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4卷.媚魔宗:008.◆ 第八章:宿命之印


◆ 第八章:宿命之印

  白汁拉著黏涎流入花徑,充盈每處褶皺,清淡的乳香和著牝戶獨有的淫靡氣味,更能刺激感官,岳航感覺自己呼吸越趨急促,鬼使神差地覆嘴過去,舌尖繞著蜜縫輕點幾圈,牙齒輕輕鉗住兩片豐潤如膏的貝肉磨挫起來。

  「哎呦呦!別…」紅婉一聲嬌啼,雙腿不聽使喚的抽搐戰慄,腿根倏然夾緊,如老樹纏根一般把男兒頭臉藏匿其間,到不知是推拒還是捨不得他離開。

  岳航研著四溢的乳汁把剛才還整潔粉嫩的媚肉揉成碎玉一般,探著舌尖感受壺內的濕濡軟爛,一時慾火中少。頭臉被纏得久了,呼吸略感不暢,這才棄了桃源,用力分來美人雙腿,挪動腰肢把胯下的巨物送至美人乳前,拾起一隻嬌梨塗抹起來。

  紅婉早軟了骨頭,暈乎乎的瞧見男兒那猙獰的巨物點點弄弄的,新奇的不得了,雙手擎了,媚眼含春道:「公子慢來,還是婉兒來吧!」

  岳航自樂得享受,微微點頭,直著腰桿把那物送前些許。

  柔荑環束莖身,不想那物燙如火棒,強勁的挺勃之力帶得她小手不住的顫抖,微感驚訝,加了幾分力氣微微下拉,把那粒半含半露的龜首完全展露出來。那飽脹如饅頭般的粉肉直如活物,正中馬眼張合吞吐,好如魚兒一般頑皮可人,忍不住捻著指腹仔細挑逗。

  待它勃得更赤了,又拉過一隻櫻桃貼住莖身,手指微壓,乳汁溢淌其上,挪動身子使豆蔻好如刷子一般塗來塗去,待到那物盡根水滑粘膩,連前端溝冠裡也溢慢乳液,才珍而重之捧到手心,暈著臉兒道:「公子你看可以了嘛?」

  「啊?」岳航正享受呢,被她問得一愣,訕訕一笑:「應該可以了吧,姐姐看著辦就是。」

  紅婉不禁莞爾,曲指撥弄龜首一下:「壞傢伙!可真難侍弄呢!」湊過嘴去咄了一口,翻身把他壓在身下,臀股一晃已騎跨男兒腰上,一雙金蓮只半隻腳掌撐地,弓挺交錯的調整著方位,不一會兒,寶蛤終於正正噙住龜首。忍著難耐的酥癢微一研磨,半截莖身已陷進瓤內。

  兩人私處已給乳湯潤得充分,這次深入並未向前次般乾澀疼痛,乳汁比之花液更稠,也不太粘膩,流動性更好,潤滑得倒還徹底。岳航舒服得連聲抽氣,忍不住腰桿上挺,猛地貫刺而入,沉重的勢頭,撞得紅婉身子不由向上一挺,『唧』的一聲從交接處擠出幾束白線。

  紅婉小嘗滋味,小幅度旋磨腰肢,不想那巨物竟突然盡根而入,龜首也不知入得多深,只覺內裡一陣鼓脹,低頭去瞧,正見本平坦光潔得小腹上似乎奮起小股,正一縮一張顫抖不停,駭個半死,顫著聲音喘道:「壞了壞了,給弄到肚子裡去了!!」

  玉趾輕點,柳腰高提,把那巨物退出少許才安心些,不想那物退出時溝冠逆著褶理抽刮劇烈,一股難言的快慰好如蟻走電竄般透入淫竅,緊接著酥了筋骨,直至後腦微麻,才懂得反應,柳腰倏地挺個筆直,螓首後仰,迷離著杏眼膩吟出聲。

  岳航瞧她銷魂模樣,心裡萬分滿足,鎖了她如柳腰肢道:「姐姐逃的什麼,再深些也無事的!」再次聳鋌而入,龜首正中花蕊。紅婉天生花莖幹澀,蕊兒卻肥滑得緊,偏又生的奇大,所以捉來不費力氣。方位對時陽首幾可陷入些許,揉起來酥筋暢骨,爽利非常,岳航當下旋著莖身磨壓不停,把美人弄得嬌喘不停。

  紅婉寂寞時也有假物自瀆,只是終是不及此刻體內之物爽利,粗巨自不用說,熱度更勝火炭,每次煨及花蕊,身子裡深藏的寂寞以及期待都似被溶得乾淨,神識飄飛間恍如墜入仙境。癡癡望著男兒面龐,一時心兒再也容不得其它,舒臂死命纏了男兒脖頸,無意識哼吟:「姐姐是你的,永遠都是你的了!」

  岳航不停抽聳,忽覺後背一暖,分神查看,竟是身上美人乳湯狂洩,已淋得二人滿身皆是,尤其雙峰溝壑處乳液滯留太久,有少許已給二人的體溫灼成乾酪狀,上面白汽蒸騰,甘香四溢,忍不住挑舌掃了進嘴去,果然美味清甜,不由啜了她天鵝般的頸子細語道:「擁有了姐姐可真是幸福死呢,日日可得人間美味,妙哉!」

  紅婉瞇著眸兒不答,此時身子已如繃緊的弦子,除了波波暢快的戰慄外再難找出半點別的觸覺,索性寶蛤停了吞吐,只軟趴趴的掛在男兒身上任他自己玩耍。男兒每一挺腰,她都要在快美的大潮中掙扎良久,苦忍多次後,終於覺得體內深處有了應有的濕潤,自知這是崩潰的前兆,也懶得強忍,敞開心懷接受從沒體驗過的歡愉!

  岳航聳挺良久,漸趨癲狂,見美人軟了骨頭,猛地一個翻身把她壓在身下,扛起兩條精瓷般美腿貫刺起來。肉莖進則觸蕊,出則半撐蛤嘴,疏狂肆意,莖身漸漸酥麻,隱隱有了精意,俯身把她雙腿壓至耳際,喘著粗氣道:「姐姐,我快要…。快要出來了!」

  「嗯!快出來吧,姐姐陪你………」紅婉氣息幽弱,恍如夢囈般亂晃著螓首,緞子般的青絲帶著波浪柔柔甩動,一時香汗飛撒,神態艷絕,不經意間骨子裡的媚意顯露無遺。

  岳航被她美態所攝,不覺呆了一呆,被美人緊緊含住得肉莖不受控制的一波脈動,霎時酥了脊骨,馬眼微張,幾滴精華溢瀉而出。幸好岳航身經過百戰,終是咬牙忍住想要淋漓盡性的衝動。

  霸道地捉了美人舌頭,邊吸啜邊平復底下的衝動,神迷間覺得她正輕輕掙動,才想起已經把她身子翻折著壓了很長時間,雙腿貼在耳際,不上不下無從著力,想來一定難受得緊,趕緊起身搬過她柔美的小腿來摟在懷裡,細心揉按撫摸起來。

  「岳航粗心了,是不是弄得姐姐很難受?」

  紅婉看在眼裡,胸臆暖暖,媚著眼兒回道:「哪兒呢!只是曲得久了,有些麻,一會兒就好了。」

  岳航知她不想讓自己內疚,憐意更甚,連聳刺動作也溫柔許多,嘴唇不時點吻腿肚上細膩的肌膚,新筍般的裸足自然不會放過。

  紅婉歇息片刻,腿也不倦了,撫著男兒鬢髮道:「公子,婉兒歇好了,您自己盡興就是,不必考慮婉兒的!」說罷把筍足自狼吻下抽出,空出手來自己捉了腳踝,交錯著拉至頭頂,不費一絲力氣就把兩腿掛到頸後,雙臂穿前卡住腿彎,足掌正對著舉到頭頂形成個尖塔狀。

  她這姿勢怪異非常,卻把陰阜凸得老高,髖部扯分兩側,將兩片肥美唇兒略微拉開,裡面的菊瓣粉肉打著哆嗦綻現出來,其上露水漣漣,也不知是乳汁還是花蜜。頂端指腹大小的陰蒂子跳躍激顫,恍如調皮魚兒,鮮鮮的脂肉晶瑩剔透,堪比瓊珠。

  見岳航愣愣盯著自己那小小肉芽,紅婉羞個粉臉通紅,微嗔道:「怎地了?不喜歡人家這樣子麼?」其實心裡早有答案,媚眼斜倪,伸出食指挑弄蒂子,緊接著伸至岳航唇邊,幽幽怨怨道:「公子……」

  岳航頓時口乾舌燥,鬼使神差地啜進嘴裡,低低嘶喉一聲,俯下身子大創大弄,抽弄得美人蛤汁飛濺,浪語不絕。美人頭頂兩顆嫩筍有節奏的弓挺交錯,瓷娃娃般玉趾上隱隱泛著水光,看來美味誘人,迫不及待棄了手指覆嘴啃上,捲了根尾指啜吸起來。

  又抽聳數十記,莖身酥麻通透,精關隱隱失了控制,岳航束腰忍氣,龜首埋直最深,忽地馬眼大張,一串串灼熱陽精激射而出,一絲不落的衝入美人宮蕊之內。

  紅婉只覺蕊兒猛顫,竟給一股熱流燙得魂飛天外,雙臂綿綿垂到榻上,十指不停絞著床單,柳腰倏地活蝦般弓起,將私處凸的更高,嗚咽一聲哀鳴,綿綢花液瀑洩而出,勁道好似射箭,衝開緊含肉莖的花唇彪射而出,強勁水線衝上岳航胸膛,發出『啪啪』悶響。

  岳航酣暢淋漓洩出最後一滴精華,才艱難地揉著腰桿趴倒美人嬌軀之上,喘息良久,意識回歸,撫著美人汁水漣漣的小腹輕聲一笑:「姐姐可真厲害呢!開始那麼乾澀,沒想到卻是個噴潮的,剛才姐姐的『水水』噴的好高,都到我胸膛了呢!」

  紅婉無神地狂喘著,雪白的胸脯高低起伏,帶得雙乳畫起圓圈來「還不都是你給害得,差點把人家身子掏空了,好嚇人的…………」

  「我也一樣啊!還以為要死在姐姐肚皮上呢!」岳航湊嘴又要啜她乳兒,卻見她左乳乳蒂上有塊暗綠斑紋,成圓環狀圍住乳頭。其實剛才歡好時岳航也有注意到,只是那時紅婉乳汁狂瀉,把乳兒塗得一塌糊塗,所以看起來並不真切。此時激情已過,湊近瞧看,特別清晰,原來是枚寶錢圖案,正中方孔堪勘圈住乳頭,四周繪的赤鳥『轆佑』栩栩如生,暗紅巨尾處幾處線條脫出寶錢外圍,活像給它添了半邊翅膀。

  赤鳥『轆佑』為山海經裡記載的神鳥,擅奔擅載,傳說乃為上古大神傳信或代步之物,民間多象徵路途通暢,前途光明,所以古人出行前常要供三牲三醴已祈平安多福。岳航雖不學無術,可家中古籍珍本頗多,見識還算不俗,自然認得這圖案,卻不知繪在她身上有何特殊意義:

  「呀?這個是什麼啊?怎麼會有個寶錢圖案?」岳航揪起乳頭,把乳兒拉成個尖筍狀,使圖案顯露清晰。

  「嗯?」紅婉慵懶應了一聲,瞇著眼兒打開男兒魔手「這個就是姐姐的宿命之印,紅婉可是為了它而活呢!」

  岳航聽得雲裡霧裡,扯下簾帳為紅婉擦拭身體,輕聲問道:「姐姐說得真怪,一個人可以為自己得理想、愛情而活,可怎麼會為一塊印記而活呢?」

  紅婉懶得動身,也只好任他撩撥,幽幽一歎「傻弟弟,可不是所有人都能掌握自己的命運呢!姐姐命賤得狠,哪兒有資格談什麼理想、愛情。」

  岳航容顏一暗,是啊,誰又能完全掌握自己得命運呢!自己何嘗不是身似浮萍。旋即抬頭直視紅婉雙目,無比堅定說道:「可是………可是我們不能放棄追求的權利!」

  紅婉愕然片刻,柔柔一笑,撫了撫男兒胸口堅實的肌肉道:「弟弟說得是呢,姐姐也有努力的哦,要不然事業怎會有今日成就!只是………」紅婉柳眉微蹙,黯然低頭「只是姐姐年歲大了,愛情這東西可怎地也拾不起來!」

  聽她語氣寂寥,岳航心疼萬分,舒臂將她攬入懷中「這是哪裡話,姐姐美得天仙一般,怎會少了佳偶相伴?難道這天下得男子都瞎了眼睛?」

  紅婉聽她說得有趣,展顏一笑,頭頸窩在男兒臂彎裡喜喜道:「誰管他們瞎不瞎眼,只要弟弟一百個心思裡有一個是想著我的,那人家都心滿意足了!」

  這話裡明顯有以身相許之意,岳航怎會聽不出來,一時狂喜,勒了美人柳腰狠狠吻了朱唇,恩愛良久才不捨分開:「岳航何德何能啊,竟能得姐姐如此青睞!」

  「誰青睞你來?沒個羞!」紅婉咯咯一笑,轉過頭去不在理他。

  「看不上我嘛?那我可又要作惡了!」岳航作勢欲撲,紅婉若然屈服,回身摟著男兒道:「不鬧了,姐姐問你,你青春年少,可有何理想?」

  岳航終日膩在紅粉堆裡,哪兒有什麼理想可說,可又不想給新得的美人瞧不起,撓撓腦袋道:「大丈夫自然要建功立業,不說光宗耀祖也要封蔭子孫呢!」

  紅婉見他裝模作樣得神情,掩嘴一笑「呦!還挺能耐的!」

  「那是自然!」岳航得意洋洋,轉問紅婉「那姐姐有什麼理想啊!」

  紅婉早倦得不行,細聲細語應到:「姐姐一生已成定數,如今就期待著有一天天下通行得車馬上都掛上我紅婉的旗號…………」聲音越說越淡,到最後漸漸不聞………,岳航上前一探,竟已沉沉睡去。

  岳航拉過錦被給她蓋好身子,愛憐地撫撫她紅潮遍佈的臉頰「姐姐放心,你的願望一定會實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