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甲銷魂 [第四卷 再續魔緣]:037.第37章◆絕色(1)


第37章◆絕色(1)

  火不需要念動任何咒語,時空已在他身邊飛速消失,與此同時,那道把魔幻星與新宇宙完全隔開的屏障轟得一聲炸成了粉碎,也轟得一聲把新宇宙炸得瑟瑟發抖!

  「喂,我要怎麼把師娘救活呀?」

  天羽可不想就這樣讓火「回家」飛身就想追上去,意念剛動,一串從未有過的「知識」立刻在他心中憑空突現,讓回復肉身的天羽是又喜又愁。

  眾女都能復活,他自然歡喜無限,但一想到神所講的方法,天羽不由陷入了「性福」的煩愁之中。

  唉……竟然要用天魔雙修之法才能把靈智喚醒,不然只會重生一句行屍走肉,嘿、嘿……自己不是在做夢吧?

  師娘的絕色一下穿進了心海,天羽心中那一點點虛偽的道德立刻化為了輕煙,與此同時,少年好色的慾望終於想起起了其他人。

  嗯,除了師娘外,還有幾個美少女,以及……呼,精靈女王與那冷艷的巫女安心,嘎、嘎……世界太美好啦!

  「咯?!」

  世界並不全是沒好,天羽的慾望再一深想,突然被一刀斬斷,渾身頓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除了大小美女外,還與哦黑盟大元首,以及矮人王、巨人王等幾個雄性動物,自己怎麼救?

  咦……好噁心!不干、不干……

  天羽從心到身都在發汗,要他與男人雙修……死也不幹,但不救的話,幾個美少女肯定不會放過自己,嗯,先不管,把他們的生命烙印放在一邊,改天再說。

  天羽手一揚,屬於神的力量讓他找到了天青竹的生命烙印,力量一湧,金色成骨,血色成肉,木色成靈,火色成心,黃色成力,他竟然又造出了一具神之身體。

  望著雲環霧繞的師娘身體,天羽滿意地笑了,神廟內濃厚的力量元素讓他取之不盡,靈機一動下竟然用上了神重生的方法,天青竹的身體之光雖然比他要弱許多,但也確實是屬於神之體質。

  天羽飄浮於神廟空間之內,望著四周起伏的力量之雲,他雙手不由急速揮動起來。

  沒多久,寧綺重生了,麗娜也重生了,珍妮緊接著重生,一個個美少女彷彿從虛無中走出,然後是精靈女王與巫女王。

  每一個人體的重生,神廟奶的雲霧就會淡上幾分,當巫女王安心緩緩落在地板上時,玩得興起的天羽突然發覺,神廟內已是一片空曠清晰。

  汗……原來自己的瘋狂已將神遺留的力量消耗得精光。

  神之雲霧消散一空,旖旎的春色卻洶湧而來,慾望的浪花一卷,就將孤峰之頂的神廟變成了另一個模樣。

  一大堆絕色美女橫陳在地,天羽的腳步卻沒有半點遲疑,不是因為師娘比雨絲沒多少,雖然師娘確實美得令人窒息,而是因為天羽的內心深處,一直都有一個魂牽夢縈的唯美理想,那就是要讓師娘成為自己心愛的女人!

  呼……禁忌的力量永遠無敵,禁忌的狂風呼嘯而來,盤旋不去。

  天青竹完美成熟的身子平躺在地,天羽輕輕一壓,好似躺在了雲堆之上,激動的唇舌一開,他不由自主地咬住了雲堆之頂的兩抹鮮紅。

  此刻的天青竹雖然沒有思想,但那驚人的美艷還是讓天羽手足發緊,大手五指一動,層層乳浪淹沒了少年隊目光。

  「呃……」

  近似呻吟一般的喘息在天羽唇邊迴盪,鮮紅雖美,他還是毅然鬆口,然後順著柔膩的肌膚向上划動,劃過精美的肩窩,劃過修長的脖子,最後,男人火熱的唇舌終於來到了師娘豐潤的朱唇邊。

  意念在這剎那出現了猶豫,天羽很想先喚醒師娘,但又怕享受不到如此香吻,少年火熱的心靈一亂,顫抖的大口還是重重壓在了朱唇之上。

  嘿、嘿……先把生米煮成熟飯再說!

  紅舌輕柔而又堅定,緩緩撬開了沒有意識的檀口,少年有力的紅舌一頂,終於頂開了師娘的銀牙,一股絕美的幽香瞬間撲來,美得天羽渾身好似抽搐一般。

  啊,這就是師娘的吻,自己終於親到師娘的小嘴了!

  極度的激動讓天羽很想虔誠地跪拜蒼天,夙願的意外實現讓他雙目一片紅潤,朝聖般強自壓下了狂熱的激情,一點一點就似愛護珠玉般探尋著天青竹的檀口玉唇。

  「嗯……」

  香澤被勾起,香唇被挑動,天羽一寸一寸的品嚐著師娘的滋味,也許是生理的本能,也許是神之力量從口中流入了天青竹體內,古武佳人竟然發出了細微的呻吟,香舌也在朦朧中開始反捲,無意間與壞小子是相偎相依!「轟——」

  師娘香舌彈動的第一剎那,少年的自制力就像炸彈般化為了碎片,溫情化為了激情,狂野的力量終於掙脫了束縛,他兩腿一屈,男人的慾望如有眼目般,在黑暗中準確地向前一頂……

  心靈還未甦醒,但肉體的本能已開始起伏,對於天羽氣息的熟悉,讓朦朧呻吟道天青竹忘情迎合,一時間,秀髮廢物,緋色纏綿,破體而入的快感就像雲霧勾動了地火。

  迷人的嬌喘先還有如珠滾玉盤,清脆而平靜,片刻之後,已好似雨打芭蕉,連綿而動聽,到最後,男人女人的身體卻好似被狂風吹捲,被暴雨淋頭……

  「呀!」

  一聲滿足的尖叫後,天青竹眼中的光芒終於打開,深邃的目光一亮,一眼就看到了天羽那興奮猶存,但卻有點忐忑不安的眼神。

  「咯、咯……」

  魔門從來不是循規蹈矩的地方,天青竹感受著徒弟的慾望還在她體內脈動,她不由風情萬種橫了傻小子一眼,然後說出了讓天羽驚喜得好似傻瓜一樣的話語。

  「唉……師娘還是落進徒弟手裡啦!嗯……我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到,看你平時的眼神就明白,咯、咯……來,讓師娘看看你的雙修功法到底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