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2卷.江湖就是江湖:004.◆ 第四章:吐蕊仙蓮


◆ 第四章:吐蕊仙蓮

  「乖乖好如畫,剛才舒服的我差點暈死過去,你這口技好厲害呢!」岳航挽起那緞子般的青絲,一股銷魂蝕骨的香氣飄散四溢,直引的他淫興汲汲,急不可耐的拉過那雙柔若無骨的小手來放到自己肉莖之上上下撫弄。「只是這樣好不公平呢,你看了我的,我還沒看你的呢!不如你也把衣裙脫了叫我看看吧!」

  「才不要,人家還沒玩夠呢!」蘇如畫扭頭叼住男兒肉袋,輕輕一唑那顆彈丸已無處可逃。她牙齒輕摩,甩著腦袋一陣搖晃,把那彈丸帶的左竄右跳,直到那本縮成紅棗般的卵囊被拉的尖錐狀,才鬆了牙關,用力收緊口腔,把那顆彈丸從唇邊緩緩擠出,彈回原狀。

  「岳航你這東西可真好玩哈!」她輪換著招呼兩顆彈丸幾番,然後伸長紅舌自肉莖根部刷舔至溝冠,輕繞幾圈後停在馬眼之上。那靈活的舌尖有如蛇兒一般,在那小洞裡左探右探,忽的她竟把舌頭打成個細卷,尖端空隙正對著馬眼,就好像給瓶子灌水般一點點的泌起口水來。那細小的孔眼瞬間就被粘膩的唾液灌的滿滿的,溢流出來塗的整個莖身水亮耀眼。

  直到她覺得口乾了,舌兒才緩緩捨了巨龍。看著眼前自己的傑作,蘇如畫只覺非常有成就感,不管不顧男兒那彷彿要把她生吞了的灼熱目光,又俯身把舌兒探到那濃密的森林之中,敏感的舌尖仔細捕捉每根毛髮根部,待得探的一清二楚又急急的把舌兒移到小腹之上,在男兒腹肌輪廓線上輕掃一圈,最終點在臍眼之內。

  給美人這般悉心服侍,岳航一顆心早飛到天上去,眼瞼低垂,眉頭緊緊的擰在一起,不自覺的嗚嗚呻吟。「如畫…。哦…。如畫……。好乖……。」

  蘇如畫恍如未聞,緊著在那臍眼裡狠鑽幾下,又緩緩上移,靈活的舌尖點探轉扭,只一會兒功夫岳航衣衫上的那排紐扣自下而上全被解開。在那裸露出得胸肌上親吻幾下,蘇如畫緩緩抬起頭來,一雙媚眼兒邪邪的望著男兒,雙手拉著他衣襟略微動作,男兒已全身皆赤裸。忽的把目光凝在那掛在脖頸上的晶瑩墜兒,癡癡抓在手裡翻看半晌,才驚歎出聲「這墜兒,好漂亮啊!」

  岳航正愁不敢抱住小魔女肆意發洩,一見那她迷戀『情人淚』,計上心頭,滿心歡喜道:「如畫,這墜兒有神奇功效呢!待會我們仔細把玩這墜兒好不好?」

  蘇如畫抬頭掃他一眼,那眼神裡泛起炙熱的光輝,閃爍間微微帶著幾分挪揄調侃意味,說不出的勾人魂魄。

  「把玩?」她把雙腿張到極致,輕提腰臀把那火熱巨物迫夾在兩人小腹之間,小腿交纏男兒腰腹,一雙小腳抵著他臀肉,恥丘緊緊的廝磨男兒囊袋。雙手輕繞住他脖頸,紅唇開合間股股香熱氣體盡皆吹在男兒口鼻之上。「嘻嘻!據說這情人淚乃月神娘娘坐化後宮頭所化,極具催淫之效,可是塌間的至寶呢!你要和人家把玩這東西可是安的什麼心思呦!」

  岳航聽了一張臉瞬間漲得通紅,乾咳幾聲支吾道:「你……。你都知道啊……咳咳……這個……」此刻肉莖終於觸到美人身子,雖然隔著層衣物微覺不爽,但也興奮異常,身子顫抖幅度漸大,在兩人肚腹之間震盪不休。岳航再難控制那深深的慾望,抓著美人翹臀的雙手不覺的大力幾分,苦著臉討饒道:「好如畫,你快快遂了我的心願吧,都被你給折磨死了!」

  「想要人家的身子就說出來嘛!幹嘛要來騙我。哼!卻不知我朝花宗供奉的就是『朝花月神』,怎會連娘娘的神物都認不出來,你可真是傻的可愛啊……」蘇如畫輕笑一下,也聽不出是何態度,只把光潔的額頭抵在男兒額上,那雙嫵媚的眼眸湊近他眼瞼「把身子給你也是可以的,只是你要答應我兩件事情…………」

  「別說是兩件事情,就是一千件一萬件我也答應!」

  見他想都沒想就答應了,蘇如花咯咯輕笑,在他面前吐了口香風嫵媚道:「你也不用急著把話說滿,這兩件事可頗為棘手呢。」

  她眼珠咕嚕一轉「這第一嘛………待會你破我身子時候可不要亂動,一切都要如畫自己掌控…。要不然會很疼的……。」

  微一沉吟,見男兒沒什麼特殊表情,接著道:「第二嘛……。你可要記住了,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以後你可千萬別來怨恨我………」

  不等她說完,岳航已張嘴銜了那兩瓣香唇,把她後面的話統統變成嗚嗚一串輕吟。是才被這嬌嫩嘴兒弄的魂都化了,現在怎麼能輕易放過。他撬開美人牙關,,舌兒在那蜜腔裡左勾右舔,終於捉住她魚兒般的香舌。

  那舌兒頗為細小,與岳航的對比起來反差極大。岳航捲起舌頭纏住她的嬌嫩,緩緩的引到自己口中,猛地合起嘴巴猛啜,把縷縷香津點滴不剩的吞入肚內。吻了良久,蘇如畫喘不過氣了,一把推開男兒,迷亂的晃晃腦瓜,待得雙目再次聚焦,又急不可耐的湊過唇來狠狠的啄在男兒面頰之上,喉裡兀自呻吟不休,也不知在說些什麼.

  「岳航………岳航……。愛我……岳航………都拿去吧!哦………」岳航仔細傾聽,才分辨出她是在呼喚自己名字,一時如墜夢境,只覺股股暖意在心底點滴流淌,暮的整個天地都暗淡下來,只餘美人身周寸許地方泛著粉紅的光亮,那些彩線猶如實質,分毫的映射他瞳孔之中,竟讓他生出淫糜感覺。

  他呼吸越趨急促,喉頭急速上下滑動,捏著臀肉的手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大腦沒做出任何指示,雙手竟鬼使神差飛速上移,手掌準確的探到美人胸衣內側,用力一扯,『哧』的一聲,整幅衣裙從中撕裂開來,露出裡面羊脂般細嫩肌膚。

  岳航大舌緊跟其上,在那對淑乳間的深溝裡來回刷舔,分的兩團乳肉扁坦的垂在身子兩側。

  那細小的乳頭極像一顆紅豆,可愛的凸在雪梨般兩團之上,其上縱橫的細紋裡泛著些許白漿,發出陣陣如蘭似麝的幽香。岳航張嘴叼起一隻細細品嚐,只覺香甜可口,真好如新出的乳汁一般,誘的他忍不住用牙齒細細捻弄,誰知那紅豆敏感異常,微受刺激就脹的跟個葡萄粒般大小,而且香氣更濃。

  感受著懷裡玉人陣陣不知是苦是樂的戰慄,岳航頭腦微微清醒,記起她剛才說過的話來,一時只覺愧疚萬分,再也不敢用些粗暴動作,緩緩的鬆了牙關,把頭湊到蘇如畫耳邊柔聲道「如畫,你可真美,我自知品性不佳配不上你,有幸得到你那是老天對我的眷顧,你放心吧,自此以後你我夫妻一體,我絕對不會怠慢你分毫!若違此誓,叫我下九淵旅幽穴永世不得超生」

  蘇如畫聽了男兒言語,雙目徒然清亮,再沒有絲毫肉慾之色,伸手掩住男兒雙唇「岳航……。你………你真是個好男兒呢!莫在說什麼配與不配的事情,如畫自問除了這身子還算清白其他那比得上郎君你無暇剔透……。能把身子獻於你也算我福氣了………它日如畫若有對不起你的地方求你千萬體諒……」

  她雙手移到下身,把腰帶子拉解開來,身子一晃,那破爛的衣裙盡都滑落身體,裡邊竟未著褻褲,白淨無毛的光潔恥丘好如個肉饅頭,上面裂開一條嫣紅肉縫,兩片緊閉的陰唇上兀自掛著幾顆晶瑩水珠,發出陣陣醉人香氣。尾甲大小的陰蒂子不時調皮的輕顫,牽動鑲在其上的一顆細碎寶石上下晃動,映出道道霓虹光彩,耀的岳航眼睛都直了,口中涎水直流,傻愣的盯在那嫩蒂之上,一時沒了動作。

  男兒灼熱目盯的她渾身不自在,蘇如花忙曲起雙腿掩住花陰,羞羞道:「我……我下邊醜怪死了!你還是別看了……。」

  岳航聽了嘻嘻一笑,用腰桿擠開她合起的雙腿,把那熟桃似的女陰完全暴露出來「如畫………你還是個小白虎呢…哈哈,好漂亮的,幹嘛藏起來,快讓我好好玩玩它…」

  蘇如畫粉臉通紅,忸怩別過頭去,底下雙腿卻不自覺的張的更開了,膝蓋一挺,那花唇正正的對在男兒肉菇之上,卻不急著坐下身子,只晃著瑤臀廝磨敏感肉龜。

  「你要玩就給你玩好了,只是。記得啦可千萬別亂動,如畫會疼的………等………等我適應了自然任你施為的…」她囑咐幾句,自己卻耐不住私處奇癢,急急分開兩片花唇叼住男兒龜首。只覺那龜首奇熱無比,燙的她身子忍不住的打了幾個擺子,差點晃的她從男兒身上翻下去,她忙把雙手探到男兒腦後,十指狠狠揪住岳航頭髮,這才勉強穩住身形。

  磨弄片刻頗感疲累,蘇如畫凝在半空的腰再也懸不住了,香臀微微下沉,大半粒龜首已陷入濡軟肉壺之中,把兩片花唇撐個渾圓,如同個緊縮的肉環般卡在溝冠深處。她奇嫩花莖初次被人進入,竟不覺如何疼痛,只略微有些脹麻。低頭去看交接之處,那火熱赤龍大半個身子還露在外面,而頭部卻在花唇邊緣處消失了,這景象頗為突兀,直看的她淫性汲汲,不禁又瀉出幾縷花液,順著男兒溝冠濡濡擠冒出來。

  「好郎君,如畫這就來了,你可要仔細體會喲,我這穴兒可是個好寶貝呢!保管要你飛上天去。」此時蘇如畫身心舒爽,不覺言語放浪起來,哦啊呻吟不停,時而吐著舌頭輕掃男兒鼻頭,時而挺著兩點櫻桃廝磨男兒胸膛,逗弄的岳航幾近暴走。

  「那你給為夫說說你那穴兒怎麼個寶貝法…。難道會咬人不成。」岳航腰桿一挺,肉莖又深入幾分,終於觸到那層薄膜。他再不敢強入,旋著龜首在花徑緩緩捻弄,漸漸探清那層膜的承受能力,挺著肉菇在上面來回觸碰,幾次都在那薄膜將破未破時才急急鬆了力道。

  「師傅說我這穴兒喚作『吐蕊仙蓮』具體怎麼神妙法還要你自己品嚐呢,人家又沒試過!咯咯…。」蘇如畫陰內給他玩的奇癢無比,漸漸的竟蓋過了刺痛感覺,癢意點滴轉化為更深層的空虛,折磨的她直欲暈厥。她再也耐不住了,猛的沉腰墜臀,『咕唧』一聲,肉莖已突破防線,一下鑽到內裡來。

  新瓜初破,即便她精通淫技也疼的她秀美微蹙,雙手緊緊抱住男兒身軀不讓他動彈分毫,『哎呦呦』的痛呼良久才緩過勁來,低頭看看身下那半顯的龍身上沾著的絲絲血跡,張開紅艷小嘴吐出一串膩人呻吟「臭岳航,張的這般大幹啥,弄的人家疼個半死………」

  「嘿嘿。一會兒就不疼了,你在忍耐些時候吧!」岳航嘴上哄著美人,身下肉莖也不閒著,細細品嚐絕美花陰,只覺她陰內彷彿碧脂瓊膏般,說它緊湊,裡面卻軟綿綿的不著力道:說它寬鬆,裡面的軟肉卻好如汁水一般與肉莖緊密膠合一起。全然不似月奴兒般緊迫抓人,卻更添幾分溫柔味道……。。

  這感覺果然美的緊,岳航忍不住提臀挺進巨龍,想看看更深層會是什麼效果,可不管他怎麼用力也再難進入分毫。原來美人花莖奇短,只半個龍身已塞的它滿滿的,岳航不知深淺,直插的蘇如畫哀聲大叫,一雙藕足急著踢打,伸手下去握住龍根往外拉拔,誰知那溝冠提出時刮的陰內軟膏酥麻難耐,一下就卸掉她全身力道,軟綿綿的趴伏在男兒胸口。

  「你又不聽話了,剛才差點撕裂我,嗚嗚,好壞………」

  岳航撫了撫她被汗水打濕的長髮,把滑出的肉莖又緩緩賽進去,溫柔道「如畫的妙穴比常人要淺好多呢,輕輕一弄就到底了…。嘿嘿……只是怎地沒捉到那蕊兒?你給藏什麼地方了啊?」

  「咿呀,聽師傅說我那『蓮兒』極樂時才會出來呢,人家怎麼知道藏才什麼地方嘛!你若喜歡就自己去找吧…」

  「可以『找』了嘛?可別在弄疼你呢!」岳航龜首在花穴盡頭揉擠幾下,試探美人反應,卻見美人螓首微仰,雙目迷離,小嘴開合間噴出陣陣火熱氣息。

  「找吧!找吧!不很疼了,裡面好癢呢!」

  岳航知道火候已到了,緩緩把美人放倒榻上,抄起那雙雪白渾圓大腿,肉莖劇烈抽添起來。進出間只覺她花陰之內泌液甚多,奇軟奇滑,絲毫不顯乾澀,水漿般的媚肉波浪起伏,在莖身上來回蠕動,真好如萬千香軟舌頭輕動靈活。他享受片刻,又起尋幽之心,杵間在極深處點探,仔細搜索每個凹陷凸起,卻怎麼也找不到花蕊藏身之地,一時惱的不行,大手發狠提起她一雙足踝,把她雙腿高高束的筆直,腰腹狠的一聳,整根肉莖都插進了那短細的花莖之中。肉菇頂端被迫的彷彿彎折過來,竟有半粒陷到花莖盡頭密實滑膩的肉壁裡。

  蘇如畫暮的圓睜雙眼,瞳孔驟然放大,那本哦啊呻吟的小嘴急急的叼起青蔥般玉指,生生忍住亢聲高喊的衝動,螓首胡亂搖晃起來。被高束而起的長腿掙扎著曲起又舒張,陣陣不識苦樂的戰慄從大腿內側的豐腴肌膚一直蔓延到掛滿細漢的筍趾,持續良久也不見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