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甲銷魂 [第四卷 再續魔緣]:024.第24章◆騙歡遊戲(4)


第24章◆騙歡遊戲(4)

  「母后,別亂動,放心吧,神沒有男女之別,也沒有世間慾望!」

  美儀這是舊話重提,但效果卻大大的不同,正在掙扎的王后立刻心弦變化,選擇了相信女兒。

  嗯,果然是這樣,自己就讓神繼續修煉下去吧,只要保護好禁地就行!

  光華中的神棍偷偷地笑了,幾天的辛苦,他早已把一縷野性植入了王后心中,此刻就是在等待,等待野性暴發的剎那!

  神高尚的大手揉動著豐腴多肉的香肩,然後兩邊一滑在乳緣上一滑而過,王後本以為神會禮貌地迴避雙峰,不料,神這一次卻顯得有點蠻橫霸道。

  五指一回,大手竟然直接托在了王后雙峰下端,掌心一抬,兩團微妙的美乳被神高高抬起。

  「喔!」

  羞叫脫口而出,同時一縷刺激猛然在王后腦海炸開。

  糟啦,雙峰失守了,不能再繼續下去了,絕不能!

  王后心海雖然連連自我警惕,但意志卻反而越來越弱,當神的掌心內一道火熱透乳房而入時,她雙峰立刻漲得高高挺起,那乳尖更是隔衣凸出了清晰的痕跡,讓神的雙指一下就找準了對象。

  「神之子民放開你的心懷,本神正在為你打通最危險的經脈。」

  神一向言簡意賅,也可以說是沒頭沒尾,這樣才能保持在世人心中的神秘,好在美儀能在一旁仔細解釋。

  「母后,最後的經脈連通胸前與小腹,神如果直接衝擊,你的身體會受不了,必須讓你氣血沸騰這才能順利成功。」

  王后的玉臉已羞躁得一片通紅,強人跳離的衝動問道:「儀兒,可不……可以停下來呀,母后不練了!」

  美儀一邊壓著母親的雙肩,一邊凝聲斷然道:「不行!母后,這時收功,不僅你會經脈大亂走火入魔,就連神也會大手傷害。」

  一聽說神也會受傷害,王后的信仰再次發揮作用,飄飄悠悠的心靈暗自盤旋道:「算啦,忍一忍吧,自己怎麼能褻瀆神靈呢,神怎麼會有壞心眼兒呢,都是自己意志不夠,你看儀兒多坦然。」

  皇后剛想到這兒,美儀正好道:「母后,不用害羞,女兒當初也是這樣接受神力的!」

  「哦!」

  悠長歎息之中,王后的快感一下沒有了阻礙,美婦人體內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每一滴血液都在沸騰,一旦敞開了心懷,她這才猛然發覺——神揉乳的技術真是厲害!她從來沒有想過,原來自己的雙峰如此敏感!

  無處不至的神手揉遍了王后身體每一寸肌膚,揉得豐盈美婦雙峰怒突,兩點漲紅,飽滿的乳肉顫抖怒吼,總是想衝破男人五指的包圍。

  沿著乳沿一番滑動後,神的按摩終於向下滑動,滑過腰肢,滑過腹部,很快接近了最後的禁區。

  「咯?!」

  王后的心弦又繃緊了,因為神竟然輕輕一推,把她由盤坐變成了平躺,羞人的姿勢正好方便了兩腿指尖的入侵。

  「唔……不能,再不能繼續,絕對不能,到這兒已經很過分!」

  王后又開始天人交戰,可惜直到神滾燙的手掌在她微微隆起的桃源之上,她反抗的聲音也只能在心間徘徊。

  美妙的部位盡在掌控之下,神棍色狼不由心中大喜,掌心向下一壓,盡力感受著成熟婦人的豐腴飽滿,緊接著手指一緊,指尖挑動,王后的禁地很快就變成了潤澤誘人。

  男人的呼吸如火如荼,女人的情慾幽香四溢,在這特定的空間,特定的時間內,一場迷離來的是無所顧忌。

  「啊,不!」

  王后終於發出了驚叫聲,神失控的指尖似乎已經刺破了衣衫,如此場景,她怎會還不明白?

  某個神棍玩得興起,不料,一時魯莽卻導致功虧一簣,一愣之下心神大亂,繞體的雲霧突然一散,現出了真兇的面目。

  「啊,天羽,是你!」

  王后的怒氣一下衝上了頭頂,橫目一瞪,同時瞪著色狼與女兒,很是震驚道:「怎麼會是你,你……你們!」

  事已至此,奸計已經被識破,美儀嚇得是六神無主,而天羽則一咬牙,慾火焚身讓他如箭在弦,況且這種時刻也絕不是當君子的時候。

  手一揮,剛剛站起來的憤怒王后又被一把掀倒,男人更趁機壓了上去,口手齊上,十八般武藝紛紛出籠。

  「天羽,你……放手,啊……」

  先前的快感還在體內流動,天羽突然的猛烈就像奇異狂風暴雨,非但沒有熄滅慾火,反而讓慾海波浪咆哮。

  王后在掙扎,但反抗卻越來越無力,當看清身上男人是誰時,她竟然無比羞澀的感覺,她內心的驚懼早已消失,有的只是一種虛假無力,沒有後力的怒氣。

  臭小子這樣騙自己,太氣人了!可是……自己內心好像並不排斥,反而一種放縱的快感,刺激的衝動,以及連王后自己也不敢正視的久久期待,喔……天啦,下面已經濕透啦!

  天羽與王后在地上翻滾起來,機甲少年沒有用自己花樣繁多的招式,絕色美婦也忘記了自己是一個魔力高深的魔法師,一男一女竟然就像小孩般扭打起來。

  幾天的「功夫」果然沒有白下,扭打之中,二人的呼吸早已變質,美儀心中的驚慌也變成了竊笑。

  天羽一時不能得手,突然咬著王后耳垂道:「好姐姐,你忘了嗎,微妙在水晶的空間裡時……」

  一連串的誘惑話語勾起了熟婦美人的記憶,王后玉體一楞,完美的防守終於在羞澀中出現了破綻。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深明此理的少年對準破綻一鋌而入,男人的慾望準確地找到了歸屬,王后雖然還穿著衣裙,但卻突然發出了悠長的「悲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