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4卷.媚魔宗:007.◆ 第七章:掬乳澆花


◆ 第七章:掬乳澆花

  紅婉扭身跪坐榻上,悄悄抬頭乜視男兒,正見他喉節上下滑動,心兒一喜,偏頭低語:「紅婉蒲柳之姿,也不知入不入得公子法眼?」

  岳航轉開目光,緩著語氣道:「紅姐姐天人一般,岳航多瞧一眼也覺褻瀆呢!」

  「公子,紅婉不過一個下人,怎堪如此讚譽……」紅婉垂下眼簾,濃翹長睫微微抖動,雙膝錯動向前,直至乳尖貼上男兒胸膛方才頓住「您若覺得身子無礙,那就……那就儘管受用吧!」言罷急急轉過頭去,尖潤下顎抵住鎖骨,光潔長頸扭出一道弧度,恍如仙鶴梳翎般溫婉優美。

  岳航倏地酥遍全身,忍不住挺起胸膛去擠那兩粒軟中帶硬的蒂子,顫著聲音道:「能得姐姐這般美人侍候岳航當然樂意,只是姐姐可且末強迫自己,岳航也不是……不是嗜色之徒的!」

  畢竟有些心虛,後面這句說的模模糊糊,恐怕自己也未必聽得清晰。偷偷看看美人,見她還是那般任人採摘的可人模樣,一時心花怒放,舒臂攬了柳腰,把她綿平柔細的小腹緊緊抵了過來,噴著熱氣啜住頸管,沿著曲線舔吻起來。

  男兒動作狂亂溫柔,火熱的雙唇遊走抿印,燙得她心兒暈陶。游魚般的舌尖掃點肌膚,滑膩刺癢瞬間傳遍全身,忍不住張唇吐息,不覺間竟帶出一聲天籟懶吟,聽來淫媚不堪,趕緊提了根手指來銜在唇間,這才生生壓下難耐的躁動。

  岳航雙手撫過玉背,但覺所觸豐綢如緞,沒得半點瘢痕瑕疵,十指一溜已至腰間,慢慢扯開褻群扣帶,一通胡扯亂拉過後,挺翹臀股終於給剝離出來。覆手一揪,滿掌豐膩,竟似新發麵團般爽手非常,誘的他忍不住一再摧殘。

  手口一刻不停的玩弄片刻,懷中的美人已經軟如麵條,軟趴趴地掛在身上喘息。岳航抓了兩瓣臀肉向上提了提,把胯間早挺勃如龍的肉莖擱置她腿心之內。一手撥開雜亂布條,扶著莖首探尋片刻,不經意間觸了一粒尾指大小肉芽,立時知了這是美人豆蒂,趕緊挺上腰肢狠狠揉捻,不想那物滑如幼魚,一觸便沒了蹤影。

  紅婉如遭電擊,嬌軀狠狠一顫,脊背立時挺個筆直,一雙渾圓的大腿盤旋糾結一起,把那條作惡的棒棒死命夾在腿心,不讓它再做寸進。螓首縮在男兒頸側忍息片刻,最終還是吐出手指亢吟出聲。

  岳航剛要溫言撫慰,忽覺胸臆一暖,汩汩溫熱液體染上胸前肌膚,膩坨坨恍如漿水粘津,心中詫異:「哪兒來這麼多水啊!好稠!……」低頭探看,只見那條裹胸的窄小紅綾已滿滿的塗了一層白漿,豐沛的汁液沿著肋線蜿蜒而下,逕直隱入桃源沃土。

  「呀?紅姐姐,你這是怎麼了?」岳航伸指挑了幾滴白液湊到鼻尖一嗅,濃烈的馨甜熏得他心兒一顫。這味道既熟悉又陌生,不禁讓他想起母親的懷抱,那是溫馨的港灣,只要停泊其中,所有煩惱盡皆淡去……

  「這是……?這個不會是乳汁吧?」伸出舌尖輕輕一舔,果然甘甜爽口,稠細的液體潤過喉頭,雜穢一掃而淨,呼吸立時一暢。「哇!紅姐姐,果然是乳汁啊!好香的!」

  岳航如獲至寶,鎖上美人腰肢,鼻頭狠狠揉進乳溝之間猛吸口氣,嗚咽低呼:「紅姐姐竟然有這好東西呢!這可要好好嘗嘗味道。」迫不及待伸長舌頭探進紅綾之內,刮著乳肉仔細舐去溢流不斷的乳汁,砸吧著口舌連聲讚歎!

  看著男兒蠕動唇舌,享受地吮吸著自己的乳汁,紅婉竟生出想笑的感覺,忍著腋下絲絲酥癢,十指插入男兒濃髮之中,溫柔撫弄一番,「哼!還說不是好色之徒,瞧瞧你那樣子,可不知羞的很……」

  岳航聞言一愕,不捨地離了峰巒,端過美人削肩訥訥道:「我……我……不是的……姐姐太妙了,岳航忍不住……對不起!」

  紅婉撲哧一笑,把他頭臉按回原位柔柔道:「哪個又來怪你了?何必多做解釋!」背過手去鬆去粘膩的綾帶,把一雙玉兔徹底解放出來,緩緩提了一隻賽到岳航唇邊「你若喜歡就吃嘛!姐姐喜歡你這樣的。」

  她乳型甚為圓潤,鼓脹的囊袋充盈飽滿,不見絲毫下垂。乳肉更是細膩綿綢,白的恍如雪球一般。峰頂那顆櫻桃,粉嫩幼勃,就像脫皮的荔仁,晶瑩剔透,水淋欲滴,隨著她嬌軀羞答答地抽動不已,勾的岳航眼球跟著一通亂顫,捲舌啜了紅豆,仔細品砸起來。

  乳汁越溢越多,岳航歡飲片刻,唇齒上移,啃過白玉長頸,挑著美人圓潤下顎啜吻幾下,緊接著貼向美人紅如血染般的耳窩低語:「好美味啊!紅姐姐是不是有小孩子了?生這麼多乳水呢!」

  紅婉受不住他火熱的氣息,螓首微錯,捏著粉拳捶他胸口幾下:「胡說什麼那!姐姐哪兒有小孩子,人家一動情就會這樣的,都是你這魔頭給害得………」

  「我就說姐姐是妙人嘛!竟無端生這麼多瓊漿出來,可美了岳航呢!」不待美人回話,急急覆嘴封了兩瓣粉唇,收手探入美人腿心之內,用力分來兩條繃如弓弦的豐潤長腿,胯下之物迫不及待的前欺而上,迫著那奮起如丘的桃埠探向幽谷。碩大的龜首揉過艷唇,熟練的點至徑口,腰桿校對角度,就待一鋌而入。

  紅婉呼吸一窒,捧著男兒頭頸逃開狼吻,低低吟喚:「公子等等!!」雙手又急急探到腿心,不由分說捉了那只棒來,瞪大眼睛怯生生瞧著男兒,模樣可憐之極。

  岳航腰桿猛聳,奈何棒首卻脫不出美人揪迫的掌心,剛要發狠,正見她柔如秋水的目光,楚楚可憐中自帶著一絲淫媚,一下軟了心腸,摟過她豐滿的身子柔柔道:「紅姐姐怎麼了?是不是岳航心急弄疼你了?」

  紅婉妙目流轉,見他不再癲狂,展顏一笑:「沒有沒有,只是………」鬆了手裡的棒兒,暗自分了兩片嫩唇兒,緩緩沉下柳腰,艷艷腔口正啜住棒首「姐姐獨居閨中,對男子的事物不甚適應,何況公子那物還那般要人命,可要婉兒好好適應一會兒才行。」

  紅婉年歲不小,卻害羞的很,這情話還算說的順流,可臉頰早紅的彷彿要滴下水來,跳耀的紅燭一映更顯繽紛艷色。岳航一呆,旋即俯身啜了她的下巴「是岳航魯莽了,可讓姐姐吃了不少苦。姐姐不若先自己玩耍,待適應了岳航再來與你歡好。」

  紅婉羞羞應了,大著膽子按低岳航肩膀,使他仰躺在榻上,緊跟著挪動嬌軀,趴覆男兒身上,喘著粗氣休息起來。

  岳航怕美人不適自不敢亂動,只遊走手掌,貼著肉皮兒撫弄她光滑的脊背,珍之直如天錦雲緞,不敢加半分力道。紅婉兒瞇著眼睛默默承受片刻,心裡紛亂的情緒絲絲剝離乾淨,只餘那濃濃的男子氣息以及強勁的心跳聲音。

  「這不是自己青春年少時在夢裡才能擁有的靜謐與溫馨嘛!」紅婉長長吸了口氣,雙手撐著男兒胸口的緊繃的肌肉緩緩坐起身來,螓首湊到正閉目苦忍的岳航耳邊:「公子真是個完美的情人呢!怪不得……」

  岳航耳朵一癢,睜眼去瞧,雪丘上兩粒櫻桃清晰可見,本來光滑紅嫩的乳頭上不知何時竟似開花一般裂開無數深淺不一的紋理,正打裡面不斷的溢出白白的汁水,心道:「呀,紅姐姐又出乳水了,可真好玩呢!」

  胸口被濺到一滴,一個激靈回過神來,不得已轉開目光,心不在焉回道:「怪不得什麼?姐姐怎了了?」

  紅婉也意識到胸臆裡氾濫的潮水,俯下身軀遮了雙乳,「沒……沒什麼,只是覺得公子很親近,就像……就像自己家裡的親人一樣……」

  「流的越來越多了!」岳航感覺自己胸口也給印濕了好大片,竟有乳水順著她腋窩滑到玉臂之上,拉出條條白線,岳航終是忍不住美味誘惑,探出舌頭鉆進美人腋內吸舔起來。

  紅婉只覺腋下奇癢,哎呦一聲嬌呼,顫巍巍躲開去,正見男兒長舌盡出的醜怪模樣,又忍不住掩嘴吃吃笑了起來:「饞嘴兒的傢伙,是不是你師傅不給呢飯吃餓著你了?卻來姐姐這裡混食吃……」她與岳航肌膚相親一段時間,早拋卻了生疏,笑鬧起來也漸漸自如。

  岳航尷尬收回舌頭嘿嘿一笑,見她沒有厭惡之態,又啜吸了幾口乳汁,涎著臉道:「姐姐可不知有多美味!玉宇瓊漿也比不過呢!這可叫岳航怎堪自禁。」

  「有什麼好吃的,人家又不是沒吃過……」紅婉兒脫口說出,過了片刻才覺孟浪,雙頰更紅,急急偏過頭去,只盼剛才嗲音幼細,男兒聽之不清。

  岳航可耳尖的狠,壞壞說道:「哦……原來姐姐也有自瀆呢!」

  紅婉兒羞得無地自容,趕緊把腦袋埋到男兒胸膛,扭扭捏捏不敢接一句話頭。誰知她這般模樣更是誘人,岳航底下那物不覺就昂長幾分,半粒龜首順勢埋入瓊膏之中。入瓢瞬間,但覺她花莖幹澀揪緊,圈圈嫩肉抓力十足,掐得他略感疼痛,不由暗想:「紅姐姐明明動情了,怎地還這般拿人啊,竟似要脫人皮肉,好生霸道呢!」忍著疼把肉莖緩緩抽回幾分,伸出大手狠狠拍了美人碩臀一巴掌:「紅姐姐好狠心啊!只顧著自己玩,卻把岳航弄得好不適應呢!」

  紅婉也覺觸覺甚為猛烈,溝冠進出時刮得她嫩肉恍如被硬生生扯離穴去,不說如何疼痛,只是最敏感的媚肉被人緊密接觸,即令她感到難以適應,心裡卻又有幾分期待更緊密的結合,一時暈了頭腦也不知該如何反應,仰著螓首呦呦喘吟,就連臀部遭了毒手還兀自不知。

  岳航見她沒有反應,手上又加了幾分力道,晃了晃身上嬌軀柔聲道:「紅姐姐怎麼了?怎地都不說話了?是不是也很疼啊?」

  「哦!沒什麼,好難挨呢!」紅婉緩了緩亂得一塌糊塗的氣息,一雙柔荑攀上男兒脖頸,帖著臉面低聲委屈道:「姐姐哪兒不好玩,會弄疼你的,不如你玩別地方吧!」

  岳航趕緊撫著她的長髮撫慰:「怎麼會呢?姐姐身子無一處不美,岳航一樣的喜歡」邊說邊挺直腰桿,也不顧美人花莖拿人揪迫,發狠破了花房,大半根已挺進腔內,只是入得太急,包皮翻捲過分,竟疼痛萬分,悶哼一聲抬頭銜起美人乳蒂,生怕露了疼音傷了美人心。

  紅婉閉著眼睛默默承歡,搭在男兒肩膀上得手指不由發了幾分力道,彷彿溺水之人之於求生得之物,怎地也捨不得放開。她底下那多嬌花甚為奇特,即便情濃時分也很少有淫液溢出,是以乾澀非常,所以交合起來頗費力氣。她自知短處,更是拿不準是否能討得身下這公子哥歡心,一時心兒惴惴,無所適從。

  疼痛淡去,岳航倒也品出幾分爽利,鬆了美人乳兒,見美人正縮著肩膀顫抖不停,可心疼壞了,撫了撫她紅頰:「姐姐別緊張,岳航會溫柔帶你的」本想抽添幾下以圖令她盡快興奮,可她那壺內可是緊澀得很,稍微一動就是一陣劇痛,這可惱壞了採花人,試想摟著個美人卻無法盡魚水之歡,那該是多痛苦之事?

  岳航回思以前所歷風月手段,卻沒一招應景的,忽地瞧見美人溢淌不絕得乳湯,心思一動,暗呼自己蠢笨,竟連這般得天獨厚得寶物都沒有加以利用,可不是暴殄天物了麼!壞壞一笑,翻身扳倒美人嬌軀,嘻嘻一笑:「姐姐,待我做些花樣,一會兒應該沒剛才那般艱難了!」

  不等美人反應,已狠心抽了肉莖出來,腰桿一迫,把她大腿分成個淫靡「大」字,伸出兩指飛快準確地拿住她還未完全閉攏的花唇,將之撐得大開,露出裡面一圈圈粉艷艷的媚肉,上面沒有一絲淫痕,端得乾淨漂亮,不時戰慄一下,更誘得男兒頭暈目眩,一時竟忘了該做些什麼。

  紅婉只覺底下一疼,那被滿滿充盈得感覺已消失得無影無蹤,羞怯怯得偷巧瞧,竟見男兒用手指把自己兩片花瓣拉得大開,裡面的淫景被那壞蛋窺個一清二楚,本想發嗔閃躲,終是被男兒癡癡的目光征服了芳心,配合著張大雙腿,又怕他覺得自己太過淫浪,微微抗議道:「公子怎把人家弄成這羞人模樣,快別……哦………玩一會兒就好了!」

  岳航一愕,打她花底抽回目光:「姐姐這妙物漂亮是漂亮,只是怎地那麼幹。啊,弄起來會很疼的。」不由分說伸手抓了她一隻乳兒,用力捏了幾捏「幸好岳航想到一個好辦法,一會兒我倆就盡興了。」把她乳兒捏個通透,掬著手心接了些許乳汁來,小心翼翼地澆淋美人小穴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