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 第20章:箋書直恁無憑據,休說相思上


◆ 第20章:箋書直恁無憑據,休說相思上

  柳真真就這麼兩眼悄悄睜開一條縫,看著顧風坐在隱隱透進月光的屋裡洗衣服。他沒有點燈,就這麼在朦朧的夜色裡認真洗著,背對窗口,淺銀色的月光好像給他赤裸緊實的上身抹了一層細細的亮粉,隨著他的動作,線條優美的肌肉微微起伏鼓脹,整個人都帶著柔和的光暈,就像仙人一般看的人心神蕩漾。顧風對此毫無察覺,他滿腦子都是顧家和柳真真的事,必須得和弟弟們先通個氣才行。衣服洗了三盆水才收工,顧風把擰乾的四件衣褲都晾在桌邊的椅背上,兩個人最貼身的衣褲就這麼親親熱熱的靠在一起等著晾乾。

  顧風屋裡屋外的轉了兩圈,確認沒有事可以干了,才不得不走到床邊來看看真真有沒有踢被子。柳真真閉著眼等他走進了才像剛醒來一般,半睜著眼睛喚他:「顧風哥哥,真兒冷~~」

  顧風坐到床邊將手伸進被窩裡去摸她的小腳丫,果然有些微涼。於是,他挪到床尾小心的用被子裹住柳真真的腳擱到自己腿上,然後再次將手伸進去將那雙尚未有他手掌大的腳丫捂在手心裡暖著。

  「這樣會暖和些麼?」顧風一面說著,一面替她揉捏按摩著腳,企圖讓這對潤玉似的寶貝小腳能更熱乎點。

  「唔。」柳真真頓了頓,十個腳趾在少年的手心裡縮了下,她小聲的說:「可是真兒還是覺得冷,腳冷,手冷,身子也冷呢,風,我睡不著了啦~~」

  看著小貓一樣可憐兮兮蜷縮在被子下喊冷的小美人,顧風自然是心疼的,他不得不鑽進了被窩裡,本想讓柳真真背靠在自己懷裡睡的,但是好不容易得逞的柳真真怎麼會妥協。她軟軟的說著「心口和肚子最怕冷了」就主動摟住了顧風的腰,整個人都貼進了少年結實溫暖的懷裡。嗯~~~被人緊緊抱住好舒服啊,而且兩顆心離得那麼近,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彼此的跳動,撲通撲通的,好幸福。

  柳真真睡在裡面,腦袋靠在顧風的肩頭,小半個身子都貼在顧風身上汲取熱量,兩個小奶子微微壓扁在了他的左胸上。顧風也是側睡,左手任柳真真壓著,右手摟著她的腰,不用低頭就能聞到少女軟軟的體香,那種只屬於柳真真的氣息讓顧風漸漸放鬆下來,攬著已經在自己懷裡帶著滿足睡去的柳真真,也進入了夢鄉。

  次日清晨,天還未亮,柳真真就迷迷糊糊半醒過來了。兩個人睡相都很好,一直保持著昨晚入睡的姿勢,但是她開始漸漸覺得小腹上總有個東西咯著,有些不舒服,所以下意識的伸手去摸,一下就握住了一根筆直堅硬的棍子。

  棍子?為什麼床上會有棍子?尚未清醒的柳真真依舊合著眼想把這根不知從哪裡來的東西拿出去,可是輕扯了下,居然扯不動。意識模糊時力氣確實很小吧,再試一次,還是不行吶。此時已經被好奇心弄的微微醒轉的柳真真便摸起那棍子想看看它的末端在哪裡,嗯?怎麼有點點細細的毛,還有兩個圓圓的球,戳它們一下,軟軟的好好玩!

  在柳真真調戲顧風晨勃的大肉棒時,顧風自然是清醒的,或者說在她摸到的時候他一個激靈就醒了。兩個人雖然睡相好但是免不了相互摩擦,於是他遮羞的那塊浴巾早就散開了,讓柳真真摸個正著。看見柳真真不知道是無心還是有意的那般挑逗著自己怒漲的分身,顧風沒法再裝睡了。

  「寶貝兒,哥哥的肉棒好玩麼?」顧風的聲音帶著睡醒的低啞,他低頭親了親柳真真的額頭,看著那張睡的紅撲撲的小臉,心情很好。

  「嗯,好玩……啊!」柳真真的小嘴在大腦遲鈍的一個字一個字翻譯完顧風的話前就已經把心裡話說出來了,所以當她好像被燙到似的想鬆開那根已經愈發粗壯火熱的棍子時,小手卻被一隻大手抓牢重新握住了那根大肉棒。

  「不,我不知道那個是你的……我睡糊塗了……」柳真真有些結巴的解釋著,小臉一下子變得通紅,瞧著他的那雙眼睛水靈靈的還帶著幾分羞怯。

  「犯了錯就要改正它,逃避可不好啊,小寶貝。來,幫哥哥搓搓。」晨曦裡的顧風有些霸道,他的聲音也變得不那麼正經,蠱惑著柳真真那顆撲通亂跳的小心臟。他一手扣住柳真真的後腦勺低頭吻著她微開的小嘴兒,另一隻則手把手的教柳真真如何幫男人自瀆。

  纏綿的吻結束後,柳真真害羞的瞄向自己一直揉搓的那裡,顧風已經將自己那邊的被子拉開了,他仰面平躺著,頎長的身子雖然看著不壯,卻結實得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緊實到能看見腹肌的小腹下是高聳的一根淺肉色陽具,麥色的大掌包裹著雪白的小手握住那大肉棒上下套弄。

  柳真真趴在顧風身上,睡覺前被換上的寬鬆小襖已經衣襟大開,露出了纖長的脖頸,圓潤的雙肩,兩隻微微鼓脹的小奶子在半遮半掩的衣料下若隱若現,烏黑的長髮披散在雪白的背脊上,純白的床單上,黑的更黑,白的更白,她側臉貼在顧風的心口聽著少年有力的心跳,感覺到他的呼吸急促起來,大掌也帶動她的手加速套弄起來,很快手心裡的那根東西又鼓脹了一下,伴隨著少年的悶聲低吼,一股乳白的濃稠液體噴射進了他及時伸過來的另一隻手心裡。

  射出來後的顧風靠著軟墊,打算休息一下再去洗掉手上的精液,稍稍分神間,只覺察到了柳真真的靠近卻絕對沒有想到她會抓過那只滿是汁液的大掌,低頭伸出粉粉的小舌舔了一口那溫熱微鹹的體液。

  顧風「騰」的跳了起來,用乾淨的那隻手托住柳真真的下巴,焦急的說:「真兒,快吐出來。」

  柳真真依舊拉著他沾滿精液的大掌,仰起小臉當著他的面把精液嚥了下去才軟軟糯糯說:「昨晚你吃了真兒的,真兒也可以吃你的。」

  「小東西,我是心甘情願那麼做的。乖,不要勉強自己。來,我去拿水給你漱口。」

  柳真真緊抓著他的那隻手不肯放開,她認真的說:「我也心甘情願,風,我喜歡你的味道。」這般說著,她再次低頭舔入更多的白漿嚥了下去。

  顧風看著小美人想只舔奶的小貓咪一樣,用軟軟粉粉的小舌把他噴射出的濃漿舔吃的乾乾淨淨,甚至吮吸過每一根指頭,他的整顆心都被這個衣衫半褪的小美人給舔化了。

  「我的小寶貝兒,說話要算數,可不許賴賬啊。」顧風把柳真真摟進懷裡萬分溫柔的吻著她,一隻手輪流握住那兩隻小奶子,輕輕按壓撥弄著粉粉的奶頭,給她紓解下情慾。

  柳真真一面把小臉擱在顧風肩頭,感受著胸口溫柔有力的愛撫,小手又不自覺的摸上了他的陽具,揉搓著:「唔,風的大肉棒和精液都是真兒的,不許給其他人哦。」

  「嗯,它們都是你的,給你一人。」

  顧風已經意識到場面的失控,尤其是在柳真真低頭含住小顧的頭部時,一股從未感受過的酥麻從尾椎骨竄了上來。

  她托著軟軟趴在手心裡的長條狀小顧,溫柔地用小舌替它洗澡,在她眼裡這可是一根粉粉嫩嫩的可愛東西,舔著舔著就會開始膨脹堅硬,又一次筆直的站起來衝著她點頭。柳真真輕聲嬌笑著,看著顧風發紅的眼睛,低頭含住了那鼓脹的頂部,想著自己曾經看過的那些香豔場景,學著花娘們的動作,四下點火,上下套弄過了,再舔一邊,含會兒球球,最後一手扶著肉棒,一手卻摸向了鼠蹊部用指尖輕輕刮著,同時兩腮微收的用力一吸。

  在陽具前端遭受從未有過的吸力的同時,大腿內側的敏感地位也被準確刺激到,顧風再次噴射出來,喂滿了柳真真的小嘴,她甚至來不及全部嚥下它們,只好用小手接住了那些從嘴角下巴上滴落的精液。

  這一回顧風只讓她把嘴裡的嚥下去後,也用嘴和手讓她好好舒服了回。柳真真曉得真正的交合是要用剛才那根大家夥來做壞事的,她雖然心存畏懼,但是因為是最心疼自己的顧風哥哥,所以她心裡羞羞地想嘗試下呢,機會難得可又不好開頭。嗯,小手又摸上了那根軟下來還是那麼粗粗一條的小顧。

  顧風低頭輕咬她的耳垂,「小淫娃。我沒有餵飽你麼?剛才是誰又哭又鬧說不要,受不了了,要死了?」

  他有意把後面幾句話說的很慢很勾人,聽得柳真真覺得才被吸舔乾淨的下面又不爭氣的吐起水來。

  「嗯,風……」因為柳真真雙腿纏在顧風腰上並不起來,只好微微扭著身子想找地方去蹭那個開始癢的穴穴。顧風知道她下面又濕了,他可找到了只水做的小妖精啊。

  他並沒有讓柳真真如願以償得體驗回大肉棒,而是用他一根手指再次把小東西弄上了高潮。為了不讓柳真真在縱慾傷身,顧風抱起她去了浴室。先替她漱口,洗臉,然後將柳真真放在浴室裡原本用來擺衣服的半人高的木桌上,打來了一盆熱水。

  柳真真在顧風的指導下,害羞得分開雙腿蹲下,小屁屁下面就是盛滿熱水的盆子啊,雖然和他親熱過,但是這樣還是會覺得好害羞!顧風自然看得出小美人的羞怯,因為她整個人都是粉粉的了。

  「乖,小穴穴流了水被人碰過後就要好好洗的,是你自己來還是我幫你?」

  「風,你幫我,我不會~~」柳真真軟軟撒嬌,感覺著顧風粗熱的手指細細清洗過自己私處每個角落,甚至連小菊眼的外面都輕輕搓了搓,令她忍不住輕叫了起來。顧風扯過乾淨的帕子,替雙腿發軟的小美人擦乾了私處,去外面拿來晾乾的貼身衣褲,替她穿好了再抱回到床上。自己則用冷水簡單沖洗一遍後擦乾,穿衣服。

  當他披上裡衣時,聞到了一股很好味的香味,不是那種脂粉花草的味道,而是屬於女體的肉香。顧風低頭嗅著自己貼身的裡衣,那股好聞的味道幾乎讓他渾身放鬆,好想馬上就沈入夢鄉。

  忽然,他想起了顧氏房中術裡的內容,才明白那是因為衣物中混有女子動情後的春露,幾經搓洗稀釋後仍然會留下清淡的體香,對於喜愛和她交合的男子而言,這是最上等的安眠凝神香料,任何調香師都無法複製的天然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