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4卷.媚魔宗:009.◆ 第九章:師慈徒孝


◆ 第九章:師慈徒孝

  次日清晨,岳航早早醒來,內室已無紅婉蹤影,本凌亂不堪的床榻給收拾得整整齊齊,連那淫跡遍佈的被褥也換了新的。身子也給擦拭乾淨,下床伸個懶腰,自覺神清氣爽,心道這美人真是溫柔體貼。

  拿起枕前早預備好的乾淨衣裳穿戴整齊,出了屋子去尋人。剛跨進大廳,正見紅婉攥著封漆皮信封吩咐一位精幹漢子。那漢子點頭哈腰,接過信件一溜煙跑出門去。岳航不理會這閒事,走上前去問好。

  「紅姐姐這麼早就忙碌起來了,可真辛苦你呢!」

  「哦,公子起來了,紅婉怠慢了,還請恕罪!」語氣神態全不像昨晚恩愛時親暱。岳航只當她當著手下的面害羞,全不放在心裡,偷偷擠眼逗弄,紅婉果然霞染雙頰。

  此時天已不早,岳航徹夜不歸,心裡沒底,急著要回媚魔宗去,便辭了紅婉匆匆離去。幸好還記得來時的路,不大工夫便行至益神閣。清晨裡茶社生意並不興隆,只三兩個常客品茗閒談。侍女門見了岳航,倒好像已認識好久,無不襝衽稱他『少主』,弄得他頗不自在,只好快步穿過大堂,向自己房間行去。

  沒有好好練功,偷偷玩了大半天,還鬧了些麻煩事出來,岳航心裡不安,過後園時刻意繞開武場,免得與傅元義相遇不好解釋。剛要進自己房間,就聽背後一人喚道:「少宗主慢走,有話要對你說呢!」

  這聲音幼細悅耳,百萬里難尋其一,岳航自然認得,趕忙回道:「董…。師姐嘛?岳航可想死你了。」回頭一瞧,董書蝶正在屋邊花架裡一座鞦韆上斜依而坐,一臂纏了綠籐,一臂搭放腿上,還是那身藍紗裝束,只是多了幅披霞掩去肩鎖粉肌。臉上淡施脂粉,晨霧一襯,容色晶瑩如玉,恍如新月生暈,花束堆雪,端得儀靜體閒,美艷不可方物。

  即使相處多時,岳航仍不免心跳加快,緩著語氣道:「師姐不會特意在等岳航吧?可要岳航慚愧呢!昨晚憋悶無趣,去城中逛了逛,這時才回來。」

  董書蝶恍若不聞,不冷不淡地瞄著岳航,沉默片刻,忽地正過身子,拍拍身邊的坐板:「早晨的空氣真是新鮮呢,快過來來陪姐姐呆會兒,反正你也閒著無事」一雙套著冰藍色繡鞋的蓮足不住晃著,白嫩如藕的腳踝偶爾露出裙裾,像是出來迎客的乖娃娃般嬌美動人。

  岳航欣然點頭,走到她身邊坐了下去。心知她必有事與自己說,也不急著開口詢問,瞇著眼睛深吸口氣,默默靜養心態。

  如今岳航在媚魔宗中身份頗高,住處自然幽靜雅致,這處花架及鞦韆甚得妙處,身處其中,自覺暖風習習,花草清香裊裊飄逸,身側還有個傾城麗色,怎能不讓人心醉。

  董書蝶足尖點地略微發力,鞦韆緩緩蕩了起來,髮絲隨風而起,雖然有些凌亂,卻讓人倍感真實………

  「師弟,你說親手殺死一個親密的人會是什麼感受?」董書蝶輕聲細語,不帶半分感情。

  岳航一愣,不想她會問這種毫不相干得問題,尋思片刻道:「傷心欲絕?或是心如死灰?誰知道呢!誰會那麼傻去殺自己的親人……。」

  「是啊!有誰會那麼傻呢!」董書蝶淡淡應了一聲,轉過頭來盯著岳航頭臉,倏然間已挺直長眉,俏臉含霜帶雪,薄唇輕咬,狠戾之色顯露無遺。

  岳航不覺打了個寒戰,森冷氣息毒蛇般蔓延攀附,彷彿無形枷鎖,緊緊勒住脖頸,逼得他幾欲窒息。

  「她……她要殺我?」岳航冷汗涔涔,默默提聚功力,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美人冰顏,不知怎地,恐懼中竟生出凜冽心痛之感。

  「這到底為什麼?難道是因為我得罪了內司之人?」岳航思量著要不要馬上逃走,忽見董書蝶嘴角牽動,朱唇竟緩緩綻出個優美弧度,籠身的寒意霎時煙消雲散。

  董書蝶笑容越綻越開,終是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眼裡全是戲弄之意。

  鞦韆停了,她也止了笑語,不顧男兒窘態,柔柔牽過手來幽幽道:「岳師弟……」

  素手微冰,卻有股暖意直透胸襟,岳航不知該怎樣面對,畢竟這女孩兒太難以捉摸了,唯有展顏一笑又巧妙逃開她那雙攝人心魄得眸子。

  不知何時,董書蝶呼吸急促起來,玉頸前探,緩緩把唇兒湊到岳航面前。一雙水汪汪的大眼不住忽閃著,眼波裡滿佈嬌羞,雙頰赤如霞染。

  岳航再傻也看出她在索吻,雖有些受寵若驚,還是欣然湊過頭去。四唇相接,二人身心頓時觸電般悸動不休,深陷這忘我的陶醉感中,這一刻,什麼也不用想,只會盡情得索取、探求。

  兩人只是口唇輕觸,舌尖糾纏,也沒有過多的身體接觸,可能與岳航以前的荒唐相比什麼都不算,但此刻的感觀卻勝過以往任何一次接吻,不是人不同,而是心不同。兩人相處遠遠達不到「愛」的地步,但就是這種模稜兩可的曖昧更能撩撥人心。岳航感覺女孩兒軟軟的唇瓣離去了,不覺掃了下嘴唇,說不出什麼滋味……也許是甜的。

  董書蝶跳下鞦韆,捻著衣角默視鞋面「岳師弟,你……。別在意,師姐無聊的很,和你鬧著玩的。」扔下一句無關痛癢的話,轉身欲走。忽又轉回身來「哦對了,我來找你是要告訴你一聲,師傅昨晚遇了刺客,你這乖乖弟子可該去問候下呢!」

  「什麼?師傅不是閉關修煉去了,怎麼還能遇到刺客……。」岳航愕然當場。

  董書蝶走後,岳航進屋稍事整理,回想剛才董書蝶舉動,越覺得這女孩兒古怪得很,而且剛才她那凜冽殺氣覺不似作偽,不可能只是與自己耍鬧爾爾,然後又反常的親暱起來。她到底在想些什麼?

  岳航百思不得其解,搖頭不再去想,打定主意先去瞧瞧自己的便宜師傅。踏步出門,按著董書蝶臨走時指的路徑走進一間偏僻小園。這裡倒不似這後園中其它境地般古樸雅致,艾草斑雜,鳶鶯偶顯,甚得野趣,一顆碩巨榕樹下聳著一間八角小亭,重重粉紗遮了外圍,微風一拂,揚起萬千桃浪。

  正對採石小路的一面紗帳用犀角銀鉤掛起幾幅,露出兩根蟠鳳朱漆的柱腳,上書一幅對聯:「玉宇逍遙地,帝苑美人亭」岳航點頭暗讚,這景趣佈置確實有幾分帝苑的意思。再往裡瞧,一輕紗女子盤膝挺坐園榻之上,雙掌疊放膝頭,高聳的胸脯隨著吐納微微顫動,有時尚可見到若隱若現的凸點………

  岳航又狠狠盯了幾眼,趕緊低下頭,恭恭敬敬立在門外輕語道:「弟子岳航,得知師尊受了傷,特來孝敬,師尊無恙否?」

  過了半晌,媚魔仙收了內息,略顯深色的眼皮兒緩緩掙了開來,見岳航躬身低頭立於亭外,輕『嗯』一聲,放直雙腿,獨臂支額側身臥下身去,面對著岳航道:「航兒有心了,師傅沒什麼大礙,只是那刺客討厭得緊,擾了師傅清修。」

  「我就說麼,師傅神功蓋世天下聞名,宵小之輩只不過自討苦吃!」岳航平常作威作福,可不擅馬屁之道,但說幾句好話討女人開心還是很有兩下子。

  媚魔仙搖頭輕笑:「小鬼頭,挺討喜的,進來裡面坐」

  岳航應了一聲,小心翼翼步入亭內,輕輕坐於榻側:「對了,師尊知道那刺客來路麼?若知道不如告訴弟子,保證把他修理得他娘都不認得他!」

  媚魔仙聽罷『噗嗤』笑出聲來,伸指戳了岳航腦袋,假嗔道:「知道又怎樣?就憑你這半吊子能幫師傅出氣麼?那刺客啊,伸根手指就能捻死你了!」

  「天下除了師傅,會有這麼厲害的人?打死弟子也不信。」

  「小娃娃無知的很,若非師傅早知這位仇家來了竟陵,時刻警惕著,此刻怎麼得也是個重傷,哪兒還有機會與你說這些話啊!」

  岳航一臉驚訝:「是誰這麼厲害啊?」

  媚魔仙瞄他片刻,舒了口氣:「不和你說那賤人名字了,怕嚇到你!」

  「賤人?不會是個女子吧?」

  「當然是個女子啊!而且漂亮的不成樣子,就跟天仙一樣!」媚魔仙面露神往之色,似是懷念又或癡狂,不覺扭了扭修長細腿,交纏緊並,廝磨間一股腐蘭馨氣蒸騰而起,熏得岳航頭腦陶然,心中暗讚這美人師傅熟美誘惑。

  媚魔仙片刻回神,卻見岳航在吞嚥涎水,會意一笑:「小色鬼,聽到師傅說美人就發起春來了麼?不怕不怕,等師傅捉住那賤人,就送到你榻上,到時好徒兒好好爽美幾次,你說可好?」

  岳航知她調侃自己,燒臉道:「師尊還是別來開徒兒玩笑了!」

  媚魔仙促狹盯他半晌,撫了撫他腦勺:「怎地?一個嫌不夠麼?那…。」假作思索狀,支起身子把嘴唇貼道岳航耳邊「你蝶師姐張得不錯,借你玩幾天可好?」

  「蝶師姐?」岳航不覺又想起她香甜得口唇來,一時竟忘了掩飾,癡態畢現,好半晌才道:「蝶師姐冰清玉潔,岳航怎敢懷些褻瀆心思!」

  媚魔仙跪坐身子,胸口輕紗略微滑落,酥酪乳肉漲溢而出,滿把的擠出深深溝壑,故意迷離著眼兒湊到岳航面前,膩著聲音道:「哎!眼界還挺高呢!非要師傅親自來服侍麼?」

  岳航霎時口乾舌燥,體內邪火亂飛,竄得他血脈蒸騰,幾欲把持不住伸手亂抓,誰知指腹剛剛觸及胸脯肌膚,媚魔仙已翩然閃得老遠,雙手捧腹,大笑不止,胸口劇烈起伏,帶得乳瓜亂搖,馨香四溢。「好你個小色鬼,竟連師傅得主意也打起來!」

  岳航臉如燒碳,連忙揮手支唔:「沒的沒的,徒兒怎敢啊!只是……只是師傅太美了,又……那般逗弄……」忽覺腦側劇痛,原來是媚魔仙猝然出手揪了他耳朵,一把提得老高。岳航『哎呦』一聲慘叫:「啊!師傅,徒兒錯了,饒了我吧,下次再也不敢了……」

  媚魔仙才不聽他解釋,手上力道越來越大:「真個沒出息,連師傅一點點媚術都抵擋不住!都不知道勤奮用功麼?」素手輕抖,把他身子甩落榻下:「記得以後勤練武藝,堅忍心智,別像昨天一樣瞎胡混了!」

  岳航捂著耳朵躲開老遠,心想:「壞了,看來她已經知道昨天自己做的荒唐事了。」忍不住偷眼瞧看媚魔仙,見她神情柔柔,並沒半分厲色,心裡稍安,趕忙回道:「師傅教訓得是,岳航再也不敢了。」

  媚魔仙嗯了一聲,又盤膝而作,瞇起眼來輕聲道:「昨天與內司衝突之事你蝶師姐已經與我說了,你做得確實不甚理智,不過現在既然你是我宗主事,你做任何決定師傅都會支持你的,所以你放手去鬧好了,只要別把師傅家業給拆了就由得你!」

  「原來是蝶師姐告我得刁狀,怪不得剛才來和我示好!哼」岳航心裡極度不爽,卻哪兒敢當面表露出來,低眉順目道:「師傅,徒兒這次是不是真的闖了很大禍事啊?」

  媚魔仙輕聲一哼:「這算什麼禍事,文淵與我宗本事對頭,打打他的威風沒什麼不好,只是……時機有些不對,文淵正與凌戰天苦鬥,我們自該讓個方便給他,待兩虎相傷,才好從中漁利。」

  緩了緩接著道:「讓出竟陵通貨權之事也是我授意蝶兒去做的,可惜被你這搗蛋鬼攪和了。想來文淵的寶貝公子快來興師問罪了,一會兒你和蝶兒處理下,這便先退下吧。」

  岳航早想逃開,聞言躬身行禮,緩緩退了下去。邊往回走邊邊在心中思索,究竟自己在媚魔宗得地位該怎麼定位呢?而媚魔宗究竟歸屬何方勢力?一切仍然沒有答案。岳航收回思緒,逕直向武場走去,還是沒有見傅元義,只好自己擺開架勢活動腿腳,練習剛剛學會的驚蝶掌,不想荒廢半日,招式竟生疏得不成樣子,只好又一招一式從新溫習,半晌才找回昨日感覺,略感欣慰。

  這時身後一俏麗婢女急急奔來,乖乖行禮道:「少宗主,蝶小姐要我喚您到前廳去議事」。

  岳航知道定是內司找麻煩的人人來了,應了一聲隨她向前廳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