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2卷.江湖就是江湖:001.◆ 第一章:極品銷魂


◆ 第一章:極品銷魂

  「姑姑,白日我要陪個客人才給耽誤了,要不然早過來陪著你了。」岳航眸子深情的盯著美人嬌靨,把那幾套衣裙遞到她手裡「我還特地給你訂做了幾套衣裙,你快穿上看看合身不!」

  月奴兒接了過來,一件件的展在玉床上。這些衣裙大多鑲金襯玉的,瞧來華麗明艷,直映花了她的眼睛。女子天性愛美,何況月奴兒這般傾城美人,她頭次見這麼多漂亮衣裳,一時歡喜壞了,竟不知道該先試哪一套好。

  「姑姑,這件淡紫色的很配你呢,你穿上試試!」岳航拿起衣裙一件件的給她穿上,擺弄她原地轉了個圈子,撫掌歎道:「哎呦呦,這是何處仙娥落了凡塵了,耀的我睜不開眼呢!」

  月奴兒粉臉輕暈,提起繡鞋在岳航腳尖猛踩一腳「壞蛋,胡說些什麼,就只會說些輕薄話,先幫我看看合不合身嘛」

  「好,好…我看就是………」岳航支起下巴仔細品鑒。

  「嗯,當然合身了,可是我親手量的尺寸呢,嘿嘿………只是……」他語氣一頓,一雙色眼定定的看著那被勾勒的猶如峰巒一般的碩乳「只是胸部好像緊窄了點,不過不影響美觀的。」

  岳航做出驚訝神色,涎著臉道「啊,姑姑,才這麼短時間不見,你那裡又變大了好多呢,快過來叫我好好看看那倆好東西有什麼玄奇。」

  月奴兒臉嫩,經受不起這些肉麻情話,拿著雙媚的含水的眸子嗔了岳航一眼就背轉身去,不再理他。岳航那能輕易放過廝磨機會,一步竄上去把她攔腰抱起,放到玉床之上。魔爪輕探,那肥美的乳肉已盡在掌握。

  掌心細細捻弄幾下,那兩顆櫻桃粒大小的乳尖瞬間就充血硬挺起來,凸的仿佛要裂衣而出。他童心一起,隔著衣料夾住乳頭,用力向上拉旋,直把那雙肥美之物拉至尖筍狀,方才放開手指。那乳肉極具彈力,縮回又彈起,反覆多次才平息波浪,岳航看的涎水橫流,忙又伸過手去狠狠揉捏。

  看著那乳肉在他手裡變換各種形狀,岳航慾望漸盛,胯下巨龍勃挺到極致,直直的抵在美人大腿內側。那驚人的熱度燙的月奴兒身體輕顫,嘴裡抑制不住的發出些許淫蕩的喃呢呻吟。不知何時,私處竟滑下絲縷花蜜,被沾濕的褻褲貼在溫熱的恥丘甚覺粘膩,月奴兒一聲驚呼,雙手推開身上的魔頭「航兒,別弄了……。新衣服都揉皺掉了…」

  「皺了就皺了嘛,航兒在給你買新的就是」到手的美肉飛走了,岳航頗覺惱怒,指著月奴兒初時晾在桿子上的衣裙「你瞧你,那些衣裙都舊成什麼樣子了,何必再去洗它,可別傷了你的手呢,都不知道有人心疼你嘛!」

  月奴兒聽了這話魂都化了,嚶嚀一聲又投到魔頭懷裡,探唇在他耳垂上連連啄了幾口,柔柔說道:「好航兒,姑姑知道你疼我,只是那身衣裙是我唯一的一個朋友送的,怎能不好好對待」

  「哦,姑姑還是個重情誼的人呢」岳航緊了緊她身子「不過,那你以後不准在穿它了,只准穿我給你買的衣服,知道嘛!」

  月奴兒屈指輕彈他額頭,咯咯輕笑「你這小魔頭好霸道呢,佔了人家身子還要管人家穿什麼衣衫嘛?」。頓了片刻,她掃掃鬢角亂髮,雙眼凝在岳航面前深情地說「姑姑的一切都是屬於航兒的,你說怎地就怎地…………」

  岳航感動壞了,雙臂環了她的腰身,緊緊把他勒進懷裡,細細感受被人珍愛的溫馨。岳航瞧見桿子上掛的衣服,心裡疑惑,問道:「姑姑,那衣裙你怎麼洗的啊?這裡有水嘛?」

  「當然有水咯,沒水姑姑怎麼活過來的啊?你真當人家不食人間煙火啊!」月奴兒在他懷裡拱了拱「後面還有間石倉的,裡面有泉水和果子…。」

  岳航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啊,只是說到果子泉水,我卻饞了呢。自從那日我嘗了姑姑的『果子』和『泉水』就時時念想呢。」他手緩緩在月奴兒腿心豆蔻上揉按,歪頭含住那晶瑩耳垂,壞壞輕語「姑姑,你的果子都熟成這樣了,再不吃可真要泉水氾濫了。」

  「啊!」月奴兒舒爽的閉眼呻吟,斷斷續續的求饒道:「航兒,先………先把衣服脫了吧,要不又要弄……弄濕掉了…」

  岳航聽了歡喜壞了,雙手翻飛,片刻過後兩人已一絲不掛。看著身下峰巒起伏,玲瓏有致的絕美胴體,他呼吸越顯急促,暮的喉間發出低低的一串嘶啞獸吼,低頭含住那讓他朝思暮想的粉嫩櫻桃,牙齒輕磨,彷彿要擠出幾滴奶水來喝。

  月奴兒乳頭本已硬挺,此時給人不知輕重的不停咬磨,直疼的她嗚咽出聲,猛的一個翻身把男兒壓在身下呻吟道:「航兒,你冷靜些,都弄疼人家了!你可憐可憐姑姑,這次………這次讓人家來吧,你就好好躺著,可別亂動了,姑姑害怕呢……」

  岳航被她痛呼聲驚醒過來,也不再那麼粗暴,伸手輕柔的安撫兩隻敏感玉兔「對不起,姑姑,航兒再不急色了。你覺得怎麼爽快就怎麼玩吧,航兒盡量配合,定把姑姑服侍的飛上天去。」

  月奴兒耳根羞紅,低頭瞧見那昂揚的巨龍正自劇烈的挺點,一下不落的盡打在她嫩白的雪腹之上,粉紅的肉菇一貼她肌膚,溝冠邊緣竟能扭曲旋動,正中馬眼一開一合,彷彿要與自己親吻。月奴兒一時只覺愛煞了這東西,伸出手指輕輕點它頭部,又趕快收回,倒好像怕被那東西給咬到了。

  岳航瞧她模樣,真不知是該笑還是該哭,舌尖輕佻她下顎促狹道「姑姑,你小時候不就把玩過了,怎地這時還玩的這麼起勁!」

  月奴兒蘭指輕旋,食指拇指成個圓環勒住溝冠,用力一掐,直把岳航爽的齜牙咧嘴,那巨物跳動的更加劇烈,竟一下震脫她的指掌,逗得月奴兒掩嘴輕笑「你小時候哪有這般大啊,也沒這般可愛呢!」

  她頑皮的啄了下男兒鼻尖,伸出那纖細的尾甲,緩緩探到馬眼之內一通攪弄。岳航只覺那小眼要裂開了,舒爽中隱隱帶著絲毫尿意,一時說不出是什麼滋味。那巨物受不住這般大的刺激,跳動幅度越來越大,月奴兒單手竟有些握不住了,忙又伸下另一隻手去支援。

  岳航在她臀肉上拍了一下「姑姑,我這東西就是為你生的,你想什麼時候把玩就什麼時候把玩,還用得著這般時時刻刻的寶貝著嘛!」

  「你休得說些好聽話哄騙我,誰稀罕你這害人的東西。當人家不知道你是什麼心思嘛!,恐怕一鬆開你,你又急著來糟蹋人家。」月奴兒撅起小嘴,就那麼用力握著,死活也不放開。

  看著男兒呼吸越來越急促,面目時而扭曲變形,月奴兒知他熬的太苦了,心裡不忍,香軟小手上下擄動,以求疏解他的慾望,偶爾還把那肉菇包在手心裡仔細揉捏。只是她青澀無知,不識技巧,倒弄的岳航陣陣刺痛。岳航忙握住她的手,帶著她上下擄動,教她怎麼服侍自己。過了一會兒,美人漸漸純熟起來,輕重緩急間弄的岳航直欲升仙。

  他輕托姑姑乳廓,把那嫣紅的櫻桃送到嘴裡吸吮,閉起雙眼默默感受美人溫柔服侍,喉間時而發出舒服的『呵呵』聲。

  月奴兒忽的停了手上動作「哼!你這小賊就只圖自己舒爽,從來不知憐惜人家,前兩次把人家弄得都快疼死了。」

  岳航不捨的吐出櫻桃,嘻嘻一笑「姑姑你不也很舒服嘛!要不怎麼會『插深點』『用力點』的叫個沒完」。月奴兒羞壞了,把頭埋在他頸側不敢出來,輪著小拳頭在男兒胸膛一通捶打,不依道:「胡說啦,人家哪有說過那些羞人話啊…………」

  岳航聽她否認,沒好氣的瞧她一眼「真沒說過?好…。那今次再要你多說幾次,看到時候羞不死你」。他猛的翻身把美人壓在身下,雙手精準的拿住那粉嘟嘟的腳踝用力一分,修長雪白的大腿已被擺佈成個淫靡的『大』字型。

  只見她外陰成個桃子形狀,可能是前兩次撻伐的太重,顯得有些腫脹,兩片可愛唇兒略微外翻,中間露出個紅艷艷的肉縫,稀落的草叢雜亂無章的護在四周,偶有幾根調皮的毛毛竟曲彎著粘到肉縫裡面,直看的岳航慾念又重幾分,手扶了那怒勃巨龍,自下而上撩撥開肉唇,微微揉擠,大半個龜首已陷入玉門。

  月奴兒門戶一失,嗚咽一聲伸手推拒男兒胸膛,誰知一觸那鐵鑄般的肉塊,身子一下就沒了力氣,只好大聲哀求「航兒,你千萬輕緩些許,別再讓人家那般疼了。」

  岳航死死扣住姑姑柳腰,不讓她有半分閃躲。「放心吧姑姑,你也不是初次了,不會再那般疼了,我若弄的輕了,一會兒保準你又來催我呢!」他腰桿一挺,偌大分身已沒入膣內。那腔管太過緊窄,巨物突入竟把裡面漿汁迫的飛濺而出,『哧哧』的盡皆噴在他腰腹之上。

  岳航朝自己腰腹上抹了一把,又把那只粘膩不堪的手遞到姑姑面前「姑姑你看,你裡面這麼多水水呢,滑的不得了!」

  月奴兒輕『嗯』一聲,覺得這次確實不像以前那般乾澀痛苦了,肉冠擠刮到她陰內媚肉時也頗覺舒爽,不禁收緊圍在男兒腰上的秀美雙腿,足弓用力挺個比直,以圖那巨物進的更深些。

  她正默默享受,誰知男兒竟把那沾滿淫水的手指探到自己口中攪弄,正要扭頭閃躲,忽的瞧見他那期待的眼神,心裡頓時一軟「一定是這魔頭喜歡看我那樣!既然他喜歡,我還有什麼做不得的」唑嘴吮住手指,細軟丁香仔細掃舔,直把那手指吮的亮晶晶的沾滿口水。

  岳航不想她也能做出這般淫蕩動作,胯下的巨龍又脹大了幾分,忍不住劇烈抽添起來。那碩大肉菇洞穿層層褶皺,直透梭底,把那細小腔道撐到兒臂粗細,直到耐不住緊迫的揪抓,才急急退到蛤口,溝冠拉拔過猛時竟能翻出一段粉紅肉糜,上面媚肉見了空氣驟然間戰慄抽搐,一股股體液不知從什麼地方急湧而出,瞬間就埋沒深深的溝壑。

  岳航拉過旁邊的錦被,抬起美人肥臀墊在下麵,使她恥丘凸凸的正對自己插入角度,巨龍急不可耐的插進拔出。卻見那跳躍的豆蒂粉亮誘人,忙伸手掐住搓捻拉拔。這下卻擺佈的月奴兒欲仙欲死,急急的聳挺柳腰去廝磨男兒恥丘,雙手緊緊揪住錦被,閉目苦忍那醉人酥麻。

  岳航御女頗多,熟知怎樣逗起女子淫興,他緩了緩腰上動作,俯身啜住美人耳垂挪揄道:「姑姑,美的極了就叫出聲來,何必這般忍得辛苦。」

  月奴兒本已快到盡頭,誰知男兒竟不再配合,一時只覺陰內奇癢無比,忙挺腰狠狠煨上去,可那可惡肉棍又急急退去,偏偏就不肯給她記爽利的。熬得片刻,頭腦竟然有不聽使喚了,嘴裡無意識的呻吟出聲「航兒,航兒,…。給我……給我…我要死了…死了…。」

  岳航聽了壞壞一笑,腰身狠一下聳動,巨物直搗到極深處擒住赤蕊,緩緩的旋動莖身,龜首廝磨捻弄。月奴兒只覺蕊首酥癢難耐,一會兒功夫整個蕊心都酥了,忙弓起身子,雪腹一陣抽搐,顫顫巍巍的丟起精來。

  岳航與她幾次廝磨,早適應了她陰內的異熱,那波波洪流沖洗棒身,他竟能勉強忍住射意。肉菇緊緊抵在深處,清晰的感到那嫩蕊鼓脹收縮的頻率,那些奇燙花漿偶有透過馬眼射進莖身,直到那巨龍實在吃不下了,又『噗噗』的吐還陰內。美人的細小腔體如何容得下這許多汁液,順著交接縫隙一股股的擠出陰外,沁得錦被都透了……

  月奴兒洩了良久,終於從高潮中平復下來,小嘴兀自喘息不休,尖尖雙乳泛起不尋常的嫣紅,揪緊被子的雙手也癱了開來,只是那雙夾緊的長腿卻怎麼也不捨鬆懈,纖細的足趾偶爾曲起又挺直,顯然餘韻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