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 第06章:殘鶯一聲春日長


◆ 第06章:殘鶯一聲春日長

  坐落海邊的緹羅城每日都捕撈起成噸的新鮮水產,每日的膳食中貝類牡蠣生蚝都是不可或缺的,年幼的柳真真還沒有固定的飲食習慣,所以很容易接受這種鮮美奇特的食物,不論是生吃,爆炒還是蒸煮,都來者不拒。而十六公主卻很不習慣這種食物,為此榮安王高價請來了天都的名廚,並讓自己的商船每日運送新鮮的南邊食材供小廚房烹製,以討美人歡心。

  榮安王身強體壯,十六公主又正值育齡,加上毫無節制的頻繁行房。沒多久,就傳來王妃有孕的消息。

  按照北部安胎的習俗,自從王妃確認有喜開始,柳真真的小床就擺到了王妃的臥榻邊。北部四州的醫官都是巫醫,他們信奉神明,有自己獨特的觀念和理論,在對待胎兒上,堅信年長孩童對將要來到世上的嬰兒有引導作用,能安撫幼童尚不穩定的靈魂。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十六公主的肚子已經圓滾滾了,即使有過生產經驗她心裡還是有些擔憂在,所幸有女兒陪在一旁,總是能安心些。有時真真會小心的趴在床邊將耳朵貼在那微微隆起的肚皮上聽胎兒的動靜,同小寶寶說悄悄話。

  「娘,以後真真的肚裡也會有小寶寶嗎?」

  十六公主笑起來,摸著女兒柔軟的長髮低聲說:「會的,真兒這麼懂事,以後一定會有很好的男人珍惜你,有幸福的家,然後生很多的寶寶,到時候要記得回來看娘啊。」

  「是像娘一樣嗎?我們已經有爹爹,有家了為什麼要真兒走?真兒不走,真兒要一直和娘在一起……」柳真真嘟著小嘴抱住娘親的手臂撒嬌。

  「傻孩子,」十六公主只是摸著她的頭,不再說話,靜默良久才輕聲說:「倘若有機會還是離開這裡吧。」

  當年的柳真真聽不懂,但是默默記下了,成長的歲月裡她始終記得那日娘親眼裡淡淡的無奈和傷感。其實娘親也是想要離開了的吧,一面是還沒有到走的時機,一面是放心不下年幼的自己。

  儘管再過兩月,就可以去學堂裡唸書啟蒙,四歲的柳真真早已在十六公主的指點下開始認字,整個榮王府都是她的課本,匾額,門聯,畫上的題字,落款甚至是文房四寶上附庸風雅的刻字都一個個念著,描著。

  時間在一聲聲念誦裡流逝,轉眼就到了秋楓紅落的十月,十六公主的身子也愈發的重,臨產的日子在月末。五歲一小慶,十歲一大慶,月初柳真真才熱熱鬧鬧的過完了五歲的生辰,沒隔上十來天,當嬰兒的第一聲啼哭響起時,喧嘩之聲以榮安王府為中心,迅速擴散到了整個北部四州。

  這個他們最為不屑的南夷女人竟然為榮安王生下了紫眸的嫡子,這是近幾年來唯一出生的男孩,因此府上空前隆重的喜宴足足開了三天才停歇。

  漫天絢爛的花火照亮了內殿,月子裡的十六公主正抱著小世子逗他,柳真真就坐在床邊靜靜看著,不時扭頭看一眼外面的花火。

  「外面這麼熱鬧,真兒不去看看嗎?」十六公主覺得女兒就像水中的蘭草一樣喜靜,小小年紀就有了名門閨秀的氣度。

  「都放了三天了啊,真兒早看膩了。」柳真真更愛看軟軟小小的弟弟,那圓溜溜的紫色眼睛好漂亮啊,摸摸滑滑的小臉蛋,「啊,娘,你看,弟弟對我笑了呢。」

  「嗯,寶寶很喜歡真兒呢。」十六公主已經了卻一樁心頭大事,有了長子在,即使失了榮安王的寵愛,娘倆也不容易被人欺負了。

  北部四州分屬四大家族,依次是紫眸賀蘭氏,金瞳赫連氏,碧珠斛瑟羅氏,亦稱羅氏,藍眼奚什盧氏,也稱盧氏。作為榮安王的嫡長子,這個孩子必須隨皇室的柳姓,而非世族的賀蘭,因此玉牒上報的名字是柳賀,直接記入族譜成為世子。

  柳真真一個人孤單了很久,如今終於有了弟弟可以陪她了。而小世子更對這個小姐姐黏得不行,吃喝拉撒都非得看得到柳真真才行,一看不到小姐姐就要大哭,任誰都哄不住。為此榮安王特意讓人在正殿旁修建了一處禾苑好讓柳真真和柳賀一同居住。在禾苑尚未建好時,兩個小孩子就一起住在耳室裡。柳真真倒是很喜歡跟弟弟一起分享自己的小床和兔子玩偶。可是柳賀卻對兔子玩偶很嫉妒,總是想找地方把它藏起來。他一點也不喜歡姐姐抱兔子布偶,小姐姐是他的!每天夜裡柳賀都要姐姐抱著睡,柳真真因為沒法再抱兔子玩偶只好讓桃知將它收起來。弟弟香軟香軟的,還熱乎乎的,抱著確實比兔子玩偶舒服多了呢。

  似乎十六公主的運氣格外的好,之後的三年裡又生下了一子一女皆是紫眸嫡系。對與榮安王連連得子的好運,自是有人羨慕有人嫉妒。

  「哼,又是一個嫡女。我怎麼就娶到你這麼個賤人!三年都生不出孩子,真是個廢物!」赫連氏家主看著書桌上擺著喜帖,就是一陣窩火,那是榮安王府送來慶賀嫡女滿月的邀請。他大張的雙腿間跪著一個碧眼的女子正賣力得吸著他的分身,聽了他的話不由渾身一抖。

  跪著的正是三年前加入赫連氏的榮安王嫡長女,然而三年裡生的兩個孩子都不是嫡系,連陪嫁庶女都沒能生下嫡系,惹來赫連氏家主的大怒。這時的赫連氏家主已經二十九了,儘管他不顧規矩,在新婚之夜就把榮安王嫡女和陪嫁的庶女全部都開苞了,至今膝下也就只有四個嫡女。眼見只剩一年的時間,剩下懷孕的三個女人也希望不大,他是多麼迫切需要一個保證能生下嫡系的女人,可是哪裡才有呢?

  他盯著那張紅豔豔的喜帖,金瞳裡閃過一絲異色。

  「夠了。滾開。」男人一腳踢開碧眼女子,隨意的合了衣服就出了門,讓管事請來赫連族的長老,他有一件要事需要他們的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