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 第09章:多少淚珠何限恨,倚闌干


◆ 第09章:多少淚珠何限恨,倚闌干

  元宵節的緹羅城是座不眠之城,大大小小的畫舫小舟在新舊兩城間的河面上緩緩行駛著,兩岸熱熱鬧鬧的叫賣聲,賣藝人跟前的叫好聲,應和著一盞盞綵燈照亮了半邊天。

  柳真真沒有登上榮安王府的精緻畫舫而是另租了只普通的小舟帶著阿蘭坐了上去,老船翁得了豐厚的錢財,悶聲不響的在船頭劃著,柳真真和阿蘭背靠背的抱膝坐在船尾,默不作聲的看著他人的熱鬧。

  這兩年柳真真的話愈發少了,素女府裡以嚴厲出名的桂娘卻很欣賞她的靜默,在她看來這能給少女增添幾分神秘更加吸引男人。柳真真是她教授的學生裡最出色的孩子,有著軟軟的嗓音,敏感的身子,一點點挑逗就會羞紅了小臉,越墮落越美得驚人。長老會再三警告過她不要打柳真真的主意,她只好悻悻的巴望著。要知道這樣的美人兒一旦入主幽蘭殿,一定能保證她三十年都財源滾滾。

  阿蘭是柳真真在幽蘭苑裡認識的北陸少女,她是一年前被人販賣到幽蘭殿的,因為言語不通沒少被人欺負,她的初夜差一點就被專門管雛兒的文娘賣給一個軍爺,還是柳真真見她可憐拿了兩倍的金子救了她。那時的阿蘭雖然會了一點這裡的話,依舊聽不懂她們在爭論什麼,但是她知道那個叫真的女孩在幫自己,而且她真的很厲害,平日裡那麼凶的文娘在她面前都討不到好處。那日之後,阿蘭就被貶到了柳真真房裡,做她的侍女。

  跟了柳真真她才知道,原來這個少女不是在這裡賣身的,只是來學習的貴族少女。柳真真那時還沒有從悲傷中走出來,麻木的用各種方法在折騰自己。身為外族的阿蘭,對她而言正是最好的傾訴對象,她不需安慰,沒有人可以再安慰她了,那個世上最疼愛她的人已經不在了,只需要有個人能靜靜聽就夠了。

  素女府是北部貴族少女成年前學習歡愛技巧的地方,這裡一向民風開放,女人床上技巧越好越能得寵,也越有利於多生孩子。她們多數在十一二歲時就隱去真實姓名,秘密送入府內學習,等府上的老師確認合格後就可以回家等待出嫁了,這個時間一般是一到兩年左右,資質特別好,或是被寄予厚望的少女還包括了半年左右在幽蘭殿的體驗。幽蘭殿是素女府的女官桂娘秘密為長老會建立的青樓,一面可以給少女們提供最好的觀摩教材,一面獲取大量的信息,還方便洗錢。幽蘭殿最吸引男人的地方就是裡面所有接客的姑娘都不是尋常的風塵媚人模樣,個個楚楚可憐又善解人意,名字也是柔柔弱弱叫人心憐。若是出得起更高的價格,不僅能在裝飾的極為華麗的宮殿小間裡和按照公主禮儀教導的姑娘交歡,還可以為了滿足男人各種慾望挑選合適的姑娘進行妝扮模仿。所以在這個地方,能學到的東西太多太多了。

  柳真真就化名為「阿真」,在結束了素女府的基本知識學習後,暫住幽蘭苑開始另一種方式的學習,至於結業後要嫁去哪裡,柳真真已經不在乎了,就像桂娘說的那樣,反正出嫁後不是和很多女人一起侍候一個男人就是如娘親一樣一個人伺候很多男人,她已經有準備了。

  平日白天比較空,她也會和阿蘭互相教對方說話,當柳真真能像模像樣的說上些北陸話時,阿蘭還只是能聽懂一些東陸話,依舊說不好,所以有外人在的時候她都在當啞巴。隨著和柳真真熟識,她漸漸知道阿真比自己小一歲,似乎十歲那年娘親在海上失蹤,爹爹也不管她,弟弟妹妹都由族里長老照料著,她明明有家卻是依舊形單影隻,所以在還差兩個月就十一歲時,便早早就進了素女府學習。

  其實阿蘭也想家,柳真真還努力幫她回憶過,卻也只是得知阿蘭是某個部落族長的女兒,受了繼母的欺辱後想去找自己的阿郎,但是從未出過門的阿蘭在草原邊緣的沙漠裡迷了路,被一個商隊騙到了這裡高價賣進了幽蘭殿。文娘見她言語不通,又不夠靈光,好在一張小臉豔麗無雙,就想趁早把她賣了賺個本錢。

  兩個孤獨的少女依偎在一起相互鼓勵著,可是前途依舊一片渺茫。在柳真真看來,自己的命運不過是不停的為四大家族生孩子而已,頂多再照料一下弟弟妹妹,她只是擔心阿蘭,自己嫁人後,阿蘭怎麼辦?陪嫁麼?

  不,她不會再重蹈娘的覆轍。如果不是桃知和梅知受人挑唆,趁娘親懷著妹妹時爬上了爹爹的床,依靠著有毒的媚藥邀寵,也不會白白喪命還讓爹爹漸漸不能人道。巫醫們都束手無策後,爹爹開始癡迷起煉丹,養著不少術士,可是再強效的丹丸都無法讓他恢復了,他依舊日復一日的在煉丹房裡吃著各種丹藥,幾近癡狂。娘不在家的日子也越來越久,等幾個弟弟相繼出生後,她就開始了幾處寄住的生活,對柳真真而言有娘的地方就是家,隔日去賀蘭氏老宅看看弟妹們,平日裡管事和家主們都對她非常好,吃穿用度的待遇都是比照家主給的。這般住著,有娘親,有弟弟妹妹,日子就流水一樣過去了,直到娘親乘船出海散心時遭遇海難,丟下了她。柳真真的世界頃刻坍塌,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高高的堤壩上跪了多久,等再清醒時,弟弟妹妹都在床邊哭做一團,原來自己因為打擊太大已經昏迷好幾天了。日子還是要過下去,但是她始終不許別人說娘親過世,也不許辦喪事,不肯穿孝衣,大人們不好強迫她也就由著柳真真去了,只是一切從簡,還是發佈了王妃離世的公告。這時,榮安王已經把自己關在一處據說靈氣充沛的山洞裡進行辟榖,絲毫不理會外面的事,側妃們爭奪著家產,年幼的嫡子嫡女被長輩們領在身邊教導著,有家不能回的柳真真選擇提前進入了素女府。

  長老會原本希望廢除榮安王,重新扶植一位,但考慮到皇室對北方四州的忌憚很大程度上是四大家族的團結對外,如果動了榮安王,勢必會引來爭權的內鬥,萬一叫人鑽了空子就糟了,只好暫時不動他。而赫連氏「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子嗣凋敝將亡族」的提議早已上呈,其中提議讓不帶近親血緣的女子進行換妻,以期望能生育出嫡子,然而四大家族間通婚已久,能換妻的人選並不多,十六公主自然是其中最讓人眼饞的一位,儘管看似公平,她去到了別家,別家合適的人選也會被秘密送到榮安王府,甚至是以一換多的送過去,但是賀蘭氏的男人顯然都失去了再有孩子的機會,那些女人只是被賀蘭氏的長老等人拿去玩弄,而十六公主倒是貨真價實的生了嫡子。

  柳真真即使不知道個中緣由,也能明白娘親後來的生活跟桃知她們的錯大有關聯,她絕不會再犯一樣的錯誤了,哪怕最後始作俑者被處以極刑,也不能挽回她曾經的家了。女人們的妒忌就像無處不在的毒,一不留神就會叫人粉身碎骨。柳真真不想自己也陷入那種爭風吃醋的圈子,憑一己之力不擇手段的去爭取男人的一夜寵幸,然後小心翼翼的懷孕,草木皆兵的警惕身邊的每個可疑的人,完全沒有一點安全感。好累,那種生活真的好累,可是她逃不掉。也許和那樣相比,什麼都不管只是和男人睡覺然後生孩子或許會更簡單一些,不過如果她不能想娘親一樣生出嫡子,會有什麼樣的下場呢。呵,會不會就像幽蘭殿的女子一樣只是男人洩慾的工具呢?其實,聽上去好像都差不多吧。

  小舟隱沒在大船的陰影下,兩個美麗的少女望著波光鱗鱗的江面出神,殊不知邊上也有人看著她們出神。

  「快,快告知九王,依蘭姑娘找到了!」岸邊商人打扮的男子用北陸語低低囑咐身旁小廝模樣的年輕人,那人身影一閃就消失在人群中,片刻後一隻鷹衝入夜空朝著他的故鄉飛去,明日日落之前,連北陸大君都無法安撫住的暴躁男人將聽到這世上最美妙的消息,他的女人在失蹤兩年之後終於有下落了。

  另一艘畫舫上,一個少年透過船艙的小窗看見了船頭靜默的少女,他抿著酒杯裡的烈酒,注視良久後還是抬手放下了竹簾。

  對面的兩個弟弟正爭搶著烤羊腿,並沒有留意他這裡的動靜。顧海搶不過二哥顧林,只好向大哥求助:「大哥,二哥欺負我~~」

  「顧林,把羊腿給老四,他還在長身體。」顧風習慣了這兩個弟弟整日的打鬧,開口解圍。

  「嘻嘻,謝大哥,喏,你先咬一口!」顧海討好得湊到大哥面前,把烤得香噴噴的羊腿遞過去,顧風象徵性的咬了小一口,顧海立刻笑得眉眼彎彎。

  「嗯,二哥,你也吃啦。」他又湊到了二哥跟前,討好道。

  「哼!我飽了,你小心別撐死!」傲氣的顧林骨子裡還是疼弟弟的,轉頭去咬花生米。

  最開心的自然是顧海了,他年紀小但是塊頭大,一頓兩隻羊腿不夠飽,三隻腿麼剛剛好。

  「慢點吃,不夠大哥再買給你。」顧風看著老四坐在那裡捧在比他胳膊還粗的羊腿啃得滿嘴流油,不由好笑。

  「唔,唔。」顧海只顧著吃,哼哼兩聲算是聽見了。

  顧風忍不住再將竹簾掀開一條縫,外面只剩平靜的江面了,他垂眼喝光了壺裡的酒,等船靠了岸就招呼弟弟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