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4卷.媚魔宗:010.◆ 第十章:調戲佳人【第四卷完】


◆ 第十章:調戲佳人

  前廳內董書蝶安然而坐,一手端茶啜飲,一手把玩紗幅,岳航心裡詫異,難道不是麻煩事麼?怎地一點緊張氣氛都沒?

  他緩緩行入,本想挨著董書蝶而坐,又想起此時自己已是宗主之尊,折轉身子大馬金刀坐於主位,拾起侍女遞過香茶小飲一口,不冷不淡道:「師姐喚我過來有什麼要事麼?」

  岳航惱她在師傅面前告狀,語氣自然不怎麼友好。董書蝶卻不以為意,把手裡的絲絹、茶杯統統放下,笑意盈盈道:「當然有事了,要不然怎敢勞動您岳大宗主嘛!」

  七分俏皮,三分親暱,配上她婉約的聲線,岳航怎還生得起一絲怨氣「師姐,可是……內司的爪子來尋麻煩了?」

  「是啊!你打傷了文淵之子文祖峰的手下,如今文祖峰可是尋上門來了!正在茶社裡鬧個不停,可要怎麼辦才好啊?」董書蝶假作驚慌,妙目怯生生地盯著岳航。

  岳航知道她早有對策,也不驚慌,起身朝茶社行去。邊走邊想:「既然媚魔仙沒有過分約束,就盡情鬧就是,到時候爛攤子自然有人收拾!」

  董書蝶望著男兒背影,無奈搖頭,終是快步跟上。

  若往日這般時候正是茶客滿堂之時,此刻卻反常得很,偌大個益神閣裡只三張茶桌前坐著客人。正中一桌坐了位華服公子,約莫二十上下,面似銀盆,身形如劍,儒雅中略顯矜貴,環顧茶社佈置,倒真似位悠閒的公子哥。

  他身側一桌聚了五六個漢子,從衣飾來看應該是僕從客卿之流。園桌上置了一副擔架,一滿身繃條肥碩身軀躺在其上,不時低聲呻吟幾聲,聽來悲慘淒厲。

  岳航心裡明瞭,這華服公子必是文祖峰了,瞧他只帶了幾個人手,頓覺氣勢一盛,暗道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撇一眼擔架上緩緩蠕滾呻吟的人,沒來由一陣噁心:「死胖子為了找麻煩竟然裝成這幅慘樣!當真無恥啊!」

  其實岳航可是冤枉了『好人』,石仲平經救治雖已無性命之憂,但他內脈斷裂,皮肉焦糊,可謂內外俱傷。而岳航傷他時自己也意識模糊,自然沒見到他傷勢如何,只以為他是裝的。

  事已臨身,岳航也不再顧慮其他,靜靜坐於文祖峰對面桌子,挺胸聳肩,生怕弱了半分氣勢。

  董書蝶緊跟趕到,見岳航並沒有衝動,略感安心,陪著就坐旁邊,壓著壺簷倒了杯茶遞過去:「師弟,這事師姐早安排好了,待會只要放低姿態略做周旋就是,可莫要衝動偏激,過多的爭鬥也無意義呢!若要出氣,以後有的是機會。」

  這話明顯是要岳航低頭認錯,岳航雖無傲骨,氣盛總有幾分,怎會全如她意?端起茶杯啜飲一口,假意點頭稱是。又去打量對方,卻微感詫異,原來在靠窗的一張桌前坐著一位白衣女子,墨染青絲只正中一縷柔柔束在腦後,兩鬢隨意披散垂落,遮去大半頭臉,卻是瞧不清相貌如何。

  她衣著樸素,氣質沉著,靜靜坐在那裡彷彿一尊冰雕,無須音容笑貌,自可領略那獨特的淵深與寂寥。支顎的左手不時扳動雪蔥似地玉指纏繞鬢間長髮,無意地撩動撥弄,似要舞出幾個漂亮的音符。

  她身前放了個管型長物,約莫一臂長短,似為玉石造就,通體雪白光潔,其上雕鏤精美古樸圖案,一看便知是貴重之物。

  岳航被這稀奇之物吸引住目光,心想:「這是蕭管麼?不似啊……外面明明有弦子的,難道是琴?外形又不太像………」

  董書蝶見他盯個女子愣了神,恨恨掐他腰眼一把「沒出息了麼?盯著人家姬妾猛看有什麼用啊!還要去偷人是怎麼著?」

  岳航回過神來,尷尬一笑,喝口茶略微做掩飾:「那是文祖峰姬妾麼?不太像哦,你看她都不與文祖峰同桌的。」

  「是不是怎地了?就知道你動了歪心思,死傢伙!」董書蝶嘟著小嘴偏開頭去,不在理睬男兒。

  岳航甚覺冤枉,卻怎好解釋,悻悻轉過頭去。默對半晌,對方仍無動靜,岳航心裡越來越躁,只想找個由頭就把對方轟出茶社。眼珠一轉,計上心頭,趁董書蝶生悶氣的功夫,快步走向窗邊的女子。

  「無聲無息的,好無聊啊!」岳航假裝哈欠連天,悠哉游哉踱到窗前。屋裡氣氛本就怪異,他一開口眾人目光無不被他吸引過去,見這俊逸少年拍著嘴丫望向窗外行人,並無多餘動作,才放鬆繃緊的心弦,繼續默默喝茶。

  董書蝶也鬧不明白他有何想法,可總不能當眾約束他行為,只得暗中留神照應。忽然,岳航扭身抓起那白衣女子半幅袖子來,笑嘻嘻道:「呦!這兒還有位姐姐那!那真是太好了,不如給大伙唱首小曲來解悶吧!」手掌沿著袖緣仔細探索,那只酥膩膩的柔荑已給握在手心,觸覺微冰,滑嫩的肌膚幾如雪就,體溫一灼就給化個通透,軟綿綿的好似沒有骨頭。

  岳航言語輕佻,動作狂浪,本以為這般調戲文祖峰姬妾必可激怒對方,衝突起來才和自己心願,可誰知對方依然無聲無息,僅只是瞪著眼睛凝視岳航,臉上表情豐富多彩,有的震驚,有得錯愕,就是沒有一個跳出來出氣的。

  「這都忍得住?看來我要加點力度呢!」岳航前時不曾欺辱女子,此番試來,不但未覺羞恥,反倒覺得甚為有趣,又伸一手扭過女子肩頭,一把挑起她尖翹的下顎「正好姐姐手裡有鴻管,就給大伙奏一首『奴騷騷』吧!」

  此語一出,坐中嘩聲立起,無人不側目以對。岳航見對方終於有了反應。心中一喜,得意洋洋環首顧盼,不時朝文柤峰撇上一眼,挑釁之意顯而易見。

  文祖峰劍眉一挺,面色大變,倏地離座而起,握杯的手猛地一頓,茶水奔濺而出,刀鋒似地眸光一瞬不瞬地凝在岳航身上,

  「來了來了!這傢伙動真火了!」岳航暗中蓄勢戒備,心裡打算等會衝突一起就喚來媚魔宗高手,把這幾人轟出去。,畢竟這兒是自己地盤,可沒什麼好怕的。等了好半晌,文祖峰依舊沒有動作,就連凌厲的眼神也漸漸淡了下來,旋即釋然坐回座位,彷彿剛才的事情從沒發生過。

  岳航心中詫異,瞪了眼睛瞄看文祖峰,不知怎地,竟從他眸子裡讀出些許嘲笑,甚至憐憫,心中一凜:「難道自己出了什麼丑麼?」,環視己身,並未覺有何不妥,這才想起去瞧身邊的女子,霎時目瞪口呆。

  那女子被人擎著下顎,面頰上揚,露出一張足以令人窒息的俏臉,除了眸子裡閃出的好奇神色,再無半點情緒洩露出來,幽冷眸光攤撒微瞥,帶著些許死寂與空洞。她彷彿並不在意岳航的調戲動作,沒有任何的掙動,披散的瀑發隨著螓首上揚而甩至肩後,露出一段白皙纖美的頸子,緞面般的肌膚閃耀著魔媚光輝,令人一望便深深沉淪…。

  女子美則美矣,岳航此刻卻無心賞玩,因為他感到自己的身子不知何時已輕輕戰慄起來,無論怎樣克制也停不下來。心中恐懼激增,趕快收回那只闖了禍的手,慌忙搶退幾步。

  「你要聽曲子麼?」女子聲音清清淡淡,稍作思索便緩緩低下頭來,十指就於那奇怪管弦之上,擺了個撫琴架勢,鄭重其事得撥弦校起音來。『叮咚』脆響不時傳來,漸漸連成曲調,可不正是那青樓艷曲『奴騷騷』。只是這曲出自她手卻再無半點淫靡之意,激昂時猶如雷霆震撼,沉靜處好似空谷淵深,飄忽頓挫間全無俗世章法。

  岳航心曠神怡,原本所受威壓一掃而空,還待再去體會音符美妙處,曲子卻戛然而止,沉靜約莫盞茶功夫,忽聞一高音徒然而起,岳航心跳猛地一頓,體內勁力不受控制的混亂糾纏一起,絞弄得他五臟翻騰,喉頭一甜,竟吐出一口鮮血。

  岳航心道不好,不及反應,身子已翩然而起,猶如牽線木偶一般被僵僵扯出老遠。落地瞧看,原本所處位置上已給那女子暗勁擊出一個大坑。岳航死裡逃生,暗道僥倖,回頭一瞧,董書蝶提了根綢帶立在身後,還有什麼好說,只能紅臉感激一笑。

  那女子皺了眉瞥看岳航一眼,半晌收回目光離座而起,踱到窗邊悠然望天,彷彿剛才發生之事與自己全無干係。

  「無聊!」望著舒捲不定的雲天,女子幽幽一歎,裙裾飄灑,無聲無息的飄然離去,留下錯愕的眾人默默回味遺世風華。

  見女子離去,文祖峰臉色大變,快步奔到窗前,望著遠去的背影喊道:「秋兒!……。秋兒慢走………」連續幾聲也不見女子調轉身形,狠狠拂袖轉身,指著岳航罵道:「該死的淫賊破落戶,前些時候傷我手下,如今又氣走秋兒,看我不剝了你的皮!」

  岳航點起腳尖小心翼翼向窗外望了幾眼,那可怕的女子已經無影無蹤了,心下一鬆,竟忘了回文祖峰的話,抓起桌上茶杯猛灌一口,拍著胸口喘起來。

  文柤峰以為他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火氣更盛,三步並做兩步來到岳航面前,伸手欲抽他耳廓子。旁邊的董書蝶怎會讓他輕易得逞,素手輕揮,格開文祖峰拳腳,護在岳航身前道:「文公子且末動氣,些許誤會而已,何必如此計較!」

  文祖峰早注意到董書蝶,見她貌若天仙,心生好感,也不再過分逼迫,冷哼道:「既然已知道我身份,為何還一再挑釁,難道貴宗欲出爾反爾麼?」

  董書蝶嫣然一笑:「文公子此言差矣,我宗可從未給你門什麼承諾,何況貴屬辱我師尊,欺我宗少宗主,可是鬧事在先呢!」

  「哦?聽聞琉鳳幽蝶巧言善辯,看來果不其然呢!」文祖峰拉著長腔道:「不過不管怎地,也是貴宗傷了我手下之人,總要有個說法呢!否則文某臉面怎過意的去!」

  岳航聽了曬然一笑,大刺刺端坐桌前:「你有沒有臉面關我門什麼事,少來擺那二世祖架勢了,好像誰會怕你一樣,哼!」

  「你!」文祖峰氣得臉色發綠,本想衝上去揍他,可一想現在在人家老巢,自己依仗的秋兒偏偏走開了,此時衝突恐怕會吃虧,於是強壓下火氣,哼聲嘲笑:「這位就是媚魔宗新任的少宗主麼?調戲起女子可威風得緊呢,只是最後還要女人救命,真不知臉皮怎地這般厚,還敢在此現眼……」

  岳航自知剛才出了大醜,被他說得臉紅耳燒,環顧眾人,就連董書蝶也擠眉弄眼得逗耍自己,一時火大,抓起茶杯擲了過去。

  文柤峰也精通武藝,側身避過,負手走到岳航桌前就坐,對董書蝶道:「董小姐,我父親與太子殿下既然已有意暫時共處,那咱們也不好弄些麻煩事出來,何況這事本來也是小事,只要本公子氣消了自然放到一邊,就當沒發生過!」

  董書蝶優雅坐於岳航身畔,悄悄舒著手心平撫岳航後背,示意他別再生氣。

  「文公之子,果然氣度不凡,小女子佩服,只是不知公子有何要求?」

  文柤峰大有深意地看了甩頭不語的岳航一眼:「其實也沒什麼,只要貴宗這位少宗主給我奉茶賠禮即可!」

  岳航一聽心頭火氣,拍著桌子冷哼道:「做夢吧,以為自己很能耐麼?連自己姬妾被我調戲了也不敢出頭,我要是你早就一頭撞死!」

  董書蝶見二人越鬧越僵,心下暗急,思前想後,唯有先拖住雙方,待那人來了,這事自然好辦。眼珠一轉,趕忙止住二人言語「你倆大男人鬥得什麼嘴,不若我們雙方賭鬥一場,再決定該怎麼處理這事!」

  岳航以為她有什麼妙招幫自己取勝,立刻幫腔道:「是啊,你這二世祖要是有種就來和我賭鬥,若你贏了,我便給你奉茶認錯,若我贏了,你便乖乖滾出去,以後都不許來此地聒噪!」

  文祖峰瞧瞧這姐弟二人,嗤聲一笑:「賭鬥便賭鬥,誰會怕了你們麼,只是你們媚魔宗佔有地利,所以這賭鬥題目可要我來選呢!」

  【第四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