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甲銷魂 [第五卷 魔幻大帝]:002.第02章◆反擊


第02章◆反擊

  舊聯邦難得派出大軍,準備一次剿滅海盜,不料隕石密佈的死亡星域地帶卻讓正規軍吃盡苦頭,海盜艦隊裡雖然沒有出現一艘鬼船,但依然用遠古傳下來的麻雀戰打得舊聯邦焦頭爛額。

  政客們最後一合計,終於還是決定吃一次啞巴虧,為了大局,他們又虎頭蛇尾地撤軍了。

  變化就在這一刻發生,正規軍一退,海盜竟然咬著不放,趁機打了舊聯邦一個措手不及,宇宙史上最大的笑話就此正式誕生。

  堂堂正規軍竟然被烏合之眾打得落花流水,傷之慘重;不僅如此,在舊聯邦邊境幾個重要星球,又一支打著閃電標幟的海盜軍隊竟然閃電般降臨,一番大肆洗掠後,捲土而去。

  「打,給我打,不計一切代價,都要把元兇揪出來——」

  舊聯邦議會的聲音從未有過的整齊,因為太空海盜猖狂的行為已經損害了所有人的利益,同時也讓一干政客暗自懷疑。

  怪了,海盜怎會突然與正規軍徹底撕破臉?難道是某個勢力在背後指使?

  一想到這兒,所有議員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心中同時也多了一個心眼兒。

  舊聯邦主力艦隊終於出擊,但海盜仍然靠著超乎想像的「閃電戰術」四處肆虐,讓整個宇宙都瀰漫在一片懷疑之中,直到……

  「搶光所有的物資,兄弟們,上呀——」

  舊聯邦又一個軍備基地被海盜打開,呼嘯如風的海盜一貫性地開始了掃蕩。

  突然,天空浮起一大片黑影,守候已久的正規軍終於逮住了機會,急急地從最近的星球四面飛撲而來。

  「嘩——」

  海盜們立刻丟下所有物資轉身就逃,在舊聯邦既將形成包圍圈之前,這一支海盜小隊又靠著靈巧迅速以及超人的航船技術逃了出去。

  圍逮再一次無功而返,但舊聯邦上下卻是暗中精神大振,通過星球密佈的監視儀,他們終於看到了海盜船指揮船窗浮現的人影。

  真相大白了!

  原來那不是什麼海盜軍團,而死新聯邦楊家艦隊偽裝而成,專門用來打擊舊聯邦的詭計,因為指揮艦裡的身影正是幾個楊家少夫人。

  「砰!」

  舊聯邦議長一巴掌拍在了議案上,近似歇斯底里地大吼道:「立刻與西斯帝國合作,咱們要把這群女人捏成粉碎!」

  「打倒楊家女人!」

  一時間,新宇宙吼聲震天,風雲突變,原本還能與西斯帝國鬥個你來我還的楊家立刻節節敗退,不到一個月,天羽幫她們贏得的局勢已完全消失。

  「婆婆,怎麼辦?」

  一干女人又集在了一起,不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楊六娘身上。

  身為家主的楊夫人也沉著眉頭道:「六娘,說說看,咱們怎麼解開這死結?以前有個魔門幫忙,現在沒有人能幫我們,唉……早知道,當初就不該那麼快動手!」

  「婆婆,後悔已沒有用,我覺得這次咱們被冤枉事有蹊蹺,可惜現在的局勢解釋已沒有作用。還是六妹想個法子吧!」

  楊大娘話音未落,已引來楊三娘的白眼,以及楊四娘的面無表情,至於其她幾個少夫人,也都略帶不滿地歎息了一聲。

  女諸葛依然還是波瀾不驚,不徐不疾地沉吟了片刻,然後緩緩道:「看來只有等劍齋的人出面了,他們一定會出面的,不過我猜想,咱們這次一定會付出很大的代價,劍齋不會放過這種機會。」

  眾女商討的同時,兩艘秘密的飛船正從兩個不同的地方飛向銀河系。

  天羽送走楊家姐妹後,又對亞平國王道:「岳父,這次就麻煩你帶一隊魔甲兵,去把劍齋的人幹掉了,嘿、嘿……別客氣。」

  亞平國王帶著強悍無比的魔精銳出發了,州走不久,天羽就鑽入了亞平王后的被窩,繼續享受他胡天胡地的生活,對於徒弟的沒出息,天青竹無奈一笑,隨即對重裝在身的一眾魔門弟子道:「出發,目標,劍齋!」

  海盜風暴州剛過去,新一輪的「暗殺」風暴又把整個新宇宙攪得天翻地覆。

  舊聯邦一次戰備會議結束,議員們分幫分派走出了議會大廳,一個中立的議員最後離開,勢孤人單的他給人印象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物,甚至有議員連這個同僚姓什名誰都不記得。

  中立議員州剛走下台階,一道劍光突然從他審核刺來,速度之快,力量之強,遠近的議會保鏢們驚得面無人色,一個個手握大權的政客們更暗呼我命休矣。

  不料,劍光卻從大佬們身邊刮過,殺向了那默默無聞的中立議員;下一剎那,異變再次驚得眾人心頭怦怦狂跳。

  那似乎連喘氣也困難的中立議員卻一把抓住了一輛轎車扔向了刺客,同時雙足一蹬,不靠機甲竟然也飛到了幾十米高的地方。

  「嗖!」

  議員的表現絕對讓一干同僚驚艷,可是一道劍光更加燦爛,劍光過後,鮮血迸射,幾個刺客的身影風一般消失。

  「砰!」

  議員的屍體重重摔在了地面,屍體已然一動不動,但從他身上落下來的一塊奇怪的圓牌還在地面滾動。

  相似的劍光不停在宇宙各處閃爍,一個又一個「默默無聞」的人物相繼死去,讓新宇宙環繞的怒火更是聲升到了頂點。

  一個不屬於三大勢力的偏遠無人星球上,這一天突然多出了一批不速之客。

  劍齋的高手們剛剛走下飛船,一個淡淡的人影彷彿天地自然般融入他們的視野。

  「嗯,我等你們很久了,魔門與劍齋的仇恨,就在今天做個了斷!」

  魔門教母竟然在劍齋聖地悄然出現,匆匆趕回來開臨時大會的劍齋高手不由大驚失色,這才明白,先前狂風暴雨般的暗殺,原來只是這一幕的前奏。

  一個劍齋高手一抖手甩出了一粒信號彈,但呼喚而來的卻是上萬魔門弟子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