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十六公主~番外篇:02.◆ 折來.第一笑是生涯:之二


◆ 折來.第一笑是生涯:之二

  榮安王遇見十六公主也是一個偶然。綃凌殿是閒置的客居宮室,沒有清掃裝飾的旨意宮人們是不會進去的。午膳後,榮安王獨自在下榻的宮室便散步,遠遠看見綃凌殿的後院裡有株開得極為繁茂的紅梅,便曾四周沒人悄悄走了進去。不想,在絢爛的重瓣紅梅下,居然有個午睡的美人兒,沈靜姣好的容貌,微露的香肩,裹著素白長裙攏著狐襖,青絲間落滿花瓣,這般模樣看著就叫人口乾舌燥,榮安王難得對一個南夷女人起了興致,自然不會放過她。不過看這女子梳著婦人的髮髻,衣著華貴,但身旁又沒有宮人侍候,把握不住她的身份沒法下手。不得不按著禮數,喚醒了這個睡美人,一問之下才知道她就是寡居的十六公主柳若語,自己最小的侄女。

  十六公主告訴榮安王,她也是因為喜歡這兒梅花怒放,又安靜,才特意避開了宮人來賞梅的,因為偶爾犯了困才睡在這兒。榮安王嘴上說著要她小心著涼,不該不帶宮人們就獨自出來,心裡卻暗喜這個大好時機,新寡的婦人往往奈不住寂寞,即使被男人強上了不敢做聲,再加上此處幽靜偏遠,兩人身邊的宮人們都被打發走了,他有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來和這個未曾謀面的小侄女尋歡作樂。

  凌霄殿的後院極大,小徑通幽,十六公主早已忘記了來時的路,只好跟著榮安王走。她從未見過三皇叔,但是以前年幼時,在皇后的宮裡聽宮人們小聲討論過這個紫眸王爺不知真假的傳聞。

  據說榮安王十四歲通曉人事後,就專門愛玩年幼的小女孩,曾夜御六女而不知足。那些同他交合過的小女孩不過十一二歲,都是教習坊裡專門送去的,等次日接回去後各個下體血流不止,連後面也被開了苞,尚未長好的子宮早已被捅壞了,無法再生育。他在皇宮里長到十六歲後封王北上,期間玩弄的小女孩足足有百十來個,全部失禁,喪失生育能力,渾身傷痕纍纍。越到後面越發殘暴,非得一晚上生生折磨死了才把屍體送回習教坊。宮人們說得有鼻有眼的,什麼奶頭裡紮著針,小穴被烙鐵燙得焦黑,腸子都搗爛在肚子裡,完全把他說成了一個無惡不作的恐怖魔鬼。最近榮安王南下過來,宮人們之間又流傳起這些事來,加上教習坊果真開始挑選年幼的女孩子,嚇得十來歲的少女們個個心驚膽顫。

  今日一見那人卻是成熟英俊的男人,像極了年輕時的父王,而且似乎還很溫和,但她始終不敢離這男人太近,她從這個男人的眼底看到了隱藏極深,卻令她熟悉的情慾。當十六公主因為覺察周圍的景色愈發陌生,而有些心慌時,一個不甚險些摔倒,榮安王順勢將她抱進了懷裡,一手箍著細腰,一手卻按住了她圓潤挺翹的小臀,時輕時重地揉了起來。

  「啊……三皇叔……」十六公主被男人有力的臂膀緊緊扣住,腳尖都已經離了地,根本沒法躲開男人的大掌,「別……三皇叔……我們還要找回去的路呢……唔……唔……」

  嬌小卻豐盈的身子帶著清淡的梅香撲入鼻尖,榮安王低頭看著這個只到自己胸口的小美人仰起小臉喊自己三皇叔時,立刻低頭用自己的唇舌包住了她的小嘴,厚大的舌頭塞滿了十六公主的小口汲取著美人的津液,舔著她的唇齒,強硬的掃過了她口內的每一寸地方。

  榮安王仗著自己的身形高大將十六公主抵在了牆上,把已經發硬的陽具頂上了她柔軟的小腹,開始頂蹭著。十六公主推不開這個男人,心下懊悔自己挑了個人跡罕至的地方休息,又不帶宮女,只得由著三皇叔肆意妄為。

  男人的大掌隔著衣衫揉她的雙乳,一手扯開褲頭,拉著她的小手去摸彈出來的滾燙陽具。

  「守了這麼久的寡,小穴都干了吧。來,好好摸摸,覺得皇叔的肉棒大不大?」男人鬆開十六公主的嘴,一面舔著她的嘴唇,一面低聲問道。

  「大,好大……」

  「想不想皇叔把它插進你的小穴裡?你摸摸看,它又粗又硬一定會讓你舒服死的。」

  「不……皇叔……嗯……不可以的……」十六公主雖然這般抗拒著,但是感受到手裡東西那灼人的溫度,還是忍不住身子發軟。不論是夫君還是皇兄都沒有這樣驚人的陽具,不知道若是真被皇叔在這兒強上了會是個什麼滋味。可是現在不行,她之前才被太子拉進畫舫裡干了好幾回,即使洗乾淨了,那處紅腫的模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可是萬萬不能叫他人知曉的啊。

  「倒是個貞潔的小東西,可是皇叔的大肉棒很想伸到你的小穴裡去,怎麼辦?」男人低笑著咬她的耳珠,一把抱過她坐到了欄杆上,讓小侄女雙腿大開坐在自己腰間,手掌探入裙底,隔著褻褲摸她雙腿間的那道細縫,指尖裹著衣料陷進縫裡摩挲著,「這樣是不是很舒服?讓皇叔的肉棒捅一捅會更爽的,嗯?要不要?」

  「皇叔,若語不可以這樣的……求求你,別這樣……唔……」突然小核被捏住,十六公主整個人都抖了下,她淚眼汪汪得看著那個男人希望他能心軟,可是捏住小核的手指還在繼續揉搓著,絲毫沒有放過她的意思。

  「嗯?這是個什麼東西,硬硬圓圓的,像顆小珍珠一樣?」隔著絲質褻褲捏住小侄女陰核的榮安王明知故問得挑逗著十六公主。

  「輕輕一摸,你就會叫,來,再叫幾聲讓叔叔聽聽……」說著他搓麵團似的搓弄著十六公主敏感紅腫的小珍珠,聽著小侄女難耐的低叫著。

  「不……啊……啊……啊……不,皇叔……別捏那裡……啊……」

  「叫得真好聽啊……別捏哪兒?這裡是嗎,那皇叔要再使勁……看看能不能把它捏爆了。」這般說著他果真用了大力將那小粒捏得扁扁的,伴著拔高的尖叫聲,女體如狂風中的樹葉般顫抖起來,粘膩的淫水迅速打濕了他手裡的布料,讓男人可以更加清楚的感覺到小侄女下體的模樣。

  「敏感的小東西,這麼快就洩了。」

  男人輕笑著,依舊溫柔的摩挲著那粒小珍珠,然後突然重重捏一把,看著靠在自己懷裡的十六公主時不時抽搐一下。

  「小侄女流了好多水啊,褲襠都這麼濕了,想不想皇叔幫你堵一堵?」榮安王說著扶住自己露在外面的巨大陽具隔著那濕噠噠的薄薄絲料頂上了微微開口的小穴,還往裡面頂了頂。

  「嗯啊……啊……啊……不……」再次被刺激到高潮的十六公主挺著身子抓緊了榮安王的肩膀,一顫一顫地噴著水兒,「別,別蹭那裡……皇叔……若語要死了啊……不……」

  榮安王最喜歡趁著十六公主高潮時極為敏感的時候,刺激她的小珍珠和小穴,延長那種幾乎滅頂的快感。極薄的絲料沾了水後更是恍若無物,十六公主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三皇叔巨大如拳頭的菇頭就卡在自己的小穴口上。會死的,那樣大的一個頭若是真塞進來會出人命的啊。

  榮安王偶爾也會嘗嘗強上的滋味,但是這回他更願意折磨著小侄女讓她求自己狠狠的操她。那根巨大灼熱的家夥在十六公主的私處如帝王一般來回逡巡著,不時刺激著小珍珠,雪白的絲褲已經半透明了,他可以看清楚小侄女絨毛稀少如幼女的粉嫩下體,真不像個有了四歲女兒的少婦啊。

  「唔……恩……恩……別……」十六公主忍受著折磨,卻不願妥協,雖然和太子也是亂倫,但她不後悔,那個男人可是她年少時的心之所繫。即使後來嫁人,駙馬對她萬般寵愛,她也努力的回報著,不僅在床第間任男人肆意索取,也試著在心裡愛他多一點,但終究抵不過兄長的引誘,對於過世的丈夫她還是心存愧疚的。已經背叛過一個愛自己的男人,她不想再背叛皇兄了。

  「皇叔,求你了,若語真的不能的……求你不要插若語的小穴了……若……若語……替你吸出來可好?」十六公主哀哀的開口求著榮安王,看見男人終於送開了鉗制自己的手,才勉強移動著酸軟的身子,跪在他雙腿間握住了那根巨大烏黑的陽具,天啊,真的是一隻手都握不住的肉棒。她心裡是多麼慶幸自己沒有用下面的小穴去吃它,先伸出小舌舔弄,再含進嘴裡,最後等到這根肉棍一直插入食道將滾燙濃濁的熱液噴射進胃裡才得以脫身。

  然而本以為逃過一劫十六公主卻不曾想到,榮安王之所以想要求娶她就是因為欣賞她的堅決不從。忠,永遠是人們最看重的品性,忠心,忠孝,忠誠都是對一個人極高的評價。男人們一面三妻四妾,一面又想要女人們對他死心塌地,唯恐紅杏出牆。榮安王也是如此,其他女人他沒法判斷,但是這個任人百般挑逗都堅決為亡夫死守貞潔的女人卻一定是個專一長情之人,只要娶了她,佔了她的身子,那麼她也會這般忠誠與自己。故而這日夜裡他上書勵帝,求娶十六公主為正王妃。

  在幾日後在那人的默許下,被自己生父送給了三皇叔,這才有了夜宴上的那一幕。使得榮安王那根蠢蠢欲動的大肉棒如願以償的插進了她的小花穴,然後再也不願輕易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