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 第07章:滿綴明珠絡索園


◆ 第07章:滿綴明珠絡索園

  緹羅城的夏日沒有天都那般炎熱難耐,豔陽之下時常吹起海風,街兩旁的白牆和籬笆上垂掛著簾幕般碧葉紅花的薔薇,空氣裡帶著淡淡的茉莉香。華麗的馬車緩緩在城西的街市上走過,小窗上覆著竹簾,隔出一片安寧的小天地。十歲的柳真真抱著軟墊,靠在小窗邊,透過間隙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發呆。之前這條熱鬧的路她就常常在下學時經過,因為那時娘親在這裡生了一個弟弟,赫連悅。

  她要拜訪的正是赫連氏的府上。馬車在赫連府門口停住,府內大管家親自在門邊候著,指揮下人搬來軟轎,讓嬤嬤攙扶柳真真下馬車上軟轎,再由正門進入赫連府內,這樣鄭重的接待自然是赫連氏家主示意的。

  「緹蘭郡主您可來了,小少爺正在老夫人房裡呢,要不要先去看看?今兒老夫人知道您要過來,專門讓人備下了您愛喝的銀耳羹和茶點呢。」大管家跟在軟轎旁同柳真真話家常,這位小姑奶奶可是府上的貴客。

  「嗯,那娘親呢,也在那兒?」柳真真斜倚在軟轎上,四根竹架搭起一個地上覆蓋竹片的小棚,四面垂下水藍色薄紗遮擋住陽光,她一面看著赫連府的私家花園,一面問大管家。

  「這……王妃還在老爺屋裡,下人們不好去打擾,恐怕一時半會還……」老管家只是點到為止並沒有繼續說下去。

  「這樣啊,那我們先去看悅兒吧。」柳真真已經習慣了這套說辭,便打算去看同母異父的弟弟。

  聽了緹蘭郡主的話,大管家鬆了口氣,讓人往老夫人院裡抬。遠遠看到棠月軒的匾額,就聽見隱隱的喧鬧聲。赫連家的小少爺脾氣可大了,今年雖然還差幾個月才三歲,但是已經能看出他今後的脾性了。十六公主有時也會抱怨這個兒子愛鬧騰,赫連氏家主得意的說兒子像爹,愛鬧騰以後才有出息。

  這不,柳真真才踏進門,就看見赫連悅一手叉腰,有模有樣的站在石桌上指使著侍女們去撲蝴蝶,捉蜻蜓,粘知了。他眼睛最尖,一看到柳真真就連忙喊阿圓抱自己下去,蹬蹬蹬跑到小姐姐跟前要抱抱。

  柳真真遠遠同老夫人行了禮後俯身抱起了赫連悅,「悅兒又長胖了哦,姐姐都要抱不動了。」

  赫連悅摟著柳真真的脖子去聞她身上的香氣,嘟嘟囔囔的撒嬌說:「不管不管,抱不動也要阿姐抱,阿姐抱啦!」

  老夫人笑著告訴柳真真:「悅兒整日都惦記著你呢,從昨晚就在問阿姐什麼時候來,阿姐怎麼還不來啊,到現在都問了幾百遍了。」

  「真的啊,悅兒?」柳真真低頭問窩在懷裡的小糰子,赫連悅難得不好意思起來,扭扭捏捏的不說話,他突然想起什麼,從姐姐膝頭跳下去,跑進了花園裡,不一會舉著一個花環跑了回來。

  他把花環顯擺給柳真真看,說著:「阿姐,阿姐,你看,我的花環。好不好看?」

  柳真真看著花環上不僅有大朵的花還夾著蝴蝶,綁著蜻蜓,不由笑起來:「好看,好看。」

  「那阿姐喜不喜歡?」赫連悅兩眼亮晶晶得看著姐姐,滿是期待。

  「喜歡啊。可是這個是悅兒的哦。」柳真真表現的很惋惜。

  她顯然滿足了赫連悅的願望,他大度的把花環遞給了柳真真,一本正經的說:「既然阿姐喜歡,那悅兒就送給你吧。」

  「真的?悅兒對阿姐真好,阿姐也想送東西給悅兒呢,可是送什麼好啊?」柳真真重新把赫連悅抱到膝上,讓他親手把花環帶到自己頭上。

  「晚上悅兒要和阿姐抱抱睡!」赫連悅立刻喊出自己的願望,這個才是他做花環的主要目的嘛。

  院裡的侍女們都笑了起來,緹蘭郡主討人喜歡是出了名的,不管是學堂裡的世族子弟還是四大家族的嫡子們只要打鬧起來一定是為了爭這個小郡主,現在連小世子也這麼愛黏著她。

  「悅兒都這般說了,真兒晚上就住下來吧。你有段時日沒來府上了呢,正好也能見見王妃。」赫連老夫人素來向著這個寶貝孫子,自然是主張留下柳真真的。

  「嗯,那就叨擾祖祖了。」因為柳真真算是赫連悅的姐姐,就同弟弟一起管老夫人喊祖祖。而赫連家其他的幾個嫡女卻只能恭謹的喊一聲老太太。

  被赫連悅黏住,想抽身就沒怎麼容易了,柳真真只好抱著弟弟去姐夫房裡找娘親。赫連悅不喜歡有人打擾他和姐姐難得的兩人時光,所以柳真真只能走一段路就歇一會,雖然赫連悅乖乖的不鬧,但是就是不肯自己走路。

  柳真真尋了個陰涼的角落把赫連悅放下來,兩個人排排坐著乘涼。這是花牆的下面,一抬頭就能看見葡萄架上已經結滿了大大的青葡萄,沈甸甸地掛在枝頭。柳真真舔舔小嘴,吩咐赫連悅好好待著,她站起來墊腳去摘了一串最下面的,然後胡亂擦一下就塞了一顆進嘴裡,唔,酸酸的好好吃。

  於是也餵了一顆給弟弟,赫連悅其實很怕酸的,但還是勇敢的吃掉了。嗚嗚嗚,呸呸呸,酸死了。他皺著小臉,酸得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了,可憐兮兮的小糰子去扯姐姐的袖子,張著小嘴吐舌頭。

  赫連悅每回吃到酸味的模樣都會讓柳真真忍不住笑起來,難得會乖乖讓自己欺負的弟弟太可愛了。她正開心時,赫連悅突然翻身跪在長凳上按住柳真真的肩膀,賭氣想把自己嘴裡剩下的葡萄都餵進了姐姐嘴裡。卻不想,當他觸到阿姐軟滑的舌頭時,突然嘗到了從未有過的甜味,儘管柳真真反應很快的推開了弟弟,但是赫連悅嘴裡的葡萄已經餵了進去。他雙手捂著姐姐的嘴,任性得要柳真真吃掉它們,非得看著姐姐嚥下去了才鬆手。

  「阿姐,悅兒還想舔舔你,阿姐好甜。」赫連悅抱著柳真真的脖子撒嬌,可是一向疼他的姐姐卻不答應,當他努力擠出眼淚使出殺手!時,突然聽見花牆另一頭有人說話的聲音。

  「姐姐,我再不找個人說說話可是要憋死了。那個賤人怎麼還不走,難道還想再生個亂倫的種不成?」

  「小聲點,當心隔牆有耳。這個在四大家族裡不是秘密,但是對外面人還是要小心。」

  「好啦,我知道了。沒事,我看了,沒人在的。嘻嘻,說來羅家家主都六十多了居然還能讓那賤人懷個兒子,真令人難以置信。看來榮安王府上的丹藥還是有點用的呢,居然能讓這麼個老頭都生龍活虎起來,我可聽人說他早就不行了。」

  「哼,榮安王如今癡迷煉丹修仙之術,哪裡有心思管那賤人。」

  「你說她命怎麼這麼好,長老會和大合薩是什麼說來著?真神賜給四州的天母,帶來我族之曙光。明明是被男人們輪番玩了,偏偏名聲還這麼好,不就是能生嫡子麼。」

  「可不是,還弄了個那麼盛大的儀式,讓四大家族的女人們都跪在她跟前,接受她的祝福。不知情的人還正當是天神顯靈,讓四大家族都有了嫡子,誰想得到都是她一個人生的呢。」

  「說起來,我們的小世子還是她同名義上的女婿生的,你瞧這輩分亂的,嘖嘖。」

  「你說著四大家族的嫡子都叫她生完了,是不是以後就沒用了?」

  「怎麼會沒用呢。這不,才給羅家生了個兒子,又叫老爺拖回床上去了,可憐我們主母又得幫別人養兒子了。」

  「緹蘭郡主是不是也有一樣的能耐啊?這才十歲呢,長老們為了搶她將來的頭胎都差點翻臉了。」

  「有其母必有其女,長老會是不會放過那丫頭的。」

  兩個如夫人自顧自聊著,一牆之隔的柳真真卻緊緊捂著赫連悅的嘴,悄悄將他拖到一個亭子裡。赫連悅得了自由,正想發火,扭頭時卻看見柳真真蹲在地上,臉埋在雙臂裡不吭聲。

  「阿姐,你怎麼了,阿姐?」赫連悅坐到柳真真身邊小心的拉她的袖子,「你不要哭,我去告訴爹爹,讓爹爹教訓她們好不好,阿姐你別哭了,我馬上去叫爹爹。」

  赫連悅說著就爬起來要走,卻被柳真真抱住了,她啞著嗓子說:「別去了,我沒事。悅兒,答應阿姐今天的話不許告訴別人,誰都不行好不好?」

  「哦。悅兒知道了,阿姐你不要哭了,阿姐。」赫連悅撇撇嘴,不大樂意得應著,用肉嘟嘟的小手替她擦眼淚,心裡卻給那兩個姨娘又記上一筆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