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十六公主~番外篇:03.◆ 折來.第一笑是生涯:之三


◆ 折來.第一笑是生涯:之三

  夜宴尚未開始,勵帝就令人將小帝姬抱走,並且在案頭擺上了迷香,使得圍屏裡的十六公主漸漸有了倦意。風自半空掠過,簷角的銅鈴叮叮噹噹的響著,像一支小夜曲催人入睡,香爐??青煙中,十六公主伏在桌上緩緩合眼。

  身後的屏風開了又合,十六公主渾身無力,已經沒發睜眼去看了,骨子裡卻有一股熱氣自內而外的散發著,神智開始慢慢模糊起來。

  是誰?是蘭音把珍兒又帶回了麼?

  有沒有人?好熱,來人,替本宮更衣,好熱啊。

  十六公主隱隱聽見了脫衣的悉索聲,是有人替自己更衣了嗎?可是自己還是好熱啊,好難受。

  一雙手扶著她的肩膀讓她向後倒去,落進一個健壯滾燙的懷裡,那灼人的熱量令十六公主不由輕呼了一聲。

  有什麼東西封住了她的小嘴,軟而有力的頂開了貝齒,擠進了口腔。略顯粗糙的舌面細細舔過每一寸內在,勾著她自己細滑的香舌允吸著又不時渡來一口津液。

  唔,是誰?這種感覺熟悉又陌生,十六公主本能的覺得應該是太子,便無意識地放軟了身子讓「哥哥」玩弄。

  粗糙的大手探進了她的衣襟,一下就摸到了毫無遮攔的飽乳,男人低低的笑,肆意摸著衣裙下光滑細膩的身子,沙啞地說道:「好淫蕩的小東西,裡面竟然什麼都沒穿……是不是已經等著皇叔來好好疼你?」

  是三皇叔的聲音,他在愛撫自己麼,已經被媚香散了神智的十六公主早已分不清現實和夢境,只能遵從本能的去享受男人的玩弄。

  終於小衣被拉扯開,露出十六公主已經恢復成潔白無瑕的身子,兩顆雪球一般的豐乳落進麥色的大掌,帶著薄繭的指腹摩挲著嬌嫩淺粉的奶頭,撥弄彈擊著讓她們在微冷的夜風裡顫悠悠地站立起來。榮安王看著懷裡女子媚眼迷離,半張小嘴低吟著扭腰,卻只是讓那奶子在自己手心裡滾動著,怎麼也逃不出去。

  「真是個寶貝,這麼大的奶子,本王一隻手都抓不住。」男人滿意的低笑著,手裡用了力狠狠的揉捏起來,乳肉從男人的指縫裡擠出來,嬌嫩的乳頭被死死夾在兩指間,還不時向外拉扯。

  放開了被蹂躪得腫大的雙乳,男人的大掌一隻撫摸著玉臂,扣住那纖纖手指,重新按回高聳的胸乳,另一隻則按撫著平坦柔軟的小腹,那裡是為他生兒育女的地方。女子曲線優美的背脊貼合著男人肌肉緊實的胸腹,她靠在寬厚的肩膀上仰著小臉伴隨著男人的每一下撫摸微微喘息著,漆黑烏亮的長髮披散在男人背上和他的長髮糾纏不清。

  男人偏頭啃咬著十六公主的頸脖,耳朵,濕滑的唇舌游弋到了那紅腫的高聳,舌頭繼續舔撥著小奶頭,給它們鍍上一層晶亮,然後一口含住狠狠吸起來,等放開時發出叫人臉紅心跳的濕吻聲。美人經不住這般挑逗,嬌吟變得急促,胸口的微微疼痛都化作了下腹裡的水,涓涓流淌出來,她本能的並起雙腿,扭著小臀蹭上了身下那硬邦邦脹鼓鼓的一團,好給自己小穴止癢。男人扯掉了她的長裙,露出修長筆直的雙腿,和茵草茸茸的私處,榮安王的大掌摸向侄女的下面,立刻就被淫水打濕了。他嗅著手上馨香的氣味,把粘稠的透明液體都一一舔舐乾淨。

  「嗯,好甜的水,我竟然有個這麼騷的小侄女,這兩年獨守空房可是餓壞了你的小騷洞吧。」

  粗長的中指率先探進了蜜穴,被裡面的嫩肉緊緊吸附著,擠壓著,輕易就能摸到層層軟肉間的一顆肉珠,尋常女子的這處硬肉只要被男人頂弄,就會連連洩身,十六公主的這一處卻是鼓鼓凸起,只是普通抽插就能摩擦上那裡,叫她發出夢藝般的嬌聲和喘息,輾轉蠕動。層層皺褶的嫩肉就像無數只小手拉扯揉弄著粗粗的長指。這樣熱情而濕膩的內腔讓榮安王忍不住歎息,果然是個名器,前幾日放過了她,今天就沒這麼容易脫身了。他真想看看這個好像一根手指就能塞滿的小洞是怎麼吃掉自己比尋常人更粗長的龍具。

  外面衣香鬢影,笑語歡顏,還不時傳來叫好和賞賜之聲,而滿是梅花香的圍屏內,兩個赤裸相依的男女已經情迷意亂。

  十六公主早已軟成了一攤春水,任人擺佈。榮安王迫不及待得將她放在桌案上,用自己的褻褲堵住了依依呀呀的小嘴,覆身壓住侄女,一個挺身就將少女小臂粗長的陽具連根沒入了那緊窄的小穴一直撞開宮頸捅上了宮腔內壁,美人兒纖腰猛然弓起,雙手抓住桌案連連抽搐起來,兩條長腿夾緊了男人結實的腰腹,十個腳趾都勾了起來。

  榮安王御女數十載,行房段數已是箇中高手,加上之前就玩弄過這個小侄女一回。輕易找準了十六公主的弱處,不消幾下大力抽動就能叫美人兒狠狠洩上一回,香膩的春露打濕了兩人交合的恥毛,浸透了大半張桌案,又順著桌腿流到地上。

  外面有人影不時走動,女子們的低聲交談彷彿就在跟前,透過正前方的屏風,榮安王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每一張臉孔,卻沒有人知道勵帝的三弟和他最小的女兒就在他們中間盡情纏綿。

  當晚宴到了最高潮,第一朵絢麗花火綻放在夜空時,榮安王終於在十六公主體內也射了一朵巨大的,乳白色的,滾燙花火,帶著情慾後的硝煙味,它不會消失在空氣裡,而是被緊緊堵在了小小的子宮裡,期盼著一個新生命的降臨。

  這一刻,顧風按著索蘭珍的小手,幫她摀住雪白的小耳朵,兩張笑盈盈的小臉花兒一般仰著,潑墨似的天穹中有稍縱即逝的花火,倒映在星子般的雙眸裡。晚宴結束後,兩個孩子相互告別,不曾想一別就是好多年。

  蘭音將開開心心的小帝姬領到梅知她們跟前,讓她們直接會楓璃殿,不必再等十六公主了。梅知等人不敢違背蘭音,抱著小帝姬回到楓璃殿,打算進入正殿時,就看見其他幾位留守的宮女們神色莫測得立在台階下,幾個生面孔的宮女守在殿門外。

  她們以為是太子來了,所以就打算帶小帝姬出去再轉轉。不想索蘭珍得了玩伴跟爹爹就迫不及待得要去告訴娘,哪裡肯跟梅知她們走,尖叫著要娘親。宮女們又不好捂她的嘴,更是抓緊帶了她想出去,不想殿內傳來了陌生的男聲:「可是珍兒回來了?抱她進來。」

  梅知她們尚不知殿內為何人時,外面的宮女們已經回了話,來抱小帝姬進去。殿外的諸人不由面面相窺,知道內情的宮女用口形告訴她們裡面的人是榮安王,一時間眾人臉色聚變。

  原來一個時辰前,榮安王就避開眾人抱著十六公主回了楓璃殿,夜色深濃,他身形高大又是一襲寬大的黑袍,正好將赤裸的侄女整個罩在懷裡,一路邊走邊插,能清楚得聽見悶悶的啪啪聲和咕嘰咕嘰的水聲,他帶來的宮女們則捧著十六公主被撕扯爛的宮服跟在後面。

  榮安王也不理會楓璃殿宮女們的神色各異,任由她們跪地行禮,點了個頭就徑直走向了正殿的寢宮,他走過的青灰的石階上留下了一條斷斷續續的水漬。領路的宮人帶著榮安王到了公主的香榻邊,依著吩咐點了宮燈,膽大得瞟了眼自己主子,就見十六公主香腮緋紅,神色渙散地咬著一條男人的褻褲,同榮安王一起滾在床榻上,然後整個雕花大床都晃動起來,發出了咯吱咯吱聲。紅著臉退下的宮女詫異於此,卻不敢做聲。

  陌生的宮女抱著小帝姬進了內殿,十六公主偏愛梅香,所以殿內擺著上好的金錢綠萼,散發著清甜的香氣。宮女來到落賬的香榻前,低聲回稟:「王爺,小帝姬帶來了。」

  床上傳來輕微的響動,便隨著女子的低哼聲,男人結實的手臂拉起簾幕的一角,露出披著單衣的榮安王和他身下隱約昏睡過去的十六公主。

  「珍兒今晚玩得可好?你母妃已經歇下了,我們輕輕的說。」榮安王伸長手臂摸了摸索蘭珍的小臉蛋,低低說著。

  索蘭珍懂事的點點頭,她知道爹爹和娘是要睡一起的,於是也悄聲說:「珍兒知道了,珍兒不吵娘親。爹爹晚安。」

  「乖孩子,玩了一天也早些歇息吧。」榮安王溫和的笑著,示意宮人們服侍索蘭珍休息。

  為首的那位清了清嗓子讓楓璃殿所有的宮女們都聚到了院子裡,簡潔的告訴她們十六公主將嫁給榮安王為正妃,半月後就啟程北上,要她們一則保密,二則抓緊收拾行裝。

  新寡的十九歲公主將帶著小帝姬嫁給三十有二的榮安王做正妃,這個消息就像一個驚雷炸響在楓璃殿上空。宮女們悄悄交換了消息,曉得這事該是定下來了,榮安王已經佔了公主的身子,看起來在外面就已經操弄了好一會了,現在竟然還在房內繼續顛龍倒鳳著,也不知道明日公主會是個什麼光景。

  榮安王的確對十六公主的身子額外癡迷,好像怎麼都操不夠。年輕時也貪歡過南夷少女,但她們在傳遞間只知道哭叫,床上功夫跟北部女人比差了一大截不說,還常常被玩得大出血。

  而他現在摸索出來了,南夷的女人要生過孩子的操起來才爽,小穴鬆了,子宮卻更結實,也懂得情趣,加上皮膚光滑細膩,叫聲嬌媚可人,那種含淚求饒楚楚動人的模樣更是叫人獸性大發,欲罷不能。十六公主在他身下暈死過三兩回都沒能叫他停下來,他還是嫌小侄女的穴洞太緊想給她操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