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3卷.去你媽的江湖:006.◆ 第六章:汝為雌兒


◆ 第六章:汝為雌兒

  嶽航渾身一陣不自在,偏過頭去暗罵一句狗男女,耳朵卻不聽使喚的留意裡面動靜,誰知半晌也不見李慕寒回話,心中疑惑:「如此美人主動投懷送抱卻無動於衷,難道李慕寒傻了?」趕忙再湊頭去看。

  李慕寒沒有一絲迷亂神色,忽地放下酒杯探向雪兒下身,雪兒貓眼頓時迷離,嗓中擠出幾聲不知悲喜的哼吟。嶽航心中倏地一悸,暗道好戲要來了,眸子徒然放亮,奈何這角度不很理想,視線正好被桌角擋住,想看美人下邊春色卻是難之又難.

  李慕寒挖弄一會兒,緩緩抽出手來,微微一笑,把那根亮晶晶的指頭探到雪兒唇邊,描著唇線來回塗弄幾次,壞壞說道:「小蹄子裡邊這般濕熱,看來飢渴的很呢!我不在的日子你有沒有去勾引男人吧?可真讓人不放心呢。」

  雪兒情動已極,唇兒微啟,一點紅梅溜出檀口,追著指尖掃添其上蜜液,嗚嚥回答:「哪兒有哇,雪兒心裡只裝公子一個人,時刻惦念,再容不得其他了!」

  「是嘛?」李慕寒瞬間變了臉色,瞪視美人艷如霞噴的俏靨「明知我傷患未愈卻來求歡,你這小蕩婦就是這般惦念我的?」捏起圓潤的下巴死命一扭,雪兒身子已滾落地下。

  嶽航眉頭一皺,心想:「這李魔頭怎麼喜怒無常地,一點不知道憐香惜玉,果然該死的緊!」

  雪兒著地痛哼一聲,趕忙跪伏地上,雙膝錯動爬至李慕寒面前,顫顫巍巍哀求:「公子別打,奴婢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李慕寒冷哼一聲,抬手把雪兒趕出屋子去,又吩咐她別讓人打擾,即便回到桌子前繼續飲酒。

  好戲看不成了,嶽航一陣無趣,轉過微酸的脖頸喘了口氣,琢磨怎麼才能痛快的報復李慕寒一下,忽地想到他現在近不得女色,心裡有了主意「待會想辦法弄點厲害春藥把他迷暈,然後多找幾個飢渴的肥豬婆去陪他,定要他大傷元氣不可。」

  思及李慕寒與幾個奇醜女子大戰的場景,嶽航禁不住的偷笑出聲,暗讚自己足智多謀,當下著手準備。身處妓院,要什麼樣的女人都有,這醜怪女人自然不用愁,可厲害春藥呢?嶽航剛要出門去找鴇兒要,忽地停住腳步暗罵自己蠢笨,探手入懷,摸出姑姑送的『情人淚』來,心想:「何必捨近求遠,有這寶貝定要那李小子『欲仙欲死』!哈哈………」

  嶽航又返回窺視,只見李慕寒一手拉著衣領,一手把著個銅鏡正在身前比照,倒是看不清他在看些什麼,忽聽他『哎呦!』一聲驚叫,一下把鏡子扣在桌上,起身恨恨跺了下腳,拂袖開門而去。

  嶽航又窺看一會兒也不見他回轉屋裡,心裡一陣大喜,這可不是天賜良機給他做壞,趕忙奔將出去,躡手躡腳推開隔壁虛掩著的門竄進屋子,先定了定心神,環視屋內佈置,緩緩走到桌前,拿出情人淚放在杯頂,照著姑姑教的法門運轉功力催逼,果然從那墜兒中滴出粉紅色的液體,混入酒液裡卻沒有半分顏色氣味,嶽航暗暗點頭,對這情人淚效果甚為滿意,量李慕寒不仔細看絕對察覺不出。

  怕藥力不夠,又在酒壺酒杯裡多滴了幾滴,這才放心收起寶貝,然後消去一切痕跡,飛也似地逃回自己屋子靜靜等待。又過了一會兒,李慕寒終於回到屋裡,仔細關好門窗回到桌前,把一個方盒子放在桌上,接著竟寬起衣帶來。

  外衫緩緩剝落腰腹,一具豐潤如玉的肩背映入眼簾,嶽航呼吸為之一緊,不想這魔頭身子居然比女子還要柔美幾分,肌膚細膩仿如新出匹緞,昏黃的光線一映更覺勾魂攝魄。順著曲線下望,卻見他胸上緊密的纏著一條條白襖布片,嶽航恍然大悟,原來他受了外傷,想必剛才出去是買藥物去了。

  李慕寒小心翼翼的鬆了靠上的幾條布片,手撚盒中膏粉仔細塗擦一會兒,待到收拾停當,驀地鬆了口氣,收起盒子端起酒杯……

  嶽航心兒砰砰亂跳,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貼在他唇邊的酒杯暗自鼓動,「喝呀!快喝呀!」果見李慕寒仰頭飲盡杯中春酒,這才放下心來,靜等藥力發作。

  李慕寒喝過酒後起身伸了個懶腰,忽覺身子一陣燥熱,心覺奇怪,以為是傷患發作,趕忙盤坐椅上,運氣坤元真力調息,不想越是運轉內力體內的躁動越是難耐,不一會兒功夫已出滿一身大漢,沁潤的眉角額間盡如水洗。

  嶽航見他沒有馬上迷失神智,手心不覺的捏了把漢,暗恨自己沒再多加點藥力,忽聽一聲猶如床語般的慵懶女聲傳來,心中不禁疑惑「怎會有女聲?難道他屋裡還有別個女子嘛?……」四下裡打量一番,也沒見有女人出現,目光又回到李慕寒身上,不知何時他身上的衫子已經滑落地上,就連那裹著胸腹的布片也脫落幾條,露出大片瑰麗肌膚。

  李慕寒意識一陣飄忽,只覺身子給什麼東西點燃了,燥的他直欲暈厥,螓首難耐的搖晃幾下,束髮玉冠應勢而落,墨染青絲揮灑飄下,遮去他大半面容,卻更添幾分神秘誘惑。

  嶽航暗歎:「真是見鬼了,一個大男兒怎能美成這樣?」卻見他緩緩抬起被濕褲緊裹的纖細雙腿,雙腳撐在兩邊凳子角,身子難耐的扭動起來,一雙曲線畢露的渾圓腿子時開時合,蘭花般的柔荑胡亂的四處撫弄,最終竟停在腿窩之內,時探時揉,也不知在做些什麼。

  李慕寒身子乍舒乍緊,忽地螓首高高仰起,如雲秀髮狠狠甩至靠背之後,緊接著幾聲呻吟傳出,聽來淫蕩嬌媚,銷魂蝕骨。這次嶽航聽得分明,卻是女聲無疑,心裡疑雲遍佈:「難道她竟是個女子?那我卻要怎麼報復她?」

  偏頭想了一會兒,更覺哭笑不得,任誰也想不到這李家的家主、十傑之富貴如雲竟然是個女子,嶽航勉強壓下疑惑,心想:「管他是男是女,照樣報復就是,要真是女子,那就找百十個醜漢一起糟蹋她,看她以後還怎麼傲氣凌人!」

  壞壞一笑,嶽航又去窺看,這下卻驚的他哎聲大叫,只見李慕寒軟綿綿的趴伏桌上,微亂的長髮遮掩住頭臉,全無半點聲息,也不知是暈過去了還是……

  「難道藥力過重,傷了她的性命?」嶽航混跡青樓時常聽說霸道春藥傷人性命之事,此時看她情狀頗類於此,趕忙奔到出去想要一看究竟,誰知門給從裡面鎖嚴了,只好砸碎窗櫺,幸好這屋子四下十分幽靜,也沒人注意到這裡異動,探手撥開裡面的窗?木,然後翻窗而入。

  嶽航小心翼翼蹭步靠近,在她身前停下步子,撩起幾縷長髮查看狀況,只見那原本俊朗無匹的面容竟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宜嗔宜喜的生動俏臉,只是眉角額間隱約浮著些墨漬粉痕,瞧來頗不整潔。

  嶽航拾起袖子在她臉上仔細擦了擦,果然拭去一層油膩的膏狀物,再看她摸樣,只見唇如點絳,面似桃花,眉眼間說不盡的嫵媚風流,不禁心兒一動:「原來還真是個易過容的雌兒呢!還美個不成樣子,這叫我如何下得去手!」

  伸指探到瑤鼻前,一股股馨香氣息濃烈火熱,顯然性命無憂,嶽航微微安心,戲弄之心又起,捉住裹胸的布片碎頭,一圈一圈的剝落下來,那具妖美嬌軀一點點的暴露眼前,只見豐潤白膩的胸脯上藏著幾點紅斑,嶽航終於明白了,原來她剛才塗抹的藥不是傷要,而是痱子藥,為了隱藏體態,她常用布緊裹了胸部,捂的久了就生了紅斑,不過也無上大雅,她肌膚本就白嫩,細膩處猶勝凝脂,再加上春酒激起的暈紅,更添幾分艷色。

  嶽航吞吞口水,感覺耐心點滴留逝,忽地慾望大盛,發狠扯下整幅布片,眼前一花,一對艷如春桃的秀乳彈跳而出,雖不甚壯觀,卻勝在形狀美絕,彈挺誘人,淡粉色的乳暈密佈著細密香汗,頂端兩顆艷紅豆兒顫巍巍的點動不休,彷彿正在抗議色人火熱赤裸的目光。

  羞花初綻,嶽航早已目眩神迷,雙手不受控制的襲向蓓蕾,忽地打了個寒戰,只見美人兩條黛眉猝然皺成一團,含霜俏目一下子睜到極致,瞳仁黑白分明,哪兒有半分情慾之色。嶽航暗道不好,立刻回臂身前以作抵擋。

  在他完成動作的一瞬間,一股寒如冰錐的氣勁透體而入,逕直襲往心脈.嶽航驚駭欲死,剛要運氣抵抗,卻覺一股灼如岩漿般的熱流由膻中奔湧而出,寒勁與之一觸即便交纏消融,不但造不成什麼痛苦,反而覺得通體舒泰,飄飄欲仙。

  嶽航舒服的輕吟一聲,卻見美人又挫掌襲來,這麼近的距離如何反應的過來,只能閉起眼睛揮手胡亂推拒,驀地指腹一酥,也不知抓到什麼軟物,觸感美妙紛呈,不覺得加了幾分力道,那只軟物竟順著指掌力道陷了下去,隨後驚人的彈力又把指掌緩緩撐開恢復原裝。

  「這是……這是女孩兒的乳兒!」嶽航終恍然大悟,身心立時酥個通透,緩緩睜開眼來,正見到那只軟軟垂落的白嫩小手,心中詫異:「她怎地不打我了?」

  依然攥著美人挺乳靜靜觀察片刻,只見女孩兒終於徹底鬆弛下來,陰寒殺氣倏然煙消雲散,一雙杏眼媚波盈蕩,潮紅遍佈的俏臉上儘是難耐春情,喉部蠕動不休間幾聲簫管膩吟伴著馨香氣息綻出檀口。原來她敏感處給人一碰,終於耐不住藥力,迷亂的發起春來,嶽航心中狂喜:「這天仙般的美人給別人糟蹋豈不可惜了,不如自己代勞了!」

  賊笑幾聲,剛要為所欲為,女孩兒卻癲了般一把將他撲倒在地,舒臂鎖住男兒脖頸,哼哼唧唧的湊上朱唇在他頭臉上死命啄吻不休,一縷縷濃如熏草的漢香悠然鑽入鼻孔,嶽航熏然欲醉,一時竟忘了躲閃,臉頰頓時給潤潤薄涎濡的一片滑膩。

  李慕寒胸前兩粒豆蔻勃的更甚,嫩粉的一圈乳暈好像要給撐散開,竟連裡面的微末血管也清晰的顯現出來,直看得嶽航慾火中燒,哪兒還顧得了眼前的是誰,狠狠撥開女孩兒頭臉,縮頸啃向蓓蕾,舌兒伸到極致,繞著深深的乳廓一圈圈的一路掃至頂端,迫不及待的把那粒香甜葡萄捲入口中仔細品砸。

  美人反應異常激烈,亢聲膩吟間身子倏爾活蝦般弓起,倏爾勁弦般繃個筆直,臀上兩峰肉丘輕栗緩蠕直如活物,誘得男兒魔手不經意間就滑到此處。此時美人揮汗如雨,本就單薄的綢褲早就濕透,嶽航雙手抓向香臀,誰知那濕綢料甚為滑手,根本抓不牢實,那般美物就在手邊卻享受不到,可惱壞了他,抱住美人嬌軀竄起身來,三兩步奔至榻間。

  把美人安置床上,回手拉起簾幕,即便餓狼般撲向到嘴的香肉,首要目標依然是那雙神峰,嘴吮一隻,手抓一隻,閒出的一隻手順著她腰身曲線下移,半晌後終於在腰間捉到根玉帶,趕忙發力抽了下來,這才順利的退下美人濕褲。

  嶽航覆手香臀,時而把一堆堆肥美軟肉揪起團皺,時而放緩力道抽拍撫撚,玩個不亦樂乎。慾海浮沈的女孩兒早就香魂欲化,口中嗚嗚咽咽的也不知該怎麼發洩身心快美,只得連拱腰身,用自己私秘桃埠去挨碰男兒胯間那根燙硬好如烙鐵的棒子,彷彿只有這樣才能舒緩身子深處的飢渴。

  嶽航正迷亂峰間,忽覺胯下一陣折斷般的疼痛,一下就醒了心神,仔細體會,原來女孩兒胡亂扭動時無意找對了正主,寶蛤開合間竟隔著褲子把那只肥碩肉龜尖端給噙了去,玉莖許久未品花陰,此時略一刺激,驀地漲大幾分,再給褲子一束縛這才感到疼痛。嶽航暗惱自己不爭氣,盡貪戀手口溫柔,卻忘了照顧好下邊的寶貝,趕忙閒出雙手在自己身上一陣摸索,不一會兒,兩人已經皮肉相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