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2卷.江湖就是江湖:007.◆ 第七章:倉惶冥焰


◆ 第七章:倉惶冥焰

  縮地術乃是崑崙散修壺公秘傳,傳說修到高深處可瞬息萬里,道人雖然未必能到那個境界,但就此速度已足夠從容躲開嶽航攻擊。他身形快到極致,往往是殘影未散,新影又生,場中一時多出了無數個似幻似真的道人影像,嶽航一時竟不知到該向哪個出手才好。

  嶽航累的氣喘籲籲,無奈停下動作,呆傻良久,長歎口氣,一屁股跌坐地上,他此時心裡明瞭,看這道人身手氣度,明顯一個大大的高手,自己怎麼會是對手。他把頭一偏,不去看悠哉踱步的道人,頹唐道:「原來你這般厲害,卻是有心來戲耍我。」

  「嘿嘿!」道人停下步子,抓抓腦勺,嬉笑道:「小子!怎地不打了?瞧你剛才招式漸漸成熟了,搭配起來也頗具威力呢!如果能在速度上有所提升那可就更完美了…」

  「速度!」嶽航思索道人言語,漸漸領悟自己這三式劍招的用法,冷月幽光用來攻堅,暗月幽光用於固守,再加上速度奇快的血月盾影步法那就是個完美組合。想通此節,嶽航不禁撫掌大笑「對了對了!原來是這樣用的…」

  在地上歇息良久,他體力漸複,忽然噌的一聲從地上竄起,挑起眉眼瞧了瞧正撫鬚微笑的道人「前輩送佛送到西,晚輩好不容易遇個您這般大大的高手,就請前輩再磨練磨練晚輩吧!」他心性剔透,已看出道人是在指點他武藝,如何還很放過如此良機。

  「好好!孺子可教,以你這般筋骨悟性,稍加磨練自可成才!」道人讚他一聲,又橫番來打。嶽航知是練習,也不再驚慌,三式劍招從容應對,放對起來也能有攻有守。兩人一樣的急速身法,騰挪間兔起鶻落,少縱即逝,場中只餘兩道殘影糾纏一起,又漸漸消散……

  嶽航劍法越趨熟練,一時間只覺心情激盪,直想仰天長嘯,宣洩胸中快意。忽然,不遠處傳來一陣亂哄哄的人聲,隱約聽到有人在喊「兄弟們快了啊,封鎖個個街口,可別讓拍花賊給逃走了!」原來是一群官差來此拿賊,約莫三十來人,為首一人緇衣配劍,正是澤陽捕首鍾無厭。此人師成鐵劍門,江湖上倒也有些名氣,投身官府尋個出身,這些年來也破過幾宗棘手要案……聽人說成裡出了拍花賊,便立刻提了人馬來捉人。

  嶽航吃了一驚,忙停了手腳,扭頭看了看正全速趕來的眾衙役,焦急道「晚輩頑皮,竟汙了前輩名聲,還請前輩快些走吧!落入公人手中少不得一陣囉嗦!」

  「無妨!無妨!幾個差人奈於我何!」老道不慌不忙,把番布解開抗在肩上「嶽小子,你我有緣,老道也樂得提點於你,只是老道有句話你可要記清楚了……」他上下打量嶽航一番,暮的一聲長歎「人生怎能事事皆如人意,它日如遇挫折,千萬不要喪氣,只要人還活著,就還有希望……」旋即轉身信步離去……

  嶽航從小失了雙親,平時姨娘又疏於教導,根本不知人情冷暖,盡養了些涼薄品性,不知怎地,瞧著道人偉岸背影,眼角竟也濕潤起來,心裡流過一股暖意,忍不住放聲高喊「還沒請教前輩高姓大名,他日若有機會,定當報答前輩教導大恩!」

  道人也不回頭,只晃了晃那破爛番布「嘿嘿!小子有心了,老道士喚作秦假仙,也不圖你報答,只求它日你叱吒江湖時看在老道面上,莫要做些放手屠戮之事!就此別過,後會有期…哈哈哈…」

  嶽航搔搔腦袋,只覺秦假仙話裡句句隱含機鋒,卻一時領悟不出其中真意。「叱吒江湖??我??」嶽航無奈搖搖頭…「怪不得叫假仙,還真是假神仙呢!」

  正自神遊,卻聽身後公人叫道:「嶽家公子,快快攔住前面的賊人,可別讓他逃了去,逮到了他兄弟請你去逍遙拉…」,說話之人正是鍾無厭,他與嶽航也是風月摯友,隔著老遠就認出了老熟人…

  嶽航打了個寒戰,他此時可不想與這混人糾纏,回頭拱手「我家姨娘要發飆,兄弟得趕快回家,鍾兄自己去捉賊吧,回頭嶽航給你慶功!」抄個小路飛也似地逃開了……

  「哎…別走…」鍾無厭還待再喊,嶽航卻轉瞬沒了蹤影,他憤憤的吐口唾沫「這脂粉公子果然腌臢,平日裡混我吃喝,有事了就先逃開。,可恨的緊呢!」,卻不敢耽擱,運起輕功飛出行列朝賊人消失方向追去。

  趕了片刻,卻始終不及賊人速度,鍾無厭氣喘籲籲的頓下步子,心中暗恨「這賊人好快的身法,也不見他如何動作,一會兒功夫甩下我這麼遠距離!」此時那賊人的身影已經模糊了,只餘番布還在迎風招展,上面斗大墨字清晰可見。鍾無厭瞧清上面字跡,暮的張大嘴巴,好半晌才回過神來,回身朝眾衙役吼道:「媽巴羔子!是誰說是拍花賊來的,是要存心害死老子嘛!」

  一差役畏畏縮縮行出列來「鐘頭,真的是拍花賊,城中好多百姓來報案的」

  「你他媽瞎了眼睛嘛!沒看到那番上寫的什麼字???」鍾無厭抬手扇了衙役一個耳光「連宇內三仙中的秦假仙都認不得還來當什麼衙役!早晚一日給你這們這些無知蠢廝害死!」說罷正了正劍柄,悻悻離去……

  天氣有些悶熱,秦假仙慢下步子來,挽起袖口擦了擦額頭汗水,看看陰鬱的天空「要下雨了,看來要找個地方避一避呢!」看著旁邊一座冷清的茶肆,忽的嘿嘿一笑「真好真好,原來到地方了……」

  他行進茶肆,向侍兒要了壺鐵觀音悠然喝起來,縷縷茶香入腹,只覺體內亂竄的真息好像也安份了很多。正自享受,忽的胸口一陣氣悶,他急忙伸手掩嘴,可惜動作慢了幾分,還是沒有阻住噴灑如雨的鮮血…

  秦假仙自懷裡掏出個手絹,拭去嘴角的血漬。看著泛起點點猩紅的茶杯,慘然一笑「好一個『倉惶冥焰煉青鋒』,差點就要了我的性命!真是流年不利……」忽然,一冷冷聲音自身後傳來「你……你竟然受傷了?」

  秦假仙回頭一看,來人錦衣玉帶,粉面朱唇,好不俊俏,正是那富貴公子李慕寒。他呵呵一笑:「只是些小傷,還死不了人,只是你不是一向準時,怎麼今日晚了些時候?不會是又與哪個名門淑媛纏綿榻上忘了時辰吧!哈哈……」

  李慕寒面無表情,把摺扇插進後腰玉帶,緩緩走到秦假仙身後,雙掌輕輕印在秦假仙後背之上,搬運內力為他平復傷勢「受了這麼重的傷還有心說笑,當真是個瘋子…」

  秦假仙知他意圖,也不抵抗,只讓那股陰冷強勁氣息順著經脈肆意奔流,以便疏導體內散亂真氣。異種真氣強灌入體,只覺經脈彷彿刀刮,疼的他不緊皺起眉頭,面部肌肉不時抽搐,良久才緩過勁來。

  「幾日不見,你的『坤元功』又有長進呢!」陰冷真氣在身內運轉一周,秦假仙覺得傷勢好多了,脊背一晃,甩開李慕寒雙手,拉過條凳子遞給他,溫柔一笑「你娘在天之靈如若見到你這般上進一定很欣慰!」

  李慕寒凝著冰一般的眸子瞪了他一眼,不冷不熱道:「受了這麼重的傷還去指點個不相干的小壞蛋…你可真是熱心腸呢!如若壞了我的大事,定叫你不得安生……哼!」

  秦假仙乾咳幾聲「故人之子,理當照拂,略微提點也算進點心意!」

  「故人之子?…」李慕寒沈默半晌,卻沒再問他這些不相干之事。抓起茶壺飲了口茶,悠悠道:「是誰這麼厲害,居然把你傷成這樣!難道……難道是白自在親臨?」

  「白自在?白自在可沒這麼淩厲!傷我的還不就是你讓我去攔截的盈月使嘍!」他攤開雙手,無奈一笑。

  「盈月使??難道月神盟一個小小的護法使者就能敵得過『四聖三仙』之流?」李慕寒大感錯愕,焦急的搓搓手掌「如若月神盟實力如此恐怖,那我還謀算什麼廣陵密卷,乾脆找個地方躲起來逍遙一生算了…」

  秦假仙見他面泛頹色,心有不忍,拍拍他肩膀輕聲安慰「你也不必灰心,『廣陵』不過是些虛無飄渺的東西,何必如此在意。再說了,我也是一時輕敵才受此重傷,如若無半分保留,和他對成平手還是可以的……」

  李慕寒稍微整理情緒,忽的撅起嘴來「臭道士就是不濟事,平時把自己誇成天下第一…一到用你之時卻半點忙也幫不上。」他起身走到窗前,看著綿綿細雨,忽的狡詰一笑「你答應我的這第二件事沒有辦成,卻是不能算數的,記得以後再補給我才行!」

  「什麼!姓李的,你還有沒有良心了!」秦假仙猛的一拍桌子,沒想到用力過猛牽動了傷勢,竟劇烈咳嗽起來「咳咳……我拼的半死去狙擊盈月使,雖沒能傷他分毫,卻也用陣法困住了他,諒他一時可脫不出身來。怎麼到了你這兒卻半分功勞也無…」

  李慕寒一甩袖子「臭道士休得混賴,我說不作數就不作數,你等著我再來通知你下件事情吧!哼!」說罷看都不看他一眼,轉身出了茶肆……秦假仙張大個嘴巴,不知該說些什麼好,看著漸漸遠去的背影,暮的搖頭一笑,小聲嘀咕「撒起潑來還真有些嫣妹年輕時模樣…」

  雨漸漸大了起來,絲絲串串飄灑地面,激起『滴滴』水聲。嶽航拭去額間雨水,暗歎晦氣,不覺加快了腳步。過了半晌終於進了自家庭院,他也不想驚動他人,輕手輕腳的來到自己屋前,推門而入。

  小瑩兒正端著盆清水,小心翼翼的給蘇如花拭漢,見到少爺回來了,忙停下手中活計,伸出一指擋在唇間噓聲道:「少爺輕聲些,蘇小姐正睡著呢!」

  他向榻上一看,見蘇如花安靜的躺在床上,呼吸細密悠長,顯然睡得正香。「她一直在睡嘛?」嶽航也學瑩兒一般細聲細語問道。

  「沒,剛才醒來了,我幫她擦了身子,又餵她喝了些粥,見你沒回來就又睡下了。」小瑩兒瞧見嶽航手裡的藥包,調皮地眨巴眨巴眼睛「少爺,這小姐可不簡單呢,自己身上帶著藥呢!可讓你白忙活一陣了…嘻嘻……」

  嶽航聽了心裡沒來由的輕顫,思及這小妖精平時妖媚言行,身子竟也飄飄然起來。在榻側靜坐一會兒,心裡卻總是癢癢的,想要摸摸美人身子,卻又怕擾她睡眠。他抓耳撓腮苦忍片刻,再也呆不下去了,嘿嘿一笑「瑩兒,你在這兒幫我照看著,千萬別饒了她休息,少爺我出去溜躂溜躂……」也不等她答應,抄起牆上掛的油傘快步向外走去…

  細雨如幕如簾,濺在傘頂激起迷濛水霧,感受身周的濕潤,嶽航一時心緒蕩漾。他很喜歡雨,很喜歡這種朦朧的感覺,所以他常在雨天裡散步,常去感受這些舞動的精靈奇跡般的潤澤之力。就這樣漫無目的走了良久,不知不覺的竟走到後院武庫,當嶽航看清身在何處,不禁啞然失笑,這幾日他流連姑姑春色,一得空閒就來與她相會,沒想到竟養成了習慣。

  想起美人姑姑,嶽航又起漪念,半日不見她,心裡甚是思念,邁開步子行了進去。

  進了武庫,卻不見姑姑蹤影,嶽航心裡奇怪「這石室就這麼大的地方,姑姑能在哪呢?」又仔細看遍每個角落,卻還是沒找到,這下他可慌了神,好不容易得來的美姑姑怎好給弄丟了。忙高聲呼喚「姑姑!姑姑!你跑哪去了?快出來啊!航兒來看你了!」

  「咿呀!你鬼吼個什麼,我知道是你來了,你且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出來了。」

  聽到姑姑應聲,嶽航才放下心來,遁著聲音去尋找佳人蹤影。繞過玉床,終於在那高大的靈台後面找到個半敞著的石門,裡面傳來細微的水聲。嶽航心中一蕩「姑姑不會正在洗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