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陵傳 – 第05卷.乾元訣:010.◆ 第十章:從善如流【第五卷完】


◆ 第十章:從善如流

  岳航嗯了一聲,將馬車停在城中最好客棧門前,卻發現先時見的豪華馬車竟也停在這裡,只是不見其主人,想必已入客棧歇息。回身將董書蝶接出車廂,一同行進大堂,只見堂上人頭湧動,熱鬧非常。

  門口不遠處,一滾圓老者笑臉相迎,幾句奉承話過去,直把往客侍弄的開懷舒心。

  待到岳航行至跟前,神情倏地一凜,直至看清身後的董書蝶,又迅速堆起笑容,細著嗓音喝道:「原來是媚魔宗的本家到了,恕宗老兒怠慢之理」說罷朝著董書蝶深深一躬:「董小姐好些時候沒來過了,可真稀罕那!」

  董書蝶走上前來嫣然一笑:「怎敢勞動宗老來親自接待,看來今次的五宗盟會貴宮可看重得很呢!」

  「哪裡哪裡!正逢我聖帝華誕,我等下屬怎可不盡力而為!」宗姓老者作勢向她身後探望,沉吟半晌道:「不知令師仙蹤何處啊?這五宗會盟可缺不得這位高人壓場!」

  董書蝶道:「本來師傅也是想親自來捧貴宮的場,可惜練功至緊要關頭,不得不閉關數月,只好派了最親近的關門弟子來給貴宮主祝賀」將岳航拉至身前,喜喜指給他看:「喏,這位是我岳航岳師弟,如今代掌我宗事物,是為少宗主……。」

  宗姓老者上下打量岳航,屢著稀疏長鬚點頭道:「好哇,名師出高徒,又是一位一表人才的少年英雄…。」說罷抱拳過頂「老朽宗一領見過岳少宗主。

  岳航自覺資歷短淺,哪兒敢當人家如此大禮,趕快上前攙了,回禮道:「宗老客氣,岳航懵懂兒童,該先給前輩問禮才是!不知這位前輩該怎麼稱呼?」

  不等老者回話,董書蝶接過話來:「師弟,這位便是浩渺宮護法左天師宗一領宗前輩,江湖人稱摘星天師,可是位玄學大師呢,以後可要多向他老人家學習哦!」

  岳航也不知這人在真波山上地位如何,但觀其處事言行,也只必是一位睿智之人,趕緊一揖到地:「岳航見過宗前輩!」

  宗一領哈哈一笑,將岳董二小攜至一處雅座,安排茶童侍女送過酒食,自己則推說要接待客人,匆匆去了。

  岳航穩下神來四下打量,這才發現這大堂裡聚的都是些江湖客,三五個湊在一起,衣幟分明,或高聲闊論或秉盞相歡,熱鬧非常,好奇朝身邊人問道:「師姐這間店家怎地如此興隆啊?」

  董書蝶狠狠敲他腦袋:「沒看到麼,這裡是浩渺宮接待四方武林人世的頭站,自然會這般熱鬧了!」隨手指了幾位道:「你看你看,那個是一指門的大弟子黃驚威,那個是瀟湘門的吳水月,可都是些知名人物呢!」

  岳航哦了一聲,隨著師姐玉指掃了一圈,卻沒一個認的出來的,無奈搖頭,隨手夾了小菜送入嘴中,邊嚼邊想:「看來這次會盟還真是盛會呢!」

  二人吃過飯稍事休息,也不想湊這熱鬧,隨著侍兒上了二樓廂房。兩人仍住一間,擠著床鋪打起盹來,一路勞頓,不一會兒已入夢鄉……

  真波聚義,浩渺滌塵!真波山自稱前朝正統,只零星的人馬發展至今日也有了自保能力。八百里山路連綿,十三座峰眾環護浩渺宮,可謂天下絕地。煙水城為浩渺宮水路門戶,勾連內外供需交通,繁華程度堪比一省首府。

  今夜煙水城內達旦狂歡,商捨樓台綵燈遍墜,店家貨郎吆喝連連,本也不甚寬廣的街道上已是摩肩接踵,真個除夕夜一般。秦道人打著哈哈走街竄巷,時不時拉住行人送卦,可惜總是遭人白眼,不禁鬱悶非常,拽著鬍鬚嘟囔:「怎地道爺我就這麼沒有市場呢,磨破了嘴皮也沒蒙到半個主顧…。真個晦氣!」

  「哎,這位壯士慢走,本真人夜觀天象,竟覺今夜紫薇斗亂,將星突起,這才運起神通查看,不想鬥數盡顯壯士頂門,不若聽我指點一番,定能成萬古基業啊……」

  「萬……萬你老母」男子轉過身來,橫肉滿臉,一條長疤橫亙脖頸,長相當真兇狠,作勢揮拳吼道:「有我真波山摘星宮坐鎮,你個外來道士也敢胡謅騙人錢財麼?趕快滾開」

  秦道人一見那缽大的拳頭身子立時篩糠,灰溜溜轉身狂奔,躲在水果攤後半晌,見惡人沒有追襲,才安下心來,低聲詛罵:「摘星老兒……很神氣麼?我呸……」

  好說歹說求了個蘋果下肚,才覺安穩不少,忽覺眼前一亮,不禁詫異,抬頭查看,只見前面一個小和尚穩著步子走了過來,一身月白僧衣,更襯得光頭曾明瓦亮,臉上雖帶著稚氣,卻生就悲天憫人樣貌,一望便知是良善人物。

  這小和尚一雙眸子又黑又亮,葡萄珠般上下翻動,遇人便稽首詢問,想必是雲遊至此,探問路途。秦道人愣了半晌,擊掌歡歎:「主顧要上門拉,嘿嘿,騙不到當地人還騙不到外來的和尚麼!」當下撿了條矮凳挺挺坐好,擺正伏魔冠,拉齊真武袍,霎時變了個長鬚飄灑,道貌岸然的真人大聖。

  見那和尚靠近,趕快扶正手裡的長幡,伸到和尚面前仔細搖晃,生怕他露看了半個字。誰知晃了半晌,那和尚竟然全無動靜,只瞪著大眼好奇看著自己,心想:「今夜燈火通明,他不會看不見吧?」

  可不能讓這鴨子飛走了,秦道人乾咳一聲:「小朋友災禍臨身,可要仔細想好對策才是啊……」

  小和尚左右環顧,身邊也無他人,半晌才訥訥道:「道長您說我麼……」

  「搖掛勘卜良善之輩,張嘴只渡有緣之人,無量天尊,老道稽首了!」秦道人宣了聲道號,心裡暗喜,只要這人回了話,那便八九逃不出自己手心。

  小和尚見這老人面目脫俗,一雙細長鳳目淵深似海,不禁心生好感,彎了眼芽笑瞇瞇道:「老道長好,剛才您與我說話麼?」

  「小友煞氣沖頂,已經迫在眉睫,不若老道幫你起上一課,保你驅災避禍」秦道人隨口胡謅,也不忘將布袋裡的活計通通擺到地面,銅錢、龜板、籤筒、朱砂箋一應俱全。

  小和尚連連擺手:「道長好意小僧心領了,不過小僧信佛之人,何懼魔難臨身,全當現世果報罷了」說罷轉身欲走。

  秦道人一急,伸手捉了他一條手臂:「小友莫急著走,卜上一掛也不收你錢財,便聽道人說得對與不對即可,可否?」

  小和尚掙了掙,卻難撼動分毫,不想這高瘦道人竟有如此力氣,可觀他神情到沒有惡意,也不忍動武傷他,無奈道「那就請道長施為吧!不過事先聲明啊,小僧可是沒得半分錢的!」

  秦道人心頭一喜,趕緊鬆了他手臂,指了指地上的活計:「那小友要起什麼課目啊?」

  小和尚雲遊已久,也見識過卜卦先生的技藝,無非是順著主顧胡謅罷了,今次是拗不過了這才要應付一下,當然要撿個簡單不耽誤時間的課目,當下指了指地上的硃砂箋道:「那便策字吧,就策我畢生之願…。」

  「好說好說!」秦道人將硃砂箋捧到案上:「那就請小友賜字吧!」

  「賜字??」小和尚倏地赤掩雙頰,訥訥道:「我……我不認得字……」

  「你……」秦道人差點暈倒過去:「那你測什麼字啊……。」見這小僧撥弄著光頭羞赧模樣倒是可人,悶氣霎時消了大半,長歎一聲:「罷了罷了,你便隨便比劃就是,或許天然成之更添神異………」

  小和尚嗯了一聲,執筆在手,閉著眼睛瞎塗一氣,感覺差不多了,抬手還回筆去,眨著眼睛道:「道長你看怎麼樣?」

  「這是個……。」秦假仙撫著長鬚沉吟片刻,卻皺起眉頭來。這字跡當真潦草,認了半晌才從記憶裡找出一個與之相像的字,「這是個『困』字……」

  秦道人凝眉掐指,抬眼乜了小和尚臉色,驀地噓聲長歎:「澤無水,困。此為異卦。俗世眾生,或困於富貴功名,或困於權勢酒色,總而言之,無外乎『求之而不得……』」

  「求之而不得?」小和尚默然點頭:「確如道長所言,小僧十歲出遊,如今已七載,仍然一無所獲……」

  秦道人心頭暗笑:「自然求不得了,求得到的那還是畢生所願麼?……」卻做出一幅高深模樣,指腹沿著鮮紅比劃滑動,倏地瞪大雙眼:「不好不好,小友大難那!」

  小和尚被他嚇了一跳,偏頭詢問:「怎地了?」

  「困掛出則天命定,小友修佛之人本該無慾無求,因何執念強求一事,消磨了本命正志,如今童子煞臨身,性命危矣,恐難及冠那……。」

  小和尚掐著指頭盤算「今年自己週歲十六,三日之後可不正是俗世冠禮之時…。」神色立時暗淡下去,搖頭歎道:「師叔,你到底身在何方……」

  秦道人偷眼打量,見著小和尚似乎真的被自己唬住了,趕緊添油加醋:「罷了罷了,老道怎忍看你小小年紀便含恨而終,便賜你神木一枚,可佑你盡快實現心頭所想……」說罷打衣袖裡拿出巴掌長一節木棍遞到小和尚手裡:「你拿了這枚木霹靂,兩日後在城中選處最熱鬧的所在點燃,你心頭所想定能盡快實現……。」

  「真的麼?」小和尚聽罷竟忘了自己死期將近之說,將這木霹靂湊到眼前仔細瞧看,上面除了些細碎花紋外到與平常煙花沒有兩樣,不禁懷疑:「這小玩意真有這麼厲害麼?」

  「有沒有用你自己用過就知道,反正也沒什麼損失,何不試試……」秦道人彷彿了卻一樁心事,長噓一聲「好了好了,今日的掛也送出去了,老道我可要逍遙去了…。」七手八腳收了地上活計,長幡一卷,踢踏著腳步混入人群。

  小和尚咬唇凝視手中木霹靂,心裡不知是何滋味,回想與師叔在一起的快樂時光,不禁淚溢雙眼,抽搭著擦去鼻涕,將木霹靂仔細藏在懷中,恍惚前行……。

  秦道人執杯在手,卻不貪杯中滋味,對地拜了三拜,酒水盡皆撒在地板之上……「本是短命之人,老道誆騙於你總比誆騙別人少一分罪孽……」

  「哼!你何時變得如此膽小婆媽!」一修長身形無聲無響到了身邊,忿忿收了手中折扇:「如此重要之事卻誆個無知和尚來做,不怕他將那物弄沒了?」

  秦道人轉過頭來,一臉詫異神色:「尋你半月不見,你家下人都說你生病了,不想功夫到精進不少,可喜可賀啊!」

  「你少來岔開話題,這次的事如若出了差錯,那便……那便死給你看……」

  「你放心就是,這和尚已非凡間之人,借他運道助你成此大事綽綽有餘。何況有我護駕,那物萬無一失,你還擔心什麼……。」秦道人恢復嬉笑神色,轉身又為自己添了一杯水酒,咕嚕飲下肚子去,砸吧嘴唇瞥眼打量眼前的俊俏公子哥,驀地一咳,卻把前襟噴個半濕「你……你怎麼……。」

  「又怎地了?」公子哥厭惡躲開幾步,環首打量自身,又見那腌臢道人眼神下流,倏地紅了臉面,跺腳轉過身去:「不許再看,否則挖了你雙眼……」

  「咳……。咳……。不看便不看,也沒什麼大不了……」秦道人摸著鼻子偏過頭去,長長歎了口氣:「如此甚好,如此甚好,總算了卻我一幢心事……」

  「你少裝模作樣!我要進梧桐谷,你要給我帶路知道麼……」公子哥依舊惡語相向。

  秦道人搖頭苦笑:「寒兒,當年你娘提這請求我都狠心拒絕,怎會答應你……」

  「就是你不肯說,害得娘親鬱鬱而終,你還好意思說……」李慕寒漆眸圓睜,直欲將眼前人生吞活剝。

  秦道人沉默半晌,道:「我發過重誓,絕不可洩露梧桐谷聖地所在,你就別在逼我了,想入梧桐谷便自己去尋吧!」說罷旋身輕點地面,身形倏地化作零星白線,消逝無蹤。

  李慕寒張口欲呼,終止住聲息,忿忿跺腳,喘著粗氣瞪視前方,半晌才轉身擊掌,幾道黑影飆射進屋,通通跪伏在地。

  「分出幾人盯著剛才那和尚,記得護住他安全……」

  「是……」

  「另外……」李慕寒語氣一頓:「那人……可有消息……」

  黑衣人首領道:「回主人,五掌櫃接到二掌櫃消息,已經跟了過去,想必已在煙水城中……。」

  「到了麼?很好……很好……」李慕寒彷彿自言自語,無力擺擺手,黑衣人霎時散個乾淨。靜夜憑欄,只想消了全身力氣,散著筋骨遙望月天,放下指尖早繞得快斷掉的秀髮,怎地也拿不定主意該怎樣面對……

  【第五卷完】