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1卷.瞪眼不識江湖:003.◆ 第三章:幽室憐卿


◆ 第三章:幽室憐卿

  岳航見她神色緩和下來,忙又道:「可是柳姨娘讓我來此,說要我接掌傳家憑證。」

  月奴兒聽得這話神色一變,說道:「休得在我面前胡說,岳家怎麼輪得到你這不中用的小子來做家主,岳家家主不是岳輕言嘛,難道他要退位了?」

  岳航聽得父親名號,心中一陣黯然,悲聲道:「岳輕言正是家父,他老人家以歸天整十五年了」

  月奴兒聽得這話,雙眸瞬間血紅,欺身上前,一把抓住岳航脖頸,發猛力把他抵在書架之上,仿如瘋了一般一陣搖晃,兀自狂笑不已:「你說的是真?他………他……他真的死了?他就這麼死了?哈哈哈哈……岳輕言,原來你也會死……哈哈哈……真是天可憐見啊!!」

  月奴兒癲狂中那知道用了多大力氣,岳航只覺的脖頸好似斷了般,想要呼口氣也是相當困難,本想說句討饒的話,卻那裡說的出來,不禁心中悲苦,誰想到剛才還淡漠如仙的美人,轉瞬間就變成了嗜血狂魔。

  岳航正覺窒息欲死,誰知月奴兒竟鬆開了雙手,身形搖搖晃晃,兀自手舞足蹈的狂笑不止,紅艷艷的小嘴上居然還掛著一串涎水,扭曲的五官頗顯猙獰醜惡,甚是嚇人。

  直笑到喘不過氣,才將晶瑩如玉的小手捧住小腹,慢慢蹲伏在地上,雙肩還不時抽動,彷彿笑的意猶未盡,良久才平復過來。待到她再次站起,臉上已沒了笑意,牙關緊咬,嬌嫩的嘴唇竟然給咬的出血了還兀自不知,雙眼紅的彷彿咬噴出火來,直勾勾的盯住地上的岳航,惡狠狠的走了過去。

  岳航本能的想遠遠躲開,可全身卻像是被冰封了般那裡動的了分毫。此時他真是欲哭無淚,心裡驚恐萬分,也只好閉目待死。忽覺鼻間聞到一股如蘭似麝的幽香,濕熱氣息不停噴在臉上,岳航再也閉不得眼睛。眼皮微睜,只見月奴兒一張芙蓉美面幾乎貼在自己臉上,竟然連上面細密的毛孔都清晰可見,那沾著鮮血的紅唇倍感嬌艷,彷彿正自綻放的骨朵,直引得的他想湊上去咬一口。可再瞧她那雙恨火噴薄的赤目,又馬上如墜冰淵,只覺一股寒意透入骨髓。

  就這樣對視片刻,月奴兒方才恨恨道:「岳家都是該死之人,你既是岳輕言後人那就怨不得誰了」說罷抓住岳航後襟,一把提起,隨手就摔在一面牆壁之上。岳航身體一觸牆面,那石壁居然翻轉過來,岳航嘰裡咕嚕的就滾到著石壁裡面,直摔的他彷彿散了身架,疼痛不堪。

  原來這石室裡另有玄虛,石壁後還有這麼一間屋子,岳航離地起身,打量四周,只見這屋頂嵌有彩冥琉璃瓦,月光透過瓦片可以照到每個角落。屋裡擺放著一座巨大玉床,玉床頭供著香案,其上靈牌林列,想必都是岳家先祖。那玉床甚是獨特,發出碧油油的綠光,倒好像和佛堂裡的月盤質地一般無二。玉床上面煙氣迷濛,雲蒸霞蔚,在月光照耀下更顯迷離炫目。

  岳航瞧得出神,忽聽石門再次叩響,想必是月奴兒要跟進來了,他忙舞動手腳,連滾帶爬的像玉床跑去,那裡霧氣甚重,想來可以藏住身形。

  月奴兒關閉石門,緩緩走進屋來,眸子一掃,就朝玉床直直走去。濃濃的霧氣彷彿絲毫沒有阻礙她的視力,瞬間就來到了岳航隱藏的床腳,一把就把抓住岳航,甩到玉床之上,然後躍身上床,一掌印在岳航胸膛。

  岳航哇的吐了一口鮮血,只覺身子彷彿結了冰般僵直不堪,口不能言,手腳都動彈不得,只得瞪著雙眼瞧著眼前如仙的美人,卻還是生不起一絲恨意。幸好身下玉床甚是溫暖,一股若有若無的暖氣遊走全身,他到覺的頗為受用。

  月奴兒單手抓著岳航髮髻,另一隻手指著床前靈牌怒聲喝道:「本想一掌殺了這小賊,卻那裡解的了我的恨意,非得叫你們這些岳家先人在地下也要覺得面目無光方才抵的我這麼多年來受的苦楚!」說罷,一把抓住岳航衣衫,發力一扯,一身雲錦就變作的碎布。

  岳航如今只著一條短褲,大部分軀體裸露在美人面前,卻叫他有些面紅,奈何月奴兒還是沒有放過他,叉開一雙渾圓腿子跨坐在他腰上。岳航只覺她雙股如棉,肌膚溫軟,一觸之下盡感骨酥體麻,不禁露出陶醉神情。

  月奴兒緩緩伏下身來,把面容壓的極低,幾與岳航臉面相貼,雙目也換作迷離神色,直媚的彷彿要滴下水來,長長的睫毛呼扇呼扇的竟已觸到了岳航的額頭。瞧得岳航癡迷模樣,月奴兒嫣然一笑,竟吐出了丁香般的小小肉芽,環著下唇輕輕掃舐嘴角的血漬。

  岳航那裡受得了這般挑逗,下身立刻有了反應,竟然就直挺挺的抵在月奴兒股心,兀自顫抖不休。敏感處受了刺激,月奴兒自然有所察覺,忙提起翹臀向前拱坐了一步,穩穩的騎在岳航胸膛之上,轉回手臂順著身側向他兩腿之間緩緩摸去,忽然一把抓住昂揚之物,對著身下的人眨巴眨巴眼睛,幽幽說道:「這樣可好嘛!」

  那巨物那承得住這般大力,直把岳航弄的齜牙咧嘴,疼痛中居然還有絲絲快美之感。奈何口不能言,卻是回不了佳人的話語了。

  「你可知我是誰嗎?」月奴兒溫軟的小手隔著薄薄的布料輕輕撫摸,把小嘴湊到岳航耳邊,明知道岳航口不能言,卻還是自顧自地說:「你一定不知道我的身份,不過沒關係,只管享受就好了,想我這身子也不會太過辱沒於你。」

  說罷收回身後都手兒,在自己腰間輕輕一拉,束腰的玉帶子已脫落下來,身子一抖,外袍小衣皆已除去,露出裡面淡粉色的肚兜。只見她只手伸到白玉般的脖頸上摩挲片刻,手裡已多了一個粉紅色晶瑩欲滴的墜子,那墜子作淚滴狀,裡面彷彿水波一般蕩漾不休,卻怎的也脫不出墜子外殼。她把墜兒晃了晃,又伏下身去低低喃呢道:「動不了是不是很難受?我幫你暖暖身子吧!」月奴兒把那墜兒含在口中,雙手齊齊印在岳航胸膛之上,默默運轉玄功。

  岳航只覺一股沛然之力瞬間遊走全身,只把本來經脈裡的寒氣驅除的七七八八,那一掌之傷也漸漸平復下來,身體慢慢泛起暖意,過得片刻身子已經能夠自由活動。

  月奴兒肚兜甚是窄小,只圍的一雙雪般碩乳高高突起,布料上兩顆豆般大小幾的櫻桃清晰可見,兩堆雪肉間一條深深溝兒正自隨著月奴兒呼吸一鬆一窄,只看的岳航垂涎三尺,那裡還控制得了那深深的慾望,忙伸出手來,一把抓了,狠狠的揉捏起來。那嬌嫩之物那堪這般粗魯動作,月奴兒嗚咽一聲,收回抵在岳航胸膛的雙手,發力拽住他雙腕,不讓他肆意忘形,伸出艷紅的香舌,輕輕在他眉眼上來回舔弄幾下,含糊不清說道:「剛能動就這般急麼,人家還事沒準備好呢!」

  她吐出嘴裡的墜兒緊緊抓在手裡,握了片刻只見一滴粉紅液滴從那墜間滴落下來,正正落來岳航胸膛之上,瞬間沁入皮膚消失的不見了。岳航只覺胸膛上什麼東西給人點燃了,瞬間就燒遍全身,陣陣燥熱之意紛紛湧到身下,那本就昂揚之物暮的漲到極致,短褲的阻隔使他倍感疼痛,猛然間發力掙開月奴兒雙手,把手伸到胯下拉掉了短褲。

  那巨物脫了束縛,猛然間一跳就拍打在前方那肥碩香臀之上,直打的「啪」的一聲,甚是悅耳。月奴兒忽覺臀上一疼,一條硬挺火熱之物逼了上來,直撩的她一陣酥軟,臉兒好似火燒,全身好像被抽乾了力氣,只得把雙手撐在岳航耳畔,撐支著身子喘息。

  趁著月奴兒癱軟,岳航撐起身子把頭臉全都埋在那雙肉丘之上,火熱的舌頭探入深溝之內,直欲把裡面的香氣全都吞噬乾淨。

  月奴兒揚起螓首,圓滑的下顎抵在岳航腦門,張著小嘴急急喘息,乳間傳來的酥麻之意越趨猛烈,身下濃重的男兒氣息直熏的她頭腦發脹,慾望漸盛。低頭瞧瞧岳航已近迷亂,她甚感欣慰,目光飄向玉床前的牌位之上,悠悠道:「你們這些砸碎如若真的在天有靈,就睜開眼睛好好的看看吧。看著你們的後世子孫如何亂倫敗德……看看我們姑侄如何顛鸞倒鳳共赴巫山!!!」說罷,雙眼閉了起來,一行清淚緩緩劃過面頰,滴落在岳航臉上。

  岳航早沒了心智,還那裡聽得到佳人喃呢些什麼,只是全副心神吸舔那嫩嫩美肉。胯下那事物漲的不成樣子,卻是發洩不得,只好一下下地急挺腰臀,直把那粉紅的棒首往美人股心裡鑽,彷彿那裡有甜美蜜糖,引得巨物貪婪採擷。

  月奴兒只覺私處給什麼熱燙之物連連撞了幾下,一下就軟了身子,本想抬起股臀躲閃,誰知一時竟是提不起力氣,只得凝眉苦忍那醉人的酥麻。那討厭之物竟是如此執著,忽的一下正正抵在自己蛤口之上,彷彿知道找對了地方,再不離開,只是急急旋動棒首不住研磨,弄的月奴兒直欲仙去。

  岳航狠狠研弄幾下,只覺隔著一層褻裙不甚爽快,口鼻這才戀戀不捨的離開香軟的雙峰,雙手順著曲線緩緩滑下,停到軟膩的臀肉上撫弄一陣,拉下美人下身遮羞之物。岳航扶住本已激動不已的玉莖湊了上去,一通挑弄,鴿蛋大小的肉菇已分開兩片肉唇,擠進了一個溫濕所在,只覺那玉蛤猶如火布般緊緊包裹,裡面千層萬褶的媚肉好像不適應異物進入,一緊一慢的緩緩蠕動,彷彿要把巨物擠出去,直爽的岳航陣陣抽搐。

  月奴兒雖已過了少女年紀,卻是不曾與人有過這般親密舉動,突如其來的巨大衝擊立刻使她迷失了自己,漸漸沉湎肉慾之中,只見她星眸凝幻,朱唇一張一合,似在歎息又似在傾訴,面頰燒紅似火,胸前兩團突起竟已經挺拔的不成樣子,兩隻春蔥似的手兒緊緊抓住男兒臂膀,不知不覺間指甲都陷到了肉裡,迷亂中呻吟道:「親我,親…………親我。」

  岳航聽得呼喚忙停住下邊動作,抬頭狠狠印住嬌艷的唇瓣,只覺美人檀口津液涔涔,忍不住伸出舌頭想要品嚐一番,誰知剛到唇邊就被一片香軟的小肉芽給迎了進去,兩條舌頭癡癡纏在一起,再也分不清你我。

  岳航頭抬的時間長了,頗覺疲累,張開左臂把月奴兒身軀摟在懷裡,讓飽滿的雙峰緊抵胸膛之上,右手向下環住她躲躲閃閃的柳腰,猛的腰間發力向上一挺,身下巨物一下就突破了一層阻礙,大半個棒身已陷在玉蛤之內。月奴兒正自吻的銷魂,忽覺身下彷彿給那討厭東西給貫穿的,直疼的她秀美微蹙,「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岳航聽得呼聲,頭腦方才清醒了些,看著眼前玉人玉渚橫流的悲慘摸樣,心中憐意漸起,忙停了下身動作,直起腰來,坐在玉床之上,一手摟著她的纖腰,一手探到肚兜裡面,揉搓這一雙兔兒般的雪乳,再次吻上她的小嘴,細細呵護起來。

  月奴兒得了男兒撫慰,疼痛稍減,花莖也漸漸泥濘起來,絲絲雨露由交接之處洋溢而出,直塗的岳航棒身有如雨淋。月奴兒只覺身下那作惡之物尺寸甚是巨大,竟撐的自己私處一絲空隙也無,身子一動就牽得它在腔內一陣攪擾,即酥且麻,爽利異常。她嘗了妙處,怎還耐得住,叉開修長美腿盤在岳航腰上,臀部輕旋,只想那巨物給自己更大的刺激。

  岳航覺出她的躁動,欣然提臀相就,雙手下移,托起美人雙股就是一頓起落,只覺那腔內彷彿有千百小嘴齊齊吸吮莖身,舒爽異常。這姿勢不及深入,岳航覺得放不開手腳,於是翻身把月奴兒壓在身下,雙手捧起她雙腿,跪坐其間,挺腰抽送,卻是倍感快美,忍不住加快了速度,直抽的美人玉蛤紅浪翻飛,汁水淋漓。

  月奴兒初嘗人事,那堪得這般撻伐,只覺的陰內爽美之意點滴積累,竟已有些壓制不住了,忙伸出藕臂圈住男兒脖頸,抬頭獻上香唇,直想就這樣掛在男兒身上不在下來。忽覺得岳航這一記陷的極深,也不知道給碰到什麼地方,暮的身子僵直,急急的打起擺子來了。

  岳航瞧她這般銷魂摸樣,知道是採到了美人的蕊心,忙凝住腰身,直直的抵在那奇妙的嫩物之上緩緩的研磨,想細細品味美人蕊心形狀,誰知那妙物甚是狡猾,躲躲閃閃的從不給正面捉到,偶有觸到之時竟似火苗般瞬間灼的莖身欲化,爽利非常。岳航甚是苦惱,發起狠來猛地一挺,這次竟是整根都沒入那玉蛤之內,一下就迫的蕊兒不能動彈。這下終於窺其全貌,只覺那物如果核般,似軟實硬,其上還有一副小嘴,一張一合透出無窮吸力,甚是討人歡喜。

  月奴兒花蕊被擒,直快美的香魂欲化,暮然間直覺陰內酥透麻透,再也忍耐不住,一股股花露自花心噴薄而出,竟似決堤的河水,即急又多。

  岳航正與那蕊兒逗弄的興起,誰知那妙物突然張開小嘴,一下咬住自己馬眼,急急的就瀉出股股花蜜來,莖首給花蜜一淋,直燙的岳航想要仙去,忙下頭,去瞧兩人交接處,只見美人蝶翼般細密的茸毛柔順的貼在恥丘兩側,上面還粘著幾滴晶瑩花露,瞧來甚是淫艷。平坦白皙的小腹一鼓一鼓的,節奏有如打鼓般急,暮的再也控制不住慾望,把腰一挺,就洩的一塌糊塗。

  月奴兒只覺一股洪流猛的衝到自己花心之上,打的花心微感疼痛。給那熱流一燙,花心瞬間麻遍,不一刻連半邊身子也給麻了,不禁啊的一聲,螓首仰到極致,脊背挺直,又跟著洩了一次。

  兩人這般洩了良久,直到都覺盡了興,才平復下來,相擁倒在玉床之上,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