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2卷.江湖就是江湖:006.◆ 第六章:砥礪青鋒


◆ 第六章:砥礪青鋒

  天光放亮,柔和的陽光透過軒窗照的榻上暖烘烘的,岳航舒服的翻個身子,不想身下傳來幾聲若有若無的喃呢聲,抬手揉揉惺忪的睡眼,才發現把個嬌軟身軀緊密壓在身下,那碩大的奶瓜正自輕輕顫動,幅度雖然不大,卻一樣的動人心弦。

  岳航微微一笑,緩緩移開身子退到榻側,仔細審視這勾魂美人。她臉上潮紅猶在,小巧的鼻翼輕緩扇動,噴出陣陣醉人香氣,柳葉般的彎眉時而皺起時而舒展,彷彿夢中正苦思什麼想不明白的事情,眼皮略顯青黑之色,岳航知道這是縱欲的惡果,心裡一陣抽痛,俯身吻了吻她佈滿汗珠的額頭。

  見美人還在沉睡,他也不忍打擾,輕手輕腳的給她擺了個舒展的睡姿,想讓她睡的更安穩些,剛擺順了那雙修長白膩的腿子,就被那光潔漂亮的恥丘深深吸引住,只見上面斑駁的粘著些落紅、精斑,形容好不狼狽,兩片薄薄肉唇扭曲張開,露出裡面一段艷紅嫩肉。

  岳航淫思蠢動,仔細回想昨夜悱惻情景,暮的頭腦一陣眩暈,思緒成了空白,彷彿一切關於蘇如畫的畫面都被刻意擦拭掉了。他抬起手掌狠狠砸的後腦幾下,暗歎一聲「都說白虎傷身,看來並非虛言呢!」收起旖念,揉按幾下穴位,穿衣下床……

  出了房門,岳航輕呼一聲,小瑩兒鳥兒一般的跑到身前,象徵性的一福「少爺起來了!小婢這就去準備湯水,給您……和屋裡的小姐洗漱……」

  岳航輕咳一聲,到不在意被個小女娃打趣「我自己會料理自己,你不用管我了,去把屋裡的蘇小姐侍候的好好的就行了…」又想到美人那腫成桃子般大小的光潔外陰,心裡一陣愧疚,忙囑咐道:「記得待會用溫水給蘇小姐擦下身子,然後做些溫養補品給她進補,知道了嘛!」

  瑩兒嘻嘻一笑:「小婢理會得,又不是第一次做這些善後的事了……只是現今有些難度呢!」她皺起眉頭「藥庫新來孫嬤嬤嚴厲的很,我再弄不來那許多金瘡藥呢!恐怕要少爺你親自去求才行!」

  「金瘡藥?哦…」岳航沉思片刻,又敲了敲生疼的額頭「這個……這個還是別去孫嬤嬤哪兒領了,免得被姨娘知道。等會我親自去買些回來吧!你先忙你的吧…」

  瑩兒輕快的應了一聲,跑去打水了。岳航微微一笑,也顧不得肚腹蛙鳴不絕,闊步向外走去…

  正值清晨,街上也不很熱鬧,只是些賣早點糕餅的商販陪著笑侍弄食客,岳航被食物香氣一熏,腹中飢火鬱結,一時難耐,朝旁邊的店舖叫了一碗豆漿,把熱乎乎的一碗豆漿灌進肚腹,才覺身子舒服了些。他十足的紈褲高粱,平日哪兒吃過這般粗食,今日一試,竟覺得香甜可口,不禁抿嘴回味起來。

  付了食資,岳航匆匆離去,很快找到家藥店。本想多買些金瘡藥已備後用,誰知老闆卻只賣給他一份,再多半分也不肯賣,岳航問他緣由,那老闆說大唐臨近荊楚邊境將有戰事,販藥品的商人都停了貨,所以藥品供應才會緊張起來。岳航對這些國家大事本沒什麼興趣,心中暗罵幾聲,悻悻離去。

  剛走到門口,卻見對面街口上亂哄哄的圍著些路人,指指點點的也不知在說些什麼。此時還早,岳航不想太早回家,就像去看看熱鬧,一路分開人群,選了個便宜位置踮腳探看。只見人群中間一濃妝艷抹的中年女子拉著個高大道士衣襟拳打腳踢,嘴裡幽咽有詞「嗚嗚…該死的神棍假道學,怎麼這麼黑心…連我這般流落風塵的女子都忍心去騙!嗚嗚…」她哭的涕泗橫流,直看的行人盡皆唏噓,以為又見了癡心女子負心漢…

  有行人實在看不過去了,給那女子幫腔道:「小娘子你有何委屈自可說給大傢伙兒聽,如若真是這牛鼻子欺辱於你,我們定幫你扭他送官。」

  女子停下亂舞的手腳,擦了擦臉上鼻涕,悲聲道:「大家給評評理,我混跡風塵二十年,厭倦了迎來送往生活,就生了從良之意,今日上街見這道人仙風道骨,就許了他二兩銀,求他給我算算姻緣!」

  她恨恨瞪了道人一眼「這道人神神道道的算了一會兒,說我姻緣馬上即到,要我即刻北行,結果我走出北門兩里地竟一個男人也沒有遇到……他這不是騙人錢財嘛……嗚嗚……」斷斷續續說完此事,又轉過身來掄起缽般大小的拳頭狠狠的揍了道人幾下。

  道人哼哼幾聲,也不躲閃女人拳頭,只不緊不慢的撫著手中的布番面「哎呦呦…婦道人家說不清道理,只是你若想要回那些銀子是不太可能了,剛才道爺用你那二兩銀換了湯藥拉…咳咳…」他手上動作極其輕柔,到好像那爛布番子是個什麼寶貝疙瘩。

  「某人一雙慧眼,識盡人間帝王將相:客官幾兩紋銀,得知今生禍福姻緣!」岳航手點著番面上潦草的一副對子,一字一頓的念出來,旋的掩嘴大笑,心想「真是亂世出奸賊啊!這麼無恥的話也拽的出來…」仔細打量道人面龐,暮的打了個戰慄,這道人不是別人,正是當日翠雲樓裡賴去他一錠銀的老道士……

  瞧著道人無賴嘴臉,岳航心頭火大,升起報復之心。他捏起下巴想了片刻,面上現出奸壞笑容,尖著嗓子喊道:「呦!這人不是臭南山、臭道觀、臭老道的大弟子臭哄哄嘛!據說是個姦淫擄掠無惡不作的無良拍花子呢!也不知道給他禍害了多少無辜女娃了!在場的姑娘媳婦可要小心拉啊!」

  他這話直如落地驚雷,人群裡一下炸開了鍋,這邊喊著『拍花賊來啦!大家護好家人啊』:那邊喊著『大家散開拉,別給這賊人混入人群逃走了,馬上去報官抓他……』一會兒功夫場中人逃了個一乾二淨。岳航本想誣他個罪名,大家會來猛揍他一頓,誰想想像中的景象根本沒有出現,倒是他自己反應慢了,沒有逃開。

  沒了人群掩護,他這挑事人愣生生給暴露出來,看著老道士乾巴巴的面容,岳航尷尬一笑,想說些什麼緩解氣氛,卻想不出話題,只好沉默下來。老道士眨巴眨巴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如潮散去的人群,撫掌大笑:「好啊好啊!原來這事這麼容易解決,早知這樣何必如此受窘。」

  他瞧了瞧傻愣站著的岳航,一步竄上去拉住他手臂,面帶感激的對岳航點點頭「好小子,好小子,道爺能脫困可全靠了你啊!你說我該怎麼報答你呢?」他低頭想了想,忽然一把拉過他手掌,捻平上面紋理,震聲道:「就讓我免費給你蔔上一掛!指點下你生剋運道。老道不是吹牛,我這先天神掛可是聖王一脈獨傳,就從來沒準…哦沒不准過…嘿嘿!」

  這老道士明顯沒有認出岳航來,岳航也不點破,只乖乖的叫他看像,思索如何整治於他。只見那道士,指尖順著岳航掌心紋路輕描,時而歡喜時而皺眉…好半晌才開口道:「哎呀呀!人氣鼎盛,筋骨雄奇,何等俊才!只是…」他眉頭凝成個波浪「只是孤陽失和,中宮晦暗,神庭赤紅,此乃桃花煞氣,哎……命不久矣…」

  他說的這幾句話就最後一句『命不久矣』岳航聽的明白,一下就變了臉色,奮力掙開道士大手,戟指罵道:「臭道士不會說些好話,當少爺像無知婦孺般好騙嘛!痛快閉上你的臭嘴,小心少爺打掉你的門牙……」說罷捏起拳頭遞到道士面前,做恐嚇狀。

  那道士一下冷了臉,拉開面前的拳頭怒吼「臭小子不知好人心,道爺好心提點你,你不知感恩到算了,竟還來辱罵本仙……也好!也好!你不聽我話,過幾天保管你死無葬身之地。」攥著岳航手腕的手向旁邊一代,就把岳航甩出老遠,嘰裡咕嚕的撞在街角石墩上。

  岳航被摔個頭昏眼花,額角已見了血跡,一時怒火沖天,猛的挺身而起「臭道士…少爺今日和你沒完,定要打得你滿地找牙不可!」掄起拳頭直奔老道心窩打去。他拳腳粗略,用的只是市井間鬥毆的架勢,只是他身形靈動,出拳還算迅捷,瞬間就攻進道士身邊。

  那道士臉上泛起古怪笑容,也不如何驚慌,番桿微微一動,桿柄正正打到岳航手腕之上,這一下又快又準,番柄著肉並無拍擊聲響,而是生出粘纏力道,繞著岳航腕子打個轉子,把他身子再次飛一般的甩了出去。

  岳航滾了幾滾,火氣更大,卻不敢豁然再進。此時他心裡已經明白這道人有武藝在身,而且肯定比自己要厲害,可他昨日偶然斗倒了冷鋒,信心大增,別說是個混蛋道士,就是天下第一高手來此他也要與之一爭,少年血性,無知者無謂…

  仔細觀察了下對手,岳航明白了自己劣勢,那道士手裡拿著這麼長的桿子,在老遠處就能打的到他,自己卻只得用一雙拳頭,這如何敵的過。晃著腦袋在身周查看一遍,拾起旁邊面癱上撐篷的用的竹竿,輪圓了向老道打去。

  老道嗤笑一聲,不緊不慢把番布纏到桿子上打個結子,微一側身讓過岳航揮來的竹竿,番柄猶如蛟龍出海般直直探向岳航腹部。岳航大吃一驚,經過與冷鋒一戰後,他也漸漸懂了些實戰技巧,急忙收回手中竹竿,窺準番柄來勢奮力舉高一架,把番柄架到頭頂之上。

  他見招架住了這招,心裡歡喜,對著老道士努努嘴「臭道士,少爺也不是吃素的,今日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打狗棍法!」把番柄架到一側,一揮竹竿朝老道面門打來。老道士面帶微笑,抬手輕描淡寫的抓住了竹竿「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全無章法,你就不行使出個像樣點的招式出來?…還要打的我滿地找牙…真是笑話!」

  聽他恥笑,岳航面上一紅,也發了狠勁,猝然用出了暗月翩躚舞,他手中竹竿好像有了生命般,回震幾下脫出了道人掌握,暮的幻化出萬千竹影,攢擊老道胸前。老道驚歎一聲,只覺眼前一花,竹子彷彿雨後春筍般急速的竄了出來,密密麻麻的環布岳航身周,情景好不壯觀。他識得厲害,旋身退出岳航攻擊範圍「哎呦!這招還有點樣子呢嘿嘿待道爺來破你!」

  他卻不急著攻進,凝眸仔細觀察岳航招式,只見岳航步法看似混亂,其實騰挪間落點全有定數,彷彿周天星斗般運轉有序,隱合河洛之像。看明這些,道人眼中綻出光彩,撫了撫長鬚小聲嘀咕「果然是崑崙正宗呢,今日得見也不枉此生」番柄一伸,如見縫插針般輕鬆的探進岳航雙腳只間。岳航還待動作,腳下卻絆到番柄上,?噹一聲摔倒在地上。

  道人手腕一翻,番柄已壓在岳航肩上,不讓他起身,微微一笑「真是個蠢小子呢,你這招可阻八方來敵,端得玄妙呢。可惜你不識大體,既然已收到防禦效果,何苦還在那兒舞動不休,如若對手精通玄學,瞬息即可窺破內中玄虛。」

  道人聲音雖然不大,可聽在岳航耳裡直如黃鐘大呂,心裡漸漸冥悟「可不是嘛!原來這招是用來防禦的……用過後應該換成別的招式攻擊呢…」

  道人瞧著地上沉思的岳航,忽的收回番柄,笑吟吟道:「和個笨小子打架可沒意思呢!還是不和你鬧了…」轉身欲走。岳航怎肯甘休,翻身站起,攔在道人身前「我只是一時大意了,有本事咱們再打過,這次一定叫你跪地求饒…」

  「是嗎?那就……來吧」後兩字還沒說完,道人番柄已然掃到,岳航猝不及防,忙又用出暗月翩躚,倉促擋開老道攻勢,這次卻是一用即收,生怕被他尋了破綻,緊跟著,急急運轉真息,換作冷月幽光舞,挺著竹竿刺向道人脖頸。

  道人微微一凜,只見這竹竿來如驚鴻,快似閃電,桿身白光流轉,彷彿給鍍了層冰雪,無形寒意自其上宣洩而出,竟冰的他打了個冷戰,心中暗歎「岳家絕學果然神妙萬方。」

  岳航第一次用這招式,不想竟如此凌厲,打的道人沒了反應。此時收手卻是晚了,眼見著竹竿洞穿道人身子,他心中立刻升起悔意。兩人本無深仇大恨,他也只想教訓這道人,誰想一竿子穿了個透心涼……

  「不對,受了如此重傷,怎的沒有哭豪掙動!」岳航心中疑惑,眨眨眼睛仔細觀察,卻見那道人身子漸漸模糊了,最後消失無形。「這是……」岳航把伸到道人原來的位置一陣攪動,卻什麼也沒找到,心中越發肯定「天哪!這是殘影!……」

  「小子!找什麼呢!道爺在你身後」老道鬼魅般的拍拍岳航肩膀,呵呵笑道:「臭小子這招厲害啊!竟能逼道爺用出縮地奇術!」

  岳航驚駭欲死,不想這道人竟如此厲害,自己整個脊背暴露對手打擊之下,叫他如何心安,這情景不禁讓他聯想到當日的冷鋒。忙回身又是一記冷月幽光,卻還是只能刺中道人殘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