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 第24章:月淡初回夢


◆ 第24章:月淡初回夢

  柳真真在睡夢裡似乎感覺到了臉邊的溫熱,下意識的覺得是顧風而貼了上去蹭著,等她想起昨夜顧風已經離去後才猛得睜眼。

  坐在床邊的正是阿蘇勒,他對柳真真的主動親近十分滿意,用麼指摩挲著那嬌嫩的臉頰。

  「你,你怎麼在這裡?」柳真真本能得拉高被子蓋住了脖子和肩膀。

  阿蘇勒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幾日沒見她後逼著斥候到處尋人才找到這裡來的,他露出一副不耐放的表情說:「阿蘭見不到你快煩死我們了,你什麼時候回去啊?我們要動身離開了。」

  柳真真自然想不到自己也屬於阿蘇勒口中的「我們」,以為他們著急帶阿蘭走所以才找到這裡來的。這幾日顧風的出現讓她幾乎忘了阿蘭這邊的事,心裡很有些過意不去。

  「對不起,這幾天因為有些事,所以耽擱了。我今晚就去幽蘭殿把阿蘭的賣身契拿出來,這樣她就自由了。」

  看著才睡醒還帶著幾分慵懶的小美人軟軟地跟自己道歉,阿蘇勒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說:「沒事啦。一定是今晚才能去拿,不能早一點?」

  柳真真見他似乎挺著急,想了想後點頭:「好吧,我等會就去。那,你能不能先迴避一下,我要換衣裳了。」

  阿蘇勒小聲嘀咕著「我又不是沒見過你身子」,還是老老實實渡步到了屏風後面,他見桌上有一小包東西便好奇的去瞧了瞧,啊,是小肚兜!!阿蘇勒知道這個是姑娘家貼身的小衣,專門用來裹著那兩隻白嫩嫩的小奶子的,嘖嘖,一件件都很漂亮,一想到這些小布頭都曾裹著柳真真的兩隻小美桃子,他就心癢癢得順拿走一件做紀念。不過,他看中的是柳真真身上的那件,正紅色的底,包著金邊,上面繡著大朵的牡丹很是漂亮。阿蘇勒是清晨時分過來的,因為見到柳真真的裡衣擺在床邊,以為她裸睡著就悄悄掀開了一角被子,結果那紅衣雪膚,相映出香豔場面差點讓他流鼻血。唔,真恨不能讓她一夜間就長大兩歲,好叫自己狠狠解個饞。

  柳真真看得出阿蘇勒是個自說自話的主,但還是要求他以後未經允許不可以進自己的閨房的。阿蘇勒點頭應好,心裡想的是她遲早是自己的女人,讓著點也沒什麼,在床上會乖乖聽話就可以。

  柳真真同赫連家主告了別說是去素女府上課,赫連家主親自送她出門,看著她上了馬車才放心回去。殊不知,阿蘇勒已經躲進了那輛馬車裡。柳真真對少年的神出鬼沒已經習慣了,不管是阿蘇勒還是顧風都不是隨便就能擋住的人。

  阿蘇勒到不介意柳真真在自己跟前發呆,他也在盤算著自己的事,越早拿到阿蘭的賣身契就能越早動身回去,然後他就可以讓阿蘭的爹爹認柳真真為乾女兒,藉著封做新的可敦,再把她好好養兩年就可以生個漂亮小子了。

  阿蘇勒已經有一位可敦,但是可以再設平妻,兩位或數位可敦地位都是一樣的,這是他能給柳真真的最好禮遇了。可惜的是,他的這個願望足足晚了五年多才實現。

  最早的變數莫過於他對幽蘭殿的小瞧,柳真真只來得及匆匆跑到後門外塞給他那張賣身契,就被桂娘喚走了,一連數日都沒有回來。偏偏幽蘭殿防衛嚴密,柳真真也不在自己的專室裡,阿蘭猜測可能是又開始新的授課,所以集中調教去了。阿蘇勒沒有辦法不驚動任何人得一一搜尋每間密室,只好悶悶不樂的在院子裡苦等。

  第二個變故就是他的老師,胡瑟已經啟程前來。因為遲遲不見兩人歸來而送出密信詢問的胡瑟,在得知世子迷戀一個煙花女子之事後十分生氣,決定親自來一趟,斷了他的念想。

  確實如阿蘭所料,柳真真被桂娘領到了一位妖嬈的美人跟前,打算讓她和幾個挑選出來的雛兒跟著這個用大價錢挖來的頭牌好好學學如何用小嘴取悅男人。

  現從舔糖葫蘆開始,讓女孩子們練習出享受而愉悅的表情。

  「好好記著這種甜絲絲的滋味,以後只要一伸舌頭就要想起這種滋味,在你們天真的小臉上,水汪汪的大眼睛裡都一一表現出來。」頭牌美人一面說著要領,一面認真糾正每個人的表情和動作。璃娘是不再賣身之人,專門來這裡做老師,讓姑娘們都喊自己璃姐姐。

  「嘖嘖,小丫頭這副勾人的模樣,我瞧著都心動了。」璃娘站在柳真真跟前,看著那個仰著小臉認真舔糖葫蘆的小美人,半是誇獎半是試探:「瞧你那眼裡,濃情蜜意得都要淌出來了,莫不是想到自己哪個相好了?」

  桂娘是一直在邊上看著的,前半句還聽得十分得意,後半句入了耳,她的神色也變了,這個小祖宗可是四大家族點名要的人,在她手上可不能出半分差池。

  柳真真怯生生的看著桃娘,輕聲辯解:「阿真是按著璃姐姐的要求做的,可是哪兒錯了?」

  桂娘素來相信柳真真,也在一旁幫腔:「這就是我跟你提過的那個丫頭,資質好得不行。男人們只要嘗過她的滋味,保準日日魂牽夢繞,恨不得把她骨頭都吃下去。」

  璃娘也不說話,就是笑了笑。這天結束時,她和柳真真走得最晚,故意堵了她的去路,一雙嫵媚的灰綠眸子看著柳真真,說:

  「郡主的本事挺大的,能裝到桂娘那種人精都辯不出真假來。姐姐是過來人,好心勸你一句。男人們總是容易被美色沖昏了頭,可是一旦性命攸關,頭一個肯丟掉的也是女人。長老會既然要你為各個家族生兒育女的,就自然會掃除一切障礙。你還是安安分分的守著身子,別叫一兩句甜言蜜語就給騙了。相信我,背叛者的下場是你一輩子都不想見到的。」

  璃娘看得出她心底藏了人,不想這麼個美人兒做傻事害了自己,這才提點提點她。

  「阿真多謝姐姐指教。」柳真真欠身行了禮便和璃娘擦肩而過。

  嘖嘖,自古紅顏多禍水,這個姑娘可不是個省油的燈啊。璃娘抱肩看著那娉婷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盡頭,帶著一絲幸災樂禍的意味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