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3卷.去你媽的江湖:003.◆ 第三章:初入江湖


◆ 第三章:初入江湖

  女子眨眨眼睛,輕撫胸膛:「嶽公子你醒了!我叫董書蝶,這是在馬車上!」

  嶽航仔細聆聽,果然有淡淡的車輪滾動聲響,心裡尋思:「果然在馬車上,怪不得老是搖搖晃晃的!」抬目瞧去,這車廂甚是寬敞,前後拉著絲簾,隱約的瞧見車外往來的車馬行人。四壁巧雕精鏤,頂懸溫香熏爐,屢屢檀香飄逸而出,嗅了不禁心曠神怡。

  身下是個錦屏繡椅,董書蝶正曲著身子坐在邊緣,還是那身藍衣裝束,只是少了那條遮面的藍紗,那柔美的容顏一覽無餘,但見她彎眉秀細,明眸盈皓,兩側眼角淡藍的睫毛蜿蜒上翹,極類蝶觸,說不盡的霞姿月韻,嶽航心裡暗讚:「這女子好美!」卻見她冰膩的薄唇上猩紅點點,好像正自流血,驚呼道:「啊!董小姐,你受傷了?」

  董書蝶緩緩放下藥碗,掏出個藍底碎花的帕子拭掉嘴角殘紅,嫵媚一笑:「沒!只是破了點皮,剛才餵你喝藥,卻不小心被你給咬到了。」

  「我咬的?」嶽航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忽的覺出嘴裡確是有些腥鹹,不覺紅了老臉,畏縮發問:「你……你用嘴兒餵我喝藥啊?」

  「是啊!」董書蝶鼓鼓桃腮,斜著美目嗔了他一眼,「傷的那麼重,一連幾日昏迷不醒,不這般餵你,怎麼吃得下藥!」又低頭看了看藥碗,柳眉不禁皺了起來,「這些藥好苦的!你醒了可太好了,也免得我再受罪!」

  「董小姐大恩,嶽航感激不禁!」嶽航尷尬撓撓頭,卻不敢直視女子仙姿佚貌。

  董書蝶美目流轉,忽地嫣然一笑:「謝什麼!你醒了,我也該好好歇歇了,這幾天可把人家折騰的半死!」自台階上緩緩抬起一雙修長的美腿,身子一側,已擠到椅上,自枕雪臂,瞇起眼睛假寐起來。

  這躺椅雖然寬巨,可兩個人同臥其上仍覺擁擠,肌膚幾乎觸在一起,一股如蘭似麝的幽香瞬息就蓋過車裡的藥香與檀香,嶽航熏然欲醉,急忙坐直身軀,向裡挪了挪腿腳,忽地瞥見一抹晃眼的白膩,卻再也轉不開眼睛,原來女孩兒領口甚為開敞,這一躺臥,衣裳略微滑落,正正露出半幅渾圓肩頭。

  嶽航不覺順著浮凸的肩鎖曲線一路看去,目光最終停在溝壑的盡頭,一對兔兒正安靜的趴在胸間,其上肌膚細膩仿如新剝果肉,鮮嫩得幾欲滴水,銅錢大小的淡粉乳暈襯的兩粒葡萄晶瑩水亮,誘人之極.嶽航慾念叢生,吞吞口水,濕熱的氣息禁不住的從鼻腔噴出,直燙得美人肌膚泛紅,嚶嚀一聲睜開美眸。

  「你幹嘛嘍?別擾人家休息嘛!」董書蝶輕嗔一聲,朦朧中卻見男兒正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風流身段,立刻慌了心神,姣卻卻的提起衣襟掩住春色,「你……咿呀!你別看!」紅暈一下爬滿臉頰,就連修長的玉頸也染了一層驚心動魄的瑰色。

  嶽航驚覺失態,趕忙轉過頭去,卻又被另一美妙部位吸引住目光,只見董書蝶疊在上面的一隻藕足居然沒著羅襪,只用薄薄的一層紗布包了半個趾掌,新月般足弓清晰可見,五根粉生生的筍趾好如頑皮的娃娃,一翹一翹勾撩的他邪火叢生,差點就要伸手去捉,幸好還有三分理智,趕忙收攝心神。

  董蝴蝶見他一幅老僧入定摸樣,一下忘了羞澀,掩嘴咯咯偷笑,卻也不忘把那只惹禍的足兒藏往別處,促狹說道:「受了好多苦楚,還是不忘女色嘛!真真沒得救了!」

  嶽航知道她只是說笑,也沒放在心上,定了定心神說道:「董小姐腳上的傷還沒好嘛?」

  「傷了筋骨,可沒那麼容易好呢!幸好臨行師傅賜下神藥,幾天功夫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董書蝶被他攪擾片刻,也沒了睡意,略微蜷起身軀,單臂支頭,歪著頸子審視男兒。

  嶽航與她不甚熟稔,禁受不住她眼中波波柔意,倏地低下頭去輕聲發問:「我昏迷了好長時間麼?」

  「可不是麼!」董書蝶鼻頭輕皺,摸樣頗為委屈。「人家跳腳背你走了好長一段路才找到這車子,路上又給你擦身喂咬的,可累死個人!」嘴兒一撅,接著發嗔:「誰知你卻不識好人心,剛剛醒來就咬傷人家!」

  「對不起!我剛才不知道怎麼就傷了你!」嶽航趕忙道歉。

  「沒事!沒事,自然曉得你不是有心,要不然早一劍殺了你著沒良心的!」說了會兒話,董書蝶精神大好,忍不住又與他說笑,不知怎地,就喜歡看他不知所措的摸樣,誰知男兒卻沒了訥訥沒了言語,不禁一陣無趣,眸光一轉,趕忙接道:「對了!剛才你做惡夢了吧!樣子好嚇人啊!嘴裡還不停的叫這別人名字……」

  嶽航頭腦暈乎乎,哪兒記得做了什麼夢,撓撓腦袋一陣疑惑:「是嘛!我倒是都不記得了!」

  「你一定是夢到你那美姑姑了,不時『姑姑!姑姑』的亂喊!」

  「姑姑!」嶽航心底終於又浮現那美的驚人的俏靨,驀地銀牙緊咬,眼底血絲浮現,一字一頓的說道:「姑姑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董書蝶被他摸樣嚇了一跳,上前輕撫肩頭,「你也不必悲傷,只要命還在,終有一日可奪她回來啊!這般動氣可是會牽動傷勢的,老是病怏怏的怎麼去報仇……」

  過了好半晌,嶽航松下緊繃的身子,倏爾握拳,「是啊!一定要奪回來!」

  見他沒再有什麼激烈反應,董書蝶放下心來,輕輕一笑:「你姑姑對你這般好,你想著她倒也罷了,可那蘇妖女薄情寡意,你怎地還老是念念不忘,夢裡猶自喊她名號哩!」

  「如畫?」嶽航又黯淡下來,驀地長歎口氣:「算了算了!就當時一場夢吧!」口中雖如此說,心中卻不忍揮去那一抹艷色,猶豫問道:「她……你能告訴我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嘛?」

  「也沒什麼好說的,蘇妖女與李慕寒串通好了,先用美色接近你,然後對你用了迷情術,操縱你偷了廣陵密卷!」董書蝶一頓,忽地想到什麼,咯咯笑起來:「這小妖女可真有魄力呢!竟然連清白身子都捨了,可惜她這迷情術只是從我宗偷學個梗概,用起來既損自己精元,又傷受主神魄,最終功敗垂成……」

  轉頭看看男兒臉色,接著說道:「這下你可知道了吧!那些個漂亮女孩兒啊,個個都是騙死人不償命的妖精,以後你可要多個心眼嘍!」

  嶽航仔細咀嚼她的話,心裡瀋思:「她說的有理呢!我確是不曾思索就相信別人,看來以後要引以為戒!」忽然一個念頭轉過,猛地抬起頭來,眸子冷冷地盯她一眼,「姑娘也很漂亮呢!與嶽航如此親近卻不知有何目的?難道……難道也是為了那什麼廣陵密卷?」

  董書蝶微微一怔,不覺攤開指掌撫了撫發燙的臉頰,「我……咿呀!竟說些胡話,我哪有漂亮嘛!……」片刻恢復過來,臉上再無半分窘意,眸光含笑,微微點頭「哦?這麼快就知道思考了,還不賴嘛!」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嶽航眼神越來越厲。

  董書蝶收了調笑之語,微整容顏淡淡說道:「我拼了性命救你自然是有所謀算,不過卻不是為了那破畫,而是想與你合作辦些事情。」

  「合作?」嶽航心中疑惑:「卻不知怎麼個合作法?」

  「我且問你,你可要報仇雪恨?」

  「自然要的!」

  「這就對了嘛!不說那嶽等閒武功蓋世,月神盟偌大的勢力,你一個人如何報仇?」董書蝶瞟了他一眼,接道:「所以說你要有個足以與之抗衡的強大勢力做後盾。縱觀整個武林,能與月神盟抗衡的勢力可沒有幾家,而我媚魔宗正在其列,且與月神盟累世相鬥,可不正是你最好的選擇!」

  嶽航捏著下巴一陣思索,又懷疑的看了看她,「你的意思是說……要我加入你們媚魔宗!然後一起對付月神盟?」

  「正是此意!」

  「可是……你們為什麼偏偏找上我?我對你們來說又有什麼價值?」

  董書蝶道:「這個……好像和你的身世有關係,至於細節的一些東西我也不甚瞭解,等見了師傅,她老人家自會和你說個明白!」

  「身世?」嶽航心中疑惑:「難道我的身世還有什麼秘密嘛?」偏頭問道:「那你師傅在什麼地方,我們什麼時候去見她!」

  「急什麼嘛!等我去趟白城辦些事情,即便轉道竟陵!師傅就在那裡等著我們」董書蝶優美地轉了個身,哄孩子似地拍拍男兒脊背,「你就安心地隨我去就是!到時見了師傅,去留全都在你,我們絕不脅迫。」

  「那好吧!我隨你去就是……」嶽航如今落魄江湖,自知處境艱難,若要盡快奪回姑姑,也只能投身它派,而且聽她語氣真誠,卻是要合作的樣子,自也消了疑意。

  見他答應,董書蝶立刻眉花眼笑,拍拍身側空出的大段躺椅道:「瞧你!那般拘謹幹啥?到白城可還要好幾個時辰哩!你若一直這般曲著腿腳,不是要累個半死!快躺好了。」

  嶽航心想:「你個女孩兒家都不在意我又何必客氣。」也不再畏縮,大刺刺的伸展身子,無意間觸到她溫軟滑膩的肌膚,又是一陣體顫神搖,趕緊偏頭望向車外……好半晌都沒有言語,董書蝶頗為氣悶,只好瞇起眼睛暫做休息。

  竟陵、白城都是大唐東南重要的邊城,出竟陵可至荊楚郡,出白城則至幽燕郡,兩地有水道與澤陽相通,交通甚為便利,戰時可互為呼應,朝廷歷來重視此處軍務,官道大多『三整五修』,所以頗為平敞,馬車行走其上速度飛快,又不甚顛簸,嶽航與董書蝶二人倒沒受什麼苦楚。

  感覺日頭漸盛,想必已近正午,嶽航從躺椅上直起身來,舒服的伸了個懶腰,誰知動作過大擾了身側美人,又惹來幾聲貓兒般的甜膩夢囈。嶽航緩下動作,女孩兒卻沒有醒過來,這才略微安心,轉頭外望,只見路上商客如潮,車馬絡繹不絕,一派欣然景象,遠處黛黑茫茫,凝目望去卻是一座郭城。

  嶽航生長澤陽,從未外出,今次見了這般壯觀景象,不覺來了興致,輕卷側窗簾幕,探出頭去觀看,這一番動作車馬已行出老遠,模糊的城郭越趨真切,但見城牆雄奇高碩,蜿蜒如龍,其上垛牆林立,間歇的插滿旌旗,正面一朱紅漆門外張猶如獸口,橫額上隱約見到兩個巨大金字–『白城』。

  「這就是白城嘛?絲毫不比澤陽差呢!」嶽大少新奇之餘,不覺拿這城池去和澤陽比較,只覺此處殺伐之氣甚為濃烈,這也難怪,大唐自聖宗即位以來,大興武事,對臨近兩郡多由侵擾,白城鋒芒所在,戰事不休,自然不似澤陽那般一派祥和。

  說話間馬車已駛過護城河,守門衛士掀開簾幕稍做檢查,見二人年紀不大,相貌平和不似匪類,只已為是平常出遊的夫妻,也沒多做阻攔即便放入城中。又駛了片刻,嶽航卻想起什麼,趕忙揉了揉身旁還在睡夢中的董書蝶:「董小姐,白城已經到了,是不是該下車啦?」

  「嗯……?」董書蝶緩緩睜開眼皮,抬目打量車外,慵懶喃呢:「哦!到白城了啊!呵呵,不用下車,咱這拉車的馬兒可是我宗馴獸大師周子橫親訓,自識路途,自避行人,到了地方自然停下來的。」

  「我說怎麼沒有車伕!」嶽航小聲低估,也不再操心,略整儀容髮冠,伸展筋骨,準備下車,不想肚皮卻不爭氣的一陣蛙鳴,偷眼看看身旁女孩兒,一陣窘迫。

  董書蝶掩嘴輕笑:「餓了吧!沒關係,馬上就到地兒了,等會兒給你做好吃的補身子。」語氣彷彿哄孩子,不想神情嬌美異常,勾弄的男兒口乾舌燥。

  「好!好!」嶽航吞吞口水,支吾應了一聲。董書蝶全不在意他色色模樣,自懷裡掏出巴掌的大一塊鏡子,美滋滋地照了起來,驀地眉頭一皺,伸手捉住束發的藍帶子,輕輕拉扯,光亮如綢的順直長髮水銀傾瀉般的流落下來,雙手紛飛,瞬間就結了簡約的髮式,這才鬆了口氣:「這下好多了,剛才的醜怪死了!」

  她髮式一變,嶽航立刻怔住,恍惚間只覺這女孩兒有些熟悉,盯了半晌驚道:「你……你……不是那日我在翠雲樓外撞到的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