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 第08章:還與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 第08章:還與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柳真真原本還要抱著赫連悅再走,赫連悅卻躲開了她的手,不讓小姐姐抱了,他抓著她的袖子仰起頭說:「阿姐我們慢慢走過去吧。」

  「嗯。」柳真真蹲著抱了抱弟弟,親親他的小臉後牽著赫連悅往赫連氏家主的主院走。已經看見院門時,赫連悅本想趕快跑過去卻被柳真真拉住,她有些不安的問弟弟:「悅兒,看看阿姐的眼睛還紅嗎?會不會叫人看出我哭過了?」

  一再跟赫連悅確定看不出來後,她才放心一些,雖然赫連悅並不知道阿姐為什麼連哭都不願叫人知道,但是他卻能明白阿姐不願叫娘親難過的心意。當赫連悅長大時,才隱隱明白或許是這份心意太深重,所以娘親出事後,阿姐才會把整個北部四州都記恨進去,拋下年幼的弟妹狠心離開,直到榮安王病逝才肯回來看一眼他們。

  他們兩人一到院門口,就看見赤裸上身的赫連家主正滿臉帶笑得在院裡同管家囑咐什麼,他見了兩個孩子就招手讓他們過去。

  柳真真帶著弟弟給他見了禮才甜甜的喊一聲「赫連叔叔。」因為自從長老會以給赫連氏主母祈福的名義,讓娘親搬入赫連家後,她就不能叫赫連家主為姐夫了,而是喊他赫連叔叔。

  「小真兒好懂事,還很聰明呢。教你的先生總是誇我們的小郡主聰穎過人呢。」赫連家主溫柔的拍了拍柳真真的頭,拉過小皮猴一樣人來瘋的兒子:「悅兒長大了也要向阿姐學習,知道了嗎?」

  聽到柳真真名字的赫連悅消停下來,一把抱住柳真真,膩在她身上糯糯的說:「悅兒有阿姐就可以了,幹嘛要跟阿姐一樣。爹爹,阿姐晚上要跟悅兒一起睡的,是不是阿姐?」

  「哈哈,肯定是你這小子搗鬼了。人小鬼大的小家夥。」赫連家主顯然並不在意兒子對柳真真的依戀,他用力揉了揉兒子的小腦袋,拍著他屁股說:「好了,你娘在裡面,跟阿姐一起進去看看。」

  十六公主此時正靠在窗邊的美人榻上閉眼休息,雕花的木窗打開著,小茶几上的香爐點著梅香,屋內歡好之氣已經散去大半,她身子還是倦倦的不想動。身上蓋著男人寬大的衣袍,長度堪堪掩到大腿一半,隨著呼吸下面還有一股股溫熱的液體流出來,外面已經隱隱傳來孩子們的話語聲,她不得不起身,拉過一旁的薄毯遮住身子。

  她才蓋好,赫連悅就脆生生地喊著娘親,跑了進來,扒著床榻想爬上來要娘親抱。跟進來的柳真真抱起努力攀爬的赫連悅坐到了塌邊,她靠在十六公主的肩上,親呢得叫著「娘」,這是才流露出小女兒的嬌憨。十六公主側了側身子,把兩個孩子都摟進懷裡,輕輕摸著他們的小臉,輕聲細語的同他們說了會話。這是柳真真每天最期盼的時刻了,感受著娘親的撫摸和溫暖,才會覺得滿足快樂。

  她又聞到了熟悉的氣味,這時的柳真真已經知道那是赫連叔叔留下的味道,難道娘親又要生寶寶了?上了兩年的學堂,她認識了很多很多的字,也在榮安王府的藏書樓裡看了很多很多的書,從那些被塞得很角落的小冊子裡,她好像隱隱明白了從前夜裡的皮影戲是什麼回事,也開始覺察到娘親給叔叔伯伯生下弟弟們是件背德的事,書裡說那是不守婦道的女人才做的,是女子的不貞之罪。

  可是娘親不僅沒有想書裡說的那樣要偷偷摸摸去會情郎,她大大方方的去各家府上,管事們都待她禮數周到。也沒有男人嫌棄過她,叔叔伯伯們總是花樣百出的討好娘親,即使都知道她還和其他的男人睡過,連一向板著臉的長老們見了她也會臉色微緩,輕輕點頭示好。教書的先生總說小說裡的故事都是杜撰的,果真如此麼,所以娘親這般做應當是正常的才是,那兩個女人只是妒忌娘親才會那樣說的,一定是這樣的。柳真真上下踢著腿,給自己找安心的理由。

  夜裡用完晚膳,上躥下跳了一天的赫連悅終於早早困了,柳真真背著他走到床邊放下來,發現弟弟已經睡得跟小豬一樣了。她笑起來親親弟弟的小臉,替赫連悅脫了外衣,讓他睡在裡面。

  因為還不覺得困,所以柳真真走到院子裡坐在大榕樹下的鞦韆上蕩著,下午的那些話她已經能理解大半,可是在道德和現實的虛虛實實裡迷失了方向。

  兩個孩子睡的院子就是赫連家主的偏院,男人因為夜裡還有事要處理,匆匆去了書房。按著規矩,如今附近的侍女和侍衛全部都撤掉了,整個院子都空蕩蕩的。十六公主見左右無事,便去看看兩個孩子。遠遠就看見柳真真一個人蕩鞦韆,小臉上竟是有幾分落寞彷徨。

  「真兒。」十六公主喚著怔怔出神的寶貝女兒,走進了院子。

  「娘,悅兒已經睡了。來,你坐這裡,我們一起玩鞦韆!」柳真真開心的停了鞦韆,往邊上挪了挪,讓十六公主也坐上來。

  十六公主把柳真真抱到膝上,才開始蕩鞦韆,十歲的女孩身量已長,不知不覺她的小姑娘已經要長大了。她的臉頰貼著女兒的額頭,低低的問她家裡的弟弟妹妹可好,書念得如何。這時長子柳賀已經六歲,次子賀蘭哲將滿五歲,幼女柳瑩瑩剛剛四歲。

  「弟弟妹妹都很乖,已經進學堂了,真兒隔天就會檢查他們的功課的。」

  因為十六公主在榮安王府的時間不多,一年到頭見不到他們幾回,對於三個孩子而言,跟有些陌生的娘親相比,一直將他們帶在身邊照料的姐姐才是最親近的人。那些孩子表現出來的生疏,十六公主也有小小的失落,不過他們都是賀蘭家的嫡系,自然有人無微不至的照料著。

  柳真真見娘親心情不錯,終是問出了心裡的困惑:「娘,你為什麼不回家?爹爹不管弟弟妹妹,也不理真兒,我也能住到叔叔家來嗎?真兒不想離開娘。」

  十六公主輕輕拍著女兒的背,附在她耳邊低語:「寶貝,很多事你還不明白。但是記著你的心不要全部給一個男人,被人愛著比去愛人要輕鬆很多,娘倒是希望你能過得快活些。記住,你越愛自己,男人們越愛你。」

  柳真真聽得懂娘的意思,又不明白為何她要同自己說這些:「娘不喜歡爹爹?那叔叔伯伯呢?」

  「娘的心裡被寶寶們塞滿了裝不下男人啦,真真就是裡面最大的那個哦。」十六公主巧妙的轉移了話題,也逗樂了尋來的赫連家主。

  「真兒肯不肯讓叔叔擠一擠,也住到你娘的心裡啊?」高大的男人半跪在鞦韆前問小姑娘,金色的眸子熠熠發亮。

  柳真真猶豫了下,搖搖頭指著屋裡說:「弟弟小,叔叔可以跟弟弟擠一擠。」

  男人大笑起來,掛她的鼻子:「真真也是只小狐狸,喜歡上你的小少年們有苦頭吃嘍。」

  十六公主抬腳輕輕踢他,「真兒還小,別亂說。」

  赫連家主依舊帶著笑,將柳真真抱回房裡放到小床上,他摸著小姑娘的臉蛋說:「真兒乖,早些睡吧。過些日子叔叔再送你一個妹妹好不好?」

  說完也不等小姑娘答應,就帶上門出去了。來到鞦韆下將十六公主攔腰抱起往自己住處走,心裡盤算著再要一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