的模樣,老婆,我也不想的,可不這樣,怎麼讓岳母大人下台,對吧?不然,以她王后的面子,還不把老公我的皮剝了、骨拆了!」

  不愧是狡猾無賴出名的9173同學,天羽這番解釋真的是合情合理,完美之極,可憐兮兮的眼中只差沒有說出最後一句:「老婆,我這樣都是因為太愛你,一時衝動沒看清,完全是誤會!」

  理由是那麼的完美,可惜也要美儀聽進去才會生效,臉色再變的美少女只聽到了開頭,對於後面的話語基本視作了噪音。

  「好啊,果然是你這混蛋,我殺了你……」

  汗……天羽這才知道自己上當了,意志不堅的他轉身撒腿就逃,女人發醋火可不是小事,而是這裡面還牽扯到了她的母親,自己還是先避一避風頭吧。

  河東獅吼的女人絕對比妖怪還恐怖,美儀潛能暴發,竟然?尾追了過來,二人一逃一追,掀起了一路的笑聲,為魔法學院又憑添了一道風景線。

  「師娘救命,院長,快攔住美儀……」

  天羽運氣還真不錯,走投無路時正好看見了天青竹與寧綺。

  寧綺一皺眉,就欲上前斥責不像話的一對兒,天羽當然是求之不得,美儀在小姨面前,自然不敢再胡鬧,眼看機甲少年悲淒的人生就要結束,不料魔門教母偏偏不放過她。

  天青竹突兀地攔住了寧綺的手腕,魔女本性讓她頭頂好似長出了惡魔的雙角,「他們小兩口這是在打情罵俏,咱們就不要在這兒當電燈泡了,走吧,讓他們鬧吧!」

  寧綺與天青竹就這樣走了,天羽不僅沒有找到救星,反而讓美儀藉機出現在他身後。

  「啊——」

  一聲無比淒厲的慘叫過後,偷腥犯怒的男人終於受到了應得的懲罰,那連綿的慘叫與揮舞的拳影,讓遠近的男人同時一抖,下意識對女兒生出恐懼的意念。

  很快地,鼻青臉腫的魔門教主見到了自己的四千八百名弟子,尋常弟子對教主的尊容雖然豪氣,但也不敢多問,偏偏王小二不夠聰明。

  「老大,你誒誰打了,告訴兄弟們,讓大家給你報仇!哼,敢打咱們的老大,翻了天啦!」

  「噗嗤!」

  一旁的美儀強忍笑意,天青竹與寧綺姐妹卻是無所顧忌,笑得天魔教主光輝的身形直線縮水。

  乾咳兩聲後,天羽以歡喜的語調道:「小二,不愧是我的好兄弟,不過我這傷是與教皇戰鬥時受得,教皇已經完蛋了,你們要打他,可以到地獄去,呵、呵……」

  幾千弟子聽得肅然起敬,情不自禁想像著教主的英雄形象,而眾女卻是互翻白眼,暗自佩服天羽瞎掰的能力。

  王后見到天羽後,心情是特別的好,悄悄往後一退,走到女兒身邊,以母女二人才能聽到的聲調好奇加責怪道:「儀兒,你怎麼把他打成這樣,小夫妻嬉鬧也不能這麼瘋呀,下次可不准這麼粗魯了!」

  「是!」

  美儀回答的有氣無力,而且還哭笑不得,自己幫母親出頭,反過來卻被她責罵,唉……這啞巴虧真是吃定了!

  念及此處,美少女對天羽更是恨到牙癢,今晚,天羽注定又要遭受打擊報復。

  珍妮與麗娜都已離開,楊家姐妹如果知道了真相,恐怕會更加發瘋!唉……沒有人可以救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