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 第23章:薔薇花落秋風起


◆ 第23章:薔薇花落秋風起

  顧風摸了摸她的頭,沒有再吻她,而是慢慢講起了玉桂夫人和靜薇夫人。

  顧風共有三位祖父,顧廉排行第三,這幾年和另外兩位兄長都搬入太極殿內靜養。他們的妻子就是靜薇夫人。

  靜薇夫人本是相國之女,嫻雅知禮,尤善歌舞。十四歲時嫁與爹爹的得意門生後,隨夫君南下赴任,在新婚後歸寧途中被山賊所擄。

  因為其夫君赴任就是為了朝廷授命的剿匪之事,欲立功陞官,因為不肯對山賊妥協,亦不承認夫人已被人擄劫,而是把靜薇夫人陪嫁來的美貌侍女扶做正妻,混淆視聽。相國大人固然惱怒女婿的先斬後奏,但為了顧及名聲顏面,默許了此事。因為山賊老巢易守難攻,所以不得不請顧家來指揮定奪。因為顧家家主會率先領兵強攻,將會最先達到老巢,所以相國低聲下氣的和顧家老大說了女婿的所為,請他若見到自己女兒還活著,務必毀屍滅跡,以保全她的名聲,也不會給家族抹黑。

  顧家老大聽後冷笑一聲,道:「這麼做,顧某可有什麼好處?」

  相國老臉通紅,想了想硬著頭皮說:「顧大人尚未娶妻,若是此事成了,我將我那二女兒許給大人可好?」

  「看來,相國大人覺得我顧某娶了你女兒是高攀了?」

  「不,不是這個意思。那,那,那大人可有想要的東西?」

  顧家家主起身升了個懶腰,說道:「我還沒想好,想出來了我自當知會你,就是先給你打聲招呼罷了。」

  當顧家家主率兵攻佔下土匪老巢時,讓手下殺光匪徒,自己則去找那相國之女。在一處暗室裡,他看到了關在裡面衣不遮體的靜薇夫人,因為聽見了外面的動靜她躲在床角,護著自己小腹,她有兩個月的身孕了。孩子生父可能就是幾個頭頭之一,他們見她不是一心求死之人,就等她生了孩子再做打算。明明是知道自己已經不再貞潔,她卻一再告訴自己要堅強的活著,她不想死,孩子就是她活下去的希望。然而在看到顧家家主時,靜薇夫人就猜到這個人是自己爹爹派來的。家裡容不下這等醜聞,爹爹也不會允許自己活在世上給他丟人現眼的。

  因此當顧家家主看見她這個樣子,就坐到床邊給她把脈時,靜薇夫人閉上眼,十分冷靜的說道:「肚裡的孩子不是我夫君的,你做那沒用的幹什麼?一刀殺了我豈不痛快。」

  顧家家主不做聲,脫了自己的外套蓋住了她的身子,抬起左手掐住了靜薇夫人的脖子。那樣細白的脖頸,指腹能感覺到跳動的脈搏,他看著那張巴掌大的臉,雖然蒼白消瘦,但是看得出原先動人的模樣。其實他只要動動兩根手指就可以輕易取了這個美人的性命,但是他改變了注意,手緩緩上移輕輕摸著她的臉頰。

  「你的家人,你的夫君都已經不要你了,不如跟我走?你肚子的孩子算我的。」

  靜薇夫人睜開眼,不可置信的看著他:「我已為人婦,又遭人姦淫懷孕。這樣殘破的身子你也要嗎?」

  「為什麼不?孩子是無辜的,你難道不想把他生下來,看著他長大成人,娶妻生子?我家底還算殷實,能保你和孩子衣食無憂。不過我還有兩個弟弟,都沒娶女人,你若是跟了我也得服侍他們,給他們生孩子。只要你答應,我可以保證你活到看膩這個世界為止。」

  為了孩子,靜薇夫人答應了。她以為這個髒兮兮的高大男人是個粗魯的大兵,她想像自己會像農婦一樣去田間勞作,因此當她被秘密送回顧家老宅時,看著那堪比皇庭的宏大建築,一時說不出話來。

  顧家家主比她晚了幾日才到家。他去找了相國大人告訴他事情已經辦妥了,自己要的補償也拿到了,不過跟他女婿談論了下問題,想來應該解決了。顧家家主跟相國這位得意門生討論的問題是關於「被人輪姦是什麼滋味」,並且很好心的讓他親身體驗了一回被男人插的滋味後才滿意的帶著手下離開。

  顧家家主走進自己的院子,看到那個坐下海棠樹下縫製小衣服的女人,走了過去在她身邊坐下來:「看來你已經習慣這裡了。」

  「顧大人覺得跟我一個婦道人家開玩笑很有趣是嗎?」靜薇夫人依舊縫製小衣裳,頭也不抬的說著:「我自知是失貞之人,只求一處安身之地養大孩子。顧家何等尊貴,我不敢高攀。」

  「尊貴?哈哈哈哈!!!」顧家家主似乎聽到這世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大笑起來,「只有外人才會這麼想啊。我顧某許下的承諾絕非妄言,半月一過你就是顧家主母,而這肚裡的孩子就是我顧家長子。」

  顧家家主沒有食言,這位相國之女果真成為御賜的靜薇夫人,顧家家主以不喜夫人露面為由拒絕了外人的窺探。年底足月生下了長子,此後又相繼為顧家老大和老二生下了雙生的次子,三子,和四子,以及支系的兩個孩子,顧廉因為常年征戰沙場,自覺煞氣過重不願再要孩子。可惜的是,靜薇夫人沒等到長子成家就因病撒手歸去,倒也不必再為日後四個兒子的為國捐軀而痛心疾首。

  玉桂夫人本是一位中郎將之妻,因為一日隨夫君去赴宴時,被一王爺看中。使了手段陷害她夫君入獄,然後借口幫她夫君洗脫罪名來接近玉桂夫人,得了她的信任後,製造中郎將出畏罪自殺的假象斷了玉桂夫人的想念,中郎將的爹娘因為受不住打擊相繼過世。一片混亂下,王爺幫著玉桂夫人操辦喪事,安葬老人,百般體貼之下終於如願以償得佔了她的身子。

  因為中郎將在獄中有休妻手書,所以玉桂夫人不必再為他守孝也不能再住在夫家,可是回到娘家也得看人臉色,嫂嫂話裡話外都是說她名聲不好,長得再美也沒人要,嫌她拖累了家裡。為了打發掉這個礙眼的小姑,嫂嫂硬是逼著她爹娘和兄長勸她改嫁給街頭殺豬的獨眼男人做續絃。

  這個時候王爺的提親,自然是件皆大歡喜的事,他不費吹灰之力就取了玉桂夫人過門做如夫人。然而不到半月就診出玉桂夫人已有三月身孕,那是中郎將的孩子,王爺自然容不下這個孩子,加上其他妻妾落井下石的各種教唆,就逼迫玉桂夫人去墮了孩子,不然就要休掉她。

  玉桂夫人知道自己錯信了王爺,更加懷疑夫君的死因。她不捨得斷了夫家的血脈,趁著下人們見自己不受寵後也鬆了看管,才尋得機會逃出王府,去大將軍府上求顧家幫忙。

  時任家主的就是靜薇夫人的長子,他替中郎將洗刷了冤屈,按例法讓那王爺流放西北,女眷們充入賤籍,而玉桂夫人卻被顧家藏起來後換了身份,成為了主母,御賜封號為玉桂夫人。

  顧風就是玉桂夫人和中郎將之子。

  柳真真看著顧風說不出話來,她從來不知道他有這麼複雜的身世,顧家是這樣一個驚世駭俗的所在。

  「我很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在顧家爹爹和祖父們對我們是一視同仁的,或者說待我和二弟比三弟他們更好。二弟也一樣,他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嫡子,只是身上也沒有顧家的血。三弟和四弟是三叔的孩子。原本我們還有個弟弟,因為娘懷著他的時候,到處都在傳我爹爹,和三個叔叔全部殉國的噩耗,受不住打擊而小產。這一回她傷了身子,再不能懷上了,所以顧家這輩也就是我們兄弟四人。」

  「我告訴這段歷史只是想讓你知道,如果嫁入顧家會有怎樣的情形罷了。你問我我想娶什麼樣的人,我一直以為會是想我娘或是祖母那樣身世坎坷的女子,也許還懷著不屬於我的孩子。祖父總說太聰明的女人在顧家是活不下去的,因為她們總想逃出去。所以他們之後挑的女人都是對外界死了心,心甘情願住在顧家的。」

  顧風說著從床上爬了起來,他替柳真真掖了掖被角:「小真兒,今晚說了這麼多,我就不留下來了,免得亂了你的心緒。十日之後,我會來找你,然後告訴我答案,好不好?」

  「我不知道那個時候我在哪裡,幽蘭殿或者赫連府,或者別的地方,你能找得到嗎?」

  「只要我想,就沒有我找不到的人。」顧風見柳真真神色間沒有嫌惡和抗拒,輕輕吻了吻她的額頭,就翻窗離開了,留下柳真真抱著錦被睡去,一夜亂夢紛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