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3卷.去你媽的江湖:001.◆ 第一章:鏡月龍華


◆ 第一章:鏡月龍華

  「不要!別殺航兒!!」柳娥眉哀鳴一聲,掙扎欲起,無奈傷重,最終還是跌坐地上哭嚎:「別!狼牙,求求你,我會親自向盟主說的………別!」

  狼牙對她的哀求不理不睬,揮手抽出長劍殘忍一笑:「小子!怪就怪你沒投個好人家!」見嶽航失神,以為能夠輕鬆殺死,所以沒考慮什麼技法力道,手腕輕轉,長劍如斬雞般緩緩遞了過去。

  劍刃觸體的剎那,一道藍影閃過,劍身被一股柔勁牽引著偏向嶽航身側,劈的泥土飛濺,卻沒傷到嶽航分毫。狼牙知道有人作怪,抽回長劍勁運全身,凝神戒備,陰戾的雙眸環掃一周,最終把目光定在藍衣女子身上,「想不到還是個高手呢!不過還是奉勸小姐莫要多管閒事,惹了我月神盟可沒什麼好下場呢!」

  「這天下可不是你月神盟一家獨大!」藍衣女子冷淡應了一聲,身形連閃,空中頓時掌影飄飄,幾個想偷襲嶽航的黑衣人嘔血倒地。

  「有我在,他的性命你別想收去!」擊退黑衣人,她返身回到嶽航身邊,抓著他的領口把他從地上提了起來。不忍看他頹然摸樣,替他撥開亂髮,拍了拍慘白的額頭柔聲道:「錚錚男兒漢,失去了再奪回就是,何必做些女兒姿態,徒然讓人看低!」

  嶽航哽咽幾聲,卻怎麼也揮不去心底深藏的身影,「她騙我!她騙我!她怎麼可以騙我……」

  「活該你被人騙!誰讓你好色無行,都不知道動動頭腦嘛!!」藍衣女子恨恨嗔了他一句,歎了口氣接著道:「她啊!還算好了,你那好姨娘騙了你十幾年,如今寶貝到手了可是要收你性命呢!不知你作何感想!」

  「我知道!我知道!」他剛才也聽到了狼牙與娥眉的對話,只是剛才失神沒有細想,此時藍衣女子點醒,心裡已經明悟,抬眼向柳娥眉望去。

  「她……說的沒錯!原來我真的只是活在夢裡!」嶽航睚眥欲裂,雙拳緊握,狠狠的砸在泥水之中,汙水驚濺四射,瞬息模糊了雙目,待他再次開眼,天地間只餘一片觸目驚心的血色,連綿的雨水沖淡不了分毫……

  柳娥眉被他血目盯住,身子不禁打了寒戰,羞愧偏過頭去,倏爾驚覺,又急急喊道:「航兒!你……你快走吧!等以後姨娘再和你解釋!……快!!快走……姨娘求求你!」

  「哼哼!想走脫嘛?那可要問問大爺手裡的劍。」狼牙旋轉劍柄,步子一探,劍尖已經遞了出去,直取月航頸項。狼牙早年乃是縱橫大漠的大盜,自悟一手狂沙快劍,向以擊劍速度與驚人氣勢響徹天下,這一劍刺出快若霹靂確實有風雷之勢。

  幾乎同時,藍衣女子騰身擋在嶽航身前,十指展平,雙掌穿花拍出,層層氣勁交錯纏雜織成一張韌網,牢牢鎖住襲來劍身,微一扯帶,把劍拉到身側,旋即貼劍竄到狼牙身畔,「?啪」爆出一片掌影,直如驚散的蝶群亂人心智。

  狼牙倒抽一口涼氣,猛的一個鐵板橋,堪勘避過連綿不絕的綿勁,接著一個側滾避了開去,起身站定,前襟已給撕開大片,裸露的胸膛上錯落的浮著幾個青黑掌印。

  「這女子好厲害,以這般身手,說不定也是『十傑』人物,我可得小心應對。」狼牙撫了撫傷處,再不敢輕視,一聲輕嘯,幾個黑衣人聚攏過來,一齊圍攻。藍衣女子也不以為意,鬼魅般穿梭遊走,雙掌紛飛,倒顯得游刃有餘。

  餘下的黑衣人見首領戰住了女子,統統圍到嶽航身邊,十幾把長劍寒光閃閃,耀的嶽航血目微瞇,緩緩站起身來。良久,他終於從柳娥眉身上移走目光,對著一眾黑衣人冷聲說道:「你們想要我的命嘛!」驀地踏前一步,「那就快來拿吧!」聲音尖嘶,猶如野獸威煞,一眾黑衣人不覺的退後幾步。

  嶽航嘴角倏爾綻出個冷峻弧度,伸舌掃了掃金紙般的薄唇,身子一傾,血箭似的飆了出去,下一刻已出現在一人背後,掌上勁力狂發,黑衣人後腦迸裂,濺血倒地。嶽航快速拾起地上的長劍再次用出「血月遁影」,瞬息衝進人群,幽光劍影瀟灑斬刺,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已有七、八個給斬的支離破碎。

  長劍指天,嶽航彷彿浴血魔神,赤眸掠過盡皆殘肢斷臂,濃郁的血腥氣息熏人欲嘔。黑衣人驚悸後退,再不敢近身半分。藍衣女子早知此間動向,卻是不聞不問,悠閒四下躲閃,任由嶽航放手殺戮。

  「不是要來殺我嘛!來啊!」嶽航戾聲高喊,倒拖劍柄快步朝柳娥眉衝去。黑衣人懾於他嚇人氣勢,紛紛退到兩側,讓出路來。嶽航一路行來,拖出一條艷紅血線,最終停在柳娥眉身前,緊咬鋼牙,擠出一串淒厲聲響。

  「姨娘!把航兒養這麼大可真是辛苦你呢,航兒真不知道何時何日才報答得了如此恩情。」他言語裡再無半分恭敬之意,那雙兀自顫抖的手艱難的遞了過來,劍刃略微垂下,直直的插入柳娥眉如雲鬢際。

  劍刃微側即可奪取性命,柳娥眉雙目圓睜,驚恐說道:「航兒,姨娘對不起你,可姨娘只是想得到廣陵密卷,真的沒想過要傷害你啊!」

  「閉嘴吧!」嶽航猛的一聲大吼,接著劍身一撩,削去她幾叢黑髮,「此時此地你還要欺騙我嘛?」

  柳娥眉抱住嶽航小腿,哽咽說道:「沒有!沒有!航兒,姨娘真沒有騙你的,你和我回去,我向盟主求情,一定能保住你性命!」

  嶽航瞪著腳下婦人,驀地一聲慘笑:「我自己的命還用得到去求別人嘛!」腿上用力一蹬,甩脫糾纏,狠狠擲出長劍,轉身走向柳林深處。

  柳娥眉軟弱的伏在地上,沒再哭嚎,此刻她也明白,一切都是枉然,看著那個曾經膩在自己懷裡撒嬌男孩漸漸遠去,悲切中竟流露出一股莫名的欣慰……

  嶽航沒有哭泣,也沒再回頭,身後的一切已經沒有意義,看著渺茫的雨路,冰冷的心卻仍覺茫然,「失去了一切,我要為什麼而活?」姑姑甜美的俏靨浮上心頭,他不禁露出個淡淡的笑容,「不對,我還不是一無所有,還有個愛我的姑姑……」嶽航不再踟躕,闊步向前走去…

  藍衣女子見他走了,也不再糾纏,發力逼開黑衣人,縱身趕了上去,忽覺天地暗了下來,彷彿所有光線瞬間給什麼東西抽個精光,下一刻一個空曠聲音傳到:「生如鏡花水月,至死方顯龍華,既然活的苦楚,何必偷生於世!」

  天地倏爾放亮,十數道白芒自虛空噴湧而出,交纏蠕動彷彿怒蛟,一絲不落的射到嶽航身上,嶽航猝不及防,噴口鮮血倒在地上。藍衣女子驚呼一聲,急速竄至身前,把他護個周全,凝眸去瞧,只見前方一人身姿雄傲,玄衣鬼面,胸襟上一輪滿月寶光隱現炫目非常。

  「你是……難道你就是月神盟主嶽等閒?」藍衣女子語氣淡淡,柳眉卻不自覺的皺起來。

  狼牙、娥眉等人見了來人,趕忙跪伏在地,齊聲道:「恭迎盟主聖駕!」

  嶽等閒揮揮手沒有言語,有如實質的陰森目光在藍衣女子身上掃視一遍,方才冷冷說道:「『幻影驚蝶掌』可是媚魔仙獨門絕技,瞧姑娘用的這般純熟,想必是媚魔宗的高足了」

  「晚輩董書蝶卻是出身媚魔宗,久仰嶽盟主大名,今日得見,萬分榮幸!」

  當今武林邪道五大宗門,以月神盟風頭最勁,可若論傳承底蘊,卻是比不過邪道巨擘「萬元宗」、「媚魔宗」等,其中媚魔宗與月神盟同是隱伏暗處的大派,利益糾葛最大,私下裡明爭暗鬥不停,雙方對彼此也頗為瞭解。

  嶽等閒鬼面微垂,抬手指了指地上的嶽航說道:「這小子今日必死無疑,你也別在阻攔,如若錯手傷了你,恐怕你我兩宗又要起些爭執!」

  嶽等閒名列「四聖」,江湖上倒很少有人見他出手,但只看他剛才一擊之威,董書蝶已明白自己絕非對手,那敢無禮,謙卑應道:「他只不過一個不思進取的混賴小子,嶽盟主成名數十載,怎好跟他一般見識,不若賣我宗個顏面,饒他性命吧!」

  嶽等閒擺手打斷她的話語:「你不必再說,痛快離去,否則休怪本尊辣手!」

  董書蝶身子倏然繃緊,雙掌在身前擺個架勢,「師命在身,小輩說不得要搏一搏了!」

  地上的嶽航冷哼一聲,一拉董書蝶裙擺,「我的命不用你來求!」擦掉嘴角鮮血,挺身站了起來,對著嶽等閒恨聲說道:「你憑什麼擺佈我的命運!」

  「憑什麼?」嶽等閒哈哈大笑:「就憑我比你強!」右手高舉,掌心向天,突然,天地元氣一震劇烈波動,四周的光線漩渦般的聚到手心,一會兒功夫就凝成個圓盤大小的滿月形狀。蓄勢良久,嶽等閒終於停住笑聲,戾聲說道:「受死吧!」指掌急速傾覆過來,手中月盤擲餅般的投向嶽航方向……

  月盤在空中滾了幾滾,驀地碎裂成數道光布,幻化條條銀色長龍雷霆般撕空長嘯,天地霎時風雷湧動,聲勢彷彿天崩。嶽航連番遭受打擊,早把畏怯丟再腦後,此刻他血目微瞇,對襲來的龍像視而不見,嘶聲大叫道:「去你媽狗屁盟主……去你媽的狗屁江湖!」步子一弓就要衝將過去。

  董書蝶驚駭絕倫,忽地憶起師傅講述嶽等閒時提過他有三式神技,各個都有驚天動地之威,要她見了一定要遠遠躲開,瞧著這招聲勢,哪兒還敢正面相抗,情況危及,也顧不得男女之妨,一把將嶽航摟在懷了,足尖緊點避往旁處。

  頃刻間數條龍像自身邊呼嘯而過,撞斷排排柳樹方才隱入虛空,落地站定,卻覺足踝一陣碎裂般的疼痛,一個站立不住跌倒地面,幸好有嶽航墊背,不然可要摔的不輕,她揉揉傷處,只覺那處已腫起老高,忽聽身下男兒急急喘息,卻是給自己撞的不輕,當下強忍疼痛站了起來。

  嶽等閒幽火森森的雙目盯住嶽航,負手信步行來,狂霸氣勢彷彿千重巨浪,潮湧般迫向二人……

  「好累人呢!」月奴兒一聲輕喚,悠悠站起身來,把洗好的衣裙逐件掛在桿兒上,稍微喘了口氣,在裙上擦了把手,卻想起嶽航來,四處看了一遍,不見他身影,心中一陣疑惑:「那小魔頭怎麼這半天沒有動靜?平時可沒這般乖呢!」

  「航兒!航兒!……哪兒去了?姑姑洗好了!」叫了幾聲仍不見有人答應,月奴兒微惱,以為他又要與自己作怪,碎著步子在屋裡仔細探看,邊走邊嗔:「哼!多大了?還要玩躲貓貓嘛?看姑姑逮到你不揪掉你耳朵!」

  搜索片刻還是不見蹤影,她心中焦急,倏地見到供桌上空空如也的供盤,不禁莞爾一笑:「小饞鬼在這兒偷東西吃,一定就躲在附近了!」抬頭一看,「啊!」的一聲驚叫:「密卷……密卷不見了!」

  看著光潔的巖壁,月奴兒一陣恍惚,忽地眸光一閃,心裡想道:「會是誰呢?」咬緊紅艷的嘴唇一陣思索,卻仍然毫無所得,驀地轉過神來,自供桌上抓起一把連鞘寶劍,快步走去。她仔細搜索每個角落,卻仍不見嶽航蹤影,不覺的已搜到了武庫出口……

  伸手拉開石門,幾道光線射在她嬌美面龐之上,卻讓她一陣目眩,抬手遮住眼簾,心中泛起踟躕:「那東西……丟就丟了,我早已放下!可……航兒他……怎麼不見了?」

  月奴兒一隻足兒探出門檻,卻又急急收回,如此反覆幾次卻仍無決斷,對她來說,外面的世界無異於深淵大獄,一旦沾染世俗也許就再難回頭。但一想起起男兒癡纏模樣,心意卻越趨堅定。

  她驀地一甩裙帶,決絕歎了口氣:「不行!我可以失去一切,但……我不能沒有航兒!」步子一踏,已出得們來,月奴兒睜開雙目看了看這個熟悉又陌生的世界,看了看迷濛淒美的雨景,心裡又覺茫然:「要去哪兒找他呢?」

  「對了,他吃了好多『追魂香』的,應該可以感覺的到大概位置!」猛的功聚鼻間,嗅覺立刻升到極致,「有了有了!這個是航兒的味道!」她歡喜一呼,一刻不停的向城南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