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4卷.媚魔宗:003.◆ 第三章:板神斷岳


◆ 第三章:板神斷岳

  岳航被他盯的渾身不自在,剛要再說閒話,顏水色與柳仙釧也聚了過來,兩方人馬搖搖相對,一時都沒了動作。

  神鴨軍組建不易,今次傷亡甚大,許子橫心疼不已。正思量要不要再組織強攻,卻見林子裡煙塵四起,一彪人馬風一般捲過,人數大約在一千左右,步伐穩健,隊列嚴整,在這雜亂的樹幹之間穿行,絲毫不見混亂。一眾兵士俱著玄色重凱,分執長矛刀劍,背挎強弓,腰攜箭壺,神情剽悍,殺氣騰騰,當真神兵天降一般圍殺過來。

  為首一將廣額闊面,虎背熊腰,身著明光鎧,腳踏步雲靴,胯下一匹白馬龍背鳥頸,骨挺筋健,如漆長鬃在日光下耀耀閃光,更襯得主人凜凜威風。

  「姓許的飛賊聽著,今日膽敢於我境內行兇,定叫你有去無回。」那將軍大手一舉,兵士個個搭箭彎弓嚴陣以待。

  他聲音渾厚如鐘,震得樹葉翩翩飛落,甚為壯觀。岳航老遠就覺得耳際嗡嗡作響,趕緊捂了耳朵小聲嘀咕:「這大嗓門是誰啊?好威風的樣子!」

  顏水色回道:「這個就是界關守將胡映銅,相必是得了黃師兄消息,趕來援手的。」

  岳航聞言一喜,這將軍所將部下威武不凡,想必有些真本事,看來這次算是得救了。他正打量那胡將軍,卻聽許子橫陰陰一笑:「胡將軍,我們又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你哪次能奈何得了我啊?」

  胡映銅不言不語,銅鈴般的眸子熠熠放光,一瞬不瞬的盯著眼前神鴉軍,不覺把拳頭捏的啪啪作響。

  許子橫與他對視片刻,嘴角漸漸彎起一抹弧度,彷彿甚為得意,又轉向顏水色道:「水色公主,今日許某福薄,恐怕無機會一親芳澤了,不過你也不用著急,我們來日方長那!」說罷仰面向天肆意淫笑。

  顏水色粉靨上難得閃現怒意:「許子橫,今日之事水色謹記於心,它日荊楚淪陷,定要你許家付出代價!」

  許子橫恍如未聞,抖抖背後鐵翼對手下呼喝道:「兒郎們,今日也耍夠了,這便隨著少爺我回神鴨堡去喝酒吃肉吧!」一眾黑鴉得了命令,俱都振翅飛起,順著風勢一路南下,眨眼去得老遠。

  這些黑鴉來去如風,即便強弓勁弩也有所不及,想要追擊那是難之又難。望著敵人漸漸模糊的背影,胡映銅眸子裡儘是屈辱與不甘,驀地單掌猛擊馬背,碩大身軀倒翻而起,旋身弓步立於馬背之上,不知何時手裡已多了個滿月般弓弦。

  眾人只聽’?’的一聲悶響,一束白光流星一般貫射而出,直直沒入黑影之中。下一刻,許子橫尖歷慘叫傳來:「姓胡的,這一箭之仇來日定當加倍償還……」

  岳航雙目瞪到極致,猶自不敢相信眼前一幕。不論準頭威力,這胡映銅一箭竟然能射出如此之遠,當真驚天神技。

  白馬鼻息隱隱,已現不支狀,胡映銅恨恨扭斷弓弦,躍下馬來朝顏水色欠身行禮:「水色公主受驚,今日之事全屬末將之責,大意之下竟連飛賊越境都沒能察覺,慚愧慚愧!」

  顏水色趕忙將之扶起:「胡將軍且末自責,想必是那許子橫假意兵犯界關,自己卻脫身來截殺於我。我若處於將軍立場,也會先保國土不失,中了他的奸計也在所難免,總而言之還是他神鴨軍過於詭異,將軍以後與之對決沙場可要加倍小心了。」

  胡映銅起身感激一笑:「都說水色公主智慧絕倫,今日得見果不其然啊!胡某未說緣由公主已猜個七七八八,佩服佩服!」又上前與柳仙釧打招呼。兩人同為凌戰天座下得力戰將,私下裡交情頗好,這一說起來沒完沒了,聽的岳航哈欠連連,甚感無趣。

  眾人到殿內稍事休息,即便繼續趕路。董書蝶不願與顏水色隊伍混在一處,於是帶著岳航與陸尋凰告別回到馬車上。

  岳航本喜熱鬧,無奈各有職責,不得不分開,如今陸尋凰要去真波山尋人,眼看離別在即,難免唏噓,抓著他衣袖道:「陸兄,真捨不得你走呢!」

  陸尋凰仔細盯他半晌,倏爾一笑:「人生事有聚有散,這還有什麼捨得捨不得」說罷把右手伸到岳航面前,掌心一攤,露出一顆烏黑彈丸,「陸某身無分文,這是我從許子橫那兒奪來了霹靂雷火,就送與岳兄弟當做禮物吧。」

  「這個黑球球就是那厲害火器嘛?」岳航一把奪過,仔細耍弄半晌,才想起道謝。

  陸尋凰微微一笑,對岳、董二人拱手抱拳:「岳兄弟,董小姐,就此別過。」說罷頭也不回的向荊楚方向走去。

  岳航目送他遠去,才依依不捨的坐回董書蝶身邊,得意洋洋的顛顛手裡的火器「蝶姐姐你看,得了一樣好東西哦!」

  董書蝶嫵媚一笑,扶他坐穩,抿唇發聲,馬車又緩緩啟動。「沒想到你會有這麼厲害的朋友。」

  岳航把彈丸收好:「偶然相識,不過我可是剛剛才知道他這麼厲害的,居然一下就傷了那許子橫。」

  董書蝶伸指點了下岳航腦袋:「笨傢伙,要不是你先驚了那飛賊,說不定他已被那姓陸的刺個透心涼。」緩了緩接著道:「這人精擅隱伏刺殺之道,劍術快絕,卻不知是何身份,竟連我都認不得,看來這武林中當真藏龍臥虎那!」

  岳航揉揉生疼的腦袋,訕訕接道:「是啊是啊!就說今日那高大將軍,相隔那麼老遠也能射中許子橫,可真是太厲害了!」

  董書蝶嗤嗤一笑:「這個對於胡映銅來說可不算什麼。他乃四世家裡胡家的少主,位列十傑,江湖人稱’板神斷岳’,天生勇力驚人,據說可單手提八十斤重刃呢!」

  「八……」岳航目瞪口呆……

  兩人體力消耗頗大,才端正坐了一會兒就都歪倒靠椅之上。董書蝶不避男女之嫌,岳航自不必提,兩人交臂纏股的宿在一處倒也算纏綿,一路上免得寂寞。

  岳航軟玉在懷,早樂不思蜀,暈陶陶的亂哼小曲,時不時佔些手腳便宜,不知不覺間已入了竟陵城。

  竟陵城雖然也算的上古城,但經得連年烽火,城牆壁壘、街道樓台盡皆翻新,總少了些底蘊。如今幽燕與大唐關係升溫,早沒了以前的緊張氣氛,四下裡歌舞昇平,一派陶然景象。

  馬車在一處店門前停下腳步,岳航掀開簾布縱下車轅,然後扶著董書蝶緩緩下車。抬眼打量,原來此間是個茶舍,門楣上燙著’益神閣’三字,想必是茶舍名號。門臉佈置的簡約淡雅,外壁繪些山水鳥獸,盡皆暗筆削描,色調清新,甚為悅目。長石短階上鋪了層薄薄暉繡,踏之柔軟舒適,不禁讓人聯想到姑娘家繡閣。

  「松花飄鼎泛,蘭氣入甌清。」岳航指著門側一幅對聯默默念完,偏頭詢問:「蝶姐姐,怎麼到這兒了?難道要去喝茶嘛?」

  董書蝶喜喜一笑:「這個可是咱家開的呢!師傅就在裡面,走嘍,進去瞧瞧。」蹦蹦跳跳進了門去,不顧茶客詫異目光,在堂裡旋身轉了幾圈,閉著眼睛猛吸口氣:「還是回家好哇!咯咯…」

  岳航一路上都盼著早日到達媚魔宗,畢竟自己對付月神盟的想法只能著落在這威震武林的門派之上。可真正進了門卻又有些緊張,因為他實在拿不準那’媚魔仙’打的什麼注意,或許今次真是羊入虎口……

  董書蝶笑鬧一會兒,一紫衣女子迎上前來,朝她躬身行禮,然後帶著二人向後堂走去。這後堂佈置大有不同,裡面頗為寬敞,四壁襯以暖色錦裡,重重桃幛飄逸飛舞,鼓起陣陣暗香,岳航揉揉鼻子心裡暗想:「呀!這裡一定很多女子,脂粉氣濃的很。」

  片刻後兩人被領到一架寶幢前,董書蝶早收了笑語,恭恭敬敬立於帳外,輕聲細語道:「蝶兒幸不辱命,終把岳公子帶回我宗,還請師尊賜見。」

  半晌無語,岳航微敢奇怪,抬目打量,只見粉色的重紗簾內,一婀娜身影緩緩從榻上支起,緊接著傳來一聲夢囈膩吟,直如天籟般傳蕩不休。那淒迷曖昧之意不由讓人聯想到一池春水,芳草淒迷,羞澀的暈紅,柔軟的起伏,濃郁的芬芳和唇齒間清甜的膩滑,絲絲縷縷,無不讓人沉溺,直至難以自拔!

  喉結艱澀滑動幾下,岳航始終不忍移開目光,那礙眼的簾子終於給掀了起來,環珮叮噹當中,一如描似剪女子搖曳而出,螓首昂揚間自顯出疊翠雲鬢,似雪香腮,煙雨迷濛的眸子含著一股怯雨羞雲情意,說不盡的嫵媚銷魂。身著一件蟬翼絲衣,其上明當織遍熠熠生輝,更襯得她峰巒起伏身材。及彎藕裙隱約露出一段晶瑩如玉的小腿,線條柔美,肌理鮮活,若是誰人腰桿被之纏住,恐怕換得三世沉淪也心甘情願。

  岳航呼吸越來越急,眼底隱約閃現一絲獸性,手不受控制向前探抓而去,卻覺後腰被人狠狠掐了一下,倏爾回神,才覺失態,趕緊低眉垂目,貌做老僧入定,只是眼角卻忍不住的瞥向那雙嫩如筍瓣的春灣秀足……

  顏水色暗恨男兒全無定力,趕緊搶先解釋:「岳公子根基淺薄,還請師尊勿要和他一般見識!」

  那女子波瀾不驚,款擺纖腰繞著岳航身周轉了幾圈,瑩瑩麗目始終不離他身上,忽地在他面前停下腳步掩嘴笑了起來,胸前一對峰巒隨著她的顫音輕輕抖動,甩出波波誘人乳浪。

  好半晌才緩緩止了笑語,女子盪開水袖,露出一根剝蔥也似玉指輕輕佻起男兒下巴,使他雙目無處逃避。如此對視良久,女子驀地綻開唇珠,把嘴角彎成個漂亮弧度,喃喃囈語道:「果然是鳳凰兒的孩子,好俏的形貌。」

  岳航以前在樓子裡狎戲女子時也常做這般狂浪動作,只是此時被個成熟美艷女子這般對待終覺不妥,燒臉扭開頭去,愣鼓出些許氣勢出來問道:「你便是那媚魔仙麼?」

  女子不以為意,又伸手過去扭他下巴,湊過紅唇在他鼻間噴了口暖氣「正是我啊,你這小傢伙可要人等的好苦呢!日盼夜盼終於把你盼來了。咯咯……」聲音幽怨至極,彷彿春閨新婦與心愛之人喁喁私語。

  岳航渾身頓時蛇竄蟻走,陣陣徹骨酥麻自打耳根爬入心坎,恍惚間卻是忘了躲閃,癡醉於無邊春色之中。

  女子明眸下移,最終落在岳航胸口,倏地覆手其上,兩根手指游魚一般剝斷紐扣,輕輕一挑,男兒胸間完美的肌肉塊已暴露出來。只見兩乳之間藏著一點猩紅,仔細查看,那是一粒指瓣大小的痣子,狀做琥珀,其內紅湯湧動,甚為悅目。

  「喂!你幹什麼啊?」岳航一驚,連連推抗拒。

  女子不理不睬,如抓小雞一般把他固定當場,用冰膩膩的指腹輕輕捻拭痣子,眸子裡異彩漣漣,忽地鬆了岳航,仰面淺笑「咯咯……鳳凰兒啊鳳凰兒,今兒個姐姐可算見到你那破東西拉了,原來是這幅模樣,虧你那時還時常寶貝著!」

  岳航聽的迷迷糊糊,心想:「這女子八成是瘋的,真真可惜了這般花容月貌!」趕忙合起衣襟躲到董書蝶身後,一臉疑惑地問道:「蝶姐姐,這個…這個真是你師傅嘛?」

  董書蝶瞪他一眼,朝那女子道:「師尊……」

  「嗯!」魅魔仙正了正儀容,幽幽軟語:「蝶兒辛苦了,此次記你大功勞,待會師傅自有賞賜。」

  董書蝶恭順一笑:「謝謝師尊。來時路上我已和岳公子說了’合作’之事,岳公子也答應仔細考慮,剩下事宜就由就有師尊定奪了。」

  魅魔仙微微點頭,輕紗一抖,優雅坐於一處秀墩之上,一雙緊湊玉腿交並疊在身側,碩臀後翹,蜂腰筆挺,秀乳高凸,曲著根手指纏弄鬢間垂下的一縷青絲,神態慵懶嬌柔,引人入勝。

  「紅殘花瘦,年華將逝,常想作弄心思,卻也只能囿於閨閣,如今只想收個貼心體己的弟子傳下衣缽,不知岳公子可願屈尊降貴拜我為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