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2卷.江湖就是江湖:002.◆ 第二章:贈君明珠


◆ 第二章:贈君明珠

  岳航俯下身去親了親她掛滿汗珠的脖頸,調皮道:「姑姑,這下美了嘛?」

  「好美……」月奴兒閉著眼睛細細回味「就像是飛到極高處又突然掉下來……真的很神奇!」

  「這下你美了,可是航兒還沒出來呢,這可怎麼辦?」他輕輕舔舐那渾圓的肩頭,順著頸側舔至美人嘴角,拭去上面香甜的口涎。月奴兒恍恍惚惚的,哪知道怎麼答他的話,只是嗯嗯哦哦的輕吟。

  見她情慾又起,岳航欣喜異常「姑姑,咱倆再來一次吧,也好讓航兒盡興啊!」

  「那你…。那你快些,人家沒多少力氣了」月奴兒閉眼輕哼。

  岳航緩緩退出分身,捏著她的瑤臀輕輕轉過她的身子,使她跪伏床上,兩瓣香臀高高翹起。他手扶著肉莖在蛤口微微捻弄,『咕唧』一聲已整跟盡入,這次卻未遇一絲阻隔,只覺那陰內滑膩異常,彷彿連裡面褶皺都消失不見了。

  月奴兒剛洩完身子,陰內異常敏感,一經插入身子就顫抖不休,螓首左右亂搖,口中禁不住的呦呦呻吟,肥碩香臀一下一下向後狠狠靠坐,去感受男兒強有力的撞擊。

  岳航雙手緊緊揪著臀上肥膩膩的美肉,用力向後拉扯她的身子,挺勃的猶如燒紅鐵杵般的肉莖急進緩出,一絲絲射意緩緩聚到龜首。這姿勢最及深遠,再加上他肉棒本就粗長,幾乎下下都能觸到蕊心,幾次給那赤蕊燙的差點暈厥過去,卻仍死不悔改頻頻探採。

  忽的見了美人緊湊的菊眼,心中淫念叢生,甩手在那暴露的玉門上掬起一把花蜜,盡皆澆淋在後庭,食指在那細密的褶皺上細細塗擦,待得入口充分潤滑了,猛的一下插了進去………。月奴兒只覺身子給什麼東西給撕裂了,後庭傳來陣陣火辣辣的疼痛,回手拉拔男兒作惡的手指,只是一時瞧不清後邊境況,摸索了好一陣子也找不到物件,只得開口討饒:「航兒,…別…姑姑好疼,你………你繞了姑姑吧…真的承受不住了!」

  岳航指腹輕捻,把裡面的褶皺盡皆攤平,隔著那薄薄一層腸衣,竟能清晰感覺出自己陷在美人陰內肉菇的形狀,這感覺新奇刺激,岳航初嘗滋味怎會輕易放棄,手指、陰莖緊著進出幾下,溫聲撫慰道:「姑姑莫怕,航兒只玩一會兒就好了,我也…。我也快出來了…」

  「那你快出來吧,姑姑和你一……。」後面的字還沒說出來,已化為『嗯嗯』的呻吟。她驚覺自己叫聲是如此淫蕩,忙叼起小手,挺直脊背悶聲苦忍。漸漸的,後庭的疼痛與陰內的爽美點滴交匯一起,交纏衝擊她的身體,使她再也分不清自己該去期待還是該去躲閃,心裡只餘一個念頭越加清晰『身後的愛人一定很舒服,那就足夠讓自己去承擔一切了……』

  岳航巨龍上下翻飛,時旋時點,盡往美人極深處招呼,龜首每與蕊心接觸一下就又木幾分,待到整跟肉莖酥透了,忙凝住腰桿,肉菇與赤蕊貼的沒有一絲縫隙,細細品味那噴薄前精關顫動不休的如潮快感。

  月奴兒整個臀股緊貼男兒腰腹,自然清晰的感到他身子的緊繃程度,就像是上了弦的箭,隨時都有可能迸發。她無力的回過身來「航兒,快出來吧,都射到姑姑裡面!」

  岳航聽了呼喚,瞳孔驟然放大,一股酥麻之意直透後腦,終於到了盡頭,低吼一聲,馬眼陣陣鼓脹,陽精激射而出。月奴兒給那又濃又急的陽精一燙,花蕊抖動幾下,也汩汩的出起精來。兩人相擁激射良久,才軟到床上。

  月奴兒身心愉悅,雖已兩番高潮,卻也不似新瓜初破時疲憊欲死,看著男兒脫力模樣,母性泛起,瑤臀一擺,把那疲軟的巨物退了出來,抓過自己的褻褲仔細擦拭乾淨。又拉過錦被把兩人裹了。誰知那錦被卻冰的她身軀輕顫,原來是早被愛液給沁透了,看著上面滿佈的淫跡,不禁面紅耳赤,嚶嚀一聲鑽到男兒懷裡取暖。

  休息片刻,岳航回過神來,緊了緊美人身子「姑姑,此番你特別溫柔呢,真是舒爽死航兒了!」

  月奴兒撫著男兒胸前肌肉,嗔聲道:「也不見你用功上進,每次來了都急急的來榻上擺佈人家,真是個沒出息的小魔頭!」

  岳航討好一笑:「姑姑漂亮的跟個仙女似的,航兒血氣方剛的怎麼忍得住嘛!再說啦,我也有用功練武呢,白天的時候和一位長生派個高手過招,幾下子就把他打得倒地不起。」他平生也沒什麼事蹟能拿出來炫耀,也只好拿此事來衝門面。

  月奴兒與他相處幾日,對他武功內力已有所瞭解,此刻見他那般驕傲模樣,不禁掩嘴輕笑「就你的功夫還打的人倒地不起?不會是人家故意防水的吧!」

  「哼!不信嘛!待航兒耍兩招來給你看」

  月奴兒攔下作勢欲起的岳航,促狹道:「你還是歇會吧,剛才耍的那麼瘋,現在還有力氣起來嘛?」

  岳航那肯讓她看輕,身子一掙已站了起來,急著運轉內力,啟動步法,嗖的一聲身形竄了出去,只是這次急於在美人面前表現,又沒控制好方向,肩頭一下撞到石壁上,直疼的他哀聲嚎叫…。

  月奴兒被他狼狽像逗的捧腹大笑「喲!這個就是咱們岳大俠的撞牆絕技嘛?果然神妙的緊!」

  岳航老臉一紅,灰頭土臉的鑽回被窩擁住佳人「航兒這個自然算不得什麼絕技,但能博得佳人一笑也算有些用處呢!」

  月奴兒心中一甜,輕撫他略微有些腫脹的肩頭,柔柔道:「航兒,你這招『血月盾影舞』用的頗具模樣呢,只是不識勁力收發轉頓技巧才會傷及自己。」

  「血月盾影舞?那是什麼啊?」

  「魯殘沒告訴你嘛?」月奴兒大感驚訝「這招就叫『血月盾影舞』啊!」

  岳航搔搔腦袋,一臉迷惑「魯殘?姑姑,你在說什麼啊?都把航兒弄迷糊了!」

  「這招不是魯殘教你的嘛?那你從什麼地方學來的?這天下可沒第二個人會用這招呢!」

  岳航略微思索,眉飛色舞道:「我是真的沒見過什麼魯殘,這招式是仙女姐姐教我的呢!姑姑,你知道嘛?咱們身下的玉床好神奇呢,昨天夜裡竟會放出霧氣,而且在瓦頂幻化出三個舞劍的仙女呢!」

  月奴兒恍然大悟「原來你是學自祖師本相……這個我倒是知道的…。」她語氣一頓,忽的眼鏡綻出異樣光彩,緊緊抓住岳航肩膀「什麼?你見了三個影像嘛?」

  「嗯,是三個一模一樣的仙女,分別穿紅白黑三色衣衫,一人舞一種劍勢,真的很神奇啊!當時就想把姑姑叫醒一起看的,可你睡得熟,我不忍心打擾……」岳航說到這事就忍不住手舞足蹈,想要和情人一起分享如此異事。

  月奴兒聽了猛的在他嘴上親了親,歡喜道:「嘻嘻…。航兒,真想不到你這憊懶人物也能盡得祖師之意呢!看來人生際遇多在天為呢!即便自己再努力也未必抵的過別人一場機緣…。」

  她她微微歎了口氣,小嘴一撅「那仙女舞的正是月神訣裡的月舞術,月舞術共有冷月幽光舞、暗月翩躚舞、血月遁影舞三式,剛才你用的就是血月盾影舞。也不知你這小賊怎麼這麼好命,人家練了這麼多年月神訣,也不過只見了那白衣仙女舞的冷月幽光舞,你卻一次見全了…真是好沒道理…。哼!」

  岳航見她可愛模樣,忍不住在她皺起的小鼻子上狠狠一掐「你若想學,呆會兒航兒把另兩式耍給你看,不過你可要交學費呢!」。他忽的又起逗弄之心,伸手在她下身一撩「算了算了,學費就免了,下次歡好時姑姑記得叫大聲點就行了」

  月奴兒嬌媚輕哼一聲,身子扭動躲閃,低頭輕咬他鎖骨含糊道:「誰要和你歡好,更不要學你的東西,人家見不到自然說明我現在還練不得,修煉月神訣步步驚險,我可不敢強求呢!」

  岳航得知自己無意中學了高深武學,心裡高興,一時間只覺倦意全無,繼續刨根底「姑姑,那仙女影像是怎麼來的?」

  月奴兒縷縷頭緒,悠悠道:「自然是出自我們身下的這玉床。具岳家典籍記載,這床叫做」氤氳碧游「,乃是月神娘娘從崑崙山上帶下來的秘寶呢。此物最具傳形聚影功效,當年月神娘娘在此床上坐悟月舞術,就用妙法印像於此,後世弟子如有資質絕佳者自可見到!魯殘當年不過五歲年紀,誤入此地竟能見到祖師本相習得血月盾影,那可是岳家幾世以來最傑出人物呢。沒想到你比他更有機緣,一下就學到了三式劍招。」

  岳航高傲的昂起下巴「我連姑姑這樣的仙子都能抱在懷裡輕憐蜜愛,可見我福澤深厚呢,小小三式劍招當然不在話下嘍!只是不知這氤氳碧游有沒有印下咱倆歡愛場景,要是有的話那就妙了,以後咱來多多溫習,仔細研討印證下得失,姑姑你說是吧?」

  月奴兒暮的小臉通紅,拿著光滑的額頭狠狠撞了下男兒胸口「你當你有月神娘娘那般妙法嗎?整日就想著那些榻上的事,十足一個大色魔,還什麼深厚不深厚的,盡吹牛皮!」

  岳航尷尬的輕咳幾聲,忙轉移話題:「姑姑,魯殘也是我岳家的人嘛?怎麼我從沒聽說過他啊,你給我說說他的事吧!」

  「他是岳輕言大弟子,你應該叫他一聲師兄呢。當年他也和你這般,纏在我身後姑姑姑姑的叫…煩人的緊呢,只是…。來守護這武庫之後就再也沒見過他…也不知那小傢伙現在過的怎麼樣!」

  月奴兒神色一黯,用力摟了摟男兒脖頸低聲喃呢「航兒,是姑姑唯一的親人了呢,你可不要突然消失了,」

  「姑姑放心吧,只要航兒還有命在,自然要時刻感念姑姑深情」

  嗅著美人醉人體香,感受著懷中嬌軀不時傳來的悸動,岳航幸福的直欲暈厥。兩人相擁良久,月奴兒終於耐不住沉默,柔柔道:「航兒,你娶媳婦了嘛?要是有的話帶來給姑姑瞧瞧吧!」

  「沒…沒」岳航連連擺手,忽的又想到蘇如畫,猶豫片刻「前幾天倒是多了個未婚妻,只是這武庫可是不准外人進入了,怎麼能帶來給姑姑看……」

  「哦對了,我到忘了這個了,那你替我轉交個事物吧!」月奴兒探手在床邊衣物裡摸索片刻,拿出個晶瑩欲滴的墜子遞到岳航手裡「這是情人淚,就當是姑姑給她的禮物…也祝願你倆百年好合……。」

  岳航親身體會過這情人淚的威力,忙一把奪過仔細把玩。月奴兒見他貪婪神色心中不禁一悔,忙吩咐道:「這情人淚一經內力催逼就能滴出液滴,極具催情功效,我送與你們想你們夫妻榻間多些情趣,你可莫要拿來害人清白。要是叫我發現你用它做壞事,定要嚴懲於你……你可知道?」

  聽了如此狠話,岳航不禁打了個寒戰,乖乖的把那墜兒掛在脖頸上「航兒理會得!姑姑請放心吧!」。那墜兒隨他動作細微蕩漾,泛起陣陣紅霓光彩,倒與他胸口的紅痣頗為合趣,輝映起來十分悅目,看的月奴兒臉兒一紅,急急的把頭頸貼在男兒胸膛,比起眼睛聆聽蓬勃的心跳聲。寧靜溫馨的氣氛持續良久,她再也耐不住疲累,沉沉睡了。

  岳航凝住身軀一動不動,等著懷裡佳人呼吸均勻了,才緩緩放下她的身子,又拉過被子給她蓋好才起身下床。略微活動下筋骨,只覺骨頭都比往日酥了幾分,輕飄飄的不著力道,卻不覺如何疲累,身子裡彷彿有股暖流洋溢全身,說不清的舒暢。低頭瞧了瞧那錦被難掩的玲瓏曲線心裡暗自銷魂「這美人姑姑纏綿起來還真是養人身子呢…果然是天上掉下來的好寶貝…。」

  他嘿嘿傻笑幾聲,忽的一拍自己腦門「呀!忘了她的約會了!」仔細算了下時辰,離子時還有些時候,才鬆了口氣,忙整理衣冠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