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3卷.去你媽的江湖:008.◆ 第八章:刺殺失敗


◆ 第八章:刺殺失敗

  李慕寒七處妙物被采,直爽的魂飛天外,螓首猛的仰天,本披散兩頰的秀髮唰的一聲甩向身後,足弓蹬緊床榻,恥丘狠狠下壓旋磨,擠的兩片本收束箍緊肉莖的花唇翻捲而起,內膜上艷艷的粉肉沒有半點淤黑雜質,給露珠一襯更顯晶瑩剔透,淫靡誘人。

  此時龜首已牢牢撚住花蕊,馬眼對著正中的宮蕊,其餘的六顆冰蕊則正好繞圈卡在溝冠內側,七張小嘴如嬰兒吃奶般緩緩啜吸著,把從龜首上滲出的體液、精液抽食個一乾二淨。嶽航肉莖酥的幾欲化去,瞪眼瞄著身上美人,只見她的身子跟她的肉壺一樣正自激靈靈的顫抖著,纖腰弓的幾欲折斷,浮凸的顯出肋部幾根彎彎的骨弧,雪峰蹦甩的跟倆小兔一樣,再見交接處淫景,更覺銷魂蝕骨「這美人繃著這姿勢好久了,看來是大潮來臨的前兆呢!」

  嶽航頂起腰肢狠狠的加了把力道,龜首猛的前衝,竟頂的正中宮蕊深深陷了進去,隨著蜜穴一陣劇烈的收縮,七粒冰蕊急劇漲大,包的龜首密密實實,驀地其上的吸力盡去,七注瓊漿玉液如瀑布般飛洩而下,從不同的角度澆淋沖刷莖身。

  「娘啊!這春夢怎麼還不醒來呀!咿呀……不好了,我死了……死了……娘,我來找你了……」女孩兒晃著烏黑的青絲,迷亂的尖嘯幾聲,身子無力的壓倒男兒胸膛之上,敷霞美靨歪歪藏在男兒脖頸劇烈喘息起來。

  「快了!……快……醒了!」嶽航猛的勒緊女孩兒身骨,忍著腰桿的酥麻狠狠撞擊幾下,含了半晌的濃稠陽精暴射而出,霎時沖的美人宮歪蕊邪,灼人的熱度竟令寒蕊失了冰意。女孩兒身子給陽精一煨,軟的像是化成了水,眉梢眼角盡是滿足的春意,嬌艷欲滴的紅唇不時的吻下男兒脈絡隱隱的脖頸,喉管裡也不知在喃呢些什麼……

  屋裡忽然靜了下來,只餘喜喜的紅燭見證榻上暖暖春意。嶽航在精關傳來的陣陣刺痛中回過神來,艱難的吻了吻女孩兒光潤的額頭,而女孩兒則安詳的窩在自己身上,下體的濕潤火熱絲毫未減。他舒了口氣,溫柔一笑,疲意上湧,沈沈睡去。

  窗紙上隱隱透出微弱的紅光,應該已近清晨,幾聲清脆的鳥語飄入耳際,嶽航悠悠轉醒過來,卻怎地也不願睜開惺忪的眼皮,酥融融身子略微伸展,滿掌的溫軟酥酪,也不知是誰家姑娘的水嫩身子,臉上不經意間升起一絲笑意,彷彿一切又回到從前,醉生夢死,夜夜笙歌……

  胸口倏地傳過一絲涼意,冰的他打了幾個寒戰,朦朧中覺出應該是滴水珠在肌膚上炸成數瓣,然後涼沁沁的透入心田。

  「下雨了麼?」嶽航極不情願的撐開眼皮,入眼是一張艷若桃李的芙蓉美面,點墨寒眸如刀似劍,吻痕遍佈的白膩肌膚上泛著妖艷的桃紅,濕漉漉的長髮不時的滴落幾滴水珠,好一個慵懶的冰仙子!

  李慕寒早已醒來,依然裸身騎坐嶽航胯上,一雙柔若無骨的小手撐抵男兒胸膛,正端著肩膀凝視嶽航。嶽航恍惚半晌,才記起昨夜銷魂之事來,驀地內心突突跳了幾下,暗罵自己貪戀溫柔,卻忘了逃走,也不知這小妞藥力醒沒醒,如若醒了,那他的小命可別想保住。

  靜了片刻,女孩兒依然沒有動靜,嶽航實在拿不準她是否清醒,顫巍巍的撫了撫她滿是香汗的脊背試探道:「你快歇歇吧!夢一會兒就該醒了!」

  女孩兒聞聲身子一顫,眼神忽地轉厲,貼在男兒胸膛的雪膩指掌涼意大盛,瞬間竟在肌膚四周結了一層白霜,朱唇輕啟,冷冷答道:「殺了你夢不就醒了!」

  「完了完了!這下死定了,她醒過來了。」嶽航欲哭無淚,此時女孩兒只要手上一吐勁力就可震斷自己心脈,要想反擊或脫身那是難之又難,只好苦著臉靜靜等她處置。

  李慕寒面無表情,也不知在想些什麼,手上沒有進一步動作。就這樣僵持片刻,她滿含勁力的手軟了下來,在男兒堅如鐵石的胸膛上揉了揉,化開其上霜雪,然後拾起男兒胸口那顆墜兒遞到眼前幽幽說道:「你就用這東西汙我?怪不得我察覺不出……。」用力一拉,穿墜兒的繩索應聲而斷。李慕寒鄭重其事的把情人淚攥在手心,又去盯男兒臉頰。

  嶽航僵硬的笑了笑,哪兒敢做聲回答。此時應該暫無性命之憂,但他依然不敢放鬆絲毫,李慕寒的反應實在太平靜了,既不哭鬧也沒要打要殺,好像連點情緒波動都沒有,實在叫他不知如何應對。

  也不知過了多久,李慕寒彷彿盯的倦了,歪了歪優美的頸子,卻乜見兩人猶自交接著的下體,烏黑的曲毛上白斑點點,淫靡不堪,仍給那粗長的肉莖插著的牝戶上湯水不絕,微一錯動即便發出『咕唧』淫聲。

  她呼吸一陣急促,粉臉不覺一紅,撐起一雙筍兒般的粉嫩腳丫抬起髖部,才把老長一節莖身擠吐而出,卻還是低估了那事物的長度,只好再抬高幾分才整根吐出。不想龜首出壺時一下挑中陰蒂,懸在半空的身子霎時好像觸了電,飄忽忽的顫抖幾下即便躺倒男兒身上。

  自己的東西被人趕了出來,嶽航悵然若失,忽覺下體傳來一陣折斷般的疼痛,趕忙伸手過去護住。原來女孩兒身子下落時小腹正好壓在挺翹的肉棒上,差點就把它給弄折了。嶽航忍回眼淚,雙手搓搓莖身,卻不知該把它放在哪兒好,幸好女孩兒自覺的很,身子往前移了移,叉開腿心把它容納在臀溝。

  此時兩人幾已臉面相貼,李慕寒雙手攀在男兒肩頭,胸口那雙溫軟兔兒被壓的散向兩側,嶽航甚至能清晰的感覺到兩粒櫻桃正不規律的顫動。

  「她不怪罪我嘛?」瞧女兒情狀,嶽航難免閃過一絲僥倖,一雙賊手偷偷放到肥膩臀肉之上捏了捏,女孩兒沒有反應,又掐了掐,女孩兒還是沒有反應,一賭氣,把那兩丘雪肉團按一起包住正嵌在臀溝裡的肉莖揉搓起來。

  爽了片刻,扭頭去看女孩兒,只見那張粉靨上含霜帶雪,神情好不嚇人,哪兒還敢太過放肆,趕忙停了手上動作,卻聽女孩兒冷冷問道:「嶽航……你說……是做男兒好還是做女兒好?」

  嶽航微微一怔,不想她竟會叫出自己名兒來,心裡沒來由的歡喜壞了,「當然是女子好啊!女兒家儀態萬千,水嫩可人,我們這些汙濁男兒怎比的了!」

  李慕寒眉頭越皺越緊,嘴兒越撅越高,忽地支身而起,小拳頭狠狠砸向嶽航肩膀,瘋了似地哭嚎起來:「胡說胡說說,女子不過是男人隨意淫玩的物件罷了。」

  嶽航抬起胳膊略做抵擋,也不知該怎麼答她的話,只好任她發洩,暗自祈禱劫難快快結束。李慕寒打了一會兒,漸漸安靜下來,從嶽航身上滑坐榻上,雙膝支顎,抱起臂膀抽泣起來,凌亂的頭髮披散臀際,掩去丘上幾處觸目驚心的掌印掐痕。嶽航心兒一疼,暗恨自己手狠,忍不住上前撫了撫,「你………你快別哭了,要是覺得難過就打我一頓出氣吧。」

  女孩兒回過頭來,一把推開嶽航魔手,「少來充好人,要是打你能出氣你早就死一萬次了。」說罷扭頭不再理他,把手心的情人淚纏在腕間,探手在一堆破爛衣物裡摸索片刻,找出一個方形銅匣子。推開盒蓋,一股子桂花般清甜氣息飄逸而出,裡面刀筆粉餅一應俱全,原來是個妝盒。只見李慕寒用薄刀挑了幾塊香膏塗在臉上,然後對著鏡子仔細揉勻擦亮,薄刀左修右砌,一會兒功夫,那張芙蓉面已『面目全非』,化作一長眉似劍、鳳目凌威、挺鼻薄唇的俊俏郎君。

  「這……好高明的易容術,若她掩起秀乳瑤臀,任誰也分辨不出她是雌是雄」嶽航目瞪口呆,只是瞧了這讓人嫉妒的俊顏,心裡沒來由一陣彆扭,就好像剛才真是與個男子在交合。他可沒有斷袖這般高雅愛好,想及此處,不禁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李慕寒裝扮完畢,將秀髮結了個簡潔的髻子,拾起自己的衣裳在身前比了比,又撅起嘴來,狠狠的丟在男兒臉上。原來那些衣服早給個禽獸撕成了爛布條,卻要她如何遮體。氣了半晌,無奈抓了嶽航的衣物套在身上,匆匆走下床去。

  她身骨比嶽航纖細的多,穿了他的衣服顯得臃腫不堪,在配上她那傲氣凌人的面容,更顯滑稽,逗的正自惡寒中的嶽航差點笑出聲來,卻見逃到門檻邊的『公子哥』雌威凜凜的瞪了一眼,冷冷說道:「嶽航,你要是敢把昨夜之事傳揚出去,看我不把你………把你那話兒剁碎了喂貓餵狗。」說罷開門去了。

  嶽航打了個寒戰,雙手趕忙護到胯間,神經兮兮的盯了房門半晌才鬆弛下來,轉頭乜見穢漬滿佈的錦榻,小聲偷笑:「小蹄子,凶個什麼勁,下次逮到你定要你比今次還慘!」

  又在床上膩了一會兒,養了個神元氣足,這才下得榻來,扯了塊被單裹住身子逃到自己的屋子。此時董書蝶還沒有回來,嶽航微微安心,端坐桌前喝了杯茶水,忽地想到情人淚被她搶走了,恨的他扼腕大呼可惜,不想杯子脫了手,叮的一聲摔的粉碎。

  嶽航一怔,正要收拾碎片,房門被推開了,董書蝶蝶兒一般飄了進來,一臉的笑意,看起來心情不錯。

  「你……你這是怎麼了?幹嘛不穿衣服啊?」董書蝶停在嶽航身前,忽閃著一對兒大眼瞧著傻愣愣的男兒。見他沒有反應,又彎腰幫他收拾碎片,卻聞到一股子略帶酸腐的馨甜氣息,抬頭疑惑地看了看男兒,倏地竄起身來喝罵:「死家伙,不是要你別去偷吃了!氣死個人!」

  嶽航窘迫一笑:「哪兒有偷……哎咳咳,你……你回了啦!」

  「少來轉移話題,哼,就曉得風流快活,怎地不學些好的。」董書蝶恨恨瞪他一眼,轉身坐在桌邊,給自己斟了杯茶,放緩語氣接著說道:「完事都不知道洗浴嘛,髒死了!」

  嶽航正愁沒介面脫身,趕忙介面:「哦,對,我也正想洗浴,不知這裡浴室在什麼地方啊?」

  董書蝶彷彿也懶得和他生氣,趴在桌上慵懶回答:「找到浴室有什麼用啊?這麼早上什麼地方找人服侍你啊,人家都還沒起呢!」本想不理這壞傢伙,可是又實在看不慣男兒不堪模樣,極不情願的扭起身子發嗔:「算了算了,你在這兒等著,我去打盆清水給你擦身!哎,真是前輩子欠了你的。」扭頭行出門去。

  不一會兒,董書蝶苦著臉回到屋裡,一手端著個盆子,一手拿著一疊衣服來到嶽航跟前。「來吧,大少爺,快吧那髒布拿開,奴婢給你擦身了」

  嶽航訕訕一笑,上前去接她手裡的毛巾臉盆,「怎敢勞煩董小姐,我自己來就是了。」董書蝶卻推開他的手,沒好氣道:「好了好了,你笨手笨腳的,還是我來吧,快點弄好我們馬上就啟程了。」說罷將臉盆放在凳上,一把扯開床單就要給他擦身。

  嶽航還沒反應過來,已給她剝了個精光,胯下那猙獰之物濕漉漉的暴露陌生人前,繞是他臉皮奇厚也給臊個面紅耳赤,趕忙拿手掩了背轉過身去。

  董書蝶卻沒有絲毫赧意,一把把他拉坐凳上笑盈盈道:「咿呀!羞個什麼,你昏迷時早就見過多次了,現在遮掩可晚了呢!」卻沒真去迫他,只濕了毛巾在他脊背前胸輕輕擦抹。

  嶽航舒服的瞇起眼來,小聲問道:「對了,董小姐,你不是去當刺客了?怎麼樣?成功了嘛?」

  「顏水色可是一國公主啊!哪兒有那麼容易就成功的,姐姐我能全身而退就算很不錯了!」說著說著,手移到他兩腿之間,趁著他沒有防備用毛巾一把裹住了那根粉津津的棒兒擦了兩把,咯咯嬌笑道:「再說了,只不過做個樣子而已,也不用非得拚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