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5卷.乾元訣:009.◆ 第九章:殺人奪寶


◆ 第九章:殺人奪寶

  岳航沒好氣道:「你不是自稱捉賊的神通頗大麼,怎地還來問我,自己去尋就是」

  鐘無厭乾咳兩聲,黝黑的臉面到看不出是否變了顏色。」不知何方高人竟驅鼠誘我尋向別處,追了半晌才反應過來,真是倒霉!」

  岳航指著不遠處的鼠大聖道:「不就是那怪人嘍,被我逮個正著,就等大哥你來呢!」一臉得意之色,倒好像早已看破玄機。

  董書蝶遁著岳航所指方向望去,忽地眉頭一皺:「這不是浩渺大帝座下的地行將軍麼?」

  「地行將軍?」岳航恍惚憶起這人不正是不是陸尋凰要找的人麼,不禁又多看了幾眼,忽地想起他懷裡還揣著寶貝,高聲呼道:「鐘大哥,就這人剛剛將寇香君殺了,一併收了好多寶貝呢!」

  鐘無厭雙眼精光一閃,不及回應一聲便急急掠了過去,無鋒鐵劍長驅直遞,招式雖簡單,落點堪勘籠罩鼠大聖全身要害,可謂大巧若拙。

  鼠大聖也無甚特別反應,一手憋至身後揉著腰身,一手掐了奇怪印訣,身周土石倏地?啪作響,地面竟像水沸了一般泛起漣漪,下一刻,大半個身子已埋在泥土裡。待到長劍襲到,只撩起一蓬塵幕,哪兒見半個人影。

  岳航知那鼠妖受了傷,也做不得威脅,湊著熱鬧竄到近處,拾了根長枝點弄地面,確有新土翻出的跡象,不禁驚嘆:「真的有遁地術啊……!」

  「遁地?」鐘無厭聞言一凜,凝著眉毛環視四下,仍無半點發現,忽聽身側傳來一聲慘叫,攜著岳航奔了過去,卻見此處地面上插著一柄幽幽藍刃,微彎的刃弧描著細碎紋路,彷彿半隻蝶翼,造型倒是古樸漂亮,只是與地皮接觸一端卻無端滲出大灘鮮血,瞧來慎人。

  「這是師姐的防身兵刃!」岳航走上前去左右觀摩,正要將之拔出,這時董書蝶趕了過來,一把將他攔住:「別瞎動,師姐的東西擦了毒藥的!」不知打何處抽出一條藍絳,緊密纏在手上,屈身將短刃抽了出來,幽藍刃身果然帶出一股黑色血流。

  女子好潔,董書蝶皺著眉頭將血污擦個干凈,將短刃仔細貼在髖部,又用藍裙掩了,道:「以前與真波山打過交道,對鼠大聖的地行術有幾分瞭解。這次他有傷在身,潛入地底不深,總算將他留了下來。」

  鐘無厭聞言一喜,也不說話,猛地一拳擊在地面,土石刀劈一般散向兩側,正中一個坑窪裡露出一具黑紫身軀來,可不正是鼠大聖屍體。剛要上前搜查自己所尋之物,卻聽董書蝶阻道:「鐘師兄且慢,我這刃上毒發難收,旁人觸了身體潰爛,你可小心呢!」

  鐘無厭停下腳步,黝黑臉頰忽地綻出’甜美’諂笑「好妹子,沒準那寇香君所竊之物就在他身上,若觸之不得那不是要急死為兄了。你快想個辦法嘛!」

  「辦法當然是有的!」董書蝶指繞鬢髮,美滋滋笑著:「自家的毒藥當然會有避毒之法,待我去搜了給你!」踏前一步,卻被那醜怪屍身下了一跳,急急轉過頭去,咬唇直拍胸脯。半晌回神,哪兒還敢觸碰,猶豫片刻,回身將岳航叫了過來「師弟,女兒家膽小最厭屍魂,還是你來吧!」

  鐘無厭環眼骨碌,忍不住道:「不若妹子將避毒之法教我,我自己搜索便是!」

  「教給你?那怎麼行呢!」董書蝶臉一紅,扭頭不理鐘無厭,伸了蘭指探入口腔,緩緩夾出一顆幽藍晶石來遞到岳航面前「師弟,你……你將之含至喉間,便可避毒……」

  那晶石水光閃閃地,顯然還帶著美人香涎,岳航心底一顫,不覺生出些許淫艷念頭,癡癡將晶石含進嘴裡,舌頭仔細蠕舔,除了溫香外也無別的滋味,卻愣生生品出絲絲甜蜜……

  「原來是這樣避毒,那我確實來不得!」鐘無厭心裡暗笑,卻見岳航陶陶然半晌無動靜,那邊的美人也是紅著臉嬌羞模樣,哪兒還記得要做什麼事,無奈干咳一聲「岳大公子,幫哥哥搜搜再與令寵恩愛不遲……」

  岳航歉意一笑,這才收了心神,緩緩行至鼠大聖身邊,只見他全身漲紫,膚上斑點縱橫,確實有幾分噁心,作勢拿著樹枝撥弄破爛披掛,其實早知寶貝被收在何處,卻不急著取出,心裡琢磨:「他身上寶貝頗多,怎能都白白送與他人,還是要挑幾樣好東西自己留著呢!」

  打定主意,緩緩蹲下身來,背影正好擋去身後二人視線,探手將皮質軸卷以及玉闕寶盞通通拿了出來,再三掂量,將玉闕和軸卷收入懷中,擎著寶盞轉身回來,遞過手中之物道:「鐘大哥,你是來追這個的麼?」

  鐘無厭接過寶盞,仔細查看,咧著嘴道:「正是正是,這是給皇帝的貢寶,如今哥哥尋了來,可是要陞官發財拉,哈哈…….」忽地想起什麼,生生頓住笑容「好兄弟,就這件寶貝麼?沒有什麼牌子之類的東西?……」

  「牌子之類的東西?」岳航一愣,旋即明瞭,原來他想尋采元鐵令,心裡琢磨:「這東西太過招搖,留在身上也不敢使用,倒不如做個人情!」面作遲疑之色,極不情願地打懷裡掏出采元鐵令來:「大哥也在找這采元鐵令麼?」

  鐘無厭見了此物立時眉花眼笑,涎著臉貼上前來,伸手欲接,岳航卻遠遠躲了開去「這東西內司和刑堂的大人門都著緊得很,交了出去肯定是天大的功勞,師傅也曾交代我與師姐去尋的…….」

  「這……」鐘無厭吱唔半晌,卻不知該怎麼開口討要,竟生生把鍋底臉面憋出幾分血色,瞧來頗覺滑稽。

  岳航強忍笑意道:「師兄歷練官場,想必這物對你用處更大呢!……若論個人感情,給了哥哥也無妨,只是……」向董書蝶努努嘴:「要不師兄去求求我師姐,若她不反對……」

  董書蝶焉能不知他心意,噗嗤一笑「少來問我,我一個女人家做得什麼主。師弟你是一宗頭首,自行決定就是……」

  鐘無厭聽罷喜出望外,一把攥起岳航手來「好兄弟,你便給了我吧!哥哥發達了一定記得你的好處,將來同去院子,賬面全都交給哥哥……」

  岳航聽他越說越是不堪,趕緊將采元鐵令塞到他手中「好了好了,給你便是……大不了被師傅打一頓……」說罷行至董書蝶身畔,不捨地將避毒晶石還了回去,低聲道:「師姐,鐘大哥,鬧了一整晚了,咱們還是回去休息吧,明日還要趕路呢!」

  二人應了,隨著岳航回到客棧。這次董書蝶再也不敢與岳航同屋,急急將他與鐘無厭安排一處,獨個休息了。

  晨光放亮,岳航早早起身,洗漱完畢,卻見鐘無厭仍自抱著枕頭髮夢,兩條大腿夾著被子一通廝磨,嘴角涎水不時流下,姿態好生不堪,心裡暗笑:「這廝又想女人了……」

  思及女人,岳航忍不住的心窩發熱,好些時日未曾與女兒纏綿,確實熬得難受,何況身邊還有個看得見摸得著卻吃不得的美師姐時時撩撥。無奈晃晃腦袋,拋去所有旖念,行至院子伸展腿腳。他昨晚月蠱剛過,內力激增,自覺身骨輕盈,指訣一掐,一套驚蝶掌飄灑而出,雖少經錘煉,也舞得有模有樣。

  這驚蝶掌乃媚魔仙悟自本宗典籍,女子之身感悟,使將出來自然帶著骨子秀媚之氣,岳航外形不俗,衣著考究,耍弄起拳腳來確實瀟灑悅目。客棧裡人口雜亂,早起的也有不少,見這邊有熱鬧看,不一刻便聚了十幾個駐足觀看,不時喝聲亮彩,倒叫岳航飄飄然。

  噪雜人聲中,忽地揚起一曲悠揚琴聲,調子不徐不疾,剛好和著岳航步伐移動,輕快中略帶調皮,眾人聽了不覺屏了聲息,神思跟著弦音飄往天際,待到一曲和完,才想起去尋那奏曲之人。

  岳航跟著調子舞拳,確實覺得舒服,不少晦澀之處豁然通朗,只是觀眾卻也被搶個一干二凈,心裡暗狠奏曲之人喧賓奪主,瞪著眼睛向琴音傳來處望去,只見客棧閣樓上一青衣女子憑欄抱琴,正笑盈盈地頜首相望,彷彿也覺出岳航在望她,竟盈盈拜了下去。

  岳航左右瞧了瞧,這才確定她拜的是自己,一時怨氣全消,抱拳微笑。這女子鵝蛋臉,修雲眉,五官精巧天成,一瀑長髮自然披在肩上,顯然起得早了還沒來得及仔細攏挽,卻平添股子慵懶氣息。淡青色的錦衫領口略微開場,露出一段優美頸弧,細瓷嫩膚若隱若現,當真美作天人。

  正耽於美色,那女子卻開口笑道:「公子好俊的身法,小女子忍不住奏曲相和,請勿見怪……」

  有美人誇讚,心裡自然美滋滋,岳航立刻換上自認為最是瀟灑笑容「天籟綿長,繞樑不絕,還要多謝小姐贈曲之恩呢!」

  青衣女子聽了撲哧一笑「小女子技藝粗俗,不足掛齒,倒是公子你空賦琴心卻無劍膽,舞起拳腳來有氣無力地,怎像個男兒作為……」

  岳航一愣,不想這陌生女子竟挑起自己毛病來,自己偏偏無法分辨,臉臊個通紅,道:「只是舒展筋骨,何必弄得飛沙走石,沒得驚擾他人。」

  女子笑得更甚,卻沒再說話,逕自轉身行至屋內。

  「莫名其妙!……」岳航無奈搖頭,也消了晨練興致,轉身回到自己屋子,卻見董書蝶與鐘無厭都在此間,正捂著肚子忍笑,好奇道:「你倆怎麼了?」

  「哎呦呦,咱岳公子無往不利,今次卻被個女子這般取笑,怪哉!怪哉!」鐘無厭一幅幸災樂禍模樣,著實討厭。

  岳航自覺丟了臉面,也不與他分辯,氣鼓鼓坐在凳子上:「師姐,咱們幾時起身啊!」

  董書蝶消了笑容,冷哼一聲:「怎地?你還捨得走麼?不用去勾搭美人了?」

  「我什麼時候勾搭……」岳航難堪至極,也懶得再說,悶頭不語。

  鐘無厭忍著笑道:「好了好了,你們小兩口慢慢鬥,哥哥我可要回澤陽去交差了,等以後再報答兩位恩情吧….這便告辭!….」

  鐘無厭走後,兩人又彆扭半晌,才收拾好行囊準備啟程。到櫃臺結賬,掌櫃卻免去花銷,說是已經有人付了帳,弄得二人好奇不已,一時找不到那好心人,也不去理會,提了馬車便要啟程,卻見客棧門口停了一輛華麗馬車,華蓋墜輦,錦帳垂簾,隱約可見其內的窈窕身影。

  「這是誰家千金小姐啊!好大的排場……」岳航讚了一聲,忍不住遮起眼簾仔細瞧看。身後的董書蝶撅嘴哼了一聲:「見了女兒便這幅模樣,沒準是個麻臉的婆子,看不噁心死你!」

  岳航噗嗤一笑,心想女子就是見不得別家比自己好.跳上車轅一聲呼喝,馬車緩緩而動。

  沿著官道急行一日,已入真波山地界,頓覺民風習俗大有不同,彷彿獨立大唐之外。真波山地接北界異族,多少受些北氣熏染,況且此地盜匪橫行,又少了官府轄制,民風自然剽悍,行路間多見農衣者仗劍而行,以至見怪不怪。

  岳航哼著小曲四處瞧看,不時與商販搭訕,或撿些新奇師傅買了送給車廂裡的師姐玩,倒是悠哉。董書蝶隨手甩出一把針線活計,哼了一聲:「瞧你,還有心思玩鬧,寇香君死了,你我該怎麼交差?都不想想後路麼?」

  岳航一愣,心想:「師傅要捉寇香君,無非是要尋些寶物,說不得要將玉闕地圖獻出一件了!」嘿嘿笑道:「師姐,我們為什麼捉寇香君啊?莫不是也要搶什麼寶物麼?」

  董書蝶歪頭道:「誰知道呢,好像要些關於天地散人的事情。」

  岳航已聽了多次這個名號,卻不知是何來頭,好奇道:「天地散人是誰啊?」

  「當今皇帝喜好丹鼎之道,特意拜了位丹道大師做國師,賜號天地散人,可受寵得狠呢!這位可神秘得很,師姐我也沒弄清此人來頭,特意問了師傅,她老人家又不愛理會我,料想應該與文淵有些干係。」董書蝶出得車廂,拍拍岳航肩膀「師弟,今日便宿在這此城吧,明日一早在渡浩渺水路上真波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