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搖夫人.十六公主~番外篇:07.◆ 折來.第一笑是生涯:之七~完結


◆ 折來.第一笑是生涯:之七~完結

  當十六公主帶著嬤嬤來到柳真真唸書的小室外時,還未下課,那個教書的先生正在前邊講解課文。十六公主並未多留意那個男人,只是在門旁的小窗邊駐足,全部的心神都放在柳真真身上。因為學生們都是背對門窗,又都埋頭做筆記,只有那先生見了窗邊的倩影,微微一頓。

  等到下課,柳真真十分欣喜的同十六公主離開前不忘和先生告別。

  十六公主攬著女兒的肩頭,在邁出門檻的那一刻,微微偏臉看向教書的先生,對上了那人定定的看著她的那隻眼,先生碧綠的眼睛裡閃過一絲羞惱,轉身走進了內室,而十六公主嘴角卻帶上一抹笑意。

  因為這幾日都是十六公主受孕的好日子,所以沒法留了柳真真一起睡,只能將她安置到較遠的一處上房內休息。夜裡,男人如約而至,照著昨晚的指點按部就班,撩撥著美人兒的慾望,但是他小心翼翼的掌握著揉捏的力度,還是透露出內心裡的稍顯緊張。

  十六公主教他如何用不同的姿勢,感覺到男人已經克制不住自己的慾望,動作開始變得有些粗魯而充滿力量。她環著男人的頸部,在他耳邊輕吹:「木頭,木頭,你可是真個木頭不成?若是三個月裡我懷不上孩子,羅家可是要換了人了哦。」

  這話終於戳到了男人痛處,此後的夜裡那人的技巧突飛猛進,生猛霸道,倒是令十六公主有些吃不消了。她依舊喚那人木頭,每每這般喊他時,總會被男人狠狠吻住,直到有一日,那個男人在歡愛後,懷抱住十六公主親吻著她緋紅的小臉,低聲道:「斐。叫我斐。我是斛瑟羅氏的契子。」

  契子,便是養子,地位在嫡子和庶子之間,卻是極少的存在。因為種種因素不被家族承認,所以他們有嫡子的特徵卻過著庶子的生活,連家族的姓氏都不被允許冠以,只有極少數時候才能破例升為嫡子,斐是斛瑟羅氏能找到的幾個備選人之一,長老會選中他,是因為他最年輕也是唯一一個元體。

  他果然沒讓長老會失望,十六公主確認有喜後,就在年底秘密生下了碧眼的嫡子。早在確認有喜的那晚,他就讓十六公主見到了自己真容。原來他不是左眼有傷,而是那左眼是碧藍色,這是個有著鴛鴦雙瞳的男子,一出生時就被視作不祥之兆,偏偏那嫡子的特徵又不可遮掩,只能將他當做契子寄養到他處。原本這段情緣到此就該結束,可是斐卻不肯放手。

  「木頭,你怎麼總纏著我不放?」十六公主與斐面對面坐著,下面卻緊緊結合在一起,發出淫靡的啪啪聲。

  「我想永遠跟你在一起,語兒,你是我第一個女人,也會是唯一的一個。我說過我愛你。」斐低頭含住十六公主因為飽含乳汁而愈發鼓脹的雙乳如孩童一般允吸著。

  「可是斐,我已經不乾淨了,我和太多的男人上過床,我……唔……」斐用嘴封住了他不想聽的話,再一次律動起來。

  「我不在乎,語兒,只要你心裡有我,我就不在乎。我們一起逃走,找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生活一輩子,好不好。」

  「斐,逃不掉的,除非死,我們逃不出去的。還有真兒,她還這麼小,我不能丟下她的。」

  那次之後,斐不再提這件事,心裡卻無時無刻不想著這件事。如今十六公主已經完成了和長老會的協定,她不知道接下來等著自己的什麼。在那段日子裡,斐一直藏在十六公主的閨房裡,夜裡便同她尋歡作樂,每一次都不顧十六公主的意願,滿滿噴射在裡面。

  直到有一日,十六公主無意間聽到了口風,竟是羅家在四處尋找斐,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她趕回去告訴斐,將自己私藏的銀兩都塞給他,讓他趁早離開。其實斐早已知道自己死期將近,羅老爺不會允許自己的存在,那會時刻提醒他那個孩子的生父是誰,而長老會一樣想要自己封口,以免將來出現任何不必要的意外。

  但是不願見十六公主為自己擔驚受怕,只好秘密離開,打算等風頭過了在回來。結果在他離開那日,撞見赫連家主再次將十六公主帶入府內,並且授意心腹和長老會商議,用斐的人頭來換取十六公主的所屬權,將她佔為己有。赫連氏圈養的殺手因此傾巢出動,四下尋找斐,而斐卻在獲悉十六公主將出海散心的消息時,冒死混上了商船,想要提醒十六公主。他用命來做賭注的這一局,贏得驚險而漂亮。

  那場突如其來的災難,是有人故意鑿穿了船底,使得暴風雨下的商船沒有等到救援就沈沒了。彼之砒霜吾之蜜糖,他人眼裡的一場陰謀卻是上天賜給他的一次良機,兩人被海浪推上北陸最東端的海灘,被索朗丹增救起,雖然這位醫術高超的僧人無法醫治十六公主的失憶,但對斐而言,這何嘗不是件好事。

  他固然憎惡斛瑟羅氏,但是也要感謝他們所做的一切才讓自己得以與十六公主相守,所以用了胡瑟做自己新的名字。

  北陸的生活忙碌而充實,尤其是十六公主為他生下了一對三胞胎,孩子們沒有繼承父親的鴛鴦雙瞳,兩個男孩是碧眼的,一個則是藍眼。儘管不是頭一回做父親,但是真正擁有自己的孩子還是第一次,所以胡瑟任勞任怨的被寶寶們折騰得團團轉,而十六公主則在床上笑著看著父子四人其樂融融。

  數年後,北陸的英迦大君對著自己從東陸擄走的女子說:「如果我說你的娘親還在人世,只要答應我一個條件,你就見她一面?」

  「不,不可能,你騙人!」

  「小東西,不要這麼肯定。為什麼不去確認一下呢?萬一真的是呢,嗯?」

  【番外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