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3卷.去你媽的江湖:007.◆ 第七章:七芯海棠


◆ 第七章:七芯海棠

  胯下巨棒一脫束縛就狂暴肆虐起來,點點弄弄盡在美人腿心處留連,勢道正好時恰好分開淒迷燕草觸到一處濕暖的溝壑,兩片肉唇蠕動時時而掛到龜首,一波波觸電般戰慄即便從觸點蔓延傳至美人身上,緊接著就是奇淫絕媚的蕩吟以及低沈嘶啞的獸吼。

  美人玉蛤蜿蜒縱橫地留著酥涎,恥丘上叢生的細絨不一會兒盡皆濕倒,這下玉莖探抵起來再無障礙,肉龜揉開花唇,時而能夠捉到那粒軟中帶硬的陰蒂子,但覺此物如脂如酥,觸的龜首既爽利又麻癢,不禁陶然想道:「這小蕩婦真個銷魂,卻不知她那處張個什麼樣子。」

  念頭一生,忍不住鬆了那只早給啜的發白的秀乳,低頭去瞧美人密壺,誰知美人癡纏的緊,四肢猶如八爪魚一般死死扣著自己脖頸腰身,根本看不到下邊春色,心裡一急也顧不得憐香惜玉,狠狠攥住美人皓腕抵按耳畔,腰桿擠開兩條渾圓的腿子,這下神秘的桃源終於赤裸裸的暴露眼前。

  美人私處早已一片狼藉,燕草柔順趴伏兩側,零星的粘著些許白漿,兩片肥碩粉唇水膩鮮艷,開合間隱約的露出頂端一顆尾指大小的陰蒂子,端個如珠似玉,淫艷不堪。嶽航深吸口氣,嘿然淫笑:「這小妞好美的花陰,弄起來保管刮骨蝕髓,今日卻讓我檢了個便宜,可要好好受用呢!」

  嶽航挪腰湊過肉莖,碩巨火熱的龜首撥開兩片艷唇緊抵蛤口揉撚幾下,溫濕酥軟種種感覺紛至沓來,爽的他齜牙咧嘴,陶然間收勢不住,半粒龜首已埋入肉壺,只覺其內潤滑如膏,雖張力十足卻不似新婦般勒緊揪抓,倒是免得生澀疼痛。這李慕寒顯然並非處子,嶽航慣采元紅,心裡自然覺得有些彆扭,不禁空出一手狠狠抽了她雪臀兩記,小聲罵道:「小淫婦,不知廉恥麼?卻把初夜給了哪兒相好的?」

  女孩兒迷亂中若有所覺,哼哼唧唧幾聲,用那只得了自由的手在生疼的香臀上揉了揉,然後又繞到身前私密處,張開兩指鉗住那粒顫巍巍的蒂子掐撚起來。

  「好!……好奇怪……好癢!……好熱!……裡面……喔……」女孩兒一邊呻吟,一邊急挺蜂腰,就想把那根如擦了蜜糖的肉棍兒塞到深處去騷癢。嶽航惱他夥同蘇如畫算計自己,哪能就這麼讓她得了妙處,趕緊把肉莖退了幾分,俯下身子戲謔道:「我這東西盡根鑽進去就不會癢癢了,而且還很舒服呢!怎麼樣?要不要試一試?」

  女孩兒難耐的哼吟一聲,只覺那可惡的棒棒總是若即若離的,怎地也噙不牢靠,而膣腔內的酸癢卻如大潮漲起,一波波的吞吮她每根敏感的神經,已經到了崩潰盡頭,哪兒還容得挑逗,糊里糊塗的哀求:「快!快進來,我要!……快給我,要死了……」

  嶽航十分滿意女孩兒騷情迸發的意態,捏了捏胸脯美肉,肉莖挺進了幾分,菇頭總算是埋入蛤口,這下膣腔內的驚人張力終於顯現出來,壺口一漲一縮,仿佛嬰嘴在吞奶頭,砸吸的肉莖不受控制的溜進深處,眨眼間一大段莖身已消失不見。

  巨物貫體瞬間,女孩兒倏然止住掙扎動作,本給分曲的柔美雙腿筆直外張,春水盈盈的眸子睜到極致,忽的吟聲轉亢,雪腹急急鼓動幾下,一小股漿泉就從莖身與腔壁那微薄的空隙間沖射而出,盡皆淋在她正在自瀆的手兒上。

  嶽航肉棒剛享溫柔,不想美人早就淫情飽滿,一經進入就來了高潮,一波波溫香花液沖的肉莖盡根酥麻,渾身舒泰的彷彿置身溫泉,每寸肌膚盡皆沐浴在快感之中,持續良久,快意才隨著美人肉體漸漸放軟而淡去。

  女孩兒餘韻未休,在一陣戰慄中抽回自瀆的柔荑掩至唇間,也不理正滴落口中的綿稠花液,兀自美美哼唧:「好美!好美……可是……裡面還是好癢癢啊!……再……再弄弄……」不經意間,一雙玉腿又糾結起來,死死盤在男兒腰桿,纖美足跟緊抵著腰眼往下按壓,這下嶽航無處可逃,肉莖『咕唧』一聲盡根沒入。

  嶽航不想她會突然襲擊,一時竟難以適應極深處的異熱以及裡面媚肉頻率極快戰慄,忍不住『啊』的一聲美吟,雙手死死掰開美人兩片臀瓣,悶頭苦忍翻騰不休的射意。也不知費了多少力氣,總算壓下本已湧至馬眼的精液,可不敢在任由她混亂動作,趕緊扣緊她盈盈一握的柳腰。

  女孩兒又拱了幾下腰肢,卻給一雙有力的大手阻了,怎麼也不及剛才的一記深刺爽利,體內長時間得不到宣洩的情慾折磨的她死去活來,肌膚上的嫣紅越趨濃重,香汗猶如雨露般層出不窮,低吟淺唱間竟有了幾分哭腔:「給……嗚嗚!……給……插進來呀……嗯……」

  嶽航不顧她聽了就讓人心疼的美妙聲音,仍死死固定她幾要掙斷的腰肢,俯身溫柔含住赤如紅珠的耳垂,壞壞誘惑道:「你好好說幾句『我是小蕩婦』給哥哥聽,要是討得哥哥歡心沒準就給你個痛快的!」這話說完了自己也覺臉紅,卻不知高傲霸道的李慕寒是否禁得起這般糟蹋。

  女孩兒也不知聽沒聽清嶽航說些什麼,只是自顧自的嬌喘吐息,唇齒輕輕啃噬男兒面頰,隱約的咬出幾個顫音:「愛我……快愛我……嗯!癢死個人了!」嶽航聞聲氣結,狠狠抽了幾下雪白滾圓的翹臀,教訓道:「咿呀,不是要你說這個,你應該說『我是小蕩婦』,你說出來我就愛你深深的。」

  「深深的?」女孩兒霧水迷濛的大眼陡然一亮,柔若柳條的身子骨一下就來了力氣,死命勒住男兒胸膛膩吟:「我……我是個小蕩婦,你快愛我深深的……嗯!……」

  聽著女孩兒急切的浪語,嶽航心滿意足,尋思著待會再汙她個膣滿瓢溢也就算徹底的了了仇怨。憋了半晌的肉莖早就脹的不成樣子,露出穴外的一段脈絡隱隱青筋浮凸好不嚇人,嶽航緩緩鬆了女孩兒腰肢,腹臀用力向前一頂,肉棍再次盡根沒入壺中。

  漿泉滿膣,熱度非凡,宮內一股股吸扯之力抽的龜首微麻,忍不住的探向幽徑更深處,直至陰囊撞上美人恥丘才收住勢子,默默享受露沁脂蠕的美妙觸覺。美人也是一般舒爽,身子彷彿著了火,滾熱的氣息把蒸的二人身周水汽升騰,猛然一瞧直如墜入仙境。

  莖身漸漸酥麻,快美點滴積累,嶽航再也耐不住性子,動作漸漸狂野起來,狠狠抽出胯下的紅赤烙鐵,溝冠在美人薄如虹膜的蛤口研磨幾圈,又飛快推了進去,猛烈的勢頭竟然把一段粉盈盈的瓊脂扯帶得移位深處,過了半晌才和著綿稠豐沛的玉露漿溢而出。

  「這美人腔兒好深啊!好像還沒探到底!都不見花蕊出來迎客!」嶽航一邊飛快抽添,一邊體會美人的濕熱幽深,忽地一記狠貫正逢女孩兒纖腰款擺之時,龜首前進的方向一偏竟點到顆恍如冰珠般的細嫩芯子,霎時麻遍脊骨,頭腦給激得陣陣空白,本能的收勢抽退大半才算挨過這緊急關頭。

  花蕊被采瞬間,女孩兒倏然繃緊身子,挨了片刻即便哼唧一聲抬頭咬住男兒鎖骨,腰腹活蝦一般弓直交錯,兩條敷玉小腿無助踢打幾下,宮內情火洪洩而出,沖擠的蛤口憑空圓張好長時候才顫巍巍的縮扁套住肉棒跟部。

  嶽航鋼牙緊咬,幸而御女甚多,經驗豐富,倒是沒女孩兒那麼不堪,吞了不少絕美花精後反倒覺得通體酥融,精神大振,也不理魂飛天外的女孩兒是否承受的住,又死命抽插起來,直弄的美人蛤浪翻紅,漿汁飛濺。

  女孩兒出奇的沈靜一會兒,才鬆了男兒鎖骨,嬌喘籲籲的抬起頭來凝視男兒面孔,「奇怪啊,這人我好像認識的……這是……是……他……啊!!!!」驀地一聲驚叫,不知哪兒來的力氣翻身把嶽航壓在身下:「娘啊!快來救救寒兒!」

  嶽航大吃一驚,正自肆虐的陽根差點就此軟掉,趕忙伸手拉回她正緩緩逃離的腰肢,卻見女孩兒眸子清寒如水,哪兒還有半點淫慾之色,心神倏地揪緊:「完了完了,這小妞洩了兩次藥力退了,如今清醒過來還不把我千刀萬剮了,哎呦呦……」嶽航眉頭緊皺,差點哭出聲來。

  女孩兒騎坐嶽航胯上,寶蛤依舊緊吞陽杵,雙臂支在堅實的胸肌之上靜靜的審視著,眸光閃爍間直如清江匹練,不禁讓人不寒而慄。嶽航頭腦飛快運轉『她好像呆住了,要不要先下手傷她呢?』猶豫片刻,卻見女孩兒哼吟一聲,眸子又急速迷離下去,雙手抬至虛空徒勞的攀抓幾下,膩聲埋怨:「娘啊!快來救救寒兒啊!寒兒這噩夢發的好厲害!……」

  原來這美人當成做夢了,嶽航差點笑出聲來,溫柔安撫她香津滿佈的美背,勸慰道:「好寒兒,只不過是發個春夢而已,哥哥在這夢裡頭會好好待你的,你怕的什麼嘛!」說完雙手扶著她的柳腰上下甩動幾次,巨物毒龍一般鑽探花徑深處,時撚時研,不一會兒女孩又身搖體顫,墜回深沈慾海。

  美人身子軟的像一灘醉肉,渾身也只有臀股力道狂猛些,起起落落的吞吐肉莖,卿卿淫聲羞的她直欲暈厥,卻怎的捨不得停了動作。這交歡姿勢深淺輕重全在自己掌握,比之剛才在男兒身下輾轉承歡更加如意快美,不覺地俯身吻了吻男兒胸膛,喃呢道:「原來是春夢……果然……果然不是很難過呢,只是奇怪的很啊……怎麼……夢到……夢到你了……嗚嗚……!」

  「怎麼就不能夢到我啊!」嶽航沒好氣的掐一把雪乳,「你不知道嘛?你心裡啊偷偷喜歡我的,到了晚上發起春來,自然就會夢到我啊,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美人『嗯』了幾聲,也不再回話,瞇起貓眼默默享受起來,絕美淫腔全力發動,濕滑的膣壁頓時緩緩收縮束緊,力道彷彿嬰兒握拳,輕柔的揪迫龜面、莖身,孔隙裡的汁液火湯一般蕩漾不休,流遍媚肉裡的沒處褶皺,然後隨著陽物抽流穴外。最美處還要說是她宮內傳來的束束吸力,力道大時彷彿一根吸管不偏不倚的投注在馬眼之上,抽拉的嶽航髓血升騰,漸難忍耐。

  「她裡邊到底生個什麼東西啊?好厲害的樣子!」嶽航恍恍惚惚想著,肉柱躍躍欲試,定住女孩兒纖腰,臀股不覺得打著旋探向深處。費了好大力氣,前端終於又找到了那粒滑膩嫩物,觸之如吞冰咽雪,涼意透心,激的龜首劇烈顫動,鴿蛋大的龜面出奇的扭曲起來。

  嶽航啊的一聲慘叫,只覺身體四肢急速湧過絲絲冰意,然後渦流般彙聚膻中,與裡面不知從哪兒竄出的火熱氣勁交纏一起運轉成丹,等到再出膻中後已不分寒暖,氤氳混沌的彙流丹田,一時間神魂飄飛鴻蒙太虛,俯仰可見天地日月,這種神妙虛幻的爽美感覺絲毫不差於穿梭女子幽庭,還待再去琢磨妙處,卻忽忽悠悠的墜落塵世。

  幻覺盡去,眼前依舊是那個絕美妙人,只是此時表情奇淫絕浪,花底膩如潑蜜,白漿冒著泡泡汩汩而出,顯然被剛才的致命一擊送去當了一次神仙。嶽航嗅嗅愛液散發出的腐果般淫靡氣味兒,心裡尋思:「這女人的蕊兒果然各個不同,這美人的就更絕了,簡直要人老命!」

  「不對啊!」龜首依然死命的揉這那粒冰芯,可是明顯感覺到這粒與上次觸到的那粒並不是一個方位,嶽航吃驚不已:「難道她竟生了兩顆花蕊?」扭腰換了個方位頂上,龜首破開艷脂左右撚抵,果然在旁邊又捉住一個一模一樣的冰芯兒。

  碩大龜首順時針繞了一圈,終於摸清裡面狀況,原來美人宮上竟生了七個冰芯兒,周圍六個一般大小,排列成梅花形狀,環護著正中一粒稍大宮蕊,正是被人間稱為「七芯海棠」的絕頂妙穴。丹鼎無上道書《品花寶錄》有云:「七蕊梅者,天地至陰之物,可合宮羽寶剎,煉三泰之鋼陽,待五德盡去,混沌滋生,則奼女嬰孩兒自成也……」嶽航自不知這寶貝乃是萬年不遇的絕佳鼎爐,只圖個新奇爽美,卻是暴殄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