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5卷.乾元訣:008.◆ 第八章:梧桐聖地


◆ 第八章:梧桐聖地

  聽了半晌,也知那『鼠妖』並非真的妖魔,只不過相貌獨特而已,岳航懼意大消。瞧著這二人各具特點,一個是採花盜蜜,另一個卻是偷墳掘墓,做得師兄弟那是再配不過。心覺好笑,俯身坐在地上,打算看場好戲!

  鼠妖默然半晌,卻沒有分辯的意思,緩緩抬起手來,掌心托平向天,驀地一口赤氣打口鼻裡噴出,掌心慢慢凝出一顆淡紅氣團,氤氳湧動,蒸得四下裡水汽飄散,可見其熱度。

  寇香君面顯訝然之色,不覺消了嬉笑之態,眉頭死死凝住,卻見鼠妖甩手一揮,一棵碗口鐵楊應聲而倒,折斷處焦糊成碳,已辨不出原來形貌。這可怖一掌懾得他目瞪口呆,半晌才顫著嗓子道:「這……這……」

  吱唔幾聲,倏地拂袖一哼:「師兄原來早已得了這『乾元訣』,卻還來要梧桐谷的地圖何用?莫不是在耍弄於我吧!」

  「師弟莫急,聽為兄慢慢道來!」鼠妖長長舒了口氣:「當年師傅過世時交代你我去探梧桐谷地宮,你則去天地散人門下盜取地圖,我則投在真波山浩渺宮尋找入口,多少年來我不知打通真波山多少地脈,機緣巧合才尋了地宮一角出來,這才得了乾元訣!」

  寇香君撇著嘴冷哼:「瞧師兄功夫長進如此神速,可想而知已得這要訣許多時日,卻不通知我一聲,可真自私的很呢!」

  鼠妖面無表情,點頭道:「你我從小便不和睦,換做是你先得了這要訣會不起私心麼?」盯了他片刻,見他無話可說,嗤聲乾笑:「我得這要訣一年有餘,初時修煉進境神速,可這些日子卻無寸進,我想原因師弟你也應該知道!」

  這鼠妖江湖人稱鼠大聖,也是位赫赫有名的盜者,投在浩渺大帝門下,封銜地行將軍,天生畸形,筋骨脈絡與常人相比大有缺陷,武功難有大成,但一身搬山遁地奇術卻稱得天下一絕。寇香君從小與他一起習練本領怎會不知,暗自點頭,摸著下巴默然道:「那師兄的意思是?」

  鼠大聖點著短杖挪至寇香君身側,一雙小眼莫名地暗淡下去:「我也無親無小,也就你這師弟還有那麼點俗世因緣了!這要訣留在我手裡也是浪費,不若就送與你習練,將來創出名號,也算揚我門之威名!」

  「師兄說的是真的?」寇香君面露喜色,「如此可要多謝師兄大恩了,師弟它日若真有出息,定不忘了師兄的好處!」

  鼠大聖打懷裡摸出一顆玉闕遞到身前:「此為乾元玉闕,裡面記載著乾元訣要,一經內力灌注,文字立顯。」說罷噓吸口氣,掌心一攤,那玉闕上空浮凸現出一排篆字,星星點點倒好分辨。

  岳航驚奇不已,這玉闕倒與自家的碧玉氤氳有異曲同工之妙,捻著指頭心裡默念:「明乾坤以正陰陽,修朔望方成混沌,天元倫常,宇宙浩瀚,獨得一妙可矣!乾者純陽,以之提魄則剛成,以之練心則心堅。然凡人內弱,乾元孤補則敗體傷德,需輔以天地烈陽以陶脈絡,江海成,丹田聚,神功成矣……」

  剛念了總綱,文字倏地暗淡下去,原來卻是鼠大聖收了手心,斜著眼兒瞄了一臉癡迷的寇香君,輕咳一聲:「這玉闕乃先天靈寶,絕非人力所能偽造,師弟你看如何?」

  寇香君伸手虛空一抓,奈何那些文字還是消逝不見,悵然道:「崑崙古術,確實玄妙無雙!」

  「等師弟學了乾元訣,那才是天下無雙妙士。想想當年鳳凰天女的風光,將來師弟的成就肯定有過之無不及啊!」鼠大聖把那手遞到寇香君面前,卻沒有松了玉闕之意「只是師兄我可可憐的很呢!一生無甚成就……若能一探梧桐谷地宮,完成師傅遺願,也就心滿意足……」

  「這有何難!」寇香君討好一笑,將那皮質軸卷緩緩遞了過去「這便是梧桐谷的地圖,師兄以之探尋,定能一窺聖地全貌,說不得裡面有什麼秘藥可醫治師兄異體,到時你我同修這乾元訣,再來笑傲江湖,豈不快哉!」

  手掌下翻,拇指緊扣,那軸卷骨碌碌垂展開來。岳航還沒看清內容,其上卻陡然生起一陣薄薄煙霧,擴散之快根本不同常理,霎時便瀰漫了身周數尺見方。

  「這鼠妖有難了!」他見識過寇香君手段,知他又要用毒害人,暗罵他卑鄙無恥。忽覺異香飄過,身子竟脫了控制,軟趴趴躺倒地上。

  煙霧散去,鼠大聖依舊挺立當場,一雙鼠目定定盯在展開的軸卷之上,雙手卻始終不敢去接。

  寇香君哈哈一笑:「師兄百毒不侵,還怕我這點微薄手段麼,剛才那『千木迷神』是用來對付偷聽的小子的!」說罷將軸卷塞到鼠大聖懷裡,逕自騰身到岳航身前,單手提了甩將過來,喝罵道:「小小毛賊見了祖宗還趕不現身相見麼?這便給你些苦頭……」

  剛要踹上兩腳,卻覺這人面容熟悉,仔細回想,不禁訝然:「呦,還是位相熟的小兄弟,不想還活在世上,可真是異數啊!莫不是那魔女見你生的俊俏,沒捨得下手?」

  聽他提起這事,岳航立刻火冒三丈,真想要與他鬥上一鬥,可惜渾身乏力,無奈轉過頭去,冷哼道:「下流賊人,除了用毒害人還會什麼!有膽便和我真刀真槍比劃比劃!」

  「逞兇鬥狠那事蠢人所為,無聲無息致人死地那才叫真豪傑。」寇香君神秘一笑:「師兄,你說是吧!」悠然踱至鼠大聖身前,卻把懷裡的五珍寶盞一同攜了過來,神光傾灑,映得鼠大聖麻面生霞。

  不知何時,這張僵硬的面皮換上了一幅難以置信神色,濁豆小眼精光一閃,卻又急急灰敗下去。

  「這是什麼毒藥?」鼠大聖顫著淤青的嘴唇說完這最後一句,終究脫了手裡短仗,直挺挺躺倒下去。

  寇香君拾起袖子仔細擦拭寶盞,哈哈大笑:「師兄是成精的人物,不用些心思還真不好對付呢!這寶盞可是天地散人征來煉製新藥的,它散出的光霞彩霧遇了千木迷神會有混毒之效,衍生新毒即便師兄這般精通毒物之人恐怕也耐不住呢!」

  鼠大聖牙關緊咬:「枉我將乾元訣拿出來與你分享,你卻還來害我,沒得良心麼!」

  「良心麼?要之何用……」寇香君嗤聲一笑:「梧桐谷前朝葬聖之地,裡面的寶貝何止乾元訣一個。師兄用自己沒用的東西來打發我,卻要獨吞梧桐谷寶藏麼?這算盤打得真是妙啊……」上前抽出乾元玉闕與皮質軸卷,一股腦收於懷內,早喜得手舞足蹈,忍不住對月長笑。

  岳航心道糟糕,那賊收拾完鼠妖保準要了自己性命,嘗試搬運內勁,丹田空如虛谷,只餘絲絲鎖線一般的奇怪東西輾轉束縛,每擴散一分,便覺力氣消逝一分,心中驚訝,這毒當真霸道得很,在人身內脈裡竟然有如實質。

  正感無奈,忽然胸腔一陣絞痛,一股赤若岩漿的熱流奔湧而出,霎時湧遍幾條氣脈,勢道之強好似潰堤大潮,撐得經脈幾欲破裂。

  「這奇怪感覺又來了?」岳航今日是犯了太歲,此刻胸口好似給人塞了團火炭進去,燙得撕心裂肺,卻偏偏不知該揉撫哪兒來減緩痛苦,只得凸目赤臉,挺身苦忍……

  寇香君正自得意,卻沒注意岳航動靜,悠然行至鼠大聖身前蹲下身子,「哎,要我說師兄這般醜怪模樣活著也沒意思,倒不如我來送你一程,去和師傅團聚吧!」覆掌鼠大聖心脈之上,剛要吐勁傷人,只覺眼前倏地一赤,一隻鮮紅手掌閃電一般印在自己胸腔之上,『啊』的一聲慘叫,好如敗葉一般飄飛出去,落地鮮血噴濺,無力萎頓在地。

  「怎麼可能?」合著血沫含糊說了這句,卻見一身精赤的鼠大聖正緩緩靠近,心頭絕望,不知哪兒來的力氣跪起身來,哀嚎哭求道:「師兄,我知道錯了,你原諒我這次吧!」

  鼠大聖此刻渾身好似裹在一張火布之下,熾熱的氣息攜著狂霸殺氣擴散開去,直把這方圓之地籠成森羅殺域。抬起腿來死死踩在寇香君頭頸之上「師弟手段用的妙,只可惜天不佑你,這霸道毒物竟可激起乾元訣威力,意外啊,意外!你可以瞑目了……」腳下發力,自以為聰明之人氣息斷絕……

  鼠大聖收了功法,長歎口氣,把玉闕送回懷裡,展著軸卷仔細端詳,忽而凝眉忽而展顏,到不知是得是失。

  岳航忍了片刻,痛苦漸漸消去,手腳也有了幾分力氣,原來那赤流淌過經脈,竟像抽絲一般將毒物刮個乾淨,集中胸臆之間,然後迅速煉化掉。他不禁又想起當初幫凌小初分擔毒物之時,也是像這般自行化去,心中驚奇不已:「我身子裡到底是什麼奇怪的東西,雖讓我痛苦萬分,卻也有些用處……」

  正胡思亂想,卻聽鼠大聖吱吱尖嘯幾聲,鼠群悄然湧了過來,隨著鼠大聖手上動作,排著隊伍竄到寇香君屍體之上,悉悉索索的啃噬聲不絕,片刻過後,地上只餘森森白骨。岳航年歲不大,卻是初次經歷如此慘事,如何不懼,倒抽一口涼氣,趕緊閉起眼來,卻不敢動彈分毫。

  「本想奪了你地圖便算了,你卻不識好歹,那便要你死無全屍!」鼠大聖詰詰怪笑,點著短仗跺了兩步,眸光忽地定在岳航身上「哎,小娃娃命不好,見了不該見的事……」

  岳航想想寇香君下場,不禁寒毛倒豎,顫著嗓兒道:「我……不會說出去的,就當我什麼都沒看見好了。」

  鼠大聖不理不睬,幾步竄至身前,俯下身去嘶聲低語:「看你生的還不討厭,便賜你個全屍吧!」提掌拍落。

  性命得失之際,岳航再顧不得恐懼,靈光閃過,在鼠大聖單掌及身之前騰身翻至空中,緊接著化為一抹虹影,身子不曾轉折就急速投向鼠大聖頭臉,極近處爆出萬千指影,通通招呼鼠大聖要害之地。

  鼠大聖本以為他中了毒不能動彈,哪兒曾想過會被他猝然襲擊,倉促間不及反應,雖揮臂擋去頭顱要害,胸肋處仍有多處給擊中,奮力滾開幾步,落地鮮血噴濺,慌忙查看傷勢,只覺腰身以下折斷一般疼痛,竟然漸漸失去知覺,一時驚怒,戟指道:「你……原來也是個心機深沉的下流賊人……」曲起指頭銜在嘴裡,尖嘯又起,鼠群一陣躁動,哄然湧向岳航。

  岳航也不知將對手傷成什麼樣子,遠遠躲了開去,卻見成群的老鼠追了過來,來勢快如閃電,即覺厭惡又覺驚恐,趕快攀上高枝,群鼠果然無可奈何,一時得意,嬉笑道:「我可沒什麼心機,只怪你那師弟爛藥太不管用了………」剛要逃走,卻見身後有二人迅速趕了過來,一人手裡鐵劍揮舞,劍氣縱橫間,無數的老鼠被轟散開去,正是『貪得無厭』鍾無厭趕了回來。身後那位藍綢裹身,衣帶飄飛,輕盈避過群鼠,逕直落到岳航身邊,急急拉在身後道:「你沒事吧!」

  董書蝶黛眉微蹙,眸光流轉,滿眼的關切之色,前前後後瞧了個遍,見他沒有外傷,這才放下心來,狠狠嗔了一眼:「怎地讓人這般操心呢,看不牢了就跑掉了,氣死個人……」

  岳航心兒暖暖,哪兒願分辯半句,嘿嘿一笑:「我又不是全無自保之力,蝶師姐何必當成孩子看待……」

  「你倆親親我我的沒完沒了,真個羨煞旁人!」鍾無厭鐵劍輪圓,聲勢尤勝風雷齊動,霎時把鼠群驅個乾乾淨淨,騰身到岳航身邊,急急道:「兄弟,那淫賊跑哪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