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 第17章:不容人盡已生涼


◆ 第17章:不容人盡已生涼

  柳真真暫住去了幽蘭殿,這日夜裡本是安排了耳室的奏樂,卻因為一個十分重要的晚宴而不得不回到赫連府上。娘親離開後,榮安王府又回不去,赫連家主憐惜她的處境,將原本十六公主居住的院子空出來留給她,並許諾赫連府永遠為她打開著。即便如此,柳真真仍舊極少來住,這些地方留下太多和娘親相關的記憶,她還不夠堅強沒法平靜的面對昔日熟悉的那一切,甚至包括她的弟弟妹妹。

  這次回來,依舊是住在赫連府內,不過赫連家主貼心的給她換了套偏院的屋子,好叫她不必觸景傷情。雖然地段偏僻了些,但是屋內的東西皆是上等品,並沒有怠慢了柳真真。

  赫連悅和其他的弟弟妹妹這時都在外面出遊,小院裡安安靜靜的,連個侍女都沒有。這是柳真真的要求,她還是不太願意看見這裡的人。在幽蘭殿的學習,讓她不需要侍女也能挽出漂亮的髮髻,換了衣裙,對著鏡子略略施妝後就施施然登上專門的馬車從後面離開去了舉行晚宴的行宮。

  柳真真跟在侍女身後入席時,一眼就看到了被眾女環繞的那個俊美少年,顧風。這次款待的是皇族裡的年輕一輩,因為他們知道顧風恰巧也在此逗留便拉上了他一同作伴。在這些天之驕子中,顧風始終是眾人間最奪目的那一個。北陸民風開放,未婚少女們顯然是事先得了消息,個個衣裳輕薄,打扮得花枝招展得圍在他身邊,鶯鶯燕燕好不熱鬧。訂了親的姑娘們雖然不能上前去湊熱鬧,但是眼睛也是一個勁的盯著那個美少年。

  被美人們眾星拱月般圍著的顧風認真的回答著少女們絞盡腦汁想出的各種問題,神色卻是淡淡的,不辨喜怒,偏偏是這樣冷情的人越發叫少女們想要看他為自己流露出不同於別人的神情好證明自己的魅力。

  顧風在回答時會禮貌的看著對方的眼睛,那一雙雙深深淺淺的異色瞳仁裡都包含著脈脈深情,卻沒有一雙是他想沈浸其中的。宴會開始,蒙著面紗的舞孃依次登場,輕透的薄紗下,只穿了堪堪遮住雙乳的抹胸和低腰的開叉到腿根處長裙,扭著雪白腰肢和長腿在靡靡樂聲中起舞,然後各自坐到單身的男子身邊替他們斟酒餵食。

  顧風終於從一片脂粉氣中解脫出來才看見斜對面小間裡坐在紗幕後的那個倩影。千萬人裡只要有她,他就一定不會錯認。同樣沒有叫他錯過的是另一個緊盯著柳真真的男子,斛瑟羅府新晉的嫡子,也是柳真真將來的夫君。初聞此事,顧風即使心裡早有準備還是不由得狠狠一緊。然而由不得他再多看一眼,為首的一個舞孃不等舞蹈結束,就率先搶佔到了顧風身邊的位置,軟進了他懷裡替他倒了杯酒想要餵他。

  顧風垂眼飲下那舞姬遞到嘴邊的烈酒,那美人咯咯笑著,取下了自己的面紗露出一對湛藍的美眸,這是奚什盧氏的嫡女,約瑟娜。

  「顧大人好生俊朗,約瑟娜敬你一杯。」少女高聳柔軟的胸脯蹭著顧風的心口,柔荑間握著那個酒杯倒滿酒後,朱唇含著他方才喝過的地方直勾勾的盯著男人的眼睛緩緩喝了下去。十四歲的約瑟娜正是定親的年紀,現在因為有了個柳真真,即使嫁入四大家族地位也不能高於日後過門的柳真真,所以她尋思著勾引住顧風,做個一品夫人也是極好的。

  這一切也落在柳真真的眼裡,她有些僵硬的握著筷子去夾面前的小菜,不去看對面那刺眼的畫面。因為約瑟娜的身份,和盧氏族長的默許,顧風幾次不動聲色地想推開她,卻被約瑟娜纏得更緊,她甚至環住顧風的脖子,宣示主權一般坐在他懷裡,不時餵酒夾菜,掩嘴低笑,並在他耳畔大膽的吐露著自己的愛慕。

  「怎麼,你也看上顧大人了?」耳邊戲謔的聲音令無心觀看表演的柳真真嚇了一跳,她扭頭看向身後的那個墨綠眼瞳的少年,斛瑟羅司如,她名義上的夫君。

  不等她開口,就被那個少年捏住了下巴:「既然訂了親,你就給我安分點。不要去顧大人眼前晃悠,別髒了他的眼睛,顧家的媳婦兒可不是想你這種生來就是讓男人輪番上小騷貨。」

  他的話刺中了柳真真的痛處。「我不是!」她的眼裡有了水霧,掙扎著伸手去扳那鉗子般的手。

  「怎麼,不承認麼?」司如將柳真真的雙手反扭到身後,一手扣住,另一手還是捏著她的下巴,「好好給我聽著,別以為長老們供著你就真拿自己當回事了。那幫老頭背地裡最喜歡折磨小女孩,要是你生不出嫡子來,我們就只好把你送到他們床上讓人狠狠糟蹋了。」

  聽了司如的話,柳真真嚇得小臉蒼白。她知道這個少年沒說慌,素女幽就是被長老會內定的禁臠,聽說她每晚要被五六個老頭輪番玩弄,肚子早已喪失了生育的能力。如果自己落到他們手上……而司如在她耳邊又輕輕拋下一句:「你猜猜你娘會不會也叫他們輪番玩弄過呢?」

  他看著心神大亂的柳真真,悄悄將指尖的藥丸碾成粉末撒入桌上的酒杯內。他鬆開對柳真真的鉗制,將她樓進懷裡,安撫著:「好了,我就是給你提個醒。來,喝點酒壓壓驚。只要你乖乖聽話,我會好好待你的,嗯?」

  說著將那杯酒遞到了柳真真嘴邊看著她全部喝下去後,嘴邊露出一抹笑意。此藥名為惹意牽裙散,內含牡丹花、天仙子、天茄花。碾為末,放在茶酒內與婦人食,迷女性,任君所為。

  司如早就看中了柳真真,苦於那嬌人兒一直躲在素女府裡下不了手,今日有這樣好的機會他自然不會錯過。這個女人是用來生嫡子的,生完一家的孩子就要送給下一家用,不知道要被多少人輪番玩弄,對這種小女孩自然是佔有得越早越好,反正他是第一個,等玩膩了後誰要誰拿去就是。為了今晚這事,他可沒少費心思打點,現在出口的侍衛和巡邏的人都自覺為他空了半個時辰出來方便行事,於是悄悄將柳真真給帶了出去。

  顧風一直被約瑟娜纏著,但是並沒有因此忽略了柳真真那邊的動靜。隔著薄紗他只看得似乎有人將柳真真抱走了,再看司如的位置已經空了。即便知道那個人是她名正言順的夫君,心裡還是酸脹得難受,祖父一直教導他要不為外物所動,看淡世間情愛,可是他始終沒法克制自己對柳真真的微妙感覺,尤其是那種想要將她從別的男人手中奪走關進顧家好好享用的慾望。

  他不過一思量就有了決定,尋了個借口脫身離席,等約瑟娜不依不饒跟出來時卻發現那個男人拐個彎就沒影了,不由氣得直跺腳。而顧風已經追上了司如,躲在暗處見那男子橫抱著毫無知覺的柳真真往後院空置的房間走去。他悄無聲息的貼上司如的後背,不等他覺察就被一個手刀砍暈,抱著的柳真真則落入了顧風懷裡。

  只是一把脈,顧風就知道柳真真被人下了催情的牽裙散。他厭惡的看了那個倒地的男人一眼,決心給他個教訓。先將柳真真藏入一間房內,然後從司如身上搜出了牽裙散還有受寵丹,後者取丁香、附子、良美、官桂、蛤蚧各一錢,白礬、山茱萸、硫磺各七分。碾為細末,煉蜜為丸,梧桐子大小,每服三丸,能叫男人強而堅大,夜敵十女……

  顧風冷冷一笑,將他扛去一處小院,丟在房內的床鋪上給他強餵了三丸下去就悄然離開。這院裡住的是個風騷的小寡婦,她居然敢在伽羅寺的禪房裡脫衣勾引索朗丹增,幸好禪房是隔開的內外間,四弟顧海見形勢不對,就先悄悄帶著三哥翻窗溜走,然後再返回來,趁女人在裡間找丹增時偷走了她丟在外間的衣服,將捉來的幾條無毒蛇放入裡間,然後看著那女人光著身子尖叫著跑出房門,自己躲在暗處哈哈大笑。事後得知經過的顧風倒是沒有多責備幼弟,去查了下她的身份才得知是個傳說中剋夫的寡婦。這回就當他做個好人讓這個飢渴的女人好好嘗嘗受寵嫩草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