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 第22章:沈吟悲世故


◆ 第22章:沈吟悲世故

  本朝高祖本是一外放王爺,後來因為新任皇帝昏庸無道,於是說服兩位結拜兄弟,起兵謀反。將軍顧鳴用兵如神,天璣派傳人百里青神機妙算,高祖年少時就與兩人結拜為兄弟,發誓同年同月同死,兄弟同心其利斷金,他們在最初可謂所向披靡,極受百姓擁戴。

  然而人無完人,在史記中伴隨著高祖一生豐功偉業的是他的無數風流豔史,色字頭上一把刀,恐怕沒有人比他詮釋得更好了。因為江山已是囊中物,高祖和兩位義兄決定兵分三路在天都聚首,百里青率先入都城準備登基大典的事宜,顧鳴帶兵墊後,清掃掉最後一些殘餘勢力。

  在高祖回程的隊伍裡還有百里青懷孕四月的愛妻,也是百里青的表妹,雲夫人。其中詳情究竟如何無人得知,但是在顧鳴趕上高祖的護駕隊伍時竟然意外得知雲夫人小產後受不住打擊投河自盡的噩耗。

  雲夫人的死因疑雲層層,顧鳴私下幾番套話才問出些許眉目,百里青離開不到半月,高祖就以讓雲夫人好好安胎為由,將她日日帶在身邊照顧。顧鳴對高祖的沾花惹草曾經勸解過一再說不要因為美色而誤事,如今鬧出人命,他實在不願相信是高祖所為,所以一再逼問高祖,卻得來了最不想聽的答案。

  百里一族世代單傳,因為擁有窺天之術,也被剝奪了健康的體魄,每一代的傳人都先天體弱多病,許多事都只能量力而為,戒貪戒縱,常常需要禁慾養身,這才使得與他截然不同的高祖在酒後強要了雲夫人卻叫美人嘗到了從未有味的滋味。

  雲夫人做女兒時便是爹娘捧在手心的寶貝,嬌生慣養後很是任性,凡事都是依著自己喜好來,絲毫不顧及別人。當初她硬是擠掉了同族的姐姐,嫁給了百里青,當上了最風光的百里夫人。百里青一向好脾氣,對她也百依百順,疼愛有加,卻常被雲夫人抱怨他不解風情。

  自雲夫人診出有孕後,兩人不僅分房而睡,百里青還常常因為高祖所囑咐之事常常離家十天半月,讓懷孕後脾氣愈發不好的雲夫人更是寂寞難熬。這一次,百里青又留下她一個人自己先行前往都城,心情低落的雲夫人卻遇上高祖的噓寒問暖,百般體貼,讓她迷了心竅不顧身孕常常與之偷情,一日因為忘情盡興而小產時,她才幡然醒悟,百里一族子嗣難得,她已經是家族的罪人,即使難逃一死也不能死在他們手上,所以毅然投河自盡。

  「陛下大錯已鑄,日後你我當如何面對百里兄!」

  顧鳴對高祖的所為極其失望痛恨,但是這事已經不是斷絕兄弟之情就可以解決的,百里青對這個孩子寄予了極高的期望,那個清冷的男子一旦發怒,後果不堪設想。高祖也是在雲夫人出事後才恐懼起百里青的異能,他不得不向顧鳴苦求幫助。

  為帝王者或許都有說服人心的能力,高祖也抓住了顧鳴的弱點。

  顧鳴本是和兩個叔父一同在江邊扛米謀生的孤兒,曾經顯赫的顧家早已沒落。高祖年少時曾乘車前往江邊登船,見到一個少年被幾個大漢踢倒在地鞭打到奄奄一息,只因為他午飯時多吃了一個饅頭。高祖心生不忍,於是派人將顧鳴接走醫治,同時安置了他的家人,等顧鳴修養好後對外是他的新伴讀,私下卻以兄弟相稱,並且極力向自己父王推薦了顧鳴,讓他得以充分展示了其傑出的軍事才能,重振顧家,還將自己的兩個表妹許給了顧鳴的叔父。

  顧鳴是重情重義之人,對於高祖的賞識和救命之恩時刻銘記在心,忠心耿耿。而且他出身貧寒,幼年疾苦,十分希望能解救百姓與水深火熱之中。

  忠君愛民,報恩還命就是顧鳴最大的弱點,高祖深知這兩點,對著顧鳴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一面痛罵自己無顏苟活,乃欺名盜世之徒,一面聲淚俱下,說自己要到吧百里青面前自刎謝罪,將天下交付給顧鳴,說著自己多麼希望百姓能安居樂業,兒有雙親不受苦寒,老有子孫不畏病苦。

  顧鳴深受感動,他不貪圖天下偉業,也知道自己不是當帝王的料,所以暗自決定見了百里青後,就犧牲自己去換高祖一命,期望這樣能化解百里青的仇恨,報了高祖之恩,又不負天下。

  其實,百里青是為顧鳴所吸引才投靠了高祖,因為他看得見顧鳴命格裡的七殺、破軍、貪狼,此三星一旦聚合天下必將易主,無可逆轉,既然亂世裡誕生了這種命格之人,此人必定是他所效忠之人了。百里一族從來跟隨強者,百里青對顧鳴無比信任,並沒有把高祖放在眼裡,他看到的是顧鳴以後的天下,卻沒有料到之後的變數,命運的齒輪一旦轉動就再不可能停下。他欣賞顧鳴的赤膽忠魂,也是這一點,讓顧鳴和高祖交換了命格,與帝王江山失之交臂。

  在雲夫人小產時,他就已經從天象上發現了,憤怒到極致的百里青依舊守在了皇宮裡,他裝作不知情一般將天元殿原有的宮女,內侍,護衛以保證高祖安全為由全部趕走,耗費半月的時間在這個即將舉行登基大典的布下陣法,用自己的血液寫下禁術,天璣派消亡與他這一輩,只要高祖踏入這裡將會受到世代的詛咒,再無人可解。

  因為失血過多的百里青無力再看天象,並不知道顧鳴和高祖提前抵達。在兩人來到大門緊閉的天元殿前,高祖推門進去,就在觸發陣法的那一瞬,緊跟其後的顧鳴在電光火石之間搶先進去將他了出來,自己卻留在殿內承受下了百里青尚未全部完成的詛咒。

  「哈哈哈哈,柳文宣你騙得了顧鳴,騙不了我。你以為這樣就沒事了?」百里青幾經癲狂,滿身是血的哈哈大笑,「沒用的,你逃不了,他日顧鳴死了你也別想活。問你平生所為害人命姦淫人婦女敗壞人倫從前千百詭計奸謀哪一條孰非自作,我替天行道有冤必報減爾算蕩爾產殄滅爾子孫降罰爾禍災看你子孫多少凶鋒惡焰有幾個能逃!」

  在他高喊之間,高祖跌坐門外滿面驚恐,而顧鳴卻衝上前按住了百里青胸前的傷口,想為他止血,那血咒幾乎用盡了他的心頭血。

  「阿青,不要說了。此事我也難辭其咎,用我的命來換他一命還不能解你心頭之恨嗎?我們說過要給天下人一個太平盛世,你不想看到那一天嗎?」

  「鳴哥,你真傻,只有你,只有你能給啊……對,對不起,血咒已無人可解。」百里青躺在顧鳴懷裡,氣息越發微弱,他費力的說著每個字:「姦淫造孽焉能妻女清貞,倫理不忌吾以汝為死矣。」

  高祖命中帶貴卻無緣紫薇,需要有人輔佐才有可能稱帝,而顧鳴卻是天生的霸主之命,只要他活著天下遲早有一天是屬於顧家的。百里青小看了高祖的野心,他不僅僅想要顧鳴的命,還想要換取霸主的命格。幸好他當時還有半條命,硬改了稍許,雖然顧鳴的命格被換走,但是高祖和顧家形成了世代的契約,顧家死,柳氏亦別想多活一天。

  當日的混亂只以百里青操勞過度嘔血而亡告終,他至死都沒有揭穿高祖的謊言,也是為了讓顧鳴心裡好受一點。高祖只聽到了百里青的高喊,尚且心存僥倖。然後等他尋遍高人得知雖然百里青看在顧鳴的面子上最後略改詛咒,但是皇帝和顧家的命依舊是連在一起的。只要顧家有一人活著,皇帝就一日不死,儘管如此高祖仍然對百里青的話深信不疑,不敢再害顧鳴,封他為世襲的異姓王,並且力排眾議,要求他所有待遇等同於自己,顧家子弟乃皇子們的異姓兄弟,必須親如手足,不得聯姻。甚至專門改寫法規,雖然無法免去顧家死罪,但是禁止誅滅顧家。

  這樣的厚待是從未有過的,而且代代相傳,甚至變本加厲的賞賜著。史上沒有一個朝代的帝皇這樣對待重臣,而無懼於他們功高震主。原因之一,便是顧氏家訓中的「顧氏子孫決不可叛國弒君。」

  作為當日的在場人之一,顧鳴自然清楚各中緣由,從百里青的話裡他多少猜出了些,可他沒有野心也不喜戰亂,所以不願見到自己後人再因為此事而謀反,畢竟冤冤相報何時了,然而百里青設下的血咒確實毀掉了顧鳴原本平靜的生活。

  他曾經只願守著妻子,看著孩子們平平安安的長大,因為參不透那最後兩句話,顧鳴一直沒敢讓新婚的妻子懷孕唯恐將詛咒傳到下一代,可惜他忘了百里青的詛咒不是那麼容易就中斷的。

  當日發生之事的緣由只有高祖和顧鳴知道,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誤以為殺了顧鳴就可以殺死高祖。一日,顧鳴終於破解出百里青遺言,整個人一時精神恍惚,叫人抓住時機一箭射殺,來不及寫下一個字就離開人世。

  此事最驚恐的莫過於高祖,他才登基不到半年,哪裡甘心這榮華富貴香衣美人尚未盡情享用就要離世。而顧家只剩顧鳴的兩個封侯的叔父,他嫁去的表妹們生不出孩子又不許那丈夫納妾。眼見顧家就要後繼無人,高祖大怒,警告那兩個表妹必須要讓兩位侯爺在一年之內擁有子女,為顧家延續香火,不然就將她們杖斃。兩位婦人害怕杖斃,又不願新妾爭寵,就打起了顧鳴遺孀的主意,逼迫她和兩個叔父交合後生下子嗣放到自己名下養育。

  顧家共妻之風由此伊始,一人一妻則無子女,高祖允諾只要他們肯共妻,天下一切女子任其擇選。面對皇帝要求的共妻,顧家有忠烈之士寧死不屈,亦有貪生怕死之徒苟且偷生,屈於權勢美色,顧家就這麼跌跌撞撞的存活在世間。

  一日淫人妻女者,妻女世代為人所淫已是惡毒,而不得不與同宗長輩一起與其妻女亂倫生子則更甚一籌。當初百里青利用柳氏的弱點,知道他們冷血自私又獨佔欲強,最嫉恨自己的女人偷情,因此詛咒他們同輩之人只能娶一個女人,交合過的女子越多,死得越快。女人對他們而言就如皇位一樣,不能共享就必定父子相殘,兄弟廝殺,被萬世唾罵,沒想到最後遭此厄運的卻是顧家,可惜他已經無力再改寫了。

  顧家之後兩代子嗣的誕生都伴隨著雙親不堪折辱而自盡的鮮血,直到第三任家主成年後終於用先輩們血淚換來的教訓和顧鳴留下的書冊,拼湊出了當年埋沒的恩怨是非,帶著兩個弟弟選擇不再與皇帝對抗,自願接受共妻。此時高祖已薨,因為顧及顏面死前並沒有對太子說清楚各中緣由也未留下相關文書記錄,只是交代顧家有後則帝運長存。新帝見這任家主誠心進言,也不願再像高祖一樣把顧家男人變相軟禁在宮中,監督逼迫他們生下後人,而是在城內買地建府,供顧家居住同時進行監督。

  這一代的顧家不再做無謂的抵抗,而是忍辱負重地開始重視天道和醫學的鑽研。最初還活在皇帝的嚴密監控下,直到顧廉祖父這輩已經讓皇帝失去了戒心,並且秘密達成協定保證每代至少有四個子嗣,才終於取得其信任,外放南部,得以借天地之力耗巨資建立了不輸皇廷的祖宅,再次受到重用。

  一面是自幼接受的正直教育,一面要面對家族違背人倫的生活,這種矛盾使男人們盛年之後,隨著體力腦力漸漸衰退就會開始發病,當然也有極少數堅毅之人忍道了最後。伴隨年紀增長的男人們就變得越來越危險,因為他們的神經就想皮筋一樣被日復一日緊緊繃著,一旦受到刺激就好比外力的輕彈,弦則斷,人則崩。因此養生之術也是顧家異常重視的,這可以延緩他們發病的時間。

  回顧這樣沈重的家史令顧風也心神疲倦,他看著懷裡香軟白嫩的小東西,心裡有說不出的苦。

  柳真真趴在他的懷裡默默聽著,她見顧風停住後,輕聲問:「是不是,顧家如今仍然共妻?」

  「是。」

  「那,你可有想要自己娶的人是什麼樣的?」柳真真終於明白顧風昨日的話,和他沒有說出口的顧慮,鼓起勇氣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