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 第16章:雲雨斷魂夢將殘


◆ 第16章:雲雨斷魂夢將殘

  琴房裡,九王和阿蘇勒一面打量著裡面的樂譜和名貴的古琴,一面商議著離開的事宜,不出意外日子就定在十天後。九王看著阿蘇勒,因為兩個人年紀相近,又幾乎是一起長大足以稱得上情同手足。世子剛剛成人,但是心思深沈,有的時候連他也摸不準這個侄子的心思,所以關於阿真姑娘的事,還是要打聽打聽。

  「英迦,昨夜睡得可好?」

  耶律英迦看了眼小叔叔,輕哼:「如果你們的動靜小點我會睡得更好,然後現在我是阿蘇勒。」

  「好,好,阿蘇勒,那個小姑娘還不到十三歲呢,你也能下得去手。」

  「我……」阿蘇勒突然覺得如果自己說沒吃到會不會很丟臉?「反正她是我的人了,等會你問問阿蘭看看給她贖身要多少銀兩,正好一起帶回去。」

  「哈哈,沒碰就是沒碰,心疼女人也是好事。我就說以你那脾氣,要是真得手了人家小姑娘還能喘口氣就不錯了。」九王拍著阿蘇勒的肩膀安慰他:「等把她帶回去好好養著,過個一年半載還不是歸你的。」

  阿蘇勒點著頭,心裡卻想起早上他從柳真真身上爬起來時,那小姑娘就開始悶聲不吭,處處躲著他,其實是生氣了吧。那,該怎麼哄哄她呢?

  九王聽了阿蘇勒對早上之事的簡略描述後,忽然很想念前兩年出現在世子身邊的東陸老師。如果是那個人,應該可以很輕鬆的教導他如何分清楚女人跟獵物的區別吧?尤其是他現在已經將世子教導成如雲豹一樣熱衷於先把獵物耍得團團轉,等到獵物身疲力盡再一口吃掉,並對此樂此不疲。對於那些不服從他的人來說,這個法子或許很管用,但是對於一個女人,尤其還是個很好哄的小姑娘來說,只要亮明身份就能到手,何必這般費盡心力。

  阿蘇勒對叔叔的提議嗤之以鼻,他對那些投懷送抱的女人沒有多大興趣,就像他不喜歡用別人馴養的動物,海東青,戰馬,甚至自己大帳外的狼群都是他親自馴養出來了,他的女人也不會例外。

  至於為什麼會選上柳真真,恐怕和自己的老師也有幾分關係。兩年前,他和九王帶著部下路過邊境小鎮時,在那裡逗留過一會。有一日他和九王在街邊的小酒肆裡點了兩碟小菜下酒時,意外看到了索朗丹增大師行色匆匆的從門口走過。這位僧人因為妙手回春被人尊稱為大師,實則極為年輕。他曾經幫助難產的母狼生下幼崽,之後因為在暴風雪內迷路暈倒被狼群所救,並輾轉送到了世子的帳內,才得以遇見他們,成為好友。

  索朗丹增是北陸人給他的名字,意思是聖山,寧以才是他的法號。當阿蘇勒和九王喊住這個雲遊四海難得碰面的好友時,才從他口中得知,這般匆忙是受了委託要醫治一位婦人。這位婦人,就是他新任老師的妻子。丹增在內室為那位昏迷近三月的夫人施針治療時,那位自稱胡瑟的男子便在院子裡招待了九王和阿蘇勒。儘管他對妻子的病情十分擔憂,但是對待客人還是十分盡責,談吐間更是叫阿蘇勒大有相見恨晚之情。

  等胡夫人終於清醒之後,胡瑟接受了阿蘇勒的邀請,成為了他的老師,教授他東陸的文化。雖然丹增對於自己只是喚醒了這位夫人,但是她因為腦部受傷嚴重,記憶無法恢復而十分歉意時,欣喜若狂的胡瑟倒是對妻子的失憶不甚在意。

  胡夫人是個十分嬌美溫柔的東陸女子,膽小害羞總是寸步不離得跟著胡瑟,哪怕是胡瑟在給世子講學時,她也在簾幕後面安靜得等候著。若是見不到夫君,她就會在原地茫然得等待著,淚水漣漣,如同被拋棄的小獸一般叫人心生憐愛。皇室裡不論哪個人看到這般柔弱的美人都會心生不捨,個個對她都溫聲細語生怕嚇到這個美人兒。如今,即使她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娘親了,還是像從前一般黏著夫君,看得人好生羨慕。

  或許是她完全不同於北陸女子豪邁直爽的性情,亦或者是敬慕的老師對夫人的百般愛護,讓成長中的阿蘇勒在對自己未來妻子的構想中多了一絲東陸女子的嬌弱。那個朦朧的雛形在見到柳真真時突然清晰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東陸的美人都有著幾分相似之處,嬌柔,愛哭,有著清淡又好聞的氣味,起碼在現下這個小姑娘是他想要的那種。

  而另一邊柳真真澄清了她和阿蘇勒的誤會,她打來熱水替阿蘭清洗了身子,上了藥。那一身歡愛的痕跡叫兩個小姑娘都面紅耳赤的。不過阿蘭經歷過這事後,就完全以一種過來人的口吻告訴柳真真,因為昨晚喝醉了,所以她並沒有很痛苦的回憶呢,只是早上身子酸痛不已,腿都並不攏了。

  兩個人正在講悄悄話,就聽見外面有人在扣著大門。來的人是文娘身邊的婢女,聽說柳真真身子不舒服,特地來看望的。幸好男人們都在琴房裡待著,阿蘭也才穿戴好,不過柳真真卻是不好再裝病了,不得不說自己身子差不多好了,今晚或者是明日就可以繼續去彈琴。

  得了回話的婢女在臨走前同柳真真說:「聽聞阿真姑娘是個會參佛的,迦葉寺新到了位雲遊的大師,若是姑娘要解悶不妨去聽聽那位大師宣講佛經。」

  這話倒是提醒了柳真真,有了今早的事,她不太敢再和阿蘇勒待在一個房裡了。倒不是她覺察到那人的不懷好意,而是她對自己的不自信,她的身子太容易失控了,早上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個時辰,她只要一想到阿蘇勒,想到他火熱的身軀整個人都忍不住要發軟。這樣丟人的事,她可不願叫阿蘭他們見到,能出去避避也好。

  於是柳真真順勢告訴阿蘭,這兩天她先去幽蘭殿的房間裡住著,等得了假再過來,免得老是有人來造訪,叫外人撞見了不好。順便去把阿蘭的賣身契也去了來,到時候找個托詞好讓她同赤桑他們回去。

  「阿真,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嗎?」阿蘭有些捨不得這個好姐妹。

  「你是回去嫁人的,難道要我去陪嫁麼?」柳真真笑起來,點了點阿蘭的臉頰,「我已經訂了親,他們怎麼可能放我走。不過你這一走,不知道我們何時才能再見了。」

  提到了傷感的話題,兩個姑娘都不再言語,一直到九王他們進來才消解了這一室的沈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