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 第02章:吟懷長恨負芳時


◆ 第02章:吟懷長恨負芳時

  另一邊,索蘭珍被抱到了勵帝跟前,她是宮裡唯一的小孩子,長得漂亮又乖巧,所以深得皇帝的疼愛。勵帝抱著小外孫女拿了甜點給她吃,也同十六公主一般問她有沒有受傷,害不害怕,怎麼跑出去的,為什麼要去爬樹。小帝姬把回答娘親的話又說了一遍,聽得她說自己想爹爹了,勵帝的眼神暗了暗,掃了眼一旁的不時看向這邊的太子肅,慈祥的問她:「朕給你一個爹爹要不要?」

  索蘭珍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外祖父,有些聽不懂他的話,糯糯的問:「給的爹爹是珍兒的爹爹嗎?爹爹會抱珍兒,給珍兒很多好吃的,還陪珍兒玩嗎?」

  「哈哈,三弟,珍兒這可是在問你呢。」勵帝低笑著側身問後面的男子,因為索蘭珍是被勵帝一手抱著的,所以這時才看到外祖父身後還站著一個高大的男子,五官深邃神似勵帝,卻生的雙紫色的眸子。

  他含笑抱過索蘭珍說道:「小珍兒,這有何難,只要你喜歡,爹爹天天都抱你,陪你玩,讓你吃世上最好吃的東西,就是要天上的月亮我也給你摘下來可好?」

  索蘭珍被抱進一個結實溫暖的懷抱裡,仰起小臉看向這個高大英俊的紫眸男人,信了他的話,卻全然不知這個人是娘親的三皇叔,而懵懂的點頭:「好。」

  「小珍兒怎麼掛著這麼多銀片呢?」榮安王打量著小帝姬的銀鐲很奇怪,卻沒看到一旁的太子肅發白的臉。

  「娘說珍兒小,就要掛著,等長大了才能取掉。」索蘭珍說著搖了搖手,皺了皺鼻子:「可是珍兒不喜歡帶這個。」

  「不喜歡帶就不帶,來,叫我聲爹爹,我就幫你取了好不好?」榮安王含笑的看著懷裡的小人兒,溫柔地哄她。

  「真的?」小姑娘濕漉漉的大眼睛帶著幾分希望的看著榮安王,男人肯定的點了點頭。

  「爹爹。」索蘭珍奶聲奶氣的叫了一聲,榮安王大喜,他抱著軟軟的小姑娘,招來宮女替她去掉鐲子,暗中對自己哥哥點頭示意,交易成功。

  當他發現索蘭珍在懷裡扭動小身子,便問她想做什麼?索蘭珍細聲細氣的說要去告訴娘自己有爹爹了,榮安王大笑起來,親了親她的小臉說:「這個事爹爹會親自去跟你娘說的,那小珍兒乖乖在這裡待著,爹爹去找娘親好嗎?」

  看見索蘭珍點頭,他就將小帝姬交給了蘭嬤嬤,自己大步走向了十六公主所在的圍屏。太子肅看著三皇叔離開的方向出神,卻被勵帝暗中踢了一腳。

  榮安王是勵帝同父異母的弟弟,生母是北方四州從名門望族中選送入京的郡主。因為北方四州的祖先們都是從北陸蠻族那裡逃亡而來,帶著北陸的血統,男女皆身形高大,深目高鼻,眸色迥異,即使後來不得不與東陸人通婚,貴族們仍然以獨特的眸色為家族的標誌,紫眸就是其中最高的一等。

  儘管這個紫色眼睛的兒子不得先帝青睞,無緣大統,但是那雙獨有的眼睛卻代表著身後家族的勢力,因此他在勵帝登基後逃過一劫,得以在北方封王。勵帝在位時,北方四州是一盤散沙,於是他認為三弟作為一個廢棋,回去也沒有什麼威脅,不想他竟然花費數十年時間慢慢聚合起了北方四州的力量,開始蠢蠢欲動。如今亂戰結束,正是推行修養生息政策之時,如果北方動亂必然再興戰事。所以在傳位給太子前,勵帝必須看到北方四州的臣服。這一會榮安王前來商議的是通商與河運之事,緹羅城擁有北方貨運的最大港口,也是北方四州的首府,坐地起價的富商們依舊不滿足與此,一面要求勵帝放寬政策,減免賦稅,另一面卻壟斷了貨船,想要做北方四州的生意就要僱傭他們的商船,停靠指定的港口,優先讓世族名下的商舖挑選貨物,此外還要從出售所得中抽取提成,對於這些苛刻條件,雙方毫不讓步的談判許久始終沒有結果。

  直到榮安王偶爾撞見了寡居的十六公主,當晚就派人告知勵帝如果讓十六公主做自己正妃,通商之事一切好說。當初榮安王為了得到家族的支持,迎娶的王妃是自己表妹,成婚數年後尚無子嗣就因病過世。本想從族內過繼一位繼承人,偏偏因為種種緣故,族內並無人選,所以直到現在年近不惑,哪怕王妃過世新娶側妃,膝下卻也就只有兩個已定親的女兒。

  當叔叔的娶侄女在東陸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也不好大肆宣揚,更可況是新寡不到兩年的公主嫁給年長她十三歲的親叔叔,傳出來總有些不大好聽。當勵帝還在猶豫時,就傳來小帝姬失蹤的事,他素來在意這個小外孫女,立刻派了蘭音去打探情況,順便讓她幫助十六公主懲戒看護不力的宮女們。不想,等蘭音回來時帶來了的消息是小帝姬失蹤時,並未看見十六公主在殿內,宮女們一口咬定公主是出去找小帝姬了,但是她私下打聽後發現十六公主自午膳後就離開了楓璃殿沒有再回來。無奈之下,她只好責罵了一遍宮女後回來覆命。

  勵帝皺著眉,叫來影衛囑咐了一番,果然帶回的消息印證了他的推斷,用完午膳後的十六公主曾出現在東宮直到兩個時辰前才出來。太子喜歡十六公主的事,勵帝是知道的,料想太子做事有分寸,也就睜一眼閉一隻眼,並替他定下了太子妃,還選了極為美貌的宮女供他玩樂,希望他可以收心,沒有想到竟然還沒死心。

  十六公主的生母是皇后最小的庶妹,因為皇后曾一度失寵,娘家專門送她進宮來幫其東山再起。但是那位美人年紀輕輕就因難產而亡,遺下的女兒便過繼在皇后名下同太子一起養大,所以兩人青梅竹馬,難免暗生情愫。

  雖然只是兄妹間出於好奇的窺視和親吻撫摸,沒有發生實質的事情,但知情的勵帝還是一等十六公主十四歲,就趁太子出遊狩獵時,將她外嫁了北陸的質子,希望斷了兒子的念頭,沒想到十六公主寡居後回來居然爬上了太子的床榻。

  對於自己偏愛的孩子,父母總能找到原諒的借口,加之對小女兒身為人母卻不盡責的失望,和太子一直借口戰事不肯大婚的氣惱,勵帝愈發覺得是十六公主不守婦道地勾引了自己最器重的兒子。決不允許有人毀掉太子前途的勵帝有了除掉這個小女兒的念頭,現在既然三弟要十六公主做交換,這個交易就是再划算不過了。

  勵帝令人叫來太子,將此事和盤托出,以皇位相逼,讓太子在皇位和十六公主中做一個選擇。帝王之術多要軟硬兼施,他耐心開導著兒子,成了皇帝想要什麼美女都可以正大光明的娶來,何必放棄皇位貶為庶民執著於一個生過孩子的婦人,更礙於兄妹血緣,既不能生兒育女,也不能公開關係,若是叫他人知道還要背負亂倫的罪名。太子經不住勵帝的勸說,同意讓妹妹嫁給三皇叔,也得知了今晚的密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