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甲銷魂 [第四卷 再續魔緣]:032.第32章◆又是條件


第32章◆又是條件

  「父王,既然是世界末日,就讓我留在你們身邊吧!再說了,我也沒有地方逃呀!」

  就在這時,矮人族精巧的通話器一亮,幻影魔法從鏡子裡出現,守宮門的士兵大聲稟報道:「大王,精靈公主與巫女公主求見。」

  「啊!」

  詹妮小巧的身子從地上蹦了起來,回嗔作喜作喜的她一看到好姐妹的身影,心情一下好了許多。

  矮人王與王后也神色大動,互相對視了一眼,王后更悄聲問道:「是他嗎?」

  矮人王凝視著鏡子裡那個好奇四望的少年一眼,眼中浮現得是復複雜的光芒,喃喃自語道:「應該就是他,預言裡說的那個既為魔幻星帶來毀滅,也帶來新生的異星少年!」

  天羽進入了矮人族特有的大殿——一座高的讓他覺得自己像螞蟻一樣的大殿,踏上台階的第一剎那,天羽就再也感覺不到自己與矮人族身高的區別,因為相比這座矮人王宮,天羽衝出來的詹妮異樣,都是那麼渺小!

  矮人族的豪爽真是非同一般,天羽進入皇宮前不到半小時,一場盛大的宴會已經把他淹沒其中。

  歌聲飄蕩,妙舞盤旋,即使是普通的矮人少女,竟然也能利用精巧耳朵器具,在空中做出各種絕世的舞姿,再加上天生的小巧輕盈,真是別具風情。

  天羽還未從美的震撼中清醒,矮人王已經突兀地來到了他面前,鬍子一翹豪聲道:「小伙子們,來,乾一杯!」

  「嗯,好、好!」

  機甲少年一愣,本能地與矮人王碰了一杯,隨即不由心中暗自叫苦,這矮人族個頭小,可這酒量卻是絕對的大,就連面前的「酒杯」也好似人類的酒杯。

  天羽還在發愣,麗娜寂寞暗地裡一戳天羽腰部,然後悄聲提醒道:「臭小子,不把這酒喝光,就是不給矮人面子,小心咱們出不了這王宮。」

  黑公主話語雖然有幾分誇大,但不擅酒量的天羽還是感受到來四周氣氛的異樣,尷尬地呵呵一笑,然後閉著眼一仰脖,強行把一大瓶酒倒入了嘴中。

  「咦,小伙子看不出酒量這麼好!咱們矮人與朋友喝酒,第一杯從不多喝,哈、哈……你真是太客氣了!」

  矮人王邊說邊輕輕小酌了一口,然後眼帶笑意道:「來人呀,給天先生滿上,這一杯本王陪他幹完。」

  「呵、呵……」

  天羽也在笑,笑得那是比哭還難看,別看他力量高深莫測,但這酒量卻一眼就到底,渾身難受的他怒氣沖沖瞪著珍妮,只差沒有大吼了。

  黑公主無辜地眨了眨眼,就像純真的小媳婦受了委屈般小聲道:「大家……也是……猜得,哪知道會猜錯!」

  話到中途,黑妞眼珠一轉,對著遠處揮手道:「誒,詹妮在叫我,我過去了!」

  黑公主丟下天羽一個逃走了,矮人王興奮地拉著天羽連干了三大杯,然後突然道:「天先生,不知你的魔晶戰艦造得如何了?嗯,就是你們說得鬼盜船。」

  天羽的身份在魔幻星早已不是秘密,他與神的特殊關係也廣為人知,但矮人王這麼直接的一間,還是讓他一時間不知該怎麼回答。

  「還……還行吧!」

  「哈、哈……還行?就黑盟那點偷學我族的技術,也叫行,笑死我啦!」

  矮人王話語一轉,熱情地搭著天羽肩背道:「我知道你來矮人星,是想得到我族造魔晶船的最高技術,行,沒問題!只要我派工匠出馬,保證給你造出真正的魔法船,你的那些小孩的玩具就丟了吧,哈、哈……」

  「唏!」

  天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在新宇宙縱橫無敵的鬼盜船竟然被人批評成了「玩具」一想到這兒,機甲少年的心靈立刻怦怦亂跳,如果真得到矮人族最好的工匠幫助,不知道「鬼盜船」的威力會上升到什麼地方,能與堡壘級的機艦正面抗衡嗎?

  天羽越想眼睛越亮,人類的貪婪在目光中無比灼熱,他雖然是被矮人王誤會了,但卻十分樂意這誤會繼續下去,並順勢恭維道:「我知道矮人是天生的大師(奇*書*網^.^整*理*提*供),而且還是最無敵的勇者,就是不知道矮人王能不能支持我,呵、呵……」

  「行呀!沒問題,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就成!」

  矮人王似乎是喝多了酒,又似乎特別的誠懇,想也未想就重重點頭,讓天羽幾乎懷疑自己又出現了幻聽。

  條件?又是條件!相似的歷史再次上演,只不過由自然幽雅的精靈星換到了鬼斧神工的矮人星上。

  熟悉的口吻,熟悉的感覺竄入了天羽腦海,他不由自主抬眼看向了遠離人群的巫女安吉,望著對方神秘而美麗的倩影,他不由暗自猜測,這一次自己又會遇上神秘「條件」呢?要還是那種好事就太美妙了,嘿、嘿……

  就連天羽自己也覺得自己的想法有點過於貪婪荒謬,不料,也許他真是成了上天的寵兒,矮人王凝重而認真的手指一揮,牽引著天羽的目光一轉,最後目光一定,落在了人潮之中的矮人公主詹妮身上。

  「天羽,我的條件就是你帶走詹妮,保證她的平安,而我立刻派出本族最好的工匠到魔法學院,助你在最短時間內,打造出最好的真正的魔法戰艦。」

  「一言為定!」

  人類與矮人的手掌緊緊握在了一起,不可思議的協議就這樣發生。

  第二天,當天羽等人出發時,隊伍中果然多出了袖珍美女詹妮,矮人公主雙目哭得像桃子一樣,雖然不捨不願,不過還是離開了矮人王宮。

  「麗娜,你說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奧妙我不知道?」

  機甲少年酒醒了,雖然佔了天大的便宜,但他卻心中發虛,又找不出問題所在,一雙疑惑的眼神不由自主在安心與詹妮身上轉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