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4卷.媚魔宗:005.◆ 第五章:紅顏溫婉


◆ 第五章:紅顏溫婉

  額頭見漢,岳航停下喘了口氣,腦中回想著這些招式在實戰中運用之道,恍惚間靈光一閃,忍不住勁貫雙手,連環撲擊旁邊一顆柳樹。彭彭幾聲悶響,柳葉飄飛似雨,再看著手處,巴掌大一塊樹幹已給擊成齏粉,糜部汁水四溢,瞧來觸目驚心。

  岳航呆立當場,猶自不敢相信這麼大威力的一掌出自自己之手。忽地身後傳過幾聲笑語,嬌嫩處更勝黃鶯啼柳,悅耳非常。岳航回過神來仔細傾聽,卻又悄然無聲。

  「誰?」

  無人回應,岳航暗自疑惑,轉過身來踱步查看,目光最終鎖在一顆粗巨樹幹之上,眼珠一轉:「哼!必是蝶兒師姐來偷瞧我練功了!看我怎麼作弄你」仍做茫然四顧狀,緩緩接近目標,猝然提掌猛拍樹幹,樹葉頓時簌簌而落。

  「咿呀!咿呀!」幾聲嬌呼傳過,兩個女子翩然飄落地面,雙手在身周急揮,只是樹葉太多了,還是有許多落在長髮之上。

  二女一著黃衫,一著粉衫,二十五六年紀,雖不及董書蝶傾城秀色,卻也勝過人世眾多桃李,肌膚細膩,身材傲人,尤其眼角眉梢浮著的蕩人艷態,最是勾人內火。春色盈眸,岳航卻無心思品鑒,慌忙奔上前去,幫忙驅散落葉,不好意思地賠禮道:「啊!兩位姑娘,對不起,我以為是我朋友來看我,才起作弄之心的,不想卻唐突二位。」

  待樹葉落盡,二女扭頭相視,驀地齊齊掩嘴笑了起來。

  粉衫女子眉眼挑了下眼前岳航,對黃衫女子道:「姐姐你看可和你心意?反正我是魂都丟了…咯咯!」

  黃衣女子狠狠掐她一下「沒得做些浪態引人,雞皮疙瘩都掉一地了……」抬頭乜了岳航一眼,嘴角一彎:「俏是蠻俏,可別是個花兒架架呢…」

  岳航被她二人瞧得渾身不自在,低頭在身上掃視一遍,也沒見有何不妥之處,一時更覺茫然,只好再次作揖:「兩位……對不起了,岳航無禮之處還請原諒!」

  二人終於停下私語。那黃衫女子搖著豐臀挨靠過來,大方拾起岳航手臂膩聲道:「岳師弟乃是本宗少主,我等怎敢當得如此大禮啊!」

  粉衫女子也不示弱,搶了岳航另一邊臂膀道:「是啊是啊,我們可都是師弟手下人呢!你做什麼都是對的……」

  挨得近了,才覺二人打扮甚為濃艷,酥肩雪背盡皆袒露,看得岳航心兒一蕩,趕忙掙開二人糾纏:「原來是二位師姐,卻不知該怎麼稱呼?」

  二人欣然通了姓名,粉衣女子喚作謝小荷,黃衣女子喚作李晴兒,都是媚魔仙的弟子,排行還在董書蝶以上。

  李晴兒顫著身子連拋媚眼「岳師弟好高的天資呢!才剛學這驚蝶掌就耍的那般瀟灑,剛才可把我倆迷得丟了魂的。」

  岳航有些受不住她這般挑逗,低眉順目回道:「晴兒師姐繆讚了!」

  謝小荷又拉起岳航手來「好師弟你自己練不寂寞嘛?不如陪著我倆去外面玩玩嘛!反正這練功也不急在一時!」

  岳航剛要推拒絕,李瑩兒也貼了上來「走吧走吧,我們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拉著他的手臂一陣搖晃,像極了撒嬌的小女孩兒。岳航無可奈何,只好跟著二人向外走去。

  出得益神閣,李晴兒謝小荷更是雀躍,嘰嘰喳喳從不安生,乎而嚷著買些衣裙首飾,乎而鉆進人群看猴戲,岳航跟在身後整個一個拎包裹的小童,被耍的團團轉自不用說,還要應付二人曾出不窮的挑逗,真個無奈萬分。

  瞧著岳航一臉苦像,李晴兒掩嘴偷笑,晃著他的胳膊嬌嗔道:「岳師弟怎麼好像沒什麼興致啊!是不是不願意陪我們姐倆玩?」

  岳航慌忙擺手「哪兒的話啊,能與兩位貌若天仙的師姐並肩而行,小弟高興還來不及,只不過走了這麼多路有些累了!」

  小荷道:「是啦是啦,你早起便練功,也沒多做休息,今刻當然累了。」看了看時辰,與晴兒交換了個眼神,接著道:「不如帶你去處好地方吧,我們喝喝茶聊聊天」

  晴兒立刻附和「走啦走啦,順便再介紹位美人給你認識,包管你滿意!咯咯…」不等說完,拉著岳航向前走去。

  三人進了一間閣樓,二樓包間門口的守衛彷彿認得李、謝二人,略微點頭即便放他們進去。進了裡間才覺著這包間甚為寬敞,正中偌大一個大理石桌光潔如鏡,其上分列干鮮果品、美酒佳餚,看了便讓人食指欲動。圍列桌前的低矮石凳上坐著一位紅衣女子,容貌更勝李、謝二人,膚白勝雪,意態嬌柔,帶著股子大家閨秀味道。

  她端身挺脊,螓首低垂,正翻看手裡的冊子,柳眉微蹙,神情淒楚,惹人處堪比西子捧心,當真我見猶憐。聽得門口腳步聲,嬌嬌抬起頭來,見到李、謝二人,終於露出笑顏,碎步迎了上去,剛要開口笑語,卻見兩人中間夾著個錦服少年,面似銀盆,體休似劍,墨玉雙眸神光飽滿,瞳瞳眼仁裡寫滿了輕快頑皮,尤其那眉心一點紅妝,更淡了幾分薄倖添了幾分秀氣,讓人一望便覺親近。

  她早過貪慕少年郎姿色年紀,此刻卻仍然一陣愕然,美目定在男兒臉上審視片刻,忍不住發聲:「你……是你……」

  岳航自也飽餐秀色,見她一瞬不瞬的盯著自己,心裡泛起疑惑,低頭掃視全身,沒發現身上有何異常。

  「我……我怎麼了?」

  李晴兒瞧瞧紅衣女子又看看岳航,一時也犯了迷糊。快步衝到紅衣女子面前,伸出小手在她眼前晃了幾晃「紅姐姐,你怎麼了?不會也和我一樣犯了花癡吧?都轉不開眼睛呢!」

  紅衣女子回過神來,臉兒一紅,再不敢直視男兒,巧妙避過目光盈盈下拜「紅婉歡迎兩位妹妹以及…以及這位公子到來,快快坐到裡間,酒菜早備好了呢!」

  三人跟在主人身後,依次落座桌前。紅婉提著瓷壺替幾人斟滿酒杯,自先舉杯:「紅婉謝謝三位仗義援手了,只是……」她美目輕繞,環掃三人,接著道:「只是董小姐怎地沒來?是不是貴宗真要有什麼變動?」

  謝小荷抬手飲盡此杯,不慌不忙答道:「紅姐姐糊塗了,幹嘛去理那小蹄子,沒得浪費了姐姐的金珠寶貝。」

  「可是……」紅婉略作遲疑「可是這事兩位妹妹做得了主嘛?」

  李晴兒嗤聲一笑「我倆不得師傅寵愛自然做不得主的,可是……」拾起筷子挑了顆鮑魚塞到岳航碗裡,眉眼一挑「喏!我這位岳師弟可是師尊新收的徒兒,昨天被立為少宗主呢,宗中大事一手決斷不在話下。」

  紅婉大吃一驚,燒臉扭頭,眼神卻怎地也不敢落在岳航身上「原來…原來公子是這般大人物,小女子失敬了」趕忙又滿了杯酒遞了過去「那就請岳公子多多照拂小女子生意吧!」

  岳航雙手接過「紅小姐莫要聽我師姐胡言,我呀,只不過一個掛名的而已。紅小姐這般客氣,卻叫岳航過意不去,以後有什麼要幫忙的岳航定當出力。」

  「岳航…岳航……真叫這個名字…」紅婉嬌軀一顫,忍不住偷眼打量男兒,又慌慌轉頭回道:「那就先謝過公子了」

  落座定神,幽幽歎道:「哎,那紅轅幫的江幫主不知得了誰的勢,竟敢與我約鬥於此。請了貴宗人來,也是幫我壓壓陣腳,畢竟這竟陵城內貴宗可是天呢!」

  謝小荷道:「放心吧姐姐,有我岳師弟在,量她也翻不起幾尺浪」

  幾人又吃了些酒菜,從談話中岳航終是弄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這紅婉是個做大宗走貨生意的商人,前些年從媚魔宗手裡買通了竟陵城私運權利,往來幽燕大唐之間,私販鹽鐵,著實賺了不少銀錢。可前些日子紅轅幫竟然揚言要收掉紅婉在竟陵販私權利,並約鬥於此,所以紅婉才找了媚魔宗的人來主持局面。

  紅轅幫本是竟陵土生幫派,也做些販私之事,實力薄弱,往常都要仰人鼻息,不知最近怎地張狂起來,竟連媚魔宗都不放在眼裡。

  岳航仔細琢磨,越覺得李、夏二女不懷好意。若對方真個勢力非凡,到時惹了災禍她二人就可以拉著自己這面破旗來遮擋風雨,而她倆則安然受得紅婉給的金珠寶貝。不過岳航倒希望把這禍事闖大,到時看看媚魔仙反應,自然知道自己在她心中的價值到底有多大,這樣以後才放得開手腳去做這少宗主……

  幾人正吃的興起,門口傳來嘈雜之聲,而後一群江湖客魚貫而入。為首一男一女神情倨傲,邊走邊踢打身前桌凳,全不把紅婉四人放在眼裡。

  那女子豐乳碩臀,也有幾分姿色,只是裝束濃艷,步態招搖,總帶著股子浪意騷情,風塵味極濃。好不容易搖至桌前卻不落座,搬只石凳正對紅婉擺好,把身旁男子讓於其上,緊接著扭臀坐在男子大腿上,雙手纏了男子脖頸,仰起下巴挑了挑紅婉膩聲道:「石大人,那個就是紅老闆了,之後的事奴家可就全仰仗您了哦!」

  這石大人黑面凸額,體肥肢巨,正旁若無人地抓捏女子豪乳,也不忘涎臉瞄看對面的三位美人,嘿嘿淫笑道:「寶貝兒你放心,看石某施展手段,定嚇得這些娃娃屁滾尿流。」

  岳航皺眉詢問身旁的謝小荷:「師姐,這倆人是誰啊?好生討厭!」

  「確實討厭」謝小荷扭頭不去瞧那石大人豬臉,小聲答道:「那女子乃是紅轅幫的幫主江輕燕,可是紅姐姐的對頭哦。至於那個豬頭大人師姐我就不認識了,想必是那江輕燕的新姘頭。」

  那石大人抬起肥手指了指紅婉:「那美人聽著,從今日起就別再竟陵做生意了,否則小心本官段了你活路。」

  紅婉也摸不清對方來歷,謹慎答道:「不知石大人何處為官?紅婉在京中也認識幾位大人,沒準還與石大人相熟呢,大家有事坐下來好好商量,沒必要非得針鋒相對!」她這話說得甚為巧妙,沒有正面撥對方顏面,同時暗示自己在官場也有根基。

  岳航暗讚這美人言談風度,卻聽那石大人陰陰一笑:「哼哼!本官乃內司提攜石仲平,你若不服儘管去找你的關係,看看誰敢與我內司叫板!」

  紅婉倒抽一口涼氣,這內司非尋常衙門可比,如若他們鐵了心去助紅轅幫,那自己機會很是渺茫。茫然之間卻不知該怎麼答話,只好慼慼然望向岳航。

  岳航心兒一顫,正要開口幫腔,李晴兒已拍案而起,哼聲道:「原來是文丞相的門人,難怪如此囂張那,不過閣下可要省得,江湖紛爭不比官場相鬥呢!內司若想染指竟陵城,那就先問問我宗意見!」

  「媚魔宗?」石仲平哈哈大笑:「那是什麼玩意?污穢之地也敢如此囂張,我看你們是想造反了?等本官提了兵馬來,定把你們這些大逆不道的淫娃辱個通透……哈哈……」

  李、夏二女怒氣上湧,紛紛從袖裡抽出短刃,戟指罵道:「臭肥豬,就憑你嘛?看姑奶奶不剝了你的爛皮」足下輕探,已如兩隻彩蝶般撲向石仲平。

  石仲平、江輕燕也不示弱,呼喝一聲,身後手下蜂擁而上,霎時與二女纏鬥一起。二女本沒將這些隨從放在眼裡,不想才一交手卻吃了一驚。這些人俱都武藝精湛,雖然師承頗雜,但配合無間,幾回合已把二女纏的死死。

  「不自量力」石仲平冷哼一聲,卻瞧見嬌嬌弱弱的紅婉兒,一時淫心大起,拍了拍懷中的江輕燕道:「美人,這事情我已辦妥了。待會我搶了那紅老闆回去,咱們三人來可要好好逍遙逍遙」不理女人的膩人嗔罵,闊步向紅顏逼近。

  岳航看李夏二女吃緊,本想挺身相助,卻見石仲平氣勢洶洶而來,趕忙護在身前。

  石仲平見他一副紅粉公子模樣,只以為是個討女子歡心的白面郎君,哪兒會放在眼裡,幾步竄至跟前,抬起巴掌狠狠拍了過去「小子還要學人家英雄救美嘛!可得看好了性命再來採花。…」

  他這一掌看似平常,力道卻大的出奇,掌側帶過嗤嗤勁嘯,恍如夾帶千金之力的巨斧,直奔岳航面門而來。岳航經得磨練,也不像初時與人交手時慌張青澀,腦中存像後續招式,雙手穿花般迎了上去,堪堪繞開缽大掌邊緣,手指發力彈打他腕間,巧妙帶偏他招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