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4卷.媚魔宗:006.◆ 第六章:以身相報


◆ 第六章:以身相報

  這招正是他剛剛學會的驚蝶掌中招式,猶善卸力推打,儘管如此還是被震得指顫筋麻,竟連小臂也有些不聽使喚,想好的後招哪兒還發得出來,只得拉開距離嚴守門戶,心中驚道:「這胖子好霸道的勁力!」

  石仲平大意下被帶了一個趔趄,撞倒幾個石凳後穩住身形,回身咧嘴一笑:「小崽子還有些能耐!」渾身肥肉猛地一顫,肉彈一般撲擊上來。

  岳航再不敢與他多做接觸,輕身一縱已避過攻擊,聚起力氣狠狠擊在石仲平肋上。本以為這一掌能有些作為,可勁力擊在他身上卻如中敗絮,除了扯出一波肉漣漪外別無反應。岳航暗自心驚,心知這人橫練在身,趁他還未反擊趕緊旋身退出老遠.

  「在給大爺撓癢癢嗎?」石仲平絲毫未損,這次運起身法,速度猛增,銜著岳航退避身形追了過去。

  岳航只覺眼前一花,一龐然大物疾撲而來,此時已不及躲閃,猝然揮掌使出月舞,霎時爆出漫天掌影,雖盡數封去石仲平招式,卻止不住他碩大身軀,一下被撲倒地上。

  石仲平不想他竟有如此紛繁招式,頭臉有幾處給打的高腫濺血,卻不及要害,當下狠狠抱住岳航身體,兩隻肉鉗般的手臂鎖住岳航四肢,運起勁力狠狠勒夾.

  岳航只覺呼吸一窒,肋部傳來陣陣火辣,疼得他筋骨欲裂,彷彿五臟都移了位。本能的掙動四肢,卻運不起力氣,想要張口慘叫,聲音卻被沖喉而出的鮮血生生壓下,之餘幾聲淒厲悶響傳盪開來。

  李、謝二人也注意到這邊情境,發狠脫開糾纏,飛速援救岳航,卻為時已晚,那石仲平已完全壓下岳航掙動,挾著他站了起來,對二人哈哈一笑:「兩位可要小心這家夥的性命哦,大爺我再出幾分力氣他可就要斷成兩節了。」

  「你敢!」李謝二人大聲喝罵,卻不敢在上前半步。

  「呀!岳公子」紅婉驚駭欲死,呼喝一聲,門外奔進一群武士圍護她身周。

  紅婉焦急指了指岳航道:「你們別愣著了,快去救人啊!」。武士們得了命令向石仲平蜂擁圍去。

  見岳航已無力抵抗,石仲平稍緩了下勁力,緩緩退到自己隊伍當中「紅老板叫些廢物來也無濟於事。看你這般在意這小白臉,還是好好想想用什麼來換回他性命吧!」

  紅婉抿唇走上前來,一瞬不瞬地盯著岳航蒼白面孔「你別傷他性命,我退出竟陵城就是!」

  李晴兒一把拉回紅婉「姐姐不必如此,諒他也不敢把我師弟怎樣!」昂起下巴大聲罵道:「臭肥豬你聽著,這人是我媚魔宗少主,你若敢傷他性命師尊定與你沒完。」

  石仲平扭頭瞧瞧岳航汙血遍佈的臉頰,笑得更甚「糊弄誰來?媚魔宗的少主會這般不濟?」略微收緊雙臂,將岳航擺弄的眥目咧嘴,又吐出幾口血沫。

  「別!」三女心疼不已,齊聲喝止。

  石仲平得意洋洋,挾著岳航緩緩上前,走到三女面前道:「要留他性命也可以,不若我們談談條件!」

  「我自會退出竟陵,若要額外的銀錢就提出個數來。」紅婉默默低頭,語氣意外的柔弱。

  「本官要錢何用!」石仲平瞄著三女妖嬈曲線上下打量,一雙賊眼淫光閃閃,嘿嘿笑道:「不如三位美人陪我逍遙一晚,若侍候得好了,自然放了這小白臉,讓你們姐姐弟弟好生團聚。」

  李、謝二女臉色漲紅「臭肥豬,你休想,趕快放了我師弟,否則拼了性命也要你付出代價」

  石仲平冷哼一聲「既然你們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辣手了」

  「且慢!」紅婉一再踟躕,最終還是走上前來,螓首微垂,幽幽軟語道:「不如紅婉陪石大人渡夜吧。」

  「這才對嘛!紅老闆早該如此」久未開口的江輕燕分開人群,挨靠石仲平身側膩聲道:「石大人,紅老闆嬌柔溫婉,可正合您胃口呢。至於那兩個媚魔宗的妖女大人還是少去碰為妙,那可都是擅於吸人精髓的人面妖精呢!」

  「呃!」石仲平嘿然一笑:「美人說得是,那就這麼定了」

  岳航身子雖然用不出力氣,意識還是清醒的,聽得紅婉竟這般維護自己,心中萬分感動,一時忘卻雙肋疼痛,死命高呼道「紅姐姐情意岳航感激不盡,不過若要犧牲姐姐清白身子卻是萬萬不行」扭頭吐出一口血沫,盡皆噴在石仲平臉上。

  「你這豬頭只知道欺負女人嗎?有種就殺了你岳爺爺!」

  石仲平嗷的一聲怪叫「這是你自找的,可怪不得大爺手辣」雙臂肌肉驀地絞緊,筋骨?啪作響,臂環猛的向內收了一圈。

  岳航仰頭噴出一篷血霧,劇烈的疼痛過後,身子竟木了起來,恍惚間只覺胸腔內翻騰的氣血與不知從哪兒冒出的雜亂氣勁交纏一起,急速收迫膻中周圍,緩緩刮剝蠕動,彷彿要撕開竅穴,裂胸而出。

  膻中驀地一陣刺痛,竟覺內裡什麼東西裂了開來,熾如岩漿的熱流猛地宣洩而出,霎時衝過數道筋脈,汩汩湧遍全身。那些熱流越匯越粗,撐的筋脈鼓脹,絕強的衝力迅速拓開一些從未經內勁洗滌過的偏僻經脈,直至充盈末梢才循返收回。

  他幫淩小初分擔攝魂砂之毒之時也曾出現過這種感覺,其中的痛苦不異於剝皮抽髓,相比之下肋間的疼痛根本不值一提。

  石仲平還未盡全力,卻覺岳航身子迅速灼熱起來,溫度提升之快根本不及反應,轉瞬間已勝過燒紅的火炭,竟燙的他手臂、胸膛皮肉焦黑,肥油流溢。他大驚失色,鬆了手臂想要遠遠逃離,誰知岳航反倒張臂把他摟個結實,想要掙脫是萬萬不能。

  岳航早給燒迷糊了,潛意識的去摟抱身邊石仲平以圖緩解痛苦,可體內的熱流依然瘋狂肆虐。身子越來越熱,衣物也給化為灰燼,身上毛髮枯澀蔫萎,裸露出的肌膚赤紅一片,其上水汽蒸騰,瞧來甚為嚇人。

  石仲平更是不成人形,滾著身子哭嚎慘叫,兩條手臂已及肚腹被環抱處被灼的疤痕纍纍,恍如烈火烤就。

  眾人不明所以,一時竟分不清是誰在折磨誰來,通通愣在當場。約莫盞茶時間,岳航四肢鬆懈下來,膚色也恢復正常,如一團泥般癱軟地上,人事不省。

  奄奄一息的石仲平想要呼救,卻發不得半點聲音出來。江輕燕剛要召喚手下將他扶回,謝曉荷提刃挑住石仲平咽喉,狠狠道:「別過來,否則要了他性命」

  江輕燕這才喝止手下圍立一邊。紅婉這邊吩咐人抬了岳航下去,見李、謝二人仍然怒目峙立,幽幽歎道:「兩位妹妹放了那人吧,這事情不宜再鬧下去,畢竟他是官呢…」言罷緩緩行進後堂查看岳航傷勢。

  李、謝兒女對視一眼,緩緩收了手裡兵刃,齊出腿腳將地上烤熟的石仲平踢了過去「你們滾吧,若再來鬧事,這肥豬就是榜樣!」言罷急急轉身轉進內堂。

  雖是白天,內堂裡依舊紅燭閃閃.寬巨的閣床上熏香裊裊,紅綾飄飛,恍如人間仙境。床側三個美人神情專注的瞧著依舊昏沈的岳航,忽爾撚襟,忽爾探看,直把一條藍綢錦被兒裹的嚴嚴實實,彷彿怕那榻上人突然給飛了。

  「紅姐姐,剛才大夫怎麼說的?師弟怎地還不醒來啊?真急死個人!」謝小荷拾起手絹替男兒擦去額間細漢,語氣哀婉低沈。

  紅婉緊攥拳頭道「大夫說岳公子脈相沈穩,內息通暢,並無內疾。只是肌膚有幾處灼傷了,已經擦了靈藥,應該沒有大礙!」

  「哎!老天保佑岳師弟沒有事,要不我和小荷非要被師傅剝皮抽筋不可」李晴兒愁眉苦臉,一瞬不瞬的盯著男兒頭臉,忽見他眼瞼微動竟綻出個清爽的笑容來,純真處直如拳拳赤子,討喜十分,立刻雀躍撲上,狠狠搖晃他腦袋幾下「呀!醒啦醒啦!岳師弟…」

  岳航緩緩睜開眼來,只覺天地不停旋轉,正自疑惑,卻被一股子膩香熏得回過神來,立見四片朱唇火熱帖上腮來,狠狠抿印半晌才急急離去。

  李、謝二女喜的連聲嬌笑,剝了被子在他身上左翻右看,擺弄得他一陣不自在,趕忙又裹了被子躲到遠處,討饒道「兩位姐姐這是怎麼了?幹嘛這般折磨岳航啊!」撓撓腦袋思索片刻,終於記起於那胖子的一場激戰,急急忽道:「呀!…紅姐姐呢?可別讓那肥豬給害了清白…」

  李晴兒膩上床來,摟了他脖頸道:「放心吧,那肥豬已經給你弄成烤豬了,害不到人了」伸出舌二來掃了下他耳垂道:「原來岳師弟有絕技在身呢!只是剛才情境可真夠嚇人的,好像整個人都著火了呢!」

  「什麼?我打敗了那肥豬嘛?」岳航仔細回想,腦中卻只餘零星片段,一時難明所以,也不去細想。抬目四顧,只見春意盈眸的謝小荷正用力扯著什麼東西,床側簾幕遮擋了視線,岳航看不清情狀,開口問道:「小荷師姐,你在拉什麼啊?」

  謝小荷嘻嘻一笑:「師姐我扯個美人出來見你啊!」對著身側道:「出來吧紅姐姐,剛才又看傷又擦藥的,這會兒怎麼躲起來了?莫不是又犯了小姑娘心思害起羞來了?」手上加了把力氣,一下把個紅色身影推到榻上。

  「紅姐姐!」岳航一聲輕呼迎了上去「你真的沒事,那真是太好了!」

  他感激紅婉捨身相救,一時忘形竟落了裹身的被子,臀股一涼才驚覺走光,趕緊又縮回身去,卻見紅婉兒叉著十指遮擋面前,指緣處露出的一抹羞紅粉靨美的驚心動魄。被她扭捏神態一撩,岳航不禁心兒一顫,暗讚這溫婉可人兒媚骨天成。

  謝小荷見他倆情態掩嘴偷笑,忽地板臉一咳:「我說紅老闆,你也都看見了,我師弟為了幫你可連性命都不要了呢!你可要仔細斟酌該怎麼報答他呢!」言罷給了李晴兒一個眼色。李晴兒立刻會意,裝模作樣的寒下臉來道:「哼!紅老闆可想好了,我師弟可不是金銀元寶那般俗物打發的了的,你若不把他侍弄好了,我們姐妹可是不答應呢!」

  岳航見紅婉低頭不語,趕忙上前相幫:「兩位師姐莫要為難紅姐姐,我也沒出什麼力,還說什麼報答不……」

  「岳公子千萬別這麼說!」紅婉急急接過話頭,眼角偷偷撩了岳航一眼,驀地轉身一歎:「兩位妹妹說得甚是,紅婉自該……自該捨身以報!」

  「這才對嘛!我師弟他一表人才也不委屈你呢!」李晴兒拍手一笑,拉著謝小荷道:「既然這好事說成了那咱們姐妹可該走了呢,別耽誤了人家……」

  「別耽誤了人家鴛鴦交頸歡!」謝小荷壞壞一笑,攜著李晴兒匆匆行出屋去。

  曖昧的燭光更添屋內尷尬氣氛,婆娑紅影下,紅衣紅唇紅美人,眼波流轉,媚態橫生,不禁令人砰然心動。岳航自也聽出她有陪侍之意,心中隱隱有一絲期待,更多的卻是怕她把自己當成浪蕩之徒,一時不知該如何應對,只癡癡瞄看她玲瓏體態.

  沈默良久,紅婉終於抬起頭來,碎著步子走到榻前,燒臉軟語道:「公子傷患初癒,不如讓紅婉侍候一夜,明日在回貴宗吧!」

  岳航慌忙擺手「不必不必,怎敢勞煩姐姐,一會兒我自己回了便是!」

  紅婉微笑不答,抬手放下榻側紅帳,挺直身子蘭指輕繞,解去胸前襟帶,肩背一扭,紅紗披落膝彎。圓潤粉膩的肩頭恍如晶瑩琥珀,吹彈可破的肌膚皓如凝脂,鮮活的紋理隨著她動作曲張延伸,直如蚌肉一般奇鮮絕嫩,可口誘人。

  她胸前僅束了條緊身紅綾,巴掌大的兩塊布料哪兒裹的周全那雙頑皮玉兔,遮了上緣露了下緣,中間擠出一條深深溝壑,峰上兩點凸如豆蔻,隨著乳肉左衝右撞,總在將露未露際急急隱去,引得男兒心火立起,不覺間涎水溢滿口內,只得壓低聲響吞下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