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2卷.江湖就是江湖:010.◆ 第十章:琉鳳幽蝶【第二卷完】


◆ 第十章:琉鳳幽蝶

  蘇如畫呆了半晌,直到煉青鋒失去蹤影,才無奈笑了笑,搖頭自語「付出了這麼多到後來還是什麼也沒有得到嘛?」瞧瞧旁邊癡傻癱軟的岳航,心裡愧意更深,忍不住又去撫他面靨。李慕寒瞧在眼裡,心中火起,低聲罵道:「小蹄子!瞧你平時蠻玲瓏的個人,此時怎地犯起花癡起來。月神盟的人馬快要到了,還不快隨我離去!」

  蘇如畫撫的更柔了,彷彿根本沒聽到他說的話,濃翹的長睫上水光閃閃,讓人看了心疼。李慕寒妒意大盛,支起傷疲身子走了過去「那無用的繡花枕頭真的就有這麼好?看我不捏碎了他,也免得你總是這副模樣!」剛邁了兩步,卻覺眼前一花,蘇如畫身後不知何時竟多出個水藍身形,溶在迷濛的細雨裡直如一團水霧,瀰漫而悠遠,給人一種不真切的感覺。

  那身影速度極快,無聲無息的已到了蘇如畫身邊,李慕寒心臟緊著抽動幾下,雙眼圓睜,暮的發聲大喊「危險!小心身後!」話音剛落,那團藍影中忽然伸出只白膩膩的手掌,五指捏繞成個蘭花形狀,不緊不慢的拍向蘇如畫姣好脊背,他想趕去救援,卻是來不及了。

  蘇如畫『哇』的一口鮮血噴出,身子好如斷線風箏一般飛射開去。那藍影卻沒有停留,鬼魅般的竄了過去,卻沒有再攻擊蘇如畫,蘭指在空中一通舞動,那本飄散空中的血水涓滴的匯聚到她指掌之間。片刻過後,藍影返身回到岳航身邊,手裡多了個晶瑩的水球,水球裡面浮著一團猩紅,可不正是蘇如畫噴出的鮮血…

  李慕寒緊趕了幾步,護在蘇如畫身前,也終於瞧出那藍影原來是個體態窈窕的蒙面女子,她身穿一身水藍衣裙,上衣領口甚為開闊,露出一片細膩豐潤的肩鎖,下身紗擺重重,裙帶上繡著幾隻細小的蝶兒,瞧來空靈淡雅。頭上青絲盤旋束起,升到高處又散成兩片蝶翼形狀,遮面的藍紗直掩到胸間,倒是看不出相貌如何。

  蘇如畫被她偷襲,倒不如何惱怒,緩緩從地上爬起,拍掉裙上掛著的塵土冷淡說道:「我與你素不相識,卻是因何因何傷我?」

  女子晃晃手中的水球「我與蘇家妹妹自然沒什麼冤仇,只不過是要借妹妹幾滴鮮血一用」她聲音極其幼細,仿類童音,卻又少了幾分青稚多了幾分甜膩,聽來親切喜人,叫人全然生不出敵意!

  李慕寒不覺放緩了語氣「剛才跟蹤蘇如畫的就是你吧,你到底想做些什麼?就趕快劃下道來吧!」

  女子面紗一陣起伏,獨特的音質再次飄出「是啊!淋了好半天的雨才等到剛才那個好機會呢!」說罷不再理會蘇、李二人,逕自從衣袖裡拿出個瓷瓶,剝開瓶塞放到鼻間嗅了嗅,自語道:「嗯嗯!百黎木芯、酥油草粉,都是拔穢良品呢!再加上這新鮮的蠱母鮮血,應該可以了吧!」她把水球移到瓶口上方輕輕擠迫,鮮血點滴滴落瓶內,瓶裡驟然滋滋亂響,飄逸出絲絲白氣。

  蘇如畫面色驟然漲的通紅,不可思議的瞪圓雙眼,伸出顫抖的手指著女子「你…你怎麼知道…」。女子瞟了她一眼,沒有理她,逕自扶起地上的岳航,一手捏開他僵硬的下巴,一手豎過瓷瓶,把裡面的液體灌了進去。

  「不要!!!」蘇如畫掙扎揮舞,無力的大喊一聲,卻也來不及阻攔,看著岳航鼻腔裡不斷溢出的粉色血污,淚珠禁不住的劈啪滾落……

  待到粉血流盡,岳航身子猶如堅冰解凍般柔軟下來,臉上也泛起些許嫣紅。又過了片刻,他虛弱的『哼』了幾聲,眼簾輕顫轉醒過來……

  酥油小雨絲絲潤在額間,陣陣清爽之意傳遍全身,岳航舒服的伸個懶腰,終於睜開了雙眼,一片淡淡的藍色充斥眸間,不禁讓他以為還在夢境。晃晃生疼的頭腦,凝眸再看,原來是個女子……眉心上嵌的冰藍珠玉發出妖艷的光芒,刺的他不敢直視,忙低下頭來環視自身「奇怪…我不是在姑姑處嘛?怎麼……怎麼跑這裡來了!……」他沉思片刻,卻怎麼也搞不出個所以然,頭腦又是一陣刺痛,不禁雙手抱住後腦搖晃起來。

  「你醒了?」女子嫩如羊脂的一雙手小手歡喜一拍「這下好了,終於大功告成!」

  「這聲音好熟悉啊!」岳航抬頭去瞧她面容,卻被藍紗掩蓋的嚴嚴實實,他撓撓腦袋也沒想起這人是誰,疑惑問道:「姑娘是誰啊?我……我怎麼會在這裡?」不等女子回話,眼角忽的瞟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如畫!你…你也在這兒嘛?」剛想迎上前去,卻見李慕寒面目猙獰的擋在身前,正冷著眸子瞪他。心裡突突跳動幾下,沒來由的泛起酸意,一擰眉毛惡呼道:「如畫,你怎麼和這壞人在一起!快…快過我身邊來!…」抬步要去拉人,後襟卻給人提住,回頭一看,正是那藍紗女子……

  「你這小呆瓜,費了好大力氣才救你出虎口,你卻不知好歹的急急送上門去!當真要女色不要性命麼?」明明互不相識,這女子卻說的好如姐姐教訓弟弟般自然。岳航掙了幾下,那女子卻怎麼也不放手,心裡著急,急忙解釋「她是我媳婦兒,怎麼會傷我性命!定是這位小姐搞錯了!」

  柳娥眉見岳航醒過來,眼珠一轉,發聲喊道「航兒!千萬別過去,這兩人陰狠毒辣、狼狽為奸,都是來搶咱家的寶貝來的」岳航遁聲望去,只見一人氣息幽弱,渾身浴血,形容狼狽的趴伏地上,仔細一看才看清楚樣貌,可不正是自己姨娘,大吃了一驚,猛的一輪膀子,竟把衣衫給扯碎了,一刻不停的奔了過去。

  看著手裡的一塊碎步,藍衫女子無奈搖搖頭,身法啟動,寸步不離的跟了過去。

  「姨娘!啊,你怎麼了?是誰把你傷成這個樣子!」岳航扶正姨娘身子,用還算整潔的內袖子給她擦了把臉,焦急探看傷勢!

  柳娥眉瞧瞧岳航身後的藍影,一皺眉頭,旋即指了指蘇如畫「姨娘瞎了眼睛,花了天大的價錢竟然請了個小狐狸進門。蘇如畫她勾結李家妄圖染指我家廣陵密卷,剛才還狠心傷了姨娘,航兒快快幫姨娘出氣,去殺了她倆!」

  「什麼?怎麼會呢!如畫她不是對我很好!」岳航難以置信的張大嘴巴呆了半晌,又晃了晃腦袋抓狂似的大叫出聲「不會的!不會的!她一定不會這樣的!」

  「呆瓜!對你好能用『迷情術』來蠱惑你嘛!那可是噬人心魄的妖邪功法呢!若不是我來醫你,你還渾渾噩噩的像塊木頭!」藍衫女子拍拍他脊背,像是要安慰岳航,又像是要點醒「那蘇如畫只不過是利用你找出廣陵密卷!不信你自可仔細回想過往,是否覺得有部分記憶缺失的現象!如果有的話可不就是迷情術惡果!」

  岳航抱著腦袋想了想,卻只能記起零星片段,朦朦朧朧的越來越不清晰,記憶果然有些斷條之處。他安靜了一會兒,暮的轉過身來「如畫!你告訴我…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一雙眸子無助的盯著那張讓他無比癡迷的嬌靨,幾叢濕發蔓延爬過臉面,卻絲毫掩飾不住哀求神情!

  蘇如畫胸部一陣急促起伏,巧妙的避過眼神的交匯,默然無語。李慕寒冷哼一聲接過話頭來「說你是傻子還真是一點沒錯,你也真夠可憐的,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嘛?別以為你那姨娘會好到哪裡去!只不過是月神盟的走狗吧了!能養你這麼大恐怕也是為了那廣陵密卷,等你沒有利用價值了,保準她一腳把你踢開!」

  「胡說霸道!什麼廣陵密卷!我不管…我不管」岳航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蘇如畫「如畫!我要你親口對我說!你說…你不是在利用我,他們都是在胡說!…你說啊!」

  蘇如畫瞇了瞇眼睛,倏的吸了口氣,彷彿做了什麼重大的決定,細碎著步子走上前來「沒錯,這些都是無可逃避的事實,我們之間的一切不過是利益促就的,我到你身邊確實是懷著得到廣陵密卷的心思,但……但我從沒想過要傷害你!」

  此刻的她優雅如仙,淡定的神情中帶著幾分淒迷的決絕,嘴角掛著殘紅更添幾分驚艷「人活著總會有所追求,而我別無選擇,只能去追逐利益的燈盞,如果你不能接受只忠貞於利益的感情,那我也沒有辦法……」

  「只忠貞於利益嗎?」岳航出奇平靜下來,眼瞼垂了垂,吞下幾滴盤旋的淚珠

  「是啊!這天下的事盡皆如此,利益永遠在第一位!」蘇如畫冷淡的說著「既然你不能接受,那就只好說一聲珍重了……」

  柳娥眉有些不耐煩,急聲催道:「航兒,莫要在被這狐狸精迷惑,天下比她美的女孩兒多的是,何必在乎她一個,如今她倆受了傷,正是為姨娘雪恨的好機會!」

  岳航卻恍如未聞,十指不安的緊握,彷徨的眸光盡皆投在蘇如畫身上……這時,遠處顯出一片濛濛暗色,一群黑衣人正朝這裡疾馳而來,人數大約在三十上下,全都時緊身短打,腰身挎劍,面蒙黑巾,為首一人身形魁梧,毛髮叢生,胸前繪這幅銀狼嘯月圖案,瞧來詭異萬方。

  柳娥眉被激烈的破空聲引過目光,她扭頭探看,心中一喜『煉青鋒說的沒錯,狼牙果然趕來了!』

  李慕寒瞧瞧飛速趕來的人群,皺起眉來,拉了拉蘇如畫的袖擺「莫再與這廢人囉嗦!月神盟的爪牙來了,再不走恐怕你我性命堪憂!」

  「要走了嘛!」蘇如畫心底忽然湧起一股失落情緒,身子不受控制的掙開李慕寒的手臂,瞧瞧兀自哽咽忍淚的男兒悠悠說道:「岳航……好好活著,別總是在別人安排好的樊籠裡徘徊……」倏然轉身,偕著李慕寒飄身離去……

  淚水終於決堤而下,而隱在淚水下的絕不是淒美……岳航心疼的直欲暈厥,卻怎麼也閉不起那雙充斥著嬌好背影的眼睛,直到她消失在茫茫柳色之中,才頹然倒地……

  狼牙掠至柳娥眉身畔,望瞭望遠去的蘇、李二人焦急問道:「娥眉!廣陵密卷可在那二人身上?」

  月神盟崛起不過數年,行事隱秘,著實聚養了許多人物,自盟主岳等閒以下,盈缺護法、四時四相都是響徹南北的狠角色,只是這些人大多身份隱晦,江湖上多是只聞起名不識其面,狼牙與娥眉同為『四相長史』,分司竟陵、澤陽兩地事務。兩長史本就唇齒相依,今次為奪廣陵密卷被請來助拳。

  「廣陵密卷在盈月使手中,他會轉給盟主的,那兩人都是我盟對頭,而且受了傷,你快去追擊!」柳娥眉差點喪命,心裡恨極了蘇、李二人,急急的勸著同伴。

  「既然東西到手了就別再節外生枝,盟主還等著我們去覆命」瞧見藍衣女子與岳航,疑惑道:「這二人……是你手下?」岳航是月神盟主佈置的,只是此時岳航衣衫襤褸,亂髮遮面,一時難以分辨。柳娥眉一怔,心神驟然揪緊,趕忙回到「是…是的!」

  「喔?……」狼牙捕捉到她眼裡的一絲慌亂,緩著步子走近仔細審視「怎麼我沒有見過?」走過岳航身邊,終於看清他面容,不禁輕『咦』一聲「這……」他遲疑半晌,眼裡忽的放出異樣光彩,回頭對柳娥眉說道:「這個不是你家的岳航?」

  「哈哈!娥眉啊娥眉!想不到你竟然還敢回護於他,盟主不是有過嚴令說得到廣陵密卷即便宰了這小子嘛!」他握劍的手緩緩抬到頭頂做了個手勢,身後一眾黑衣人迅速竄了過來,把藍衣女子和黯然失神的岳航圍在正中「既然你捨不得下手,那就讓我來代勞吧!他首級到了我手裡怎麼說也算得一件功勞!」

  【第二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