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十六公主~番外篇:05.◆ 折來.第一笑是生涯:之五


◆ 折來.第一笑是生涯:之五

  同皇叔歡愛的場景似乎還在眼前,而如今與自己在床第間纏綿之人卻早已換了數位,拋開禮教廉恥,她不得不承認在不同的男人身下都可以得到滅頂的快樂,難怪男人們喜歡三妻四妾,畢竟總要嘗嘗不同的味道才對。

  十六公主為赫連氏,奚什盧氏生下了嫡子後,這一年就輪到斛瑟羅氏了。她滿月的藍眼寶寶成了盧氏主母的親生子,那個驕傲的女人每一次抱著孩子來見她,都難掩警惕,唯恐她和寶寶的相處時間太長。其實十六公主並不在意這些孩子,她只關心真兒學業可好,可是穿暖吃飽,但是禁足在這麼個小院了一年半載的,總是要找點事打發時間。她知道女人們都嫉恨自己,但是再恨再不甘在長老會的嚴令下都不得不對著自己跪行大禮,沒事就讓人請她們抱了孩子來叫自己看看,喂口奶,被人死死盯住的她居然能開心得笑起來。

  月底她就要搬入羅府,在有心人的授意下,關於羅家的風言風語也「不小心」從下人口裡傳到了柳真真的耳邊。

  羅家唯一的嫡子是個病秧子,婚後沒半年就亡故了,新婚夫人立刻就被羅老爺收了房,雖生了個嫡女但沒人說得清是誰的種。

  羅老夫人是個好賭的惡婦,說起來那些羅老爺玩膩的女人都被她開恩放出去安置了,其實暗地裡卻讓讓那些妾侍們在秘密場所裡被迫賣身接客,換了銀兩來供自己賭博玩樂。

  羅老爺子最喜歡年幼的小女孩和在室少婦,所以羅家的女兒媳婦都不乾淨,若不是因為他家嫡女最多,其他三大家族哪裡願意迎娶。嫁去的那個姑娘也是為自己兄長換一個嫡女來生育後代罷了。

  林林總總都是在向眾人暗示,榮安王妃去羅府的日子可不會好過的。女人們都等著看十六公主的好戲,而十六公主卻對此毫不在意。因為長老會裡位高權重的那位早就向自己透露了口風,暗示自己可以求他幫忙。那人早已失了生育能力,十六公主又如此珍貴,那些凌虐的手段自然是不會全部施加於她的。所以一夜風流後,十六公主吃準了男人的脾氣,梨花帶雨的跟那人哭訴自己在盧府聽到了多麼可怕的傳聞,把他捧得很高將羅老爺踩得很低,那人心花怒放後自是滿口應承下十六公主的要求。

  隨後,羅府立刻花大價錢購下鄰家大院,打通兩府花園修葺一新,算作十六公主的院子。正式受孕的晚上,十六公主沐浴出來時眼睛就被嬤嬤繫上碧紗,她赤裸著身子被人牽到床邊後,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她有些緊張的坐在床沿等屋裡那個男人和自己交歡。

  腳步聲靠近,隨即一具火熱且同樣赤裸的身子貼了上來,這是個年輕的男子,十六公主在被男人按倒在床上時這般想著。

  敏感的身子在男人不算熟練的愛撫和親吻裡有了反應,不同於其他家主們老練而略顯粗魯的模樣,那人似乎也很緊張,生怕弄痛了十六公主,一切動作都輕如羽毛,除了綿綿的親咬外幾乎不敢再做別的事。

  十六公主蒙著眼也不去解開,她已經被撩起了慾望,不得不手把手的教導這個毛頭小子如何討女人歡心。她抬起手摸著那顆埋在自己雙乳間的腦袋,低聲道:「來,先抱我起來。」

  男人很聽話,單手就將她抱了起來。十六公主勾著男人的脖子,感覺到這是個成年的高大男人,真是奇怪了,庶子們都未開過葷麼?長老會的人答應不會讓現在沒法生育的羅老爺和她交合,而是從庶子裡挑選年輕力壯的來滿足她,也不知道是誰挑的人,找了這麼個木頭人來。

  「吻我。」十六公主的聲音輕柔而微微沙啞,聽得人心裡癢癢。柔軟的唇印了上來,只是四瓣唇這麼貼著。十六公主輕笑著捧住他的臉,伸了小舌去舔那人的唇,再撬開他的牙齒鑽進去,挑逗著男人不知所措的舌,耐心等待他的回應。

  男人是好學的弟子,漸漸掌握要領後就開始反客為主,在十六公主的嘴裡攻城略地,收斂的霸氣開始流露出來。也許是這個吻喚醒了他的本能,火熱的大掌開始不可控制的揉捏著肥嫩雪白的雙乳,高翹的臀,恨不能將這個美人嵌進自己懷裡。

  十六公主才為他的主動欣慰沒一會,就發覺他似乎不知道自己下面春潮氾濫的地方才是最需要慰藉的地方呢。她只好再次扮演盡責的老師,抓著那只不肯放開自己奶子的手,拿臉蹭著他的面頰,柔聲道:「小哥,我那兒可是難受死了,你給摸摸啊。」

  男人果然送了手由她引導著往雙腿間那處私密之地探去,粗大火熱的手指好奇而溫柔的摸著那滑膩而奇異的地帶,在十六公主的嬌媚呻吟裡,從豐厚的外唇摸進內裡,指腹按壓著尿道口,鼓脹的小核,最終陷進了一個濕漉漉的小口裡。柔軟的小肉瓣咬住了他的指頭,甚至自己蠕動著。

  「這是?」一直沈默的男人終於開了口,低沈略帶沙啞的聲音聽得十六公主骨子一酥,原來男人的聲音也能叫人浮想聯翩呢。

  十六公主輕聲笑著,小手從他的脖頸慢慢下滑到他跨間,輕輕握住那根怒漲的陽具套弄著,「是你這個壞家夥最想進去的地方。」

  男人聽後身子一僵,十六公主貼在他耳邊低語:「嗯,這家夥好生粗大啊,我好想讓它狠狠插進我的小穴裡,來啊,插我,捅爛我的肚子,讓我給你生個孩子……」

  男人在聽到「孩子」後才回了神,他一把按住十六公主的翹臀將她按向自己雙腿間那根高挺的肉棒,一面狠狠吻住了十六公主的小嘴,含糊不清的說:「小騷貨,你這個小騷貨……」

  他猛的推了十六公主一把讓她倒進柔軟的錦被裡,同時將她的雙腿打開扛上了肩頭,淫靡美麗的小穴就那樣展現在他眼前,叫他驚豔而沈醉,渾渾噩噩裡就吻上了那裡,嬌吟低鳴配上淡淡的肉香和微甜的蜜水都叫人心猿意馬。

  他與這個美人的第二張小嘴纏綿完了,才將十六公主的下身微微放低扶著自己的肉棒頂上了那一開一翕的小嘴,十六公主下意識得挺起腰身想要用小穴吃掉那根大肉棒,卻被男人按住了。

  「小騷貨,想不想我插進去?」

  「想,小騷貨想啊,快,快插我啊~」

  「說你愛我。」

  「我愛你,啊,啊,啊啊啊啊」十六公主才說出那三個字一根粗長滾燙的東西就狠狠捅了進來,瞬間填滿了她的花徑不留一絲空隙,「恩啊,好燙,脹死我了啊……」

  男人只是驚奇的看著那個小小的口吞沒了自己整根陽具,那裡面層層疊疊,如海浪一樣攪動著,揉捏著自己的分身,女人的身子裡竟然有這樣神秘而銷魂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